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9章 他不值得

    Lance边叼着衣角撕扯下一块布料一边模糊道:“我没说是他。”

    “除了他还有谁!”想不到怀里女人的反应比他还激动,褐瞳中恨意凛然,如山洪倾覆,收势不住,“刚才没上山他就对你动手,更何况是现在——”

    还有谁比陆仰止更狠心,还有谁比陆仰止更希望他死在这里?

    Lance目光深深地望着她的脸,喉结一动,欲言又止。

    片刻后,他却话锋一转:“先不说这个,会包扎么?”

    唐言蹊还兀自沉浸在心里那股无法消退咬牙切齿的恨意中,听到他的声音如淙淙清泉灌入耳畔,稍微回过神来,“会。”

    小时候总和别人打闹,包扎上药这种小事她做得得心应手。

    Lance轻笑一声,把刚撕下来的衣衫一角丢到她手上,“帮我。”

    唐言蹊费力地辨识着他的伤口,手腕却忽然被男人一攥。

    他掌心的温度贴着她细腻的皮肤,她刚要躲,他便把她的手往上提了提,放到左手大臂前方的位置,淡淡道:“是这里。”

    唐言蹊怔了下,抿着唇,手轻轻碰了下他的手臂,一手濡湿,同时听见男人闷哼的声音。

    她心里一紧,奈何眼睛看不太清楚他的伤势,只能靠着感觉把布料缠在他臂间,用力系紧,“那些人……还在?”

    Lance的眸光四下一扫,不甚在意道:“看样子已经走了。”

    唐言蹊皱眉,“他不是来杀你的?”

    “如果是来取我性命的,刚才那一下可不够看。”Lance的嗓音仍旧温和如初,“他大概只是想警告我吧。”

    早不放枪晚不放枪,偏偏在他对她动手动脚的时候放枪。

    “果然是陆仰止。”这让唐言蹊更坚定了这种想法。

    Lance歪头瞧着她冷艳而决然的侧脸,也不知是疼的还是在笑,气息有些颤动,“你怎么就认定了是他?”

    他道:“依我看,陆总对你呵护有加,他就算想警告我,也没必要拿你冒险。”

    这深山老林遮天蔽日的地方,稍有不慎,受伤的就不止他一个。

    面前的女人没答言,倒好似是望着冷冰冰的空气发起了呆。

    Lance的声线低沉诱人,十分悦耳,说出来的话却直击人心,“他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让你觉得在他眼里你的性命一钱不值,他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惜牺牲你?”

    “没有!”女人猛地从他怀里撤出来,转过头去,意识到自己可能太冲动,语气重新平静下来,平静到冷漠,“没有。”

    “有。”男人慢条斯理地反驳道,“伯爵小姐,你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告诉我,有。”

    “少来揣测我。”唐言蹊攥紧了手,“我和你还没那么熟。”

    Lance苦笑,忽然牵起她的手重新放在伤口之上,“伯爵小姐,我前脚才受伤,你后脚就说和我不熟,过河拆桥的这么快,让我很伤心。”

    唐言蹊一口气卡在嗓子里,突然说不出话。

    良久,她抽回自己的手,道:“我一定会让他给你个交代。”

    “这是你给我的承诺,还是你替他承诺的?”

    唐言蹊愣了愣,用了四五秒钟才想明白他话里的深意。

    从进了树林开始,这个人就一直不停在试探她,试探她的眼睛、试探她和陆仰止的关系,一次两次可能是偶然,三次四次就让她难免起了疑,“你到底想问什么?”

    “没什么。”Lance垂着眼帘,口吻如清风过境,淡淡无痕,“只是想知道,作为我的情敌,他在你心里究竟占了怎样一个特殊的位置罢了。看来我想把他从这里挖出去,可能还需要点时间。”

    他的指尖点了点她的胸口,却没有丝毫情色意味。

    唐言蹊浑身一僵,抬头就对上了对方的眼眸。

    那么深那么静,笑意星星点点的,像是散落在夜空中的星辰。

    “你在说……”

    “你懂我在说什么。”对方的指尖上移,点住了她的唇,“包括你的眼睛的问题,包括你对枪声的敏感,我都很好奇。我想知道我究竟喜欢上了一个怎样的女孩。因为喜欢你,所以想了解更多,这很奇怪吗?”

    不奇怪。

    可问题的根源根本就不在这里!

    问题在于——

    “你才认识我多久,你就喜欢我?”唐言蹊往后跌了一步,靠在了身后那棵树上,细软的眉头紧紧颦在一起。

    “喜欢是一瞬间的事,我只相信一见钟情。”Lance莞尔,“你不也是端着酒杯就到了我桌前,还没分清我和大哥谁是谁就点名要我陪你上山?”

    “那是因为……”唐言蹊说到一半,忽然惊觉自己在说什么,顿住了话音。

    “因为什么?”他却不肯放过。

    “因为……听说潘西家的两位少爷枪法出众,想赢而已。”女人耸耸肩,表情坦然又傲慢,“毕竟是我第一次在世家宗族面前露脸,总不能输得太不像样。”

    “我大哥枪法也不差。”准确的说,比他还略胜一筹。

    唐言蹊感受到了他身上的执拗,那种越逼越近的执拗,像只初生的牛犊,不管不顾地刨根问底。

    她突然很想笑,这不是上流社会所谓的贵族门庭里该教养出来的性格。

    所谓贵族,大都都是些附庸风雅、自诩不凡之辈,他们只会比寻常老百姓更注重表面上的分寸和风度,绝对不会做一丁点僭越的事。

    她已经习惯了这种寒暄客套打太极、一刀砍下去不见血的模式,突然有个人,这么冲动地来到她面前推心置腹、妄言喜欢,反倒让唐言蹊十分尴尬。

    她揉着眉心,也借势用手遮住了眼睛,防止被人窥伺神情,“他长得难看,我不想和他一组。”

    对方却眼神一亮,“你觉得我长得漂亮?”

    “……”唐言蹊透过指缝看着他在暗中显得不怎么清晰的轮廓,点头。

    长得是不赖。

    “这就怪了。”Lance低笑,“你若真喜欢长得漂亮的,难道不应该更喜欢陆总?”

    平心而论,以西方人的审美来说,陆仰止五官深邃,鼻梁挺拔,眉骨和眼窝之间的对比十分明显,又加上浑身上下那股海纳百川、磅礴恢弘的气势和他身后无与伦比的家世财富,说是力压全场也不为过。

    “你能不能别什么话都往他身上引。”唐言蹊听到这个名字心底就起了戾气,冷笑着讽刺,“三句不离陆仰止,你喜欢的是我还是他?”

    Lance认真地看着她,认真地回答:“是你,别生气。”

    “……”

    日你仙人板板!

    唐言蹊心口堵塞的感觉更重,加大力气按住眉心,“我没生气,也不是在问你要答案,不用解释。”

    这小子怎么一会儿智商在线一会儿智商掉线的?

    刚才和陆仰止对着刚、受了伤还能明辨四周冷静处理的样子明明还看起来像个成年人的。

    “走吧。”Lance忽然道。

    “去哪?”唐言蹊放下手,想了想明白他的意思了,“下山?”

    他受伤了,这么随意包扎也不是回事。

    “打猎。”

    女人柳眉一竖,“你疯了?”

    “毕竟是你第一次在世家宗族面前露脸,总不能输得太不像样。”他缓缓把她说过的话重复了一遍。

    唐言蹊原本冷硬的心肠好似突然间被什么东西凿开一个角落,有烟尘碎屑簌簌而落。

    她望着他模糊看不清的容颜,发现他也在看她,忙别过头。

    下一秒却又觉得好笑。

    她有什么可心虚的?

    “左手受了点伤罢了,右手还能动。”Lance道,“我不清楚陆仰止的水平,但是乔伊不比寻常女孩,她的枪法也很厉害。你不能用枪的情况下,这场比赛我已经落了下风,怎么能现在就回去呢?”

    唐言蹊顿了顿,道:“你没必要为了我——”

    “就算不是为了你,我自己也想赢他。”Lance截断她的话,声音不大,却字字透着力拔千钧的凛然,展现在她眼前的又是个不一样的他,“我想和他比较比较。”

    “没什么可比的。”唐言蹊收起脸上的所有表情,“他不值得。”

    “你看。”Lance笑着,语气像是要戳破什么,“你每次提到的时候,都会变得很反常。这就是我必须这样做的理由。”

    他静了两秒,一字一字郑重道:“如果我赢了他,你愿不愿意给我个机会?”

    这次唐言蹊没有愣住太久,很平静地开口:“Lance,感情不是儿戏,也不是比赛输赢的奖品,陆仰止更不是那么好赢的,为了你好,我觉得你不还是不要和他正面交锋。他这个人狠起心来——”

    女人的话音停了很久,轻笑,“那才叫六亲不认。”

    不认妻儿,不认生母。

    为了庄清时,他狠心把她和孩子的安慰弃而不顾。

    为了挽回她,他能对自己的亲生母亲刀剑相向。

    成功的路只有一条,在无数人都想通过的情况下,当然是狠心的人才能做到踏着累累白骨一路向上。

    所以他才是个成功的商人。

    因为所有东西在他心里都是明码标价的,一物换一物,只要他觉得值得,没什么加码是他开不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