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28章 我做不到

    唐言蹊怔怔看着眼前那道小小的身影,额头忽然剧烈的痛了下,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冲撞,眉心也随之蹙了起来。

    她握住楼梯的扶手,才堪堪站稳。

    那边陆相思已经绷不住地跑了上来。

    裙摆的薄纱在空气中轻颤,像只飞舞的精灵,可是她到底没有直接扑进女人怀里,而是“蹬蹬蹬”地跑上楼梯,停在女人面前两三米的地方,眼神,带了丝怯意。

    她动了动嘴唇,没出声,口型似乎是一个“妈”字。

    唐言蹊被这一幕震得心都快碎了。

    她深吸了口气,回过头看向走廊尽头轮椅上的男人。

    哪怕是坐着矮她一截,气势却仍旧如松柏般苍劲有力,亦显得淡泊宁静——大约,是因为他那张英俊深邃的脸上,颜色过于苍白了。

    陆仰止接收到她的眼神,是愤怒,也是痛恨,他划着轮椅上前,静静睇着她倒竖的眉眼。

    男人的声音如同星辰划过夤夜,扬起一道漂亮的弧线,最终坠入深渊,“相思在这里等了你两天,总算等到了你。为什么不敢看她?”

    “陆仰止。”唐言蹊那一瞬间对他恨得咬牙切齿,可几步开外的地方女孩细弱的呼吸声仿佛打在她心上,又让她完全无从招架。

    她一字一字的,用只有两个人能听清的话音警告他:“你买下墨岚生前的别墅,守株待兔等我来,就是为了让我见她?”

    “她是你女儿。”男人微微垂下眼帘,眼底的阒黑中,有极其隐晦的自嘲和痛苦一闪而过,“你一定说得好像看她一眼是逼你去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一样?”

    唐言蹊嗤笑出声,手指缓缓扣入掌心。

    她没有回答,却用眼神表明了一切。

    陆仰止看了下那边默不作声的女儿,给宋井使了个眼色,宋井连忙过去推着女孩的双肩往楼下走,“大小姐,我们先下去等,妈妈人都在这儿了,总不会招呼都不打就离开,让陆总先和你妈妈两个人好好谈一谈,走。”

    唐言蹊能感觉到女孩的视线一直凝在自己身上,哪怕她一直被人推着往相反的方向走。

    陆仰止低眉敛目安静地观察,敏锐地察觉到女人的鞋尖微微挪了一寸,朝着陆相思被带走的方向。

    像是一种下意识想要追上去却又生生止步的场景。

    身后的书房里,一身休闲西装的慕北辰走了出来。

    他先是一惊,而后目光渐渐幽深,最终靠着门框,不高不低地扬起唇角,“故人重逢,怎么一点电影里的美感都没有?”

    这张弓拔弩的气氛是要闹哪样?

    陆仰止不咸不淡地睨向他,“花钱叫你来,是为了装修别墅,不是来拍电影的,想看热闹就滚出去。”

    “钱?”慕北辰还是笑着,笑里却一点温度都没有,“你以为我是花钱就能叫来的小时工,还是……以为自己面子有多大?”

    如果不是当年他爷爷被人追债打成重伤,被陆仰止爷爷救下,从此欠了他们陆家一个人情,光凭陆仰止那张半点不知道客气臭脸,他也不屑来这儿受气。

    “姑娘。”慕北辰插着兜走到二人中间,正对着唐言蹊,背对着陆仰止,挑着一双暧昧的桃花眼,“年纪轻轻的,别这么想不开,大好青春不该浪费在他这么不懂风月没有情趣的男人身上。你如果想换换口味……”

    他低笑,声音如红酒般醇厚温柔,“我家的大门也为你敞开。”

    唐言蹊对这突如其来的表白没有半点反应,反倒是身后的男人阴沉道:“明天你家就只剩大门了。”

    慕北辰扯了下唇,发出“啧”的一声,弧度锋利至极,“陆仰止——”

    “言言。”陆仰止根本理也不理他,漆黑的眸子只盯着女人的脸,手伸向她,“我们谈谈。”

    “还有什么话是我在医院里没说清楚的?”唐言蹊退后一步,避开他的手。

    不知从何时开始,只要他进一尺,她就会退一丈。

    ……仔细想想,似乎是从医院里他们谈完那一次开始的。

    陆仰止伸出的手于是就这么顿在了半空中,缓缓收攥成拳,“是我不对。”

    他说这话时,觉得一股苦涩从心尖冲到了舌尖,脸上却还是八风不动的僵硬,“不要拒绝我太多次,言言。”他抬起眼,眼里的执拗像是快要烧起来,“只要你站在我面前,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就没有什么耐心一步步接近你,更不要说是……让我离开。”

    如果有可能,他大约早就在那漫长的五年里,把她从心里挖了个干干净净了。

    “是我不对。”男人嗓音低沉,像是哄慰,也像是商量,“但是相思到底还是个孩子,你就去见见她,嗯?”

    慕北辰惊愕地望着刚才还一脸臭屁的男人忽然间跟换了个人一样,旁若无人地,对着这个女人——

    俯首称臣。

    是了,这是种很强烈的感觉,他此时脑子里闪过的就是这四个字。

    他觉得自己可能眼花了。

    傲慢矜贵如陆仰止,他何曾对任何人示弱过?

    这个女人……

    刚才还在墨岚的书房里抱着一本相册泪流满面。

    慕北辰抬起手指摸了摸下巴,真是……有趣。

    唐言蹊也基本无视了慕北辰的存在,或者说,是陆仰止这个男人的存在感太强。

    有他在的地方,他的声音,身影,气息,就能填满别人的每一种感官。

    “不想跟我进去吗?”陆仰止问完这一句,没得到女人的回答,便自然而然地看向慕北辰,语调中露出了无痕迹的压迫,“长腿了就自己走。”

    慕北辰懒得和他争辩什么,修长笔直的双腿一迈就朝楼下走去。

    待他彻底消失在视线中,陆仰止才继续道:“言言,你刚才的反应告诉我,你那天在医院说的话,都是逞强。”

    唐言蹊的态度比之先前还要冷漠,“那我是不是还要谢谢你专门把我女儿带过来求证这个结论?”她冷笑,轻慢且嘲弄,“我是要谢谢你,倘若不是你把她送到我面前,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动把她接回来的念头。”

    陆仰止眉峰一凛,“你要——”

    “没错。”唐言蹊打断他,居高临下,“你也知道她是我女儿,我想接她回来,有什么不可以的?”

    唐言蹊侧过头,望着楼下那其实不怎么能看清的女孩的身影,只觉得心脏近乎死寂的地方渐渐起了波澜。

    她眼神里融进了些许温和,只是片刻,又消弭,“说起来真是麻烦陆公子替我养女儿养了这么多年。”

    女人轻微勾起的唇线里透出一股子娇柔慵懒,“接下来的事情,就不劳你们陆家费心了。”

    陆仰止沉着脸,一时间竟不知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她,“我不会让你带相思走。”

    他顿了顿,道:“你想和她生活在一起,就回到我身边来。”

    “陆公子是在跟我开玩笑吗?”唐言蹊脸上笑着,眼里却连零星的笑意都没有,“我有足够的经济条件抚养她,又和她是血亲,就算让法院来判,也是判给我。你——又是以什么立场站在我面前大言不惭地说,你不会让我带她走?”

    “我是她父亲。”

    “她以后会有别的父亲。”

    “我是她生父。”

    几个字掷地有声,好似蕴含着男人沉甸甸的怒意。

    唐言蹊被他的话震得怔住,心里猛然生出怪诞又荒唐的感觉。

    她先是惊讶,后才笑出声,“陆仰止,你在说什么?”

    男人的手紧紧抓着轮椅扶手,手背上蜿蜒着青色的血管,“我说,我是相思的生父。相思是我和你的女儿,她有权利生活在父母身边,拥有一个健康稳定的家庭。言言,跟我回家。”

    唐言蹊深吸了一口气,本该是动怒的场合,那冰冷的空气刺着肺腑,却让她奇异地冷静下来。

    她眉眼含霜,最后的笑容也收敛住,面无表情道:“陆仰止,你是黔驴技穷没话讲了,所以才拿这种骗傻子的话来逗我?”

    陆相思是他的孩子?

    简直天方夜谭!

    就算相思不是墨岚的孩子,那晚在酒店里的人也不可能——

    唐言蹊笃定地这样想着,思绪却戛然而止。

    因为,男人从轮椅的靠垫后方拿出了一纸鉴定书。

    “相思的身世被陆远菱和墨岚动过手脚。”他哑着嗓子,在女人不可置信的目光中,低低道,“为了让你我相信孩子不是我们亲生的,为了让墨岚把你从我身边带走,也为了断了我对你的念想。”

    可是,这些看似不可能跨越的沟壑,都没能阻挠他们的感情。

    却在他以为他们的感情其实坚不可摧的时候,被自己亲手,摔碎在自己眼前。

    “这些年是我一直错怪了你,陆仰止只求这一个机会,我只求这一个机会……”

    他扶着轮椅扶手起身,不知是不是伤势未愈的关系,步伐还不算稳,却像那日在山崖上那般用力把她抱在怀里,“我不想烦你,也不想惹你不开心,可是让我眼睁睁地看着你在这个世界上某个角落上过着没有我的日子,我做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