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19章 只有在睡着的时候

    床上的女人闭着眼,话也不说,就像没听见他有此一问。

    肖恩于是也无声地叹了口气,退到了一旁。

    ……

    急救室外。

    保镖看他已经不眠不休奔波忙碌了两天,不由得低声开口道:“宋秘书,你也回去歇歇吧,陆总这边我盯着就行。”

    “你盯着我不放心。”宋井摇头,“还是我自己来。”

    陆总这已经是两天里第三次进急救室了,每一次都是命悬一线。

    医生从他身体里陆陆续续取出了四枚弹头,他甚至没有让人打麻药,因为做完手术当天下午,他就忙着要安排许多事。

    他抄了潘西公爵的家,潘西家的直系亲属全部因此遭殃,连带着家里的保镖、佣人一起,统统卖去了非洲矿场当矿奴,并且除了籍贯,没收了护照,也就相当于,一辈子都别想再回来。

    他叮嘱这些事的时候,英俊淡漠的脸上并没有太多显而易见的情绪,就连语气都一如既往的平和冷静,宋井却听得心惊胆战。

    那种地方——瘟疫横行,气候严酷,男盗女娼,对于那些从小娇生惯养的公子千金们来说,是连想都不敢想的可怕。

    当晚,在潘西家的花园里,哭嚎声久久回荡,彻夜不绝。

    陆仰止没有亲自去看,而是路易公子带人去抄的家。

    宋井就跟在他身边随行观望着,看到那些所谓的贵族们跪在地上,像蝼蚁一样爬到路易公子脚下嚎哭,求他网开一面……

    他暗自觉得于心不忍,抬头却发现男人一双幽绿色的瞳孔里倒映着自己那张迟疑犹豫的脸。

    路易微微弯着唇,似笑非笑,“怎么,心软?”

    宋井咬牙,“不会。”

    男人点了根烟,像是对面前的场景早已司空见惯,“你要是知道这些人的忠心有多廉价,就知道自己现在的心软有多荒唐可笑了。对豺狼虎豹,一秒钟的犹豫就能害死你。”他吐出一口烟雾,淡淡道,“这些,陆仰止没教过你?”

    宋井低着头不说话。

    他的确是……没见过这样的行事风格。

    陆老将军是个铁骨铮铮的大丈夫,从来不屑用这种残酷无道的手段,教出来的后辈也是一个比一个正人君子,风度翩翩。

    他也听说过,路易公子当年可是连自己亲生父亲和哥哥都能眼也不眨一枪爆头的狠角色。

    “你们东方来的人怎么都这么婆婆妈妈?”路易嗤笑一声,视线拉远了些,望着天边一轮明月,不知想起了谁,“跟她一样。”

    善良得无可救药。

    宋井闻言,有些错愕地抬头,“您说的是?”

    “我小时候。”路易随便找了个台阶坐下,一条腿曲着,一条腿伸直,单手搭在膝盖上,指尖的星火明明灭灭,别提有多随意性感了,“被我爸拿去当人质扔在了江家,江姗废了我一条腿,喏,就是这条。”

    他曲着的腿脚点了点地面,比起右腿,左边这条确实显得不太灵活,宋井一开始还以为是他穿的马靴不合脚,原来是这么回事。

    再听到他这轻描淡写的语气,不禁被这个男人的胸襟气魄所震慑。

    “后来呢?”宋井低声问。

    路易眯了眯眼睛,烟雾缭绕着,虚化了他眼中冷酷的光,隐约浮现出了些颜色不同的温情和笑意,“后来有人误打误撞进了关我的园子,恰好那天我刚被江家人打过,浑身是血,她胆子也大得很,竟然也不知道害怕。”

    就那么,一点点试探着走到他面前,轻手轻脚地为满眼戒备的他裹了伤。

    “那个女孩是……”

    路易睨他一眼,吐出青白色的烟雾,“她叫孟不悔,正好你也是东方来的,给我讲讲这名字什么意思。”

    孟——不悔?

    宋井瞪大了眼睛,下巴都快磕在地上了。

    这个世界这么玄幻吗?

    孟不悔,那不是郁城江大公子的青梅竹马么!

    听说江一言在娶傅靖笙之前,一直和那位孟小姐两情相悦的。

    傅大小姐是借着双方父母的交情强势逼婚上位的,一来就把孟小姐排挤得远走他乡。

    后来,傅靖笙怀了孕,被困雪山,正好就是江一言追着孟小姐到了国外的那天。

    还有许许多多坊间传闻,孰真孰假,旁人无从得知。

    只是宋井闲来无事也听秘书科的女孩们说过不少,无非都是说傅大小姐自作孽,不可活。

    孟不悔和路易公子又是……怎么一回事?

    宋井看到男人鹰隼般的眸子里透出的不耐烦都好似带着一股野性的杀意,和陆总那种不声不响温温淡淡的压力不同,他整个人寒毛都竖起来了,忙收起心思道:“不悔就是,不后悔的意思。”

    路易听了这话,愣了几秒,把烟头随意一扔,一鞋底踩了过去,仰着脸就躺在了地上。

    耳边还有此起彼伏的哀嚎痛哭声,他这里却安宁祥和的自成一方天地。

    就像是,把这凶狠无情的生命里全部的温柔,都拿来回忆一个女人。

    “傅靖笙还好?”

    冷不丁的这么一问,让宋井有些回不过神,“您知道傅大小姐?”

    岂止知道。

    路易意味不明地扯开些唇角,“当年她被困雪山流产的事,有我的责任。”

    宋井觉得自己不小心撞破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瞳孔微微缩紧,不敢再往下问了。

    恰好路易也不打算说了,就望着月亮,眸光淡淡的。

    很久之后,就到宋井如果不是看到他睁着眼睛,几乎要以为这个人无声无息死在这里了,忽然,却听他道:“不悔因为这件事情一直不肯原谅我。她觉得是我害了傅靖笙肚子里的孩子,害得她和江一言蹉跎了这些年,你说,她是不是个傻姑娘?”

    为了别人的幸福。

    或者说,为了江一言那男人,能对他避而不见。

    宋井捏着眉心道:“听说孟小姐是江家的养女,江大公子的义姐,姐弟情深,她当然会维护江公子。”

    “姐弟情深。”路易嘲弄地勾唇,“你就是直说她心里放不下那个男人又怎样?那男人都和别的女人结婚了,他已经不要她了,还傻得像个什么似的。倒真应了她这个名字,死都不后悔。”

    “……”

    宋井沉默,无言以对。

    江大公子对前妻的好那真是有目共睹的。

    这孟小姐,又是什么情况?

    “我跟你说这些干什么。”路易扶着额头轻笑。

    那一瞬间,不知是不是宋井的错觉,他似乎在这个让天地都惧怕忌惮的罗马战神的脸上看到了一层浓烈的落寞。

    古老的诗句说,问世间,情为何物……

    此时他站在急救室外,又不禁想起了这句话。

    是不是因为这些人的人生都太过辉煌灿烂,所以上帝总要为他们安排一些缺憾?

    像孟不悔之于路易,像傅靖笙之于江一言,像唐小姐之于陆总。

    他光是作为一个旁观者,都已经身心俱疲了。

    急救室里的男人被推出来以后,医生满脸严肃地叮嘱他:“这次就算锁也要给我把他锁在病床上,再乱跑,命就别想要了。”

    保镖和宋井无奈地对视一眼,同时叹气,“我们尽量看着陆总。”

    这哪是他们能看住的呀?

    只要稍微好些,能坐起身来,他就要往隔壁病房跑。

    这两天来来去去的三四回了,差不多每次都是体力不支被人抬回来的。

    宋井边叹气边看了看旁边病房的门,问道:“伯爵小姐怎么样了,醒了吗?”

    一听他问这个,病床上的男人忽然眼皮动了动,一双乌黑如泽的眸子就这么毫无征兆地看了过来。

    虚弱归虚弱,给人造成的压力却一分不减。

    医生自然也注意到了他的目光,气急败坏道:“就你伤的最重还就你最不老实,人家只是发烧,你是要送命的,知道吗!想死就别来医院!折腾人好玩吗?”

    宋井和保镖同时默了。

    此处不比榕城,提到陆仰止三个字谁都敬畏三分,在这帮宽额方颔的洋鬼子医生面前刷脸根本不管用,刚才陆总从唐小姐病房回来头一阵犯晕,被拖进急救室之前还遭了几个医生轮流教训。

    想想都唏嘘。

    可是陆总就是不听,怎么说怎么不听,一颗心恨不得长在隔壁病房了。

    如果不是江姗和唐季迟勒令禁止,怕是陆总早就让人把他的病房也搬到隔壁了。

    “她到底醒了没有。”陆仰止开口,嗓音像是被钝刀划开的,沙哑又沉重。

    医生摇摇头:“你真是无可救药了,她醒了,早就醒了。”

    男人微蹙的眉头这才解开,躺在床上,像是了了一桩心事,“嗯,醒了好。”

    周围的人皆是无言,等待着他即将说的“扶我过去看看”类似的话。

    可他却良久都没再继续说什么。

    最后居然还是宋井最先忍不住,问道:“陆总,您怎么不去看她了?”

    男人低眉看着自己的衣衫,上面隐约有着伤口崩裂后的血迹,连纱布都透着殷红,语调一贯的风平浪静,“等她睡了我再过去,现在这样,会吓着她。”

    宋井鼻尖一酸,“陆总……”

    “而且。”男人低低淡淡地笑着,自嘲落寞之意却深入骨髓,“她也只有睡着的时候,才不会赶我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