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17章 谢你爹妈

    Lancelot倒吸一口凉气,脚下不确定地错后一步,狐疑又警惕地盯着他,“你什么意思?”

    陆仰止不是因为伯爵小姐在他手里才不敢开枪的?

    那是因为什么?

    “言言。”男人一双黑眸阴沉得如同压满乌云的天空,深处隐有电闪雷鸣之势破云而出,“我要开枪了。”

    他说着,把枪口对准了Lancelot的眉心,嗓音却是与表情完全相反的轻柔温和,像是哄着谁入睡一样,低低道:“害怕就把眼睛闭上。”

    唐言蹊看着他的身躯,磐石般坚硬不移,唯有衣襟在寒风中猎猎作响。

    身后是Lancelot被激怒到咆哮的声音:“陆仰止!你疯了吗!你敢冲着我来?”

    就连江姗也都被这意想不到的一幕惊呆,大骇道:“你住手,别冲动!言言还在他手上!”

    那些风声喊声都在唐言蹊耳边逐渐消散,她只能听到陆仰止那富有磁性的声音,好似空气都跟着一起颤动,“言言,你信我吗?”

    他看她的眼神很深。

    信他吗。

    唐言蹊有一万句话卡在喉咙里,最后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几秒种后,唐季迟等人皆是微微变了脸色。

    因为他们都看到,被Lancelot制住的女人,就这么缓慢安详地轻轻阖上了眼帘。

    “不是因为我有多相信你。”她动了动嘴唇,用唇语无声地讲述着,唇畔甚至还残留一丝笑弧,“而是,我好像没别的选择了。”

    Lancelot紧张得手心冒汗,他完全没料到陆仰止会真的对乔伊动手,正如同他没想过真的对唐言蹊动手一样。

    可是现如今——

    他眸色一冷,心一横,狠狠道:“陆仰止,你对乔伊做的事情我会全部让她来还,不是鱼死网破吗?你们以为我已经被逼到这个份上还会在乎什么——”

    他的话到底没有说完。

    因为陆仰止反手一推,把乔伊整个人向着山崖的方向推了出去。

    他眼里蓄着老谋深算的睿智和沉铸,好似面前是一局早就胜券在握的对决。

    电光石火之间,容不得谁仔细思量,一直撑着唐言蹊后背的人突然就撤了手,她一个踉跄险些跪在地上。

    而身后的Lancelot想也不想就朝乔伊的方向奔去,他的眼球几乎爆裂开来,大声嘶吼道:“乔伊!!”

    陆仰止眼睛不眨一下,抬手就是两枪,以肉眼无法追捕的速度稳准狠地命中了男人的膝盖。

    连声音都没有,唐言蹊只看到飞奔的男人猛地跪在了地上。

    ——什么世家什么贵族,都是些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

    ——她生前被人逼到了这里,走投无路之下,就从我眼前直接跳了下去。

    耳畔又响起男人咬牙切齿的话语。

    目光尽头,Lancelot跪倒在地,手里握着尘土飞沙,却没有抓住女人的衣角。

    为了誘他放开唐言蹊,陆仰止那一推没有刻意控制力道。毕竟,若他不把乔伊真的推到悬崖边缘,Lancelot又怎么肯在不经思考的情况下就冲过去救人?

    然而,此举的后果便是,乔伊在Lancelot的眼前,即将像他记忆中生母跌进悬崖的样子,从同样的地方,以同样的方式跌下去。

    那是种怎样刻骨铭心的痛楚。

    儿时无力保护母亲,长大了也不能留住爱人。

    唐言蹊丝毫不怀疑,如果这一幕再重演一次,能活活将他逼疯。

    乔伊胆子再大,到底也是个没经历过大风大浪的女孩,在死亡边缘露出了无比惊恐的神色,“救我,救命,救命啊!”

    Lancelot一双裤管都染着血,还奋力地朝那方向爬去,撕心裂肺地喊:“乔伊!”

    也就是那一秒钟的事,唐言蹊伸出手,猛地拉住了女人绝望递出来的手。

    乔伊的身影跌向悬崖,力道大得把她也跟着往悬崖下拽去,陆仰止沉着的五官线条终于被打碎,扭曲成了骇人的形状,惊与怒与恐惧交织并现,“言言!放手!”他大步跨出去,却终究力不能及,身上的伤让他只走了一步就跌在了地上,“言言!”

    她为什么要救她?

    她怎么会——

    饶是陆仰止对局势掌控得再好,却也漏算了唐言蹊会冲上去救人这一环。

    “救命!救命啊!”乔伊半边身子已经在悬崖之下了,她单手扒着崖岸,另一只手紧紧拽着唐言蹊不肯放手,“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

    余光里是万丈深渊,腿脚完全没有重心地虚浮在这里,跌下去就会粉身碎骨,她连看都不敢看。

    山谷里的风继续吹着,她就像被挂在悬崖上的藤蔓,摇摇欲坠。

    心脏都提到了嗓子眼,却听到女人灌了冷风的沙哑的嗓音:“别他妈喊了。”

    唐言蹊拽着她,从小臂到指尖每一寸筋脉都绷得很紧,额头上冷汗俱下,她咬着牙,道:“别他妈喊了,烦不烦?!抓紧我,你死不了!”

    她能感觉到力气正在一点点流失,忽然听到陆仰止凌厉暴躁的怒喝声:“都愣着干什么,快上去救人!”

    潘西公爵被他的雷霆之怒吓得说不出话来,眼前的变故又实在太过惊人,他反应了好半天才讷讷道:“乔伊,乔伊……”

    几人同时冲上去,左右开弓拽住了乔伊的手臂,唐言蹊亦是被人拖着坐在了离崖岸数米开外的地方。

    她惊魂未定,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就算是闭着眼睛也仿佛能想见刚才目光所及的万丈深渊。

    眩晕感和无力感冲击过脑海,她的五脏六腑都如同失重一般,不停地下坠。

    直到被人从身后紧紧抱住。

    唐言蹊在颤抖,抖得手脚都发冷,那怀抱分明还带着血腥的味道,胸膛却炙热结实又有安全感。

    那一瞬间她突然想拽着谁的衣衫嚎啕大哭。

    “言言!”男人埋头在她颈间,像是捧着什么失而复得的宝贝,不肯松开分毫,语气再也不似寻常的冷静克制,而是从深处缓缓渗出许多浓稠到化不开的情绪,那是怒火,是无法从惊痛中剥离的怒火,“你怎么敢做这种事!你不要命了吗!”

    刚才那一秒他觉得自己的心脏都要被什么东西撑爆了。

    没办法思考,没办法行动,甚至不敢去看面前发生的一切。

    “你真的要把我逼疯了。”沙哑到极致的声音,字字都烙在骨子里,“同样的事,再来一次,我真的会疯……”

    “手……”唐言蹊哆哆嗦嗦地开口,“断了吗?”

    陆仰止捧着她的胳膊,薄唇在她脸上胡乱吻了几下,急切道:“没有,没事的,我这就带你下山去看医生,不会有事的,嗯?”

    唐言蹊心跳得实在太快,说句话都疲倦得仿佛在透支生命,被男人抱起来时,也无暇去思考他哪里来的力气抱她。

    宋井从林子里冲出来,见状忙道:“陆总,我来!”

    “让开。”男人英俊的眉宇间满是隐忍,“车呢?”

    “车,车就在附近!”宋井道,“医生也在,都在!”

    陆仰止抱着女人一步步往他指的方向走,明明刚才已经腿软得走不动一步,现在抱着她,却又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步履踏得极稳极重,生怕怀抱有一丝不妥会惊了怀里的人。

    路过Lancelot身边时,忽听跪在地上的男人道:“陆仰止,你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陆仰止未达,甚至未做停顿。

    “为什么要救我?”Lancelot这样问。

    男人总算顿住脚步,无波无澜道:“说了你也不会懂。”

    Lancelot闻声好半天都没缓过神,视线在冰冷稀薄的空气里搜寻着什么,最后聚焦在远处的乔伊身上。

    他刚想向那处爬过去,就听头顶落下冷漠又寡淡的嗓音——

    因为那男人全部的温情都给了同一个人,所以给其他人剩下的,就只有冷漠和寡淡,“其实,我刚才有四次想亲手杀了你。”

    Lancelot一怔。

    “没有动手,也不是因为她在你手上,所以我怕了你。”

    陆仰止面无表情地继续道:“你回头看看,那片树林里都是唐家和江家的狙击手,他们如果想一枪爆了你的脑袋,想必不是什么难事。”

    包括刚才。

    在Lancelot放开唐言蹊去追乔伊的时候,陆仰止连法两枪命中了他的腿,也并非致命部位。

    或者说,正好相反,是他这两枪阻止了Lancelot追到悬崖边去、和乔伊一起殉情的可能。

    Lancelot怔然抬头,目光空洞地望向他。

    良久,他诡异地笑了下,“陆仰止,你想在我面前惺惺作态装好人吗?”笑声从小到大,止都止不住,“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感谢你?”

    “你的感谢值多少钱?”男人无动于衷,眼角眉梢沉峻的压迫力一分都没散去,丝丝缕缕都压着人心,“我需要?”

    桀骜中满满都是摧枯拉朽的嘲讽。

    几秒种后,陆仰止却忽然话锋一转道:“要谢,就谢你爹妈,给你取了这么一个争气的名字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