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30章 这个男人疯了

    唐言蹊不想和他多废话,两步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地垂着一双明眸,澄澈却透着诛心的冷漠,“不肯卖没关系,反正人已经没了,如果你说什么都不想转手,打算留着这宅子祭祖,我也没什么意见。”

    她懒洋洋地拢了拢头发,低眉敛目,说不出的温顺冷艳,“墨岚的东西我收拾走,也永远惦记着他。想必,他九泉之下不会怪我没赎回他生前一个住处。”

    男人紧握的拳头又收攥起三分,片刻,缓缓松开。

    他低低霭霭的嗓音中漂浮着雾气和笑意,“言言,你是故意说这些话来惹我生气的?”

    唐言蹊微笑,“你觉得呢?陆总未免有点太——看得起自己了。”

    若非陆仰止一抬头就看清了女人眼底空空荡荡一望无垠的冰川,几乎真的要以为她说这话是故意激他生气的。

    他闭了下眼,道:“不管是与不是,都不要再这么说。你知道我在你面前向来没什么定力,尤其是提到他。”

    陆仰止就这么平铺直叙毫不委婉地表述出来,脸上一个多余的表情都欠奉:“他死了就死了,我不喜欢你惦记着他,我会吃醋。这个宅子本来就是买下来送给你的,你乖乖的,不要故意说这话来气我,嗯?”

    他知道唐言蹊定然不会眼睁睁看着墨岚生前最后的遗物被什么阿猫阿狗捡走,所以特意把这里重金拍下。

    那是他,给她的自由,也是,希望她开心,希望能借由这种方式,解开她心里那个死结,哪怕一丝一毫。

    可是知道她在意墨岚,和亲口听她说出那份在意,是两码事。

    就默默记在心里便是,何必要祭出那个男人的骨血化作锋利的刀刃,还来捅他一刀呢。

    这样,就会开心吗?

    唐言蹊听了他的话愣了许久。

    买下来送给她的?

    她还以为这个心思深沉、无利不起早的男人是为了用宅子威胁她——与他和好,或者有其他的条件。

    陆仰止一看她眼中一闪而过的复杂就明白她在想什么,平静道:“你不用这样看我。”

    他的手在轮椅扶手上摩挲了几下,目光远眺着窗外的花园,黑眸里,有静默的痛楚和自我嘲弄,“陆仰止在你心里是有多不堪,竟然下作到用一处宅子来威胁你的地步?”

    他说着说着,声线愈发沙哑厚重,“言言,我曾经是做过很对不起你的事,没能及时赶到你身边,误信了伤害你的人,这些都是我的错。但我爱你是真的,也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做任何让你感到开心的事。”

    “这一点,你还不懂吗?”

    这一点,你还不懂吗。

    他的语气无波无澜的,可是传到周围人的耳朵里莫名变了味。

    就连宋井一个外人听着,都觉得,太苦了。

    唐言蹊蹙了下眉。

    良久,才冷淡道:“这礼物太贵重,我收不起。”

    这下陆仰止倒是笑了。

    笑容很淡,比他眼角的纹路还淡,“你连我的命都能眼睛不眨一下的收走,何况是一处宅子?”

    唐言蹊指甲扣进掌心,“你知道就好。”

    “呵。”男人缓缓从轮椅上起身,小心地到了她面前,单手撑着她身后的墙壁。

    唐言蹊惊疑不定地望着他的一举一动。

    一时间,有些分不清他是在占她的便宜,还是因为身体虚弱站不住。

    可他身上强势的气场仍然在她周身盘旋,又让她无法把眼前的男人和前两天那个在医院里虚弱苍白、命悬一线的病人联系在一起。

    “你记着。”男人开口,低下头,鼻尖几乎对上她的,眼神也认真霸道,“我准你缅怀他,准他在你的心里占一席之地,是因为他救了你的命,而我没保护好我的女人,我欠他这条命。”

    “不许为他难过太久。”陆仰止单手勾起她的下巴,没有吻上去,只是用漆黑的眼眸盯着她的表情,“我会心疼。”

    “……”

    唐言蹊再也不想顾及他身上是否还有伤,一个巴掌就扇了上去。

    被男人眼疾手快地拦住手腕,口吻总算有些起伏了,“打上瘾了?”

    “抱歉。”唐言蹊冷笑,“你一用这种我是你女人的语气和我说话,我就忍不住想扇你巴掌。”

    绵长不止的疼痛蹿过神经,陆仰止握着她白玉般的皓腕,晃了神竟不愿松手了。

    鬼使神差地,他把她的手拉到唇边吻了下手背,用身体压住她的反抗,低声道:“跟我回家?”

    他的触碰让唐言蹊克制不住的厌恶,她伸手就去推他的胸膛,挣扎得厉害,“你给我放开!”

    也不知推搡间是碰到了他哪里的伤口,男人顿时面如土色,冷汗涔涔。

    唐言蹊隔着他的衬衫都摸到了微微的濡湿,蓦地怔在那里,动也不敢动。

    她神色几番变换,到底还是想起他这一身伤是为谁受的,“你……”

    陆仰止却只是淡淡看着逐渐湿透的衣衫,眼角挑起十分无所谓的笑弧,仍旧用身体压着她。

    “就是这里,言言。”他握着她的手摸上那崩裂遽痛的创口。

    当她的手指触碰到的时候,男人的身体又是一阵肌肉痉挛。

    他急促地喘了口气,低笑,“你只要狠下心,再朝这里来一下,别说是我现在不能这样缠着你,估计未来的三五个月,你都清净了。”

    宋井原本冲上去想拦,听到这话时,露出了满脸的不可置信。

    陆总这是在说什么?!

    几次差点死在手术室里的人,两三天就坐着轮椅出院。

    还把伤口裂开当儿戏一样,他是有多不怕死?

    “不是想要我的命吗?”陆仰止又握着她的手腕,往伤口上用力按了按,他自己是一阵咬牙低喘,女人更是大变了脸色。

    那触感——宛如伸手去掏了谁的血肉,唐言蹊怕得想缩回来。

    “躲什么!”男人的声线略微变得凌厉冒进,“不是想要我的命吗?我们就来赌一场,倘若我没死在你手上,你这辈子就都别想离开我,敢不敢?”

    敢不敢。

    他都敢用命来赌了。

    她呢。

    宋井看着这一幕,话都说不出来。

    如果给他个可以上去说话的空隙,他给唐言蹊跪下的心都有了。

    一旁的肖恩和杰弗里也面面相觑,在彼此眼中发现了同样的震惊。

    这世界上还真有这样痴情的人。

    那个只手遮天优雅华贵的男人,那个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男人。

    唐言蹊只觉得自己浑身每个细胞都在升温,升到炙热,烫得她无法冷静,“陆仰止,你别逼我!你以为我不敢对你下手?”

    “我没逼你。”男人望着她,嗓音深切,一字一顿,“但是我过够了没有你的日子,五年,又半年,一想到我这一辈子都可能找不回你,我就觉得,”他说到这里,薄唇轻轻弯起一个几乎察觉不到的弧度,“我还不如就这么死在你手上,至少你还能记得我。”

    “你疯了……”唐言蹊能感觉到他拉着自己的手往他的伤口处越探越深,她瞪大了眼睛,猛地撤回手,“你疯了!”

    “是,我是疯了。”他低头呢喃,唇擦着她的脸颊,“想你想得快要疯了。”

    宋井也是这一刻才懂得,这半年里,他极少听陆总谈及唐小姐,不是因为他忘记了。

    而是因为,他把每一分每一秒入骨的思念都深埋了下去。

    默默地积攒着,一旦这样爆发开来,杀伤力就足以震慑天地。

    大概是身体真的撑不住了,陆仰止眼前一阵发黑,唐言蹊趁着这会功夫从他怀里逃脱。

    这个男人疯了。

    她要离他远远的。

    可跑了没两步,想起什么,却又,脚步减慢。

    她回头,看了下四周,愈发犹豫地皱起眉,“陆仰止……”

    “你放心。”男人没去追她,埋着头,手还撑在墙壁上紧紧攥成拳,痛苦至极的模样,连声音也喘息颤抖,“这宅子说送给你就是送给你,我不会出尔反尔。带着你的人去收拾你想要的东西。”

    唐言蹊本就想要他这份保证,听了他的话,茫然地点了下头。

    杰弗里和肖恩立马去收拾东西了,她也想跟着离开,双脚却像被钉在地上。

    她刚才离他那么近。

    近到如他所言,一伸手就能让他三五个月下不来床。

    为什么,却什么都没做?

    唐言蹊低头看着自己那双隐隐被血迹沾染的手,无声自问。

    就在她还发愣的当间,有人从她身旁擦身而过,慕北辰的嗓音难得严肃冷厉地响起:“陆仰止,你这是干什么呢!你他妈让我来改建别墅,自己先在地上留一滩血,是想把这变成凶宅吗?”

    宋井和慕北辰一左一右搀着男人坐下。

    男人闭着眼,只说了一句话:“出去,看着相思,别让她进来。”

    “陆总!”宋井道,“我先给您叫医生过来,这伤势……”

    “出去!”

    宋井异常愤懑地甩了下胳膊,大步朝花园而去。

    唐言蹊抿唇看了他们一段时间,情绪才稍稍平复。

    许久后,她收回视线,垂下头,面无表情地走进储藏间,过了没一会儿,拿着绷带和伤药走了出来,彼时,陆仰止已经被转移到了卧室里休息,慕北辰就靠在门上,若有所思地望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