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25章 你不要跟我开玩笑

    能出的起那笔钱的人,本来就屈指可数,左不过就是平时与唐季迟来往的这些贵族世家们。

    那些人和他关系尚可,退一万步讲,就算不看他的面子,也不能不看江姗的面子。

    “放心,对方大概会理解你想把朋友的遗物要回来的心情。”唐季迟揉了揉女儿的头发,忽然发现,原来当年那个被他和姗姗捡回来的女孩子已经这么大了,姗姗像她这个年纪的时候,已经抱定了决心走上那孤独的王座了。

    “还有件事。”唐言蹊忽然道,“爸,乔伊和Lancelot现在怎么样了?我能不能……见见他们?”

    “见他们做什么?”

    唐言蹊垂下头避开男人锋利又暗含审视的目光,“爸……”

    “你跟爸爸说也不管用。”唐季迟收回手,插在西裤口袋里,淡淡道,“在这件事上,你直接找陆仰止比找我和你妈妈都快。所有事都是他派人去做的,我和你妈妈甚至没来得及插手,潘西一家现在被扔到哪个鸟不拉屎鸡不下蛋的蛮荒之地我们都不清楚。”

    唐季迟说完,看着她,薄唇一勾,露出了零星的笑意,“不过,你想去找他吗?”

    唐言蹊毫不迟疑,“不想。”

    “所以,别再为了和你无关的人委屈自己。”唐季迟说完这话,把床头柜上的糕点盘递到她面前,“吃点东西,让你妈妈放心。”

    唐言蹊随手捏了一块放进嘴里,咀嚼着,味同嚼蜡。

    “听说陆相思来了?”

    男人低低徐徐的这么一句话,让唐言蹊蓦地被糕点噎住了嗓子。

    见她脸上露出痛苦纠结的神色,男人忙递上了水杯,拍打着她的后背,皱眉道:“慢点。”

    “咳、咳……”唐言蹊咳嗽了好半天,脸色才渐渐正常了,只是心里那种被刺针扎着的感觉还在,密密麻麻的,根本忽视不掉,“肖恩和杰弗里这么大嘴巴?”

    唐季迟失笑,“这是什么不能让我和你妈妈知道的事吗?那孩子怎么说也是我外孙女,我还不能见见了?”

    唐言蹊扶着额头,“爸,她和我都已经没关系了,何况是你。”

    “你就放心把她交给陆家养?”唐季迟坐在椅子上,一副怡然自得、慵懒矜贵的姿态,“不是说她不是陆仰止的亲生女儿吗?你还真不怕她在陆家受委屈。”

    唐言蹊沉默了几秒钟,手指在无声中缓缓攥紧,“陆仰止,不是那种人。”

    就算他和她之间的恩怨再多,也不会牵连到无辜的孩子身上……吧?

    不然,他也不会明知道相思非他所出,还给她当爸爸当了这么多年。

    唐季迟若有所思地觑着她,眼里蓄着深深浅浅的笑影,“你还真相信他的人品。”

    唐言蹊不说话了。

    “他要是真有人品可言,就不会把孩子一藏藏了这么多年,让我们都以为相思死在了六年前,无从查证。”男人的指尖轻轻点着桌面,带着可有可无的节奏,“现在说起这个问题有些不是时候,不过,孩子的父亲到底是谁?”

    唐言蹊靠在床头,她原以为自己提起这个话题的时候心里会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可是当这个话题就真的铺在她眼前时,她发现自己除了茫然和疲倦,竟然找不出其他什么情绪可以拿来应对。

    唐季迟望着女人空茫发呆的神色,又加重了叫她的声音:“言言,是,墨岚吗?”

    “我不知道。”唐言蹊苦笑着摇头,“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但,除了他还会是谁?”

    她只记得那天她头脑不是很清醒,浑身都好像着了火一样,在黑暗中和一个男人莫名发生了什么……亦或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现在想起那个晚上,她的记忆也是很模糊很模糊的。

    第二天一早,她就看到墨岚跪在她的床前求他原谅。

    唐季迟的指节微微蜷缩了下,英俊沉稳的脸廓有了些松动,“什么叫除了他还会是谁?你没有看清对方的脸?”

    唐言蹊抿了下唇,面无表情道:“太黑,没看清。”

    她在光线稍微昏暗一点的地方就形同一个瞎子。

    看个毛。

    “……”唐季迟静了片刻,忽然好像听了什么荒唐的笑话般笑出声,“你连他的脸都没看清楚,光凭尺寸就知道是墨岚了?”

    这话已经是相当不客气了,唐言蹊听出了男人的愠怒,瘪了瘪嘴,讷讷道:“是第二天早晨……他自己说的。”

    “他说什么了?”

    “他说——”

    ——言言,失身于我,真的让你这么难以忍受吗?

    ——你就爱陆仰止爱到这个地步?

    ——如果你需要我负责,我随时做好了准备等你。如果你不需要我负责,这件事我会和你一起忘记,就当是个从未发生过的幻觉。如果这两者你都不满意,还是没办法接受这一切……

    ——是墨岚失德,对不住你。

    唐言蹊回想着那个画面,回想起他眼里深藏的隐忍和受伤,再一抬头不期然撞上唐季迟那别有深意的眼神,心脏好似被一块巨石狠狠砸中了,不停地下跌,下跌,整个人像失重了一样,找不到支撑点。

    “爸爸没有其他意思,只是想给你提供另一条的思路。”唐季迟冷静至极地开口,“假如这件事和墨岚没关系,你觉得他会怎么做?”

    女人的双肩重重一震。

    他会,怎么做?

    “倘若我是他,看着我喜欢的女人失身于莫名其妙的人,伤心痛苦无处发泄,与其这样,我倒不如说是自己做的。”

    唐言蹊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他,心里有什么东西开始剧烈的颤抖,摇晃,坍塌,“爸……不可能,他不会……他要是没做这件事,他为什么……”

    “为什么要承认?”唐季迟睿智的眸光把她紧紧包裹,又像是从四面八方渗透过来的冰冷的泉水,让唐言蹊有种窒息的感觉,“一是试探你的心意,二,也可以顺势给这段感情一个契机。万一你是个传统一些的女人,说不定失身于他以后,你就对他死心塌地了呢。”

    试探心意?

    ——言言,失身于我,真的让你这么难以忍受吗?

    猛地回忆起男人那天望着她的眼神,那其中有怜惜有悲伤,还有一种手足无措的痛楚。

    顾况。

    那时候顾况也说过一句话:

    “你与我们相识十几年,墨岚的为人你还不清楚吗?他是那种趁人之危的人吗?还不都是为了你!”

    她当时听了就觉得有些奇怪有些可笑——怎么,墨岚强了她,还是为了她?

    可如今再细细思索起来,这背后可能涵盖的深意几乎让她不寒而栗。

    唐言蹊心口逐渐生出巨大的恐惧和不安,她紧紧抓着被褥,“爸,你不要跟我开玩笑。”

    她因为这件事情恨了墨岚多少年啊。

    如今突然让她知道,也许当年的事和他根本没关系。

    他只是为了让她的愤怒有个落脚点,为了让她觉得自己还没那么不堪,甚至为了一赌她的心意,而背了她的怨恨这些年?

    唐言蹊张了张嘴,眼中少有的噙了水光,她不知所措的看着面前的男人,“不可能……相思长得那么像墨岚……”

    “像墨岚?”男人挑了下眉,不动声色道,“要是这么说,我倒觉得她长得更像陆仰止。”

    “陆……”唐言蹊吸了一口气,冰凉的空气进入肺腑,呛得她浑身都疼。

    半晌,她松开了握紧被褥的手,低低道:“我明天去收拾墨岚的遗物,然后想办法……查查。”

    墨岚的遗物上总会有他的毛发和遗落的、可以提取出DNA的东西。

    不过,她要怎么见相思?怎么得到相思的毛发?

    “不管你怎么想,爸爸总是支持你的。”唐季迟安慰了她几句,“其实这件事过去很久了,你若真是不愿意,也没必要再去翻查。”

    他看她也没什么胃口吃东西了,收拾了下托盘上的垃圾,端着便要出门。

    刚走到门口,手还没搭上门把手,就听身后女人沙哑又沉静的嗓音响起:“爸,你为什么突然告诉我这些?”

    唐季迟似乎料到她会有此一问,微微勾唇笑了,“你妈妈她最近总是做梦瞎想,天天念叨着想要抱个孙女。但是看你现在这个样子,一时半会也不可能给她生一个出来玩,所以……”

    唐言蹊怎么也没想到理由竟然是这个,气得笑了,“所以你想把相思抢回来给我妈妈,玩?”

    唐季迟毫不避讳地耸肩坦白道:“能的话最好。”

    若是陆相思和陆仰止当真没关系,他也就可以不必手软了,大不了就是打个官司,他们的形势还占上风。

    不过,退一步讲,万一相思真的和陆仰止那个男人有血缘关系——

    那这件事可就太微妙了。

    言言当初是被人下了药,呵……

    唐季迟回头,看到女人脸上凉薄的神色,到底还是叹了口气,“傻丫头。”

    “你妈妈有一个你都不够操心的,她要孙女干什么?”他淡淡地开口,声音也淡淡流进空气,“她,其实是心疼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