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35章 老死,不相往来

    站着进去,躺着出来。

    这话听上去——就不像是仅仅“玩两把”那么简单。

    大约布莱恩公爵是真的对他前些日子的所作所为耿耿于怀着。

    也难怪。易地而处,要是有人动了他女儿……陆仰止眸光一沉,表情冷漠地想,他可能要弄死对方全家才肯罢手。

    “无碍。”男人淡淡启唇,有轻轻的烟气从他的薄唇边飘逸出来,带着入骨的阴沉凌厉,“先撩人者贱。潘西家生的好儿子对言言做的事,我也没打算就此放过。既然布莱恩家非要蹚这趟浑水,那就一起收拾了。”

    宋井低着头,千言万语汇成一句:“陆总,这里不比榕城。”

    “我自己心里有数。”

    ……

    唐言蹊望着屋外淅淅沥沥的雨,手里拿着酒杯,浅斟慢酌,总觉得心头压了很沉很重的一块石头。

    想让布莱恩家妥协,势必要老公爵最宠爱的女儿和外孙女乔伊身上下手。

    可是乔伊……

    “别想了。”身后传来男人温和的嗓音,字字平淡却有力,“我说过会替你解决,就一定会替你解决。”

    茶色的玻璃上倒影着男人的身影,唐言蹊只觉得心头浮动着一层烦躁,连回头都懒得,就这么撑着额头靠坐在柔软的单人沙发上,任长发掩住了脸面。

    “陆仰止。”她轻轻地笑,“你知道我是在利用你。”

    “这说明我对你还有用。”陆仰止眸光凝然未动,甚至想也不想,身影笼罩下来,从上至下把她包裹,亲昵又温存,“有用就好好用,我不怕被你用,怎么用都可以。”

    唐言蹊望着玻璃上淡淡的雨雾,闭了下眼,“你不怪我吗?”

    她的话实在说不上有什么语气,好像只是因为疑惑而随便问了个一般的问题。

    “我爱你。”陆仰止用低沉的嗓音把话接过来。

    ——你不怪我吗?

    ——我爱你。

    没有多浮夸的表情,没有多浮夸的修辞和口吻。

    却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最直白最炙热,最能击中人的心底。

    唐言蹊听了之后沉默了很久,松开了紧握的拳头,望着掌心深深的指甲印,道:“说实话,最一开始的时候,我想过杀了你、杀了陆远菱,也想过如何报复你们陆家。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在想,时刻不敢忘。”

    她知道对他而言怎样的报复才算是报复。

    只要伤在她身上,怎么样都能让他比她痛。

    “那后来呢?”男人的俊颜一半隐在光线的暗处,晦暗不明。

    “后来。”唐言蹊给自己斟着酒,抿了一口,笑了,“后来吃了点药,就好了。”

    男人目光幽幽一闪,“Mianserin?”

    唐言蹊一怔,举着酒杯,回头愣愣地看着他,“你……”

    “我在猎场山庄里见江姗派人连夜下山买过这种药。”

    “哦。”唐言蹊垂下眼帘,唇角一勾,懒洋洋道,“也不是什么稀奇东西。”

    “不吃药会难以忍受吗?”男人注视着她的脸,原本是张漂亮匀称的脸蛋,如今瘦得下巴尖细,眼窝也微微凹陷着,比曾经更有风情,却也……更憔悴。

    他的心脏宛如被一只铁爪死死抓着,尖锐贯穿过心房,把他心里所有的东西掏了个干干净净。

    不知道是不是喝了酒,她终于和他平心静气好好说说话了。

    可他却宁可她在他面前发脾气。

    骄纵也好,任性也罢,好过这种不咸不淡,客客气气的模样。

    “好像是啊。”唐言蹊侧了侧头,乌黑的发丝垂落,挡着她的脸,又被她笑出的气息撩动,她望着他棱角分明的轮廓,眼里却空无一物,“陆仰止,你是真的不知道我有多恨你,才问得出来这种话。”

    她闭了闭眼,“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是个懦弱的人,我从小到大、从小到大都没有被任何一件事彻底击垮过。”

    唐言蹊一抖衣袖,露出了手腕,银色的手链之下是一条痕迹深深的伤疤,“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当年我救顾况的时候被人砍的,那会儿我差点死了。还有后来和人打架,差点毁容,差点被强奸,这些事情要是没人提我都快忘记了。”

    “来多少磨难多少挫折我唐言蹊担得起!”她狠狠拍了一下沙发的扶手,像是个喝多了的人被酒精放大了情绪,终于有些疯癫的迹象,“可是我得有多恨你……多恨你,才会逼我自己用吃药消除所有情绪的方式来消除这种恨意!你知道吗!”

    “是不是我从来没对你说过,你就觉得我这七个月过得幸福甜美事事如意了!”她蓦然将酒杯砸在了他脚下,“啪啦”一声,酒液溅上了他的裤管。

    陆仰止却没来得及躲,被她一个眼神,钉在了原地。

    胸口血淋淋的,全是窟窿。

    他伸出的手就这样顿在半空中,动也不敢动了。

    Mianserin,一种抗抑郁的药物,有良效。

    之所以有良效,就是因为它像安定剂一样,让人麻木,让人安静,让人不会哭不会笑感觉不到什么喜怒哀乐。

    像她这般勇敢又坚强的人,伤口要有多大多深,才会让她都觉得承担不起。

    深到承担不起——

    陆仰止无法想象。

    他猛地一把将她搂进怀里,急切地在她耳边道:“言言,是我错了,你恨我就是了,你不原谅我也没关系。不要再这样折磨自己,嗯?”

    “话说得真容易。”唐言蹊漠漠地盯着他看,看到他的肩头似乎又有血色沁出来了,她别过视线,“你以为我不想恨你?”

    陆仰止觉得她说这话时应该已经哭了。

    但是看到她眼角干涩,分明是连泪都没有了,只剩下挥不走抹不掉的疲倦,“如果恨着你,我会活不下去。”

    陆仰止握紧了她的手,沙哑道:“你信我,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从此以后没有庄清时没有陆远菱,从此以后只要你再皱一下眉头,陆仰止就把这条命赔给你。”

    女人摆了摆手,“我跟你说这些,不是为了听你跟我表忠说好话的。”

    她推开他,坐回到单人沙发上,蜷缩着双腿,以一种极其缺乏安全感的姿势,黑白分明的眼眸却一瞬不眨地瞧着他,“我是想让你,放过我。”

    男人高大的身影骤然一僵。

    为她的话,也为她眼里一望无际的绝望悲凉。

    “你想让我照顾你也好,陪你睡觉也罢,你不是喜欢我吗?我甚至可以跟你做。”女人绯色的唇瓣绽开平淡的笑意,“你怎么开心就怎么来,替我办成这件事,这件事过后,你就回去吧。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世界这么大,我们就老死不相往来吧。”

    “住口!”男人甚至没听完她的话就寒声打断了她,言语中隐隐带了咬牙切齿的怒意,一双鹰眸冷得下霜,“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陪他做?

    难道他看上去像是那种满脑子色情想法的混蛋?

    难道他对她的感情就只限于找个床伴?

    陆仰止知道他没资格在她面前愤怒,可是这个女人就总有办法三言两语间让他的冷静全线崩溃。

    他修长的手指扣紧她的下巴,“唐言蹊,你可以把我当个嫖客,但是你不准把你自己看得那么卑贱,懂不懂!一个布莱恩家值多少钱,你肯为了他们陪我睡?你真当他们是什么东西了!”

    唐言蹊低笑,“和他们没关系。”

    她表情散漫,神态散漫,披头散发身穿长裙,妩媚又动人,“那些人确实不值钱也不是个东西,重要的是,陆仰止,我想结束我们这种关系了。”

    男人眸色幽暗阴沉得可怕,“我们什么关系?”

    “互相折磨的关系。”唐言蹊仰头,露出脖颈优雅的曲线,笑得自在怡然,说出来的话却像薄刃,一刀一刀割在人心上,“我越恨你就越想从你身边逃开,如果你追得太紧,说不定哪天我想不开,就逃到你追不到的地方去了。”

    追不到的地方。

    这六个字无端让陆仰止的心脏一阵下跌。

    他隐忍着铁青的脸色,有崩裂的趋势,却盖不住心里山呼海啸的疼,“你——”

    “这世界不是你的。阴阳黑白,总有你手伸不到的地方。”唐言蹊垂着眸,轻轻的呼吸,胸脯起伏的幅度不大,“我一向最鄙视胆小怕事,自残自杀的人,但是事到如今,你也知道我有病。”

    她轻笑,“有病的人总是顾不上那么许多,你再一逼我……”

    “你要我怎么样。”男人听明白了她的言外之意,却不敢再去想象那些近在眼前的画面,他咬着牙,风度全无地低吼,“你说!你要我怎么样!怎么样你才肯好好地活着,怎么样你才肯忘记这些荒唐的念头!”

    “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唐言蹊无奈地笑笑,而后敛起笑意,一字一字地郑重说道,“我要的很简单,就只有六个字——”

    “老死,不相往来。”

    前来送茶水的宋井只听到了这六个字。

    紧接着,他就在男人脸上看到了一种,类似于生命走到了尽头那般的悲恸、压抑和绝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