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41章 占有欲

    容鸢听着他说话,原本满心的委屈一下子就爆发了。

    她不知道自己这种突如其来的悲伤情绪究竟是如何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膨胀、发酵直到爆发的,快得甚至她自己都来不及反应。

    而霍无舟的手还抓在她的手腕上,女人的瞳眸微微一缩,“你放开!”

    “容鸢!”霍无舟忍着怒气,沉声道,“跟我进来,不要再大庭广众之下胡闹。”

    “我闹什么了?”容鸢挣脱不开,反手以一种伤害自己的方式扭动着手腕。

    霍无舟几乎听到了他掌心之间传来“咯吱”一声骨节错位的声音,他的脸色蓦地变了,松开手,黑眸中略带不可思议地看向容鸢额头上的冷汗,“你——”

    “今天我说什么都要去见我师哥!”容鸢把胳膊重新伸到他眼前,满脸桀骜,“你就算把我这条手臂拧断了我也要见他!”

    面前高大英挺的男人身形一僵。

    许久后,他朝着她的方向轻轻迈进一步。

    刚好挡住了背后的灯光,整张俊脸隐在了背光的暗处,声线也暗哑得厉害,“你别逼我。”

    “我就是逼你又怎么样了?”容鸢鼓起勇气对上他那双深讳无底的眼眸。

    这个男人平日里总是不温不火的,对她却事无巨细,格外上心,只要不是什么太出格的要求,他从来是百依百顺。

    就连护士站的小护士们偶尔来为她输液打吊针都会调笑两句,说霍先生对她是真的好。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容鸢每次与他视线相对时,感受到的都是一股令她心口窒息的压迫。

    而后化为绵长无止的疼痛,弥漫到五脏六腑,四肢百骸。

    那感觉来得太过自然,自然到像是种本能的生理反应。

    一如此刻,他阴沉着脸,弯腰把她从地上抱了起来。

    容鸢眼前的世界猛地颠倒了个,她下意识挎住了男人脖颈,“你要干什么?”

    “你不是不听话吗?”霍无舟把她抱紧了些,面无表情的,掂量着怀里的女人,似乎比几日前更轻了些,“我没和你商量,也没得商量。现在跟我进去吃东西,如果你不吃的话,别说是去欧洲找你师哥,就连这间病房你都休想踏出一步去。”

    他边说边把她放在床上,动作不算太小心,容鸢整个人陷进柔软的床垫里,抬眼错愕地瞧着他,“霍无舟,你要软禁我?”

    男人不语,恰好这时门外的小护士送来了餐盒。

    霍无舟接过,摸了摸还冒着热气的塑料盒,不怎么走心地道了句“谢”就又把门关上了。

    容鸢听见他撕掉塑料袋的声音——真的是撕掉,不是解开。

    她缩了缩脖子,往远处靠着,警惕又小心,“我不饿,我不想吃。”

    男人沉默地打开餐盒,把勺子擦干净递上去,板着脸,“自己吃还是我喂你?”

    “你听不见我说话吗?我说,我不饿!”

    “好,我喂你。”霍无舟仍然是那张扑克脸,边说边把一勺甜粥喂到了她嘴边,“自己张嘴,还是我想办法让你张嘴?”

    他一板一眼的语气让容鸢突然觉得心里被人扎了一针,莫名憋屈。

    这些日子来这男人虽然对谁都一直淡漠疏离,却从没和她这么僵硬地说过话。

    就好像,所有的温柔和耐心都耗没了,他终于又恢复了对她恶劣强势的本来面目。

    可,他在生什么气?

    他凭什么生气?

    她要去见她师哥,也关他的事?

    容鸢不晓得脑子里乱糟糟的那些画面到底是哪辈子经历过的,她就这么把自己的疑惑脱口而出。

    男人动作明显顿住了,良久,他道:“做完手术之前,不准到处乱跑。你师哥现在没空见你,你找不到他的。”

    “那我就等着。”

    霍无舟被她脸上浓烈的坚决刺了眼,心下烦躁,冷声打断道:“他爱的不是你,你等不到他!”

    容鸢的双肩陡然一震,愕然望着他,眼眶里的泪水毫无征兆地落了下来。

    ——他爱的不是你,你等不到他。

    这几个字唤起她心底尘封良久的什么,许许多多亟待苏醒的情绪冲垮了最后一道防线,她想不起来具体是什么事让她有这样刻骨铭心的绝望,却能将那刻骨铭心的绝望一一复述。

    “是,我是等不到他……”容鸢低低呢喃着,笑声从轻到重,眼泪也大滴大滴地落下来,目光空洞,宛若疯癫地自言自语,“我是等不到他,我一辈子都等不到他,他一辈子都不回来!天花板要塌了,怎么办,天花板要塌了——救命——”

    她抱住了自己的头颅,像是地震中防卫的姿势。

    霍无舟被她的反应惊得手里的汤勺都掉进了粥里。

    他想也不想便扔下碗,把女人猛地揉进怀里,“容鸢,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容鸢根本不理会他,纤细的身子在他结实的胸膛前不停颤抖,“脚……脚腕……我的脚是不是断了,是不是断了……”

    霍无舟眸色一深,皱着眉头看向她嫩白的脚腕上,那刺目显眼的几个大字,Ogier。

    他的名字。

    心里竟随着这惊鸿一眼生出些许荒唐到不可思议的念头。

    “为什么你的脚会断?”有人,在容鸢耳边低声问着,字音一个比一个重,“哪里的天花板要塌了?你在等谁,容鸢?告诉我,你在等谁!”

    容鸢抱着他劲瘦的腰,哭得上气不接下气,他问得凌厉,她无助摇头,“我不知道,不知道……”

    霍无舟还待说话,身后的门忽然被人打开,男人的拳头裹着劲风就这么招呼过来。

    他毫无防备,一拳重重打在了他脸上。

    “霍无舟,容鸢现在是病人,谁准你这样对她的?!”

    霍无舟不防,单手撑着墙壁,眸光阴刻地回望过去,正好看到沈月明那张素来风雅的脸上隐隐覆着一层阴霾,“我勉为其难让容鸢留在这里只是看在陆仰止的面子上,别说她现在只是失忆,她就算是失了智,她也还是容家的大小姐。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对她动手?!”

    沈月明沉沉说出这番话,上前用外套把还在瑟瑟发抖的女人裹好,深吸了口气,温声安慰:“没事了,容鸢,不用害怕,我在这里,现在就带你离开。”

    霍无舟单手按住了门,黑白分明的眼中透出的狠戾不比沈月明浅薄多少,“少管闲事。”

    “闲事?”沈月明嘴角勾起薄笑,“于情,我是她未婚夫,将来娶她的人;于理,她是和我一起出去旅游才出了意外,我必须要对她负责。敢问霍先生是站在谁的立场上指责我管闲事的?你是她什么人?”

    霍无舟缓缓攥起了拳头,眉头不动声色皱得更紧了。

    沈月明低笑了下,他从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时,就觉得他会是他和容鸢之间最大的障碍。

    不为别的,就为他看她的眼神。

    那怎么是一个保镖看自家小姐的眼神呢?

    表面上是淡漠,更深处是关切,甚至最底下,有着隐忍至死的占有欲。

    男人对女人的那种占有欲。

    仿佛在宣告,这是我的女人,只有我能保护。

    只可惜,他永远都在容鸢背后,所以容鸢不曾见过他那样执拗入骨的眼神。

    而容鸢本人呢,虽然骄纵傲慢,却每每对这个叫霍无舟的保镖言听计从。

    这算什么?

    若是相爱,也太过疏远。

    若是不爱,也太过亲密。

    容鸢的父母虽然是古板传统的人,但她家毕竟家大业大,没有必要去高攀一户像陆仰止那样的家庭来光耀门楣,就算是招个过门女婿,只要有才有貌有德,容父容母也不见得一定会拒绝。

    而且,这个霍无舟,怎么看都不像池中物。

    连他都看得出来,更何况容鸢的父亲那么老谋深算火眼金睛的人了。

    为什么他们没有在一起呢?

    “你不用管我是她什么人。”霍无舟的骨节拉扯着作响,脸上挂了彩也丝毫不影响他疏云淡月般的气质,“就算是她亲哥哥在这里,我也一样能管她。”

    沈月明闻言一眯眸,幽幽看向他,“你说什么?”

    容鸢的……亲哥哥?

    霍无舟面无表情嘲弄道:“你连她有个哥哥都不知道,也好意思自称是未婚夫?”

    这下沈月明倒是真的笑出来了,玩味地笑出来了,“你见过她哥哥?”

    霍无舟也不清楚为什么,看到这个男人就烦躁。

    所以对方玩味的笑容在他眼里也充满着挑衅。

    他冷声道:“我见过她哥哥是什么大事?”

    沈月明大笑出声,“霍无舟,吹牛也不是这么个吹法。到时候打脸,”他边说边做了个拍拍脸蛋的动作,拍的刚好是霍无舟脸上被他打了一拳挂了彩的地方,“可就不是这么轻的程度了。”

    霍无舟眸色一沉,似乎从他的语气里听出了什么不寻常的细节。

    “要么马上叫陆仰止滚回来,要么容鸢我现在就要带走!”沈月明下了最后通牒,“我没耐心在这里和你们耗,容鸢的病情也耗不起,必须尽快做手术把血块取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