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4章 你为什么就非要这样?

    后来陆仰止很多时候都在想,如果他那个时候没有那一秒钟的停顿和犹豫,直接答应了她,是不是一切就会不一样了。

    但是人往往只有在千帆过尽后才能看清,那短短一秒钟,究竟有多重要。

    “陆总!”门外有人开始急切地敲门,同时吸引了唐言蹊和陆仰止二人的注意,“出事了!”

    陆仰止看了唐言蹊一眼,随后视线掠过,沉声对门外道:“什么事?”

    门外的佣人边推开门边急匆匆地道:“是医院那边说庄——啊,唐小姐。”

    她话说了一半,在女人平静温凉、甚至略带嘲弄的眼神中突然就住了口,不尴不尬地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饶是陆仰止向来沉稳,也觉得这件事来得太出乎他的预料,他几乎是下意识握紧了女人的手,对那人道:“有什么事一会儿再说,出去。”

    唐言蹊低头看着自己被男人握住的手,他的手掌很大很宽厚,包裹着她的手,却显得有些太过不自然。

    那种紧张几乎是从血骨里沁出来的,她感觉得十分清晰。

    忍不住就笑了,这是在紧张什么呢?

    陆仰止说完这话,佣人面露难色,几次要张嘴,最后也只是讷讷缄口。

    可谁也没想到,唐言蹊竟在这时开了口:“庄清时的事?”

    陆仰止俊眉一皱,截断道:“言言——”

    “你们说,我先进去上个卫生间。”唐言蹊不着痕迹推开他的手,静静往卧室的洗手间走去,妥帖地将推拉门完全关上,那满脸漠然的表情好像真的完全不care外面在聊什么。

    这让陆仰止心里无形间盖了一层阴霾。

    他明明已经感觉到了她对他防范的松懈,甚至就差那么一点点就可以重新接纳他。

    深邃的五官线条绷紧,他冷冷扫向一旁瑟瑟发抖的佣人,佣人也低着头不敢抬,生怕说错一个字,就直接在他能杀人的目光中灰飞烟灭了。

    “你要说的事最好足够重要。”男人有条不紊地开腔,唇畔噙着冷笑。

    佣人战战兢兢地说:“陆总,是这样的……”

    唐言蹊在卫生间里洗了把脸,很快就整理好了自己的仪容,手搭在门把手上,却没马上开门。

    因为她听到门外的交谈声。

    两种对立的念头几乎将她撕裂——她一边觉得自己应该破罐破摔,他爱怎么样就让他怎么样,一边又觉得,这是她的男人,她难道没有资格决定他的去留?

    脑子里不期然又回忆起墨岚那天在地牢里对她的警告:

    “言,我只问你一个问题。如果庄清时用她救了陆仰止的事强行在你们之间横插一辈子,你要怎么办?”

    那时候不曾深想的事,现在却一语成谶了。

    片刻后,佣人离开。

    透过半透明的玻璃,能看到卧室里只剩下一道模糊高大的身影。

    唐言蹊关了水龙头,拉开门走了出去。

    男人刚好站在她面前,看样子是要进来找她的,她挑了下眉,温漠地笑了,“你们聊完了?那我们可以继续刚才的谈话了吧?”

    陆仰止的脸色很差,一双眸子里映着从未有过的深沉冷肃,“言言,”他的声音亦是如此,“等我回来再说,我现在……要出去一趟。”

    唐言蹊背在身后的手轻轻攥上衣角。

    说不清心中是什么感觉,她抬起眼帘,眉目间流淌着袅袅如烟的微笑,“你这是在打我脸吗,陆仰止?”

    多么可笑啊。

    她前脚才说过要他保证再也不和那个女人有任何形式上的往来。

    他后脚就要出门。

    “我回来再谈,嗯?”陆仰止伸手搂着她,眼里蓄着明显的心不在焉和沉重,“她那边情况很不好,血库里调不到适配亚洲人的血液,再这样下去……”

    唐言蹊甩开他的手,力道不大,却让他再也握不上,“你是听不懂我刚才说的要求吗?我说,让你永远不见她,不和她有往来,如果你现在去了,在我心里就等同于拿行动向我表达了你的立场。”

    她的话音很平静,“陆仰止,你想好。”

    也不能说她的态度有多无理取闹,甚至比在地牢里有条理得多,可陆仰止却觉得她此时此刻展现出来的、给他下个最后通牒般的态度让他更加惊惶。

    他摸不到她的手,也不敢在这种情况下轻易触碰她的身子,只是眸色郑重地认真地看着她,沉沉地吐出最后一句:“言言,这是一条人命。”

    唐言蹊被这“一条人命”四个字震慑住。

    半晌,轻轻地笑出了声。

    “我保证以后如果不到人命关天的时候,我绝对不和她有任何往来。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也一直会在。”陆仰止道,“但是清时毕竟救了我一条命,陆仰止不是忘恩负义的人,就算这一次是我还她的。容我把欠的东西还清,可以吗?”

    “你又开始和我讲大道理了。”唐言蹊靠着门框,疲倦地阖上眼。

    他说了这么多无非表达的还是一个意思,他现在必须去。

    “她生病了有医生在,她失血过多有血库,为什么你一定要过去陪着?你是医生还是血库?”唐言蹊低笑。

    陆仰止正色道:“我和她血型相同,可以一试。”

    唐言蹊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颇有些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向他,好一会儿才说出口:“你他妈是不是被人一枪崩坏脑子了?”

    他身上还有那么多伤!

    整个人都还在调养的截断,现在要去给另一个人输血?

    “言言——”

    唐言蹊心中被怒意充满,气得直接笑出来,“行,你好样的,陆仰止,你不要以为谁都会永远站在原地等你。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你胆敢踏出这间屋子一步,我就祝你们二人天长地久、百年好合!”

    男人的俊容彻底冷淡下来,“你为什么就非要这样?”

    “我为什么非要这样?”唐言蹊皮笑肉不笑,“我还想问问你为什么非要这样!别说是你和她血型相同,是不是假设和她血型相同的是我,今天你也非要拉着我和你儿子去给她输血?”

    “口口声声说你心里没她,一次次在我和她之间选择她,你他妈是觉得老子多不是个东西?”

    “现在并非是我为了她抛弃你。”陆仰止竭力试图和她讲道理,“也不是要在你和她之间做一个选择的时候,她是生死攸关——”

    “少拿什么大是大非来给我讲道理!我现在就是个孕妇,情绪不稳定的孕妇。”唐言蹊打断他,“庄清时没了你会死,我不会,所以你去找她吧!”

    她实在是气得说不出话来。

    也不明白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这个样子。

    更不懂,为什么每次和陆仰止都非要闹到两败俱伤才肯收场。

    陆仰止伸手拉开了房门。

    唐言蹊背对着他,听到这一声,只觉得那细微的声响等同于在她心上划了一道口子。

    微微闭眼,指甲紧紧扣进掌心。

    随而听到男人对屋外等待的佣人道:“告诉下去,我暂时不过去了。让他们自己想办法,务必保住清时的命。如果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就让他们想清楚谁来担这个责任!”

    唐言蹊一震,又睁开眼,看向男人如山般挺拔巍峨的背影。

    “可是陆总,庄小姐现在情况太不稳定了,医生说、说她求生欲望也不强,如果您在她身边的话……”

    “她求生欲望不强,自己都想死,与我何干?”陆仰止一字一字这样说。

    唐言蹊听得更加不是滋味。

    他这话,好似故意说给她听。

    又好似,是她自己想得太多。

    男人一转身,走到她面前,把她抱紧,低声问:“这样好了吗?能和我好好过日子了,满意了?”

    唐言蹊心脏倏地揪紧。

    是了,他的心已经告诉他,他该过去。

    可是却为了她,生生留下。

    不高兴的又何止她一个?

    唐言蹊有种预感,如果今天她阻止了他,庄清时一旦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件事同样会成为他们之间一道这辈子过不去的坎。

    一段感情有多坚韧,能禁得住这么多条人命搭在上面?

    她突然捂着嘴,有种想要哭出来的感觉。

    硬逼着自己把眼泪收回去,淡然抬头望着他,薄唇轻启,“你去吧。”

    男人面无表情,“不用。”

    “去吧。”唐言蹊疲倦地挥了挥手。

    男人皱了眉,“我说不用。”

    “我让你去!”唐言蹊终于忍不住低吼出声,单手把他推出了房门,重重关上卧室的门。

    男人在门外拍了两下门,俊眉紧拧,“言言,开门。”

    唐言蹊背对着他,身体抵在房门上,双手摊开覆在脸上,接住的却是眼泪。

    陆仰止敲门的手在空气中攥了个拳,一旁佣人忍不住低声催促:“陆总,您到底是去还是不去?我明白您对唐小姐的感情,可是孕妇闹起脾气来都是这样,那边毕竟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实在不行,您回来再哄也好啊。”

    回来再哄?

    陆仰止垂着眸,黑漆漆的眼瞳里表面无波无澜的,深处却也似绷紧了弓弦,随时要断裂,轻嘲地笑,“她就是不给我这个机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