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43章 说来话长

    “我没有哥哥?”容鸢心里一惊,看向沈月明。

    这人为什么说她没有哥哥?

    她有没有哥哥,一个外姓人会比每天跟在她身边的保镖霍无舟更清楚吗?

    容鸢脑子里充斥着各种各样的疑惑,望着沈月明的眼神也逐渐变得复杂晦涩,“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她抓紧了被褥,“你,你能不能再说得直白一点?”

    沈月明叹了口气,“我说得还不够直白吗?容鸢,你没有哥哥,你是家里的独生女。霍无舟不可能见过你哥哥,他是骗你的。”

    “他为什么要骗我这件事?”容鸢不懂。

    沈月明露出一个哂笑,“谁知道呢,”他低低的嗓音里蓄着几分若有所思,“但是像他那样骄傲的人,要死皮赖脸地留在你身边,总是需要个借口的。”

    容鸢越听越觉得不可思议,“你是说他为了留在我身边所以编造了他和我哥哥是朋友的事?”她喃喃摇头,“不可能啊。那我师兄没必要和他一起骗我吧?”

    沈月明的表情也变得古怪,“你师兄,陆仰止?”

    容鸢点头。

    “他也告诉你说你有个……哥哥?”

    容鸢眯着眼睛仔细思索了一番,“他没亲口说过,但是霍无舟这样说的时候他没打断也没反驳,我就以为……”

    沈月明冷笑,“他怕是也没安好心。”

    容鸢的心蓦地沉了下去。

    她觉得自己仿佛是一艘在茫茫大海中飘荡的船,周围全是风浪,一眼望不到尽头,她不知道自己要去哪,也不知道自己还有多久能到,甚至不知道在这样恶劣的条件下,她是否还能生还。

    她睁眼以来两个最关心她的人好像都在骗她——这感觉,无疑是在颠倒她的全世界。

    又或是,沈月明说的才是假的。

    她毫无头绪,不敢轻易相信其中任何一方。

    只是浑身发冷,不禁抱紧了被子,以一种极其缺乏安全感的姿势。

    沈月明见她这样,忙起身关上了窗,又把被她挣扎中扔在病床上的他的外套重新给她套上,“好了,不说这件事。”他看了眼床头的粥碗,“你还没吃饭?我让人带了你爱吃的东西,我们先——”

    “不要。”女人虽然在哆嗦,声音却出奇的平静,是深思熟虑过的、咬牙切齿的平静,也不清楚是在和谁较劲,“沈月明,你继续说,说清楚。”

    沈月明眉头一皱,“你都这样了还想听什么?”

    容鸢苦笑。

    她想,她现在的心情和那些请私家侦探追查丈夫出轨的女人没什么区别吧。

    想知道,又怕知道。

    真相和自己只有一步之遥,但是这一脚踏出去,很有可能就万劫不复了。

    可,她是谁?

    容鸢。

    和大多数女人的决定一样,她宁可被真相万箭穿心而死,也不愿意畏畏缩缩地躲在自欺欺人的角落里苟活一辈子。

    “你继续说。”容鸢于是又重复了一遍,慢条斯理的,手里被褥的一角被攥得死紧,“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我家里没有哥哥,他们为什么要骗我?”

    沈月明把女人逞强的姿态收入眼底,心底略微泛起一丝疼痛,那是种很陌生的感觉,他对旁人从未有过。

    他放低了声音,道:“容鸢,这件事如果只是霍无舟在骗你那还简单,因为不清楚状况的外人确实都以为容家有一对龙凤胎的兄妹。问题就出在你师哥身上,他家和你家是世交,就像我家和你家一样,我都听说过的事情他没有理由不知道。”

    “所以你听说过什么?”

    “你小时候的事。”沈月明道,“这件事说来话长。”

    容鸢毫无耐心地打断他,“那就长话短说。”

    沈月明沉默片刻,组织了一下语言,言简意赅道:“你爸爸信命,托人给你算命时算出命格有问题,说是投错了胎,原本该是男孩投进了女儿身,怕阎王爷发现了以后叫小鬼过来索命,所以在你18岁之前,你一直被家里人当成男孩养的。”

    容鸢越听眼睛瞪得越大,这都哪跟哪?

    小鬼索命?

    怎么现如今还有人信这个?

    沈月明第一次听说这个故事的时候也觉得十分不可理喻,扶额道:“但是你爸妈又怕你以后嫁不出去,所以对外面一直说,家里生了一对龙凤胎,哥哥叫容渊,妹妹叫容鸢。你小时候他们还找过和你容貌相似的孩子来替代你哥哥的角色,后来你长大了,二人不需要同时出现的时候,就是你一人分饰两角了。”

    这无疑是给了容鸢当头一棒,打得她好一会儿醒不过闷来,“那我师哥……”

    “你师哥肯定知道这件事。”沈月明说得认真且坚定,“当年陆家还出了不少力来帮你隐瞒身份,你爹妈之所以一直让你跟在陆仰止身边,也是因为陆家在榕城代表着绝对的权威,陆仰止开了金口说的事情、陆远菱下了命令封的消息,媒体就算发现了,也是绝对不敢曝的。”

    容鸢不太清楚“陆远菱”这三个字指代的是谁。

    但是当这三个字从沈月明嘴里蹦出来时,她直觉地感到自己的大脑给出了差到极点的反馈。

    连最起码的好脸色都无法维持了,“所以我师哥早就知道我就是容渊,容渊就是容鸢?”

    沈月明道:“是的。”

    “那他为什么还联合霍无舟一起骗我?”

    沈月明耸肩,“这我就不知道了。”他说着说着,想起霍无舟提起容渊时那笃定的嘴脸,心里突然毫无征兆地蹿过某种念头。

    这念头让他后背上陡然掀起一层寒意,沈月明镇定片刻,眯了下眼睛,语调沉沉道:“也许,要骗的不是你。”

    “什么意思?”

    “你做完手术修养一阵子就会好。”沈月明摸了摸她的头发,容鸢也因为心不在焉而没有抗拒他的触碰,“就算你自己不想起来,你回到容家你父母迟早也会告诉你这些事情。他不可能瞒你一辈子。更何况,你也说了,他从来没有主动跟你讲过你还有个哥哥的事情,只是霍无舟说的时候,他没打断而已。”

    聪慧如容鸢,听到这里便大约懂了男人的言外之意。

    她用左手握住自己发抖的右手腕,只觉得浑身的筋都松软得绷不起来了,“你是说……他想瞒的人,是霍无舟?”

    沈月明把玩着手里的打火机,左耳上的耳钉微微闪耀着光,与他脸上的笑意交相辉映,“猜测而已,不必当真。”

    容鸢却更头疼了,以掌心抵住太阳穴,“他为什么要瞒霍无舟?他为什么要让霍无舟以为我还有个哥哥?”

    为什么。

    “这个……”沈月明擦响了打火石,一簇火焰幽幽映在他眼底,稍稍点亮了他眼底的暗光,“你就要去问你师兄了。”

    “我要见他。”容鸢坐直了身体,没有一刻比现在更确定她一定要马上见到陆仰止,“他在哪里,我要去找他,我要见他!”

    沈月明无奈地捏着眉心,“容鸢,你冷静点。你已经知道那些事都是霍无舟骗你的,为什么还要见他?难道你……”他说着,面色微变,“真的喜欢上陆仰止了?”

    若说他比起霍无舟尚有一分胜算,那比起陆仰止——

    简直是从天上被秒到地下。

    沈月明抿出一丝不怎么自然的笑,“我开始后悔告诉你这些事了。”

    容鸢睨了眼他脸上隐约纠结的轮廓,低低道:“我不知道你说的这些是真是假。”她摇头,“我现在谁都不能信,手术没做完,我也不敢冒然回家让我父母担心。从始至终,至少有一件事你们都跟我讲过、而且口径是相同的,那就是,我妈妈身体不好。”

    容鸢抬头看着天花板,“我虽然记不起她来了,但是我这时候回去,肯定会让她担心……”

    “而且。”容鸢道,“我不是跟你一起去意大利出的事么,我这时候回去,你也不好办吧。”

    她说得轻描淡写,男人的影子却在灯光下震了震。

    他沉了眉目,以一种凝思的神色盯着女人的侧脸。

    以前,沈月明只觉得容家大小姐嚣张傲慢、目中无人,是错觉吗,为什么好像她失忆了以后变得开始为身边的人考虑,甚至开始为他考虑了?

    “你师哥去了罗马。”沈月明道,“去找他的心上人。”

    “是吗?”容鸢似有所悟地笑笑,语调不欢快,倒也听不出太多落寞,“罗马到榕城何止千里,他那么冷漠的性子,能放下颜面追到那里,应该是个无论如何都不能失去的人吧。”

    沈月明拿捏不准她说这话的意思,正在思考如何接腔,却听女人沉静的嗓音淡淡响起:“我不知道那个人会不会跟我师哥回来,但如果是我,有人爱我爱到跨越山海来寻的地步,我想我也会很感动,感动到想嫁给他。”

    沈月明刚想说“我可以”,脑海里突然就蹿过了另一个问题——

    当时,霍无舟不也是千里万里地出现在了罗马?

    是巧合吗,还是那个男人,就这般了解她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