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8章 是陆仰止?

    唐言蹊说完话就没再看他,径直往林中走去。

    Lance朝陆仰止投去意味深长的一瞥,笑道:“陆总,进了这片林子我们就是竞争对手了,还是分开走吧。”

    他脚下不着痕迹地跨上一步,好巧不巧地挡在男人面前,阻止了他要跟上去的步伐,脸上的神色温淡有礼,没有半点冲撞,“我会照顾好伯爵小姐,同样的,我妹妹也就麻烦您了。”

    他边说边掂了掂猎枪,反身追着女人的背影进了树林。

    陆仰止面沉如水,黑眸中颜色深寂,就这么望着二人的背影久久未能移开。

    余光里,乔伊还蹲在地上组装着枪管,抬头瞧了他一眼,见他没走,戏谑道:“你不追?”

    陆仰止以流利的英文回道:“追什么。”凤眸里有铺天盖地的暗色席卷而来,镌着不为人知的冷笑,“迟早还会遇见的。”

    乔伊专注在手上的工作里,没发现他眼里的深意,随口道:“F区可是24大区里面积最大,地势最陡峭的区域,最开始狩猎比赛不是组队制而是个人赛,就是因为有太多人迷失在这片林子里再也没出去,所以后来才订了组队比赛的规矩。在这里遇到她的概率——大概比你出去买张彩票中头奖的概率还低。”

    “想遇见的人,总有办法再遇见。”男人单手抄袋,低笑。

    “前提是你想见的人也想见你。”乔伊把八倍镜架在枪上试了试,“她要是有心躲你,你找到明年也没用。”

    陆仰止眉头一蹙,没再理会她,而是望向宋井,以只有二人能懂的语言道:“我让你安排的人都安排好了?”

    宋井也警惕地观察了下乔伊的反应,确定她没听懂后才低声回答:“是,陆总,安排了四名狙击手连夜抄小路上了山,现在就在树林外面待命。”

    陆仰止颔首,面容却依旧平静,可是眼底却漆黑如墨,阴影深浓,再透不进半丝光亮。

    “让他们进来,小心行事,别让言言发现。”

    “您放心。”宋井道,“我们的人枪管都装了消音器,唐小姐不会发现的。”

    “嗯。”

    ……

    一进树林深处,唐言蹊就懂了为什么F区被戏称为死亡森林。

    这里的树木普遍高大,遮天蔽日,因而光线阴暗,又湿气很重,适合蛇蚁蚊虫生活。

    林间还有未散去的雾气,让唐言蹊这个靠光生活的植物系少女倍感无力。

    她捏着眉心,暗自在心里低咒,江姗怎么就不能给她分配一个正常点的地方?

    “伯爵小姐?”

    唐言蹊回过神,眯着眼睛,努力辨识着他的脸,“怎么?”

    Lance也发现了不对劲,皱眉问:“你的眼睛……”

    “哦,眼睛。”女人笑笑,捏着眉心的手一下子盖住了眼眉,笑容流溢在嘴角,尾调略带苦涩,“没睡好觉,眼睛有点疼。”

    “只是这样?”

    “不然呢?”唐言蹊放下手,目光冷淡地望着他。

    Lance在她的注视下感到几分不自在,别开头去,“没什么。”

    他还以为她有什么眼疾之类的……

    不过想想也是,江姗怎么可能找一个身有残疾的养女当继承人?

    二人继续往前走着,再往深处虬枝横生,地面上也爬满了各种奇形怪状的植物。

    Lance眼尖地看到女人面前被落叶覆满的地方是一块凸起的树根,他刚要开口提醒她小心,蓦地想起什么,眸光复杂地缄默闭口了。

    女人却没有如预想中的那般从上面跨过去,而是泰然自若地继续走着。

    离那处越来越近,最后,一脚踏了上去。

    脚下一滑,唐言蹊猛地睁大了眼睛,尖叫出声,“啊——”

    身体迅速向前倾去,膝盖一弯,她觉得自己就要这么跪在地上磕碎膝盖了。

    “小心!”有古龙水的味道自鼻尖蹿过,下一秒她被男人拦胸搂住,整个人扑在他健壮结实的手臂上。

    小腿还在打颤,唐言蹊额头上冷汗俱下,半天没缓过来,头顶男人低沉紧张的嗓音又一次传来,“你没事吧,伯爵小姐?”

    这个姿势,她就贴在他的小臂上,他几乎可以用每一寸坚硬的肌肉感觉到女人玲珑的线条。

    眸色深了深,本想扶她起来的动作顿了顿,手掌改了轨迹,拍了拍她的后背,抚慰之意明显,“还能站得住吗?”

    唐言蹊深吸一口气,精神原本就高度紧张,此刻更是无法平静。

    她能感觉到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和脑子里不断闪过的画面。

    有血,有尸体,有枪声和嘶喊——

    心脏瞬间提到了嗓子眼,就仿佛有人紧紧扼住她的脖子不让她呼吸那样,唐言蹊猛地抱住男人的手臂,尖声叫了出来。

    Lance被她吓了一跳,胳膊被她的指甲掐的生疼,他觉得自己该放开她,可是手却不听使唤地抱紧了她,“伯爵小姐?”

    他温和醇厚的嗓音贴着她的呼吸,“没关系,只是一块长到地面上来的树根而已,不用怕。”

    男人不断重复着这句话,很多遍以后,才感觉到她稍微平复下来,身子也不抖了,像块木头般僵立着。

    唐言蹊咬着唇,单手撑住额头,拼命地揉着太阳穴,混乱中听到他缓慢又沉静的话音:“你的眼睛……看不见吗?”

    好似被人戳中痛脚,唐言蹊想也不想就反驳,“怎么可能,”她还惨白着一张脸,这话听起来很没信服力,可她却好像说过千百次,倒背如流,即使苍白无力也倒背如流,“我只是没注意,失误而已。”

    “是吗?”男人徐徐地笑,“那你看你后面,是什么。”

    唐言蹊瞳孔一缩,回过头去。

    在身后一片昏沉的光线里,她什么都看不清。

    正是这种未知,才能给人带来更大的恐惧。

    她心脏停跳了半拍,猛地跌落谷底,“是,是什么?”

    Lance轻笑,望着林间小径,有什么?那里空旷的连风都没有。

    “是条蛇,你别动,它来了!”

    “小兰,小兰……”

    唐言蹊胡乱叫着,话音里带了哭腔。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喊这个名字,就是下意识觉得无路可走、漆黑可怕的环境里,会有这样一个人披荆斩棘来到她身边。

    可,她等到的却是另一道不属于小兰的声音,“伯爵小姐,你在叫我吗?我是Lance。”男人微笑着,“但是如果你愿意,我也可以当你的小兰,他能做的我都可以为你做,你觉得怎么样?”

    唐言蹊还是不停重复着“小兰”两个字,像被找不到出路,迷失在迷宫里的人。

    Lance于是举起枪,朝她脚下不远处的石头猛地开了一枪。

    枪声刺耳。

    唐言蹊的尖叫更刺耳。

    Lance没想到她对枪声有这么大的反应,沉着眸打量着她所有的反应。

    直到她蹲在地上像是崩溃一般抱住头,他才反手把枪立在地上,把她扶了起来。

    “蛇,蛇呢……”

    “死了。”Lance慢条斯理道,“被我打死了。”

    “那就好。”女人把她抓得更紧。

    “你害怕枪声,眼睛看不到东西。”Lance道,“还有什么?”

    唐言蹊又一次在他掌中僵硬。

    这次,她没有来得及回答。

    又一声枪响破空而来。

    唐言蹊听到的是爆裂的子弹声,还有子弹没入骨血的声音,噗呲一下,穿透谁的皮肉,与此同时还有男人的一声厉喝:“闪开!”

    她被他猛然一拽护进怀里,身后传来短促的闷哼,“呃——”

    唐言蹊听过太多次这种声音,因而她太清楚这声音代表着什么。

    “Lance!”女人变了脸色,在他怀里转过身,一双褐瞳惊惶地四处望了望,“怎么了,有人开枪,是谁?”

    她的手在他身上摸了摸,温热濡湿,唐言蹊的五指蓦地开始哆嗦,“你流血了,Lance!他们是冲着我来的?是你替我挡了……”

    “嘘。”男人按住她的头在胸膛前,头上的冷汗渗出来,他顾不上擦,带着她藏到一颗古树后方,低低喘了口气,“只是小伤,不要胡思乱想,他们不是冲你来的。”

    “那……他们是冲你?”唐言蹊愕然。

    Lance冷笑,身躯贴着树干,眼神冰冷地盯着手臂上的伤口,“看来是有人不想让我活着出去。”

    “谁?”

    “不知道,谁最恨我就是谁吧。”他笑笑,“毕竟现在你在我怀里,我这么招人嫉妒。”

    唐言蹊喉咙一哽,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此刻被他按在怀里。

    可他这云淡风轻的口吻……

    唐言蹊想从他怀里退开,却被他更重地按在怀中,听到他肃然道:“这棵树没你想的那么粗壮,你老实呆在我怀里,目标还能小一点。”

    “Lance……”

    “伤都伤了,伯爵小姐总该让我伤有所值。”男人的气息游移在她耳廓,“不然,我岂不是白被别人嫉妒?”

    他第二次提到“嫉妒”这两个字。

    如锋利的利箭矢穿透了女人的心,狠狠击中她心底的什么念头。

    唐言蹊一寸寸收紧了手指,思维在瞬间沉淀冷静下来,咬牙问:“是陆仰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