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40章 见不到他让你多伤心

    不过这话,唐言蹊充其量也只是想想。

    毕竟她以后不想和他扯上任何关系,现在拿感情当筹码,显得她很渣。

    她硬生生把话从舌尖咽回心里,僵着脖子看向乔伊腿上的女孩,“相思,跟我走。”

    乔伊虽然没听懂这句话,但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忙动手拦住,“伯爵小姐,孩子还没吃什么东西,你就要带走她,这样好吗?”

    陆相思也四下一望,最后怯怯地说:“妈妈,我饿了。”

    “……”唐言蹊差点一口气没顺上来。

    只听身旁男人淡淡开腔,嗓音深沉低霭,似拢着一层轻轻的雾气,深处是什么,无法分辨,“那就乖乖吃东西,想吃什么自己拿,不要麻烦乔伊阿姨。”

    唐言蹊难以置信地看着这一幕,什么时候开始,他连“乔伊”两个字都叫上了?

    “怎么会是麻烦。”乔伊得意地瞥了眼唐言蹊吃了苍蝇似的脸,抬手撩起头发,随意打了个结,又伸手去给相思的面包抹黄油,“来,尝尝这个,”

    唐言蹊觉得那一幕十分扎眼——不止扎眼,这根刺都快捅到她心里了。

    她一握拳,挤出三个字,“慢慢吃。”然后就转头上了楼。

    慕北辰根本来不及拦她,就看到女人风风火火地摔了汤匙和刀叉扬长而去。

    他脸色微微变得古怪了些,低声道:“她这脾气也太大了吧。”

    陆仰止坐在长桌的尽头,俊脸上稳重老成的神色没有太大波澜,“脾气大点不好么。”

    “好吗?”慕北辰讪笑,撑着下颌,“怎么说也是位出身名门的千金小姐。”说到这里,他略微停顿了几秒,勾唇,“还是说你在故意惹她生气?”

    “你不是早看出来了?”陆仰止好整以暇地对上对方戏谑的目光,丝毫没在那种调侃的注视下感觉到一丝半点的尴尬,就这么坦荡荡的桀骜着,“你刚才一直冲相思眨眼难道是因为你眼睛不舒服?”

    从相思一坐在乔伊腿上,慕北辰就开始不停地眨眼,最后还把手抬起来做了一个下压的动作,让她乖乖就坐在乔伊腿上不要乱动。

    不过,唐言蹊背对着他,又一门心思都在女儿身上,没及时发现罢了。

    “我只是没想到你这么沉得住气。”慕北辰皮笑肉不笑,“按照狗血偶像剧里演的,这时候你应该上去把她按在墙上哄一哄,然后二人重归于好吧?”

    陆仰止望着桌子上被她甩出半米的刀叉,静默了片刻,薄唇扯了下,露出个不算笑的笑,“你觉得我惹她生气是为了证明她心里有我?”

    慕北辰被他问得一愣,“那你是为了什么?”

    陆仰止却不接茬了,看向坐在乔伊腿上的陆相思,眉头皱了下,沉声问:“还不下来?”

    陆相思连忙放下面包,从女人怀中跳下来,跑到爸爸身边。

    男人单手拥着她,闻到女孩身上淡淡的陌生香水味,觉得有些刺鼻,不动声色地抬眼看向满脸不知所措的乔伊,“以后不要随便对我女儿动手动脚,再让我发现一次,你哪只手碰的,我就把你哪只手剁下来。”

    ……

    九千公里外的榕城,天色已近傍晚。

    今天值班的小护士打了个瞌睡,抬眼就看到面前一个淡漠如烟的男人从护士站外走过。

    他穿着灰色的大衣,棱角分明的脸透出一股难以靠近的凉薄,让人觉得他哪怕就站在眼前,还是触手不可及。

    鼻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深邃的目光被镜片一挡,少了几分锐利,多了些深不可测。

    “霍先生。”小护士赶紧跟上去。

    “今天怎么样?”男人淡淡开口。

    “您是问何先生还是问容小姐?”

    霍无舟眉头突然皱了下,“怎么,谁出事了?”

    平常他这样问的时候得到的答案都是“两位的情况都很乐观”,这次却……

    小护士在他扫过来的颇具压迫性的目光中抿了抿唇,“何先生的恢复速度一如既往,没什么太大起色,但是也在正常范围内……”

    说完这话,她发现男人的脸色蓦地沉了下来,那眼睛里令人窒息的阴霾竟仿佛比刚才还要厚重,“所以出事的是容鸢?”

    “也……也不……”

    “你跟她发什么脾气啊?想看我就自己进来。”身后传来女人轻慢扬起的嗓音,霍无舟听到这嗓音,脊背僵直了许多。

    他回过头把女人从上到下打量了一个遍,确定她看上去——至少看上去没什么异常,才走到她面前,低眉,用一种他其实不太擅长拿捏的温柔语调,硬邦邦地问道:“怎么在这里站着?”

    女人白皙的瓜子脸上漾开细软的笑,笑意蔓延到眼角眉梢,却不达眼底,“霍无舟,你跟我说实话,我师哥到底去哪了?他不是去出差对不对?他是去找那个女人了对不对?”

    霍无舟显然对她用“那个女人”来形容唐言蹊的事情颇有成见,听完后寡淡的眉宇瞬间打了个结,“容鸢,这是你师哥的私事,他连你都没有告诉,我怎么会知道?”

    “你怎么会知道?”容鸢瞪着他,眼中的怒意丝毫不加掩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护着那个女人,你们都护着她!”

    “容鸢……”霍无舟听得头疼,这种话他最近几天听了无数次,也不知道容鸢出车祸后到底是怎么了,好像一下子就对陆仰止多了一种迷之喜爱。

    他经常站在阳台上抽着烟想,哪里不对劲。

    曾经,在他还不知道她脚上那个纹身之前,他一直以为她的心上人就是陆仰止。

    现在想来还真是啼笑皆非。

    一个人心里若是有另一个人,怎么会每天提都不提他一句呢?

    思及至此,他总会再吸了一口烟想,这不是挺好的么。

    陆仰止和老祖宗的事还没了,以老祖宗的性格,怕是再也无法原谅陆仰止了。

    容鸢若是能和陆仰止在一起,他也该放心。

    陆仰止是个负责任的男人,不会对容鸢太差,而容鸢也心善,肯定会好好照顾老祖宗的女儿陆相思。

    更重要的是,容鸢嫁给陆仰止后,便不会再纠缠他了。

    他好像终于能从这冗长的三角关系里脱身而出、专心致志地怀念已经去世的故人了。

    听起来,像是多赢的局面。

    可是为什么,每当他想到这一点时,烟头总会烫到手指。

    烫到发疼。

    站在老祖宗的角度上,霍无舟很希望陆仰止能不要再出现在老祖宗的世界里。

    可是当他听说陆仰止离开榕城去了欧洲以后,心里却不自觉地生出些许自己也无法理解的……窃喜。

    他在,窃喜什么呢。

    如今看着容鸢眼里那些不加掩饰的质问,霍无舟突然感觉到心底一阵绞痛,那痛感清晰明了地告诉他,霍无舟,你窃喜的是她喜爱的人不在她身边,就如同当时你窃喜她酒醉后没有和沈月明在一起一样。

    但,他怎么能这样呢。

    霍无舟还沉浸在思绪中,手猛地就被女人擒住,也许是容鸢失忆后比从前骄纵了许多,也许是她再也不把他当成心上的白月光,所以下手很重。

    “霍无舟,你带我去找我师哥,我要把他找回来。”容鸢深吸一口气,“你带我去,立马就去!否则我不会再配合治疗。”

    “找他?”霍无舟笑了下,笑意很淡,浮在表面上,“所以,你这一天就是在闹这个?”

    小护士在旁边弱弱地补充道:“霍先生,容小姐已经一整天没吃东西了……”

    这话一出口,男人的脸色陡然变得阴沉凌厉,他一眼看过去,冷声问:“你们都是废物?”

    “不是我们不想办法,实在是没办法呀。”小护士也很苦恼,“我们说什么,容小姐都……”

    “去买点吃的回来。”霍无舟吩咐了一句,反手捉住女人的皓腕,不由分说把她往病房里扯,“跟我回去,吃饭。”

    容鸢心中生出更为浓烈的不悦,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就很是反感这个男人的触碰。

    他的手一摸到她的皮肤,她整个人就感觉到一股莫大的悲凉冲入心脏,来得太快,势不可挡。

    她不太能分辨这究竟是种怎样的情绪,可她经常在梦里梦到有人跑下她独自离开,让她死在一场大火里,又死在一场车祸中……

    为什么会有那么真实而深切的痛感。

    “容鸢?”男人暗哑的声音传来。

    容鸢心神一震,才发现自己脸上冰凉一片,全是泪水。

    她眨了眨眼睛,眨掉了睫毛上的泪珠,对上霍无舟那双深如无底洞的眼眸,一时间感到语塞,“我……”

    “哭什么。”男人果然这样问了,眉头蹙得死紧,面色隐隐流露出三分紧张,“是我抓疼你了?”

    “没有……”她往后退了退,他关切的眼神让她觉得十分具有侵略性,“霍无舟,你……你能不能带我去找我师哥?”

    “为什么要找他?”霍无舟似乎懂了什么,意味深长地盯着她眼角未干的泪痕,嘲弄地笑了,“容鸢,我认识你这么多年,都没见你掉过几次眼泪。”

    他边说着,手边伸到了她脸上,语气很复杂,复杂到旁人听不懂,声音却是低沉晦暗的,“见不到他,是让你有多伤心?需要在我面前这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