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23章 孩子是何其敏感的

    陆家的司机有些不好意思,“我会注意的,谢谢您了。”

    话说完,那助理模样的西方人便接过他递来的伞,从车厢里将窗户关上了。

    陆家的司机撑着伞,怔然看了一会儿那黑漆漆的车窗,直到身后的雨雾里传来女孩娇气的催促声,他才回过神来踩着地面上的水坑跑了回去。

    “送个伞需要这么久吗?”陆相思瘪着嘴,发现司机脸上的不对劲,狐疑道,“出什么事了,这副表情。”

    司机收了伞,抹掉脸上的水渍,摇摇头道:“没什么。”

    他只是觉得……

    说不上来的奇怪。

    “没什么就进去吧。”陆相思转身往医院里走,“爸爸还在等我。”

    司机应了一声,走出两步,又想起什么似的回过头。

    那辆车果然还沉默地横卧在雨里,车身被雨水洗濯得发亮。

    他突然想,那辆车的主人一定也是个善良有爱心的女人,看到他家大小姐淋雨,所以叫身边人过来送伞。

    就像,陆总口中的太太一样。

    想起太太,他不禁叹了口气。

    虽然他几乎没见过陆总的太太,但是那个女人,整个榕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一是为着几年前的那些坊间传闻,二是……最近越来越多的流言蜚语如风般起于青萍之末,逐渐有席卷榕城大街小巷的势头。

    人们纷纷都在议论说,当年的事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唐家大小姐根本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陆总的事,也无怪乎陆总能“容忍”那些子虚乌有的绯闻,甚至到了现在,还对前妻念念不忘,为了她守身如玉。

    只是至今还没有人放出实锤和证据,所以难以求证。

    他做司机的,总是有机会近距离接触老板的,因此他也比别人多清楚一些内幕。

    比如——

    这些流言其实都是陆氏旗下的公关公司放出去的。

    他曾经亲耳听到宋特助在车上打电话联系微博水军交代这件事。

    可他不太懂为什么。

    太太已经和陆总离婚那么多年了,前阵子陆总甚至和庄小姐订了婚,怎么就突然悔婚,还挖出了当年的事情澄清呢?

    而活在那个冷漠寡淡到目空一切的男人心里最柔软的角落的太太,又是……什么样的人呢?

    ……

    远处,小小的身影彻底消失在了视线中。

    杰弗里握着方向盘,和副驾驶上坐的肖恩沉默地对视着。

    两个人的眼神你来我往,刀光剑影了好一阵,最后肖恩硬着头皮清了清嗓子,问后座上的女人:“小姐,我们已经在这里停了三个多小时了,再不走天都亮了,唐先生和圣座会担心的。”

    女人没回答。

    杰弗里捅了捅肖恩,透过后视镜,可以看到她的视线始终凝在玻璃上。

    不知道是在看外面的什么。

    从医院出来坐进车里,到现在,三个多小时了。

    肖恩打了杰弗里一下,用眼神警告他:你捅我也没用。

    杰弗里无可奈何,视死如归地按了下喇叭。

    巨大的鸣笛声响起,唐言蹊蓦地惊醒过来,转过头,皱眉斥道:“按什么喇叭?”

    杰弗里无辜道:“前面有辆车挡了我们的出路,我们现在暂时出不去……所以想问问您急不急着回家,是不是在等会儿?”

    窗外乌云密布的,哪怕已经是清晨了,光线却还是昏暗得可怕。

    唐言蹊眯着眼睛看了眼前方,淡淡道:“让他挪一下车,走吧。”

    肖恩和杰弗里面面相觑,而后同时望向面前空空如也的街道。

    根本就没车。

    大小姐到底是看得见还是看不见?

    如若看得见,何必装傻。

    如若看不见,那她在这漆黑的雨雾中等了三个小时,又是在等什么?

    等一个……看不见的影子吗?

    杰弗里叹了口气,对肖恩扬了扬下巴,肖恩认命地撑开伞,跳下车走到前方,过了两分钟又坐了回来,正色道:“挪走了,可以开车了。”

    他说完这话,才发现后座上的女人不知何时已经闭上了眼睛。

    ……

    陆仰止一睁眼就看到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盯着他看,眉间全是担忧,手也按在他的额头上,喃喃道:“爸爸还要睡多久,没发烧呀。”

    宋井去倒了点水的功夫回来就瞧见小祖宗又爬上了病床,忙不迭地跑过去把她抱下来,怕她不小心碰了男人的伤口。

    现在陆总可比瓷器还珍贵易碎,再碰一下不知道又要出什么毛病。

    不期然地,对上了男人微微睁开的黑眸,宋井顿时吓得差点把怀里的女孩扔出去,“陆总,您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叫医生——”

    “爸爸!”陆相思也后知后觉地发现男人的睫毛确实在动,小手抓着男人的手,“你怎么生病了?”

    陆仰止看到她那双黑葡萄一样的眼睛深处藏匿的一点点褐色,喉结滚动,低低出声:“没事,感冒了。”

    陆相思“哦”了一声,感冒……不是什么严重的病吧。

    她怯怯地盯着他看了几秒,才开口:“那,唐言蹊人呢?”

    男人俊漠的眉峰蹙了下,皱成一个“川”字,方才在女孩脸上还温和平淡的目光扫到宋井身上,秒秒钟就带了摄人心魄的压力,宋井抿了下唇,低着头如实交代:“陆总,昨天晚上,唐小姐连夜出院了。”

    陆仰止深如古泽的眸子忽然就结了霜,脸色阴沉了许多,“你说什么?”

    宋井看了眼自家小姐,女孩脸上怔怔的,怅然若失。

    他突然不确定自己应不应该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

    正犹豫着,女孩却抬眸看向了病床上的男人,“爸爸……她是不是在躲我?她不想见到我,是吗?”

    饶是陆仰止在谈判桌上再怎么生杀予夺毫不退怯,也被女孩这两个简单的问题问得哑口无言。

    他心里坚如磐石的地方犹如被什么东西狠狠砸了一下,石块碎裂着滚落,碎屑扎进血脉,怎么都是疼。

    从前他就总会不自觉地心疼相思的情绪,他原以为那是因为她身上有唐言蹊小时候的影子,后来才发觉,原来那是骨子里带出来的血脉亲情。

    只是那时他不知道,所以总克制着,故意摆出一副严父的脸来,不愿和她有过多接触。

    这六年,他真正做个好父亲的时间屈指可数,算来也就这半年,还因为工作和一心牵挂着身在欧洲的女人而冷落了身边的女儿。

    陆仰止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不要胡思乱想,她是你妈妈,世界上最爱你的人。”

    陆相思低着头,没给别人看到,眼眶却悄悄红了一圈。

    “你不用骗我了,她在生我的气,我听家里佣人私下说过。”女孩努力平复着语气里的哽咽,“大姑姑做了很对不起她的事,她不肯原谅所有姓陆的人,我也姓陆,所以她不要我了,是这样没错吧?”

    “谁说的?”陆仰止一动,扯了下伤口,他阖上眼帘,敛去眼中浓烈的寒意,语气平静和蔼。

    女孩却不愿告知了。

    陆仰止半晌才重新睁开眼,淡淡觑着宋井,宋井顷刻间感到如芒在背,立马道:“陆总,我去解决。”

    家里那群长舌妇们真是越来越猖狂了,什么话都敢对大小姐说。

    这不是往陆总和大小姐伤口上撒盐吗?

    活腻歪了。

    不过,大小姐说的,不肯原谅所有姓陆的人……

    宋井无声叹了口气,这话说的也不无道理。

    毕竟看昨天唐小姐那个架势,连亲生女儿都不想认了,这不就是“不肯原谅所有姓陆的人”吗?

    “别听外人瞎说。”陆仰止四平八稳的嗓音从女孩头上落下来,带着刚硬的安全感,“大人之间的事,不会牵扯到你。等爸爸出院就带你去见她,嗯?”

    陆相思掀起眼帘,看了看爸爸的脸,只见他高大的身躯完全挡住了来自天花板上的光线,整张英俊无俦的脸都裹在暗影里,其实看不太清轮廓,可她却凭着直觉,感觉到了男人情绪的低沉和黯淡。

    她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就这么呆呆站在男人面前。

    陆仰止刚伸手摸了摸她柔软的发顶,就听见了女孩努力保持着平静、却还是因为太过稚嫩而显得有些颤抖的询问:“爸爸,如果不是因为大姑姑,那……是不是因为妈妈肚子里那个小弟弟要出生了,所以她不要我了?”

    一旁的宋井闻声直接僵住了,赶紧看向自家老板,发现一贯喜怒不形于色的男人脸上也少见的浮现出惊愕之色。

    陆仰止是这时才想起来——

    相思她并不知情。

    她对唐言蹊的印象,大约停留在半年多以前。

    那时,言言还怀着孕,而他呢,怕言言肚子里原本就孱弱的胎儿出任何意外,便有意无意地让陆相思这个捣蛋鬼远离她。

    孩子是何其敏感的。

    只怕相思那时候就已经有所察觉,妈妈和爸爸更在意肚子里那个未出世的孩子,而疏远她。

    可是她没有哭没有闹,甚至,没表露出一丝一毫。

    这颗小小的心脏里,究竟装了多少委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