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34章 站着进去,躺着出来

    “知道什么?”男人闭着眼睛,薄唇边弧度很淡,一如他的语气,不高不低,刚刚好够戳破什么,“知道你来找我是有事相求,还是知道你其实被我碰一下都恶心得恨不得当场捅死我?”

    唐言蹊被他寥寥数语说得僵在原地。

    她看着他那张英俊苍白的脸,从没想到,陆仰止也有一天会如此卑微落魄。

    “你能来找我已经够了。”男人忽然打开了眸子,眸光像密不透风的网,从四面八方将她笼罩,他低笑着伸手摸上她的脸庞,认真而温和,“因为什么都无所谓,我能看到你就够了。”

    这种温水煮青蛙的做派让唐言蹊蓦然觉得恼羞成怒。

    她打掉他的手,咬住了牙关,“你早就知道我是故意的,所以你才在卫生间里轻薄我?”

    得寸进尺吗?

    陆仰止被她狠狠拍了下手,默不作声地收了回来,沉默片刻,淡漠道:“我确实是故意的。”

    唐言蹊,“……”

    他道:“我只是想看看,你能为了这件事委屈自己到什么地步。”

    唐言蹊只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烧到了耳朵根。

    这不是什么太丢人现眼的事,只是她前脚才说过要和他保持距离断绝关系,后脚就主动凑上来默许了他的得寸进尺,还被男人看穿了——这让她非常恼火。

    陆仰止看到她怒到几乎变形的五官,低声叹了口气,费力抬手把女人搂进怀里,不顾身上的伤势,“有这么生气,嗯?”他的手指理了理她耳边的碎发,“你要是觉得被我占了便宜,不如我让你占回来?”

    唐言蹊气得一巴掌就要抽过去。

    男人不费吹灰之力就握住了她的手腕,目光深切,“言言,你可想好,这一巴掌落下来,你刚才做的所有努力和牺牲,也许都会打水漂了。”

    唐言蹊抿住唇,憋屈得厉害,半晌才用力撤回手,偏过头,硬邦邦道:“药也换了便宜也占了,我要做的事情,你最好别拒绝。”

    “我没打算拒绝。”陆仰止平心静气地重新闭上眼,“你乖乖躺下陪我待一会儿,你想见的人,等雨停了就会过来。”

    床很大,男人躺在上面还空了半边,唐言蹊瞪着眼睛盯了很久,紧攥着拳头躺了上去。

    二人之间,却还有很大很大的一道缝隙。

    唐言蹊背对着他,忽听身后传来他温淡无澜的嗓音:“你准备走江姗的老路吗?”

    “与你无关。”

    身后沉默了半晌,“我不想让你过得太辛苦。”

    “陆仰止,睡觉和聊天是两回事!”

    男人轻笑,言语里透着愉悦,“依言,我想和你聊天……还要加价?”

    很长时间没再听到女人的回应,久到陆仰止以为她睡着了,他才伸出手,把她拥进怀中。

    心里缺少的那一块被严丝合缝地填补上,他舒服得叹喟一声,闭上了眼。

    在他的呼吸逐渐变得均匀后,唐言蹊才睁开双眸,望着衣柜上镜子里相拥而眠的人影,漠然地想,这算什么?

    她准备走她妈妈的老路了吗?

    不达目的不罢休,连自己的喜恶都可以出卖。

    呵。

    ……

    半年来陆仰止第一次安安稳稳地睡了个好觉,再醒来时,天色已经晚了,身边的人也不见了踪影。

    他展臂摸了摸空空如也的身侧,眸子蓦地打开,目光陡然变得犀利冷锐,吓得进来给他送药的宋井一个激灵,险些打翻手里的药碗。

    陆仰止的情绪中被用力搓起一层暴躁,他屈指按着眉心,寒声问:“她呢。”

    宋井忙道:“唐小姐在楼下,陪小小姐玩。”

    男人阴郁的脸色这才稍霁,“我下楼看看。”

    宋井赶紧拦住,“唐小姐说,让您好好休息,不用挂记着楼下……”

    男人不假思索地打断:“说她的原话。”

    “……”宋井顿了顿,小心翼翼道,“原话是……唐小姐说,嗯,她和相思小姐玩得挺好,让您别下去打扰。”

    宋井以为,以陆总的脾气,听到这话怕是会勃然大怒,或者至少也该能感受到被冒犯和怠慢的轻鄙,可是男人的反应却远超他所料,只是面无表情的听完,淡淡颔首,“看着点相思,让她别说什么不该说的话,言言听了会不高兴。”

    宋井道:“是。”

    心里却在盘算,不该说的话——指的是不能提起唐小姐死在肚子里的第二个孩子么。

    宋井想,他越来越不能理解这个男人的偏执了。

    女人到底是女人,再爱,也没有血缘关系。

    可是相思小姐却是陆总的亲生骨肉,不是都说爹疼女儿吗?怎么好像在陆总眼里,十个陆相思加起来都不如唐小姐皱一下眉头让他在意。

    很久之后,当陆仰止儿女双全的时候,宋井才发现,原来不仅是小小姐在陆总眼里不算什么,就连未来可能成为继承人的小少爷也半点位置都不占。这个男人如同生了一场怪病,眼里、心里再无其他,只要是为了那个叫唐言蹊的女人,他能只手把天上的月亮摘下来捧给她。

    用陆总本人的话来说,便是,孩子在他眼里只是她生命的延续,有她在的时候,他不愿把最纯粹的感情分掉一丝一毫。两个孩子将来都会有自己的人生,唯有他们,才是彼此的天长地久。

    宋井打量着男人的侧脸,轻声道:“陆总,布莱恩家那边来信儿说,您要求的事情,他们不可能同意。”

    “不可能同意?”陆仰止也回过神,从烟盒里摸出一支烟,“那就继续加码。”

    宋井苦着脸,“布莱恩家好歹也是世袭的大公爵位,祖产都够庇佑子孙八代衣食无忧了,实在没必要……”

    同意这种给钱就要拆祖坟的过分要求吧。

    而且这还是他美化之后给出的答复。

    布莱恩家给出的原话比这个强硬不是一点半点。

    青白色的烟雾冉冉升起,模糊了男人俊美而棱角分明的脸,也让他眼角细微挑动的痕迹变得像是谁的错觉,“布莱恩老公爵膝下无子。你去问问他,”陆仰止的指尖闪烁着火星,“是不是连自己的女儿和外孙女都不想见了。”

    宋井简直要给男人跪了,“陆总,这个……太不人道了吧。”

    潘西一家都被他抄了,先前他派人去会晤布莱恩老公爵的时候几乎是被人家拿枪指着脑袋赶出来的。

    现在还要拿潘西小姐和她妈妈来威胁人家……

    陆总的作风真是越来越——

    难以捉摸了。

    男人无动于衷地听着他的话,过了几秒,忽然问了句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话:“你知道我有多久没见她了?”

    宋井懵住,反应了好一会儿,猜到陆总说的是谁,斟酌道:“七个月吧……”

    “你知道如果没有相思,没有这件事,她可能宁愿冒雨坐船离开这里也不愿意和我共处一个屋檐下?”

    宋井懂了他的言外之意,缄口不语了。

    陆仰止道:“我管不了那么多,只要是她开口要我做的事,我就没法拒绝。”

    宋井彻底无言语对了。

    陆仰止睨了他一眼,就轻易看穿了他的欲言又止,他淡淡道:“布莱恩老公爵应该不止和你说了这些吧。”

    宋井把头埋得很低,“陆总……”

    “他开了什么条件,说。”男人的声线在无形间变得凌厉。

    “陆总,不行,这肯定不行。”

    “别让我重复第二遍。”

    宋井脸色一变,眉目间隐隐透着落败的青灰,“陆总,这件事说到底是只为了唐小姐的仁义胸怀,这块地是生了她还是养了她?她一个善心泛滥随随便便一句话想拆了人家祖坟您就要为此去赴汤蹈火,您知道布莱恩家提的条件有多过分吗?”

    陆仰止听他说话听得很烦,鹰眸眯起,冷光乍现,“你话真是越来越多了。”

    “陆总,我知道您觉得自己欠她的,可是还也不是这么个还法……”宋井摇头,中肯地劝道,“这件事连圣座和唐先生都做不到,您就算无能为力,唐小姐也肯定能理解的。”

    “谁跟你说我做这些事是因为欠她的?”陆仰止掐灭了烟,面色平静沉稳地反问。

    宋井一噎。

    “她是我的女人,何谈欠不欠。”

    更何况,她仅仅是为了让他把乔伊弄回来,就肯委屈自己帮他换药,陪他睡觉。

    这时候如果他让她失望了,大概她会想杀了他吧。

    “陆总——”

    “怎么,对方是要我的命吗?”陆仰止扯了下唇,望着义愤填膺的宋井,笑意冷淡,“至于让你激动成这个样子?”

    宋井眉头紧锁,脸色差得出奇,“不是……”

    但也,差不多了。

    “布莱恩老公爵对潘西夫人和乔伊小姐的事耿耿于怀。”宋井硬邦邦道,“他说,除非您把潘西家重新扶植起来,继承权传给他外孙女乔伊……”

    “这有什么难的?”

    宋井沉默几秒,“这不难,难的是最后的条件。”

    “直说。”

    “布莱恩老公爵没别的喜好,偏偏嗜赌成性。他说让您去布莱恩家陪他玩几局大的,您赢了,他便考虑给祖坟换迁地点,您输了……他要您一条腿,让您能……站着进去,躺着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