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37章 我可以帮你

    唐言蹊边说着话,边看到乔伊那仿佛要把她生吞活剥了的眼神。

    她顿了顿,道:“说不定我爸妈还能念在布莱恩家深明大义的份上饶了你和……你哥哥。”

    乔伊不顾茶杯的滚烫,紧紧握住了杯壁,“不可能!你想都别想,我不可能帮你!”

    “你不是在帮我。”女人从座椅上站了起来,斟酌片刻,又改口道,“或者说,不止是帮我。倘若这件事成了,布莱恩公爵,你的外祖父,也能从中捞到一个好名声。这种惠人惠己的事,何乐而不为?”

    乔伊听罢怔了很久,缓缓冷笑出声,“伯爵小姐,按你说的,潘西家所遭遇的一切都是你爸妈为你而做的,你毫不知情。那么我请问你,你连你爸妈都劝不动,又怎么会认为凭我一己之力能劝得动我外公?”

    唐言蹊微微颦了眉。

    这个乔伊,确实比她想象中更加伶牙俐齿。

    只见女孩眼中渐渐析出某种彻骨的恨意,“伯爵小姐,不巧的是我妈妈被流放到南美洲,前几天刚刚感染了瘟疫,现在卧病在床苟延残喘,你想让我外公对你松口,根本不可能!”

    “什么?”唐言蹊乍听这个消息也被惊得心寒。

    怎么偏偏是现在……

    “还没聊完?”低沉厚重的男声从楼梯口传来。

    是去而复返的陆仰止,身上披着一件松垮的袍子,想是刚换完药,在屋里等得不耐烦了。

    唐言蹊还怔然不知所措,男人便已经慢条斯理地安排好了一切,“宋井,外面雨大,先给潘西小姐安排一间客房让她住下,夜深了,有什么事情明早再谈。”

    “是,陆总。”

    唐言蹊一回头,不经意间看到了乔伊盯着陆仰止的目光。

    复杂,晦涩,似乎有些清浅的痛楚浮于表面。

    她心里无端“咯噔”一声。

    这可不像是刚才乔伊看她那种——有着不共戴天之仇的目光。

    明明害得她家破人亡的,有陆仰止一份吧?

    大概乔伊也是明白这一点,所以那爱慕里才会被复杂和晦涩掩盖。

    唐言蹊眯着眼睛,饶有兴趣地靠在桌案上,静静打量着二人之间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氛。

    她忽然就懂了为什么乔伊要把所有罪过推在她身上。

    因为她不能恨陆仰止。

    甚至,她对陆仰止应当是心存好感的。

    所以乔伊自然而然就对她没什么好脸色,顺便还把锅全都扣在了她脑袋上。

    爱情真是让人盲目。

    她敛眉低目,嘴角微微翘起嘲弄的弧度。

    下一秒,眼前却被一道阴影笼罩,是男人步履蹒跚缓慢地走到了她面前,“很晚了,回去休息。”

    他的语气哪怕再温和,也抹不去那种身居高位的强势,“人已经给你带过来了,你还怕她一晚上能跑到哪去?就算她现在答应你,你要冒着这么大雨去见布莱恩公爵吗?”

    唐言蹊不着痕迹地往后撤了一小步,却被男人先一步揽住了腰。

    她刚要做怒,却听他低低徐徐道:“后面是桌角,别磕上,疼。”

    乔伊刚被人带到二楼的走廊上,一回头刚好看到楼下这一幕。

    男人伸手,以一种环绕的姿态圈着怀中的女人,小心翼翼,如获至宝。

    他似乎还在低声和她说着什么,看不到脸上的表情,却只是这样远远一望,都能感觉到那股肆意弥漫的温柔和……卑微。

    时空交错,这一幕竟让她想起了那天在山崖上,男人浑身是血,伤透筋骨,却稳如泰山般抱着怀里女人的场景。

    没有征兆的,她突然感觉到鼻头一酸。

    这么多年无论是做布莱恩家的大小姐还是做潘西家的继女,她向来过着锦衣玉食的贵族生活,身边也从来不缺仰慕者。

    但是不一样。

    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

    大概是从来没有人能给她这种心跳漏掉一拍的感觉。

    那种不声不响的脉脉情深,细水长流,足以撼动一切。

    ——尤其,这些感情,还都出自于一个本身看上去足够冷硬淡漠的男人身上。

    她就这么将脚步停住,站在二楼的走廊里。

    唐言蹊上楼的时候看到她,皱了下眉,到底还是道了声“晚安”便回了自己的卧室。

    而那英俊风雅的男人也紧随其后,眼看他就要进屋,乔伊开口叫住了他:“陆仰止。”

    字正腔圆的中文。

    男人漆黑的眼波一滞,不带情绪地扫了过去,“潘西小姐,还有什么事?”

    那眼神早已褪去了温度,就像窗外没有月光的黑夜,乔伊却还是被注视得心慌,低下头,换成了自己常用的语言道:“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我念得对不对。”

    陆仰止薄唇一扯,将笑未笑,“潘西小姐在学中文?”

    “学了一点。”

    可是至今为止,能念得最准确,最好听的,也只有这三个字了。

    陆仰止颔首,手掌搭上门把手,要开门的前一秒,又听她犹豫迟疑地插话道:“伯爵小姐要拓宽河道的事,你知道吗?”

    男人收回目光,望着眼前的雕花木门,连一个余光都没留给她。

    乔伊知道他这是在等待自己的下文,便直白地开口问他:“你要帮她?”

    “你觉得呢?”男人无波无澜的反问,嗓音却低沉沙哑得激起了空气中的涟漪。

    乔伊心里莫名搓起一股火,“你为什么要帮她?你不觉得她对你的态度很过分吗?你连命都可以给她,她却——”

    “潘西小姐。”男人颀长挺拔的身躯似靠非靠地倚在墙边,乌黑如泽的眼瞳淡淡睐着她,唇翕动,漠然说了句,“你是不是忘了,如果没有她,你现在早就是葬身山崖下的一条孤魂野鬼了。”

    一剑穿心。

    乔伊用指甲扣紧了掌心,那画面来得太快,快到她根本来不及给自己洗脑。

    是了,当时救了她的,是那个女人。

    但真正让她难受的不是这一点,而是,当时要将她推下山崖的人,是陆仰止。

    是这个她心心念念、连学中文都要最先学会的名字的主人。

    陆仰止无疑是个智商很高也不给自己和旁人留后路的人,一句话戳中对方的心坎对他而言不过尔尔小事。

    “你想帮她……”不甘心和其余种种情绪交织混杂在一起,乔伊忽然做了个极其荒唐的决定,抬眼郑重又认真地看着他,“我可以帮你。”

    这话倒是让刚收回目光的陆仰止又重新看向她,他的眼角眉梢凝然未动,喜怒难辨,“是吗?”

    “布莱恩公爵是我外公。”乔伊握紧拳头撑着自己的后腰,好像这样能让她的气势看起来足一点,“只要你答应放过我二哥,把潘西家的宗族亲戚们全都接回来——我也不求你重新给他们荣华富贵,只要、只要别让他们在那种苦寒之地受罪就好。我可以在我外公面前替你们说几句好话。”

    陆仰止听罢半晌没有反应。

    就在乔伊的心一寸寸凉下去时,忽听男人一声低沉的哂笑,“潘西小姐,你外公要是有你一半心大,我们也不必这么头疼了。”

    这话——

    比起夸她,更像是在讽刺她和自己的仇敌同流合污,说话做事毫无立场。

    “我确实没有我外公那么难搞。”乔伊冷下脸,“他是一家之主,他要考虑的除了亲人的安危,还有宗族的脸面,我一个女人,又不需要顾及这些。”

    “是吗?”陆仰止眼中蓄着深深的笑,就算是笑,也让人觉得十分危险,“那潘西小姐作为一个女人,顾及的会是什么呢?”

    乔伊没想到她表达得这么隐晦还是被男人一下抓出了弦外之音。

    她的脸就这么在他的注视下“腾”地变红,红到了耳朵根。

    发丝因为先前淋雨还没完全干透,身上的湿意虽然显得狼狈,却也刚好衬托出了她玲珑有致的线条。

    “我听说中国有句话叫,惜取眼前人。”

    到底是西方女孩,说出这话时少了几分娇羞,像是即将奔赴战场的战士,昂首挺胸的,“我喜欢你,反正你爱的人也对你无意,你为什么不放过自己,也放过她?”

    “……”

    陆仰止听她前半句话时还面无表情的脸,在听到“放过”二字时陡然阴沉得不像话了。

    大掌收拢成拳,骨节指间传来关节拉扯的声音,那两个字仿佛被拆成一笔一划,不停地穿插在他的神经里。

    疼得他无法忽视。

    “我知道让你忘记喜欢的人不是一朝一夕的事。”乔伊走到他跟前,很是“大度”地对他道,“我们可以先从身体开始,她对你没感觉,当然也不会让你睡她——”

    宋井在陆仰止身后听着这话脸色都变了。

    不愧是情事开放的国度,这种大言不惭的话都能面不改色说出来的?

    “你跟我做,我保证能让你先爱上我的身,再爱上我的人。”乔伊朝他伸出手,毫不腼腆扭捏地邀请。

    “和你做?”陆仰止挑了下眉,低笑,用眼睛把她上下看了个遍。

    乔伊觉得自己浑身都被那目光点燃了。

    蓦地,身后却响起了开门声和女人的嗓音。

    “我说二位,调情能别站在别人房门口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