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29章 脸皮要来做什么?

    唐言蹊还在方才的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

    因此也没留心他的亲密和拥抱。

    待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男人已经把整个头颅都埋进了她的肩颈,像个虔诚的祷告者,向神明低低地诉求:“我需要你,相思也需要你。如果你真的像自己给自己起的新名字那样,忘记了过去,重新站起来准备重新开始了,那么——能不能就把我看作是你身边一个普普通通的追求者?”

    唐言蹊眼神一错,刚好和他对上。

    看到他眼里那些深沉的墨色,她一时间连呼吸都困难了不少。

    “我不是二十岁出头的小女孩了。”良久,唐言蹊弯了唇角,“不是没有爱情就活不下去,追求者,我也不需要。”

    她边说边抬手挣开了男人的怀抱,根本没回头看他踉跄虚弱的步伐,只听到他咳了一声,道:“你需要的。你不会为了我难过多久,更不要提终生不嫁这种事情了。”

    陆仰止淡淡地笑着,他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自信,或者,这根本不能称之为自信,而是自嘲,“你不会的。”

    唐言蹊听了这话微微一怔,倒是点了下头。

    于情于理,于公于私——

    无论是为了相思以后的生活,还是她身为Willebrand家的接班人,她都不可能一个人生活一辈子。

    唐言蹊按住愈发胀痛的眉心,道:“我先下楼看看相思。”

    陆仰止看着她的动作,沉声问:“头疼?还没退烧?”

    她前几天出院出得急,身子还没好就冒着雨离开,不知现在是不是有什么后遗症。

    他伸手要去抱她,被唐言蹊好巧不巧地绕过,女人没再多看他一眼,扶着楼梯扶手就自己走了下去。

    楼下,慕北辰正在一句一句地逗着女孩玩。

    女孩闷闷不乐的,听了两句就直接把杯子摔在了他身上,“你好烦!”

    慕北辰被砸得一愣,眼疾手快地接住杯子,放回了桌面上,低笑,“小女孩脾气这么大,谁惯的?”

    “我惯的,有意见?”

    女人沉静的嗓音从不远处传来,慕北辰一抬眼就看见那个身穿碎花长裙的女人携着一股冷艳的风华款款走向这边,眉眼间气势沉凝磅礴,半点都不像个——嗯,他当初想象的,误闯了谁家后花园的小女孩。

    唐言蹊一来,陆相思就坐不住了,猛地从椅子上跳了下来,小心翼翼地瞧着她。

    肖恩和杰弗里也不尴不尬地站在旁边,面面相觑,虽然在西方人眼里,所有东方女人都长一个样子,可是他们看了好几眼,还是觉得这对母女比旁人更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妈妈。”陆相思小小声地喊了她。

    声音软糯糯的。

    慕北辰一听就惊了。

    小丫头片子还有两幅面孔呢?刚才是怎么跟他吼的?

    还是姓陆的天生就对姓唐的比较怂?

    她和她爹,很明显都非常怵眼前的女人。

    唐言蹊走到桌案旁边,还没说话,陆相思已经小步跑到她跟前,乖乖地拉开了椅子。

    乌溜溜的大眼睛瞄见椅子上的尘土,二话不说就拿袖子给她掸了个干净,“妈妈,你坐,不脏。”

    印象中,陆相思很少这样叫她。

    她一直对她直呼其名,带着小公主的傲慢无礼。

    唐言蹊在心里想象了一下究竟是怎样深刻的惶恐和害怕,才能把一个傲慢无礼的小公主浑身的棱角生生磨平了。

    想得她心都疼了。

    她深吸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冲女孩伸手,“过来。”

    陆相思犹豫了片刻,把小脑袋凑到了她的手掌下面,眼睛望了望女人平坦的小腹,比怀了弟弟的时候瘦许多,她忽然就想起爸爸说的那句,没有弟弟了。

    她想问,又不敢问,只得咬着唇,委委屈屈道:“妈妈,你是不是还在生我气?”

    肖恩和杰弗里同时怔住,女人背着光,脸上蒙着一层很深的影,不怎么能辨得清她此刻的神色。

    可他们却无端觉得,这道纤细削瘦的侧影,和圣座年轻的时候,越来越像了。

    喜怒无形,爱恨也无形。

    好像没什么东西能在她的面容上留下有痕迹的变化。

    “你很怕妈妈生气?”唐言蹊摸着她的头发,若有所思地开口。

    陆相思慎重地点着头,“你一生气就好久不来看我。”女孩瘪着嘴巴,下一秒就要哭出来了,还在努力地忍,“你说过不会再扔下我的,你说话不算数。”

    唐言蹊手中的动作一顿,不知想到了什么,移开了手掌要收回来,突然被女孩嫩白的小手反手握住。

    她握得那么急,那么猛,那么不假思索。

    眼里的泪水也在同一时刻分崩离析,“妈妈,我知道错了,你别不理我,你跟我说话,你不能不要我!”

    小孩子到底是小孩子,表达欲望和恐惧的方式都比大人直观很多。

    也正因为直观和丝毫不懂委婉,才能轻易地击穿人心。

    在场包括慕北辰在内,所有人都被这话触动了。

    肖恩鼻头一酸,看向旁边的冷面怪杰弗里,见他也微不可察地皱起了眉头。

    唯独唐言蹊,还是那副不动如松的模样,她略低着头,看着面前的女孩,轻声缓慢地开口:“那如果妈妈跟你说,让你以后生活在妈妈身边,你愿不愿意?”

    “我当然——”

    “言言。”不知从什么地方插进来的男人低沉磁性的嗓音,强势不容抗拒,“这件事你想都别想。”

    陆仰止面色难看得很,坐在轮椅上,气质沉冷如一川的落雪飞霜,随着风拍打在人的耳膜心上,“我不可能让你把相思带走,你知道的。”

    带走?妈妈要带她走?

    走去……哪?

    在陆相思怔然地注视下,唐言蹊头也不抬,就这么轻轻笑出声,轻轻回应,“陆仰止,你的脸倒是比谁都大,我和我女儿说话,轮得着你插嘴?”

    慕北辰抱臂在旁边围观,总有种战场从二楼搬到一楼了的感觉。

    他要是再躲的话,是不是要躲到地下室了?

    “妈妈。”陆相思扯了扯女人的衣角,软声软气道,“其实爸爸也很想你……”

    唐言蹊没吭声。

    “那我要是和你走了,以后还能不能见爸爸了?”

    唐言蹊还是没吭声。

    能不能见陆仰止——

    她很想说不能。

    可是她毕竟不是相思,也没有权利阻止相思见她的父亲。

    这段关系,就要这么兜兜转转牵扯不清了吗?

    她一点都不喜欢这种感觉。

    却也一点都不想放开掌中的这双小手。

    “相思乖,爸爸会想办法解决。”陆仰止淡淡开嗓,话是对女儿说的,目光却幽幽落在沉默的女人身上,“你妈妈是这个世界上最爱你的人,她不会不要你的,嗯?”

    唐言蹊好似被人一针戳进心脏,那针形状细小,让她疼得厉害,却拔不出来。

    肖恩在一旁低声对她道:“大小姐,这件事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我和杰弗里都可以代劳,实在不行就让圣座出面,您实在没必要亲自和不喜欢的人打交道。”他边说边看了看表,“时间不早了,我们收拾完墨少的遗物就回罗马城吧。”

    唐言蹊这才想起她今天是来做什么的,暂时按下心中的种种思绪,对陆仰止道:“这个庄园,卖给我。”

    还真是多一个字都不肯和他说。

    陆仰止低笑,目光温和,却怎么也褪不去他惯有的强势,“言言,你是在和商人说话,还是在和陆仰止说话?”

    唐言蹊一时没明白他的意思。

    只听男人耐心有条理地为她解释道:“如果是以买卖做生意的立场,这院子是我买下来的,我也不缺钱,所以你不见得能出得起让我心动的价格。”

    他的眼神愈发暗了,总让唐言蹊有种错觉——

    那男人就是一头蓄势待发的猎豹,而她是他眼中的猎物,只要他想,他随时可以扑上来将她制住。

    而他们之间这十几步距离,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但如果你是在和陆仰止说话。”男人就这么进入她的视野,“别说是一个院子,就连整个陆氏和我,我也双手奉上,你觉得好不好?”

    慕北辰,“……”

    他对这个男人见缝插针耍流氓的本事真的一句话都没有了。

    这次都不用陆仰止说,他就十分自觉地扯着陆相思出了门,“小孩子不要听这么肉麻的话,也别跟你爹学。”

    陆相思还是闷闷不乐的,很彷徨很不安地看着花园里的草木,“我觉得妈妈一点都不喜欢爸爸了。”

    “那不是挺好的。”慕北辰道,“你妈妈年轻又漂亮,追她的人能从这里排到罗马城的威尼斯广场,她是眼睛瞎了才要嫁给你爹两次。”

    陆相思讷讷道:“三次。”

    慕北辰,“……”

    花厅里,唐言蹊面无表情地看着耍流氓耍得万分平静淡定的男人,终于是连愤怒都不剩下了,她懒懒地嘲弄道:“陆仰止,你的脸皮比我认识你的时候厚了不是一点半点。”

    男人笑笑,不以为意,“媳妇都没了,脸皮要来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