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18章 还不如杀了

    跪倒在地上的男人像是完全不能理解陆仰止的话,止住了笑声,看着他。

    那眼神不冷不热不阴不阳,冤魂死鬼一般,固执到令人毛骨悚然,“名字?”

    男人的嗓音淡而沉稳,“不然你以为她凭什么连自己的安危都不顾,冲到悬崖边替你救人?”

    Lancelot怔了下,眼底渗出不可思议的光泽,盯着他怀里的女人,半天不肯移开视线。

    “你和你女人的两条贱命没什么稀奇。她今天做的这些,只是在还她欠别人的。”陆仰止说完这话,余光扫过男人怔忡的脸,唇梢勾起冷笑,“让你捡了个便宜。”

    “她欠别人的……”Lancelot喃喃。

    是了,他不瞎也不傻,他感觉得很清楚。

    每当伯爵小姐盯着他的脸时,目光总会有意无意地拉远的。

    那略带温度的视野尽头,看到的,究竟是谁的脸?

    回过神时,发现陆仰止正居高临下地用一种类似同情可笑的眼神看着他,瞬间就在他的自尊心上划了一道血口。

    Lancelot找到一丁点空隙就不遗余力地开始反驳,“那也是她欠的!她怎么想怎么做,和你有什么关系?!”

    男人英俊的眉峰微微蹙起,再懒得和他继续纠缠,抱着女人便举步往山下走。

    “陆仰止!”身后男人还在咆哮,“就算你救过我,但你对乔伊做的事,我绝不会姑息!”

    潘西大公子彻底听不下去了,两步走过去,狠狠一脚踹在他胸口,“你个废物,少说两句丢人现眼的话吧!”

    他说完,蹲下身子拎起Lancelot的衣襟,面色隐隐透着狰狞,“你还不懂?那个男人他根本不在乎你这点隔靴搔痒似的报复,他也根本没想救你,他甚至恨不得让你和乔伊都去死!他只是为了那个女人!明白吗!”

    因为那个女人不想他死,所以陆仰止哪怕再怒、再痛,也全都咬牙忍了下来。

    Lancelot被他摇晃得头脑发晕,许久没能开口。

    倒是前方抱着女人的身影闻言顿了顿。

    “潘西大公子既然看得清楚,我就再送你几句话。”

    陆仰止说着,双臂好似灌入了金属般刚硬坚强的力气,把他怀中的女人完完全全护在他撑起的一方天地之间。

    “别用你低级又龌龊的思维去衡量所有人。”他说着,意有所指地看了眼潘西老公爵的方向,黑眸里覆着锋芒凛冽的鄙夷和轻蔑,“生在潘西家,这么多年就只学会了怎么迎风谄媚、虚与委蛇?”

    “连狗都知道忠诚,连乌鸦都知道反哺,连狼和家雀都能为伴侣殉身守节。像你们一样身居高位的人是不可能拥有感情的?”陆仰止低低一笑,每个字却掷地有声的沉重,“那只能说明,你们连畜牲都不如。”

    “这个世界上多得是人真心待她。愿意为她牺牲性命的,陆仰止就是第一个!”

    ……

    唐言蹊不知道自己在黑暗徘徊了多久。

    周围的空间一圈圈缩小,像是海水从四面八方涌来,呛进她的肺腑里。

    窒息着,她的身体随着这无底的黑暗一起下沉,下沉……

    突然,从正上方漆黑的天幕上,撕开一道巨大的裂口,刺眼的光芒滤进来,有一双手也从那处伸到她面前,不由分说地拽住了她下沉的身体。

    伴随着低沉沙哑的声音,一遍遍唤着她的名字。

    “言言!”

    最后一声悲恸又凌厉,唐言蹊猛地睁开了眼。

    额头上沁出薄薄一层冷汗,她的嘴唇,双手,浑身都在抖。

    见她醒了,江姗赶紧按下了护士铃,起身探到她面前,“言言,你怎么样?”

    女人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然后分别抬手点了自己的额头、胸口和左右肩膀,“我主保佑,你总算醒过来了,你已经发烧烧了两天两夜了。”

    “妈……”唐言蹊眯着眼睛,觉得好不容易清醒过来的意识又在不受控制的涣散。

    江姗忙握住她的手,不知是不是因为病了的缘故,唐言蹊竟在一贯冷漠的女人脸上看到了不常见的关切。

    那么清晰,清晰到让她哽咽。

    “是妈妈不对,不该让你去跳潘西家那个火坑。”一提起这事江姗就咬牙切齿。

    她是怎么也没料到潘西家居然是这么一群妖魔鬼怪,一个个表面上瞧着人模狗样的,其实内里扭曲得吓人。

    助理肖恩在旁边也心有余悸地附和:“是啊,后来抄家的时候,发现他卧室里挂的画全都是骷髅白骨、深海悬崖,真是人不可貌相。”

    唐言蹊虽然无力思考,但肖恩话里透露出来的东西实在太明显,她微微睁大眼睛,气若游丝地开口:“抄……家?”

    床边女人脸色一僵,不着痕迹地瞪了一眼多嘴的肖恩。

    肖恩立马捂着嘴退到一边去了。

    “你好好休息,别想这些事情。”江姗又恢复了平素里那张高冷疏离的扑克脸,对着唐言蹊叮嘱,“这些事情我和你爸会处理好。”

    正说着话,护士就来给她做检查了,江姗趁着这会功夫出门接了个电话。

    她一走,唐言蹊就又睁开眼,看着一旁退到墙角守着她的肖恩,问:“抄了谁的家?”

    这话等于白问。

    还能有谁?

    肖恩赔着笑,没吭声。

    唐言蹊平躺在床上,任护士在她身上摆弄,一双褐色的眸子里沉淀着深深浅浅的影,“我爸妈把潘西家抄了?”

    肖恩揣摩着她的语气,一时间居然听不出来是喜是怒,但他直觉大小姐话里带着一股兴师问罪的味道。

    他慌忙摇头道:“不是圣座和唐先生,他们怎么会做出抄家灭门这么狠的……”

    “抄家灭门?”

    肖恩恍然惊觉自己说了什么,头埋得更低了。

    唐言蹊撑着床垫,喘了口气,疲倦又郑重地重复道:“我再问你最后一次,我要听实话。”

    肖恩迟疑道:“真的不是圣座和唐先生,是……陆总。”他小心翼翼地注视着女人的脸,没在她苍白的眉眼间发现太明显的波动,暗暗松了口气,继续道,“是陆总一回来就下了命令,直接把潘西家的生意架空了,但是潘西家毕竟还有身份摆在那里……”

    潘西家虽然不比Town家,可怎么说也是百年世家,陆仰止能从经济上击溃他们,想撼动根基却到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可是大家都没想到的是,第二天下午,教廷便迎来一位不速之客。

    谁不知道美第奇家这一任家主路易公子是出了名的铁血手腕,美第奇家在他的掌管下,半边势力都伸入地下了。也不知陆总是怎么请动了他,他没一个晚上就把潘西家所有的黑材料收集齐了,稳稳扔在了圣座面前。

    一向不问世事的唐先生看完以后也黑了半张脸,直接扔出两个字:“削爵。”

    圣座一拍桌子就应了。

    肖恩等人在旁边看得是胆战心惊。

    自从三十年前Leopold家那位Nancy小姐倒下以后,欧洲许多年没再出过这么大的家族一朝一夕没落无影的事了。

    而圣座和唐先生就更是奇怪,明明前一天还在派人暗杀陆总,后一天却在这件事情上如同和死敌达成了诡异的共识。

    那男人要整死潘西家,他们就顺手削爵帮他一把。

    说起来,也不过都是为了大小姐受的这一身委屈吧。

    后来抄家的时候,圣座看着那一屋子画恶心得不行,唐先生也打量着满室阴暗幽沉的色调,淡淡道:“那个Lancelot素来在圈子里就有胆小怕事的风评,连多跟别人说句话都脸红,也不知道是怎么在心里藏了这么多事、还瞒了这么多年的。”

    他还说,人在社会上行走,戴张假面不可怕。可怕的是,他竟然能把内心的自己完全封闭起来,不让任何人瞧出端倪。

    这样的人,是做大事的料,可惜他没有沉住气,也选错了敌人。

    但凡当初他选择了再忍两天,圣座估计会直接把潘西家的爵位交给他。

    也就不会再有后面这一场闹剧了。

    唐言蹊听了他的话,不知所思,眼睫缓慢地垂下来,手指也把床单攥紧了几分,干涩地开口道:“抄家灭门……”她重复着这几个字,又问,“他把他们都杀了?”

    “那倒……没有。”肖恩眸光闪了闪。

    不过那种下场,其实还不如杀了直接。

    肖恩道:“大小姐,您还是先躺回去吧。千万别让圣座回来看见,不然又要发脾气了。”

    唐言蹊抿着唇点点头,想起什么似的,抬眼道:“抄出来的东西都放哪了?我想去看看。”

    “都是些画,怪恶心的。”肖恩不赞同地摇头,“您还是别去看了,我觉得这个人,这里有问题。”

    肖恩点了点脑袋的位置。

    唐言蹊被他煞有介事的表情逗笑,躺回了床上,闭上眼。

    或许是她的眼睛生得太美,方才睁着眼时,肖恩的注意力都只在那一双妩媚天成的眼睛上。此时她闭上了眼,他才注意到她眉间淡淡的青灰和疲倦。

    肖恩欲言又止了好一会儿,直到忍不住了,才问道:“大小姐,您不问问陆总的事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