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85章 老子跟你拼命!

    佣人也很无奈,看看身边的男人,又望望紧闭的房门,低声劝着里面的人:“唐小姐,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更何况那不是别人,是陆总的救命恩人呀,您就算再怎么不高兴,也不能把陆总置于忘恩负义的地步不是?”

    唐言蹊隔着门都能听到那话里深浓的讽刺。

    “陆总对您的心思我们都有目共睹,您何必还要跟一个将死之人争这点意气?”

    佣人还在说着,唐言蹊等了许久,也没等到男人一句制止。

    她想,或许这就是他的心里话,他自己说不出口,所以也不阻止别人来说,甚至希望假借别人的嘴讲出来给她听。

    反正在他心里,她永远都是那个最无理取闹的。

    她反手锁死了房门,哂笑,“腿长在他身上,老子也没拿枪指着他逼他留下。”

    话音刚落,佣人就看到了男人冷峻的脸色比方才更加幽沉危险,忍不住就道:“您这样和拿枪逼着陆总留下有什么区别?倘若庄小姐今天有个三长两短,陆总肯定要愧疚一辈子!您明知道陆总对您的心思,何必这样为难——”

    “你话太多了。”陆仰止终于出声呵斥住了她的咄咄逼人,黑眸里迸射出几分厉色,“滚下去,这里没你的事!”

    唐言蹊听着那语气都觉得一股寒意从门缝里涌进来,他这是在和谁发火呢?

    她低头看着鞋尖,深吸一口气,言语平静温凉,“你去吧,陆仰止,我说真的。”

    门外男人沉默了下,“为什么?”

    唐言蹊苦笑。

    因为她有预感,如果她不让他去,庄清时若是真的出了事,陆仰止不仅仅会愧疚一辈子。

    还会,怪她一辈子。

    要说她以前刁蛮任性,可也远远不到这种地步,如今不知是因为坏了孩子还是有其他的什么理由,总觉得每次提到庄清时三个字,都像是用电流狠狠地刺激着她的神经,那种尖锐的痛楚叫她几乎承受不住。

    这就是所谓的——病了?

    唐言蹊茫然望着自己摊开的手心,半晌,合拢,垂下。

    门外又响起有人咚咚咚跑上楼梯的声音,气喘吁吁对谁道:“陆总,医院那边说庄小姐血压一直在掉,心律失常、意识也不清醒,虽然已经调到可以用的血了,但是希望您还是能去一趟,哪怕跟她说说话……”

    调到血了?

    调到血了还让陆仰止过去……

    大概庄清时需要的,从始至终就不只是他的血。

    而是他这个人。

    因为门外安静得可怕,唐言蹊能分辨出在短时间内男人沉了几度的呼吸声。

    万种情绪捆绑在她心头。

    她本想说,那你就不要耽误时间了,去吧。

    可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他出声道:“言言,我保证尽快回来。”

    她一愣,突然就扬唇笑了。

    轻轻拧开门锁,打开房门时正看到男人披上外套匆匆出门的样子。

    这一个不回头的背影,她记了一辈子。

    ……

    唐言蹊在屋里呆了一会儿,静得发慌,又想起女儿就在楼上,便想去相思的屋里坐坐。

    还没走出两步,就看到了陆远菱站在楼梯口上,双臂环胸,似笑非笑地看着她。

    那眼神实在有些过于阴沉,唐言蹊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丝不对劲,却因为堵在胸腔里的麻木而没有及时给出反应,于是,就这么怔然与她对视。

    “要去哪?”陆远菱问。

    唐言蹊慢慢蹙了眉,“你为什么还在这里?”

    “我应该在哪?”

    “陆远菱病危了你不知道?”唐言蹊道,“你不是她的主治医师?专程从国内赶过来给她治病的吗?”

    陆远菱闻言倏地笑出声来,眼里的阴沉有增无减,“你真信我是为了给她治病才过来的?”

    唐言蹊在明白过来这其中的弯弯绕绕之前,已经下意识后退了一步,“你什么意思?”

    陆远菱摆弄着手上染了蔻丹的指甲,莞尔,活脱脱一个姿态雍容的贵妇,说出来的话却令人不寒而栗,“没什么意思,看来你觉得我有未卜先知的本事,还没上飞机就知道清时会替仰止挡枪受伤呢,呵呵。”

    她尾音上挑,像马蜂的刺,狠狠蛰着唐言蹊的心脏。

    唐言蹊猛然醒过闷来——

    从国内到伦敦的直线航程也要八九个小时!

    按照时间来推算,陆远菱登上飞往英国的飞机,是在庄清时受伤之前!

    那她怎么会是为了给庄清时治病而来!那时候根本就没人能预料到庄清时会中弹!

    思及至此,她陡然觉得有几丝恐怖从心底泛出来,手脚也渐渐凉了下去,仍然故作镇定地问:“那你是为了什么而来?”

    “我为了什么而来,你不清楚吗?”陆远菱淡淡望着她,“唐言蹊,清时救了他的命,她才是仰止的福星,你算什么?你不在的那五年他顺风顺水,你回来才短短几个月,他的公司就转让给了别人,为你三番五次的受伤,好几次性命都不保。我怎么能让你留在他身边?”

    唐言蹊盯着陆远菱笑到几乎扭曲的脸,冷声道:“你是冲我来的?”

    “正是!”

    陆远菱说这话的时候,楼下有两个黑衣保镖应声而上。

    一左一右制住了唐言蹊。

    唐言蹊伸手护着肚子,是任何母亲在遇险时都会做的动作,“陆远菱,你疯了吗?我还怀着你弟弟的孩子!”

    “那又怎么样。”陆远菱怕她闹出太大动静被相思听见,打了个手势让保镖把她带回卧室里,漠然道,“我问过你在国内的医生了,你这一胎本来情况就不乐观,万一生出来的是个缺斤少两的痴儿,岂不是让我陆家蒙羞?”

    唐言蹊听出了她的言外之意,瞳孔一缩,更大力气地挣扎起来,“你他妈脑子是不是进水了!陆远菱!你要是敢动老子的孩子,老子跟你拼命!”

    “你不过就是仗着仰止喜欢你罢了。”陆远菱关上了房门,把什么声音都隔绝在门外,冷冷看着女人愤怒的脸,“以前清时和你没得比,不过现在,她也算是争气,至少能把仰止从你身边拉开,是我没想到的。你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保不住肚子里的孩子,你觉得仰止还会待见你?”

    “你——”

    唐言蹊抬腿要去踢那保镖的下盘,可是她实在太过虚弱,又是两个人高马大、对她防范意识极强的男人,不出三五下就被人重新钳制住。

    陆远菱戴上消毒手套,满脸的淡漠无物。

    唐言蹊几乎是被人捆在椅子上,束手无策。

    冷汗不停从头上冒下来,她在惊恐和愤怒中蓦地想起——

    陆远菱在回来之前,曾经去过一趟药店。

    心脏被紧紧攫住,唐言蹊生平第一次感到了莫大的恐惧,她一瞬间眼泪都快要掉下来了,甚至顾不上对面的女人是她痛恨已久、不共戴天的人,“陆远菱,你不要……别……别动我的孩子,你有什么冲我来!你冲我来!老子喊一声疼就是你孙子!你冲我来!!!”

    “冲你来?”陆远菱有条不紊地摆弄着药盒,看也不看她,相比较对方的激动,她淡定得不像样。

    眼中划过一丝浓烈的阴鸷,“我倒是也想冲你来,不过……”

    她意味深长地笑了下,没有往后说。

    “这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药,疼可能会疼那么三五十分钟,但是副作用也小。”陆远菱掂量着手里两粒白色的颗粒,很是耐心地问,“还是,你想先用点麻醉剂?”

    唐言蹊看到她凑近的手,褐色的瞳孔像是裂开了,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咬紧牙关不张口。

    “别这么倔强。”陆远菱笑着,“你配合一点,对我们大家都好。”

    唐言蹊还是咬着牙关,女人已经伸手去掐她的下颌骨了,疼得她想要叫出来。

    可是她不敢,她怕稍微一张口,陆远菱就会把那药片灌进来。

    两粒白晃晃的药片,像是夺人性命的镰刀,唐言蹊发自内心的恐惧和无助。

    她不停地摇头,一双明澈的眸子里有乞求的眼泪。

    这是陆远菱第一次见到一向高傲的唐言蹊眼里露出这种神情,不禁也是一愣,“你别这样看我,没有用的。”

    陆远菱道:“你我本来无冤无仇,怪就怪你非要和仰止在一起。我警告过你多少次,你们根本就不合适。”

    唐言蹊紧紧握着手,右手上的伤口沁出血液她也没有反应。

    只是在心里一遍遍地绝望地祈祷着有人能来救救她的孩子。

    陆仰止。

    她在近乎绝望中想起了这三个字。

    他不是说,从今以后所有她需要他的时候,他再也不会缺席吗?

    “吃吧。”陆远菱收起感慨的神色,最后狠下目光,“不要再耽误时间了。”

    面颊上传来遽烈的疼痛,唐言蹊觉得自己的脸颊两侧的骨头快要被人攥碎了。

    那种疼痛侵蚀着她的五脏六腑,可是比疼痛更无法忍受的,是快要把她淹没的慌乱和不安。

    “我不……吃……”

    “由不得你说不!”

    陆远菱冷冷甩下这么一句,便把药片塞进了她的嘴里。

    唐言蹊目眦欲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