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45章 我抱得动

    唐言蹊回过神来,茫然地抬手摸了摸眼角,指尖的濡湿让她又一次陷入怔忡。

    ……

    不尴不尬的气氛持续弥漫在庄园里。

    唐言蹊为了眼不见心不烦,干脆闭门不出了。

    可是这一次,无论是相思还是陆仰止,谁都没来找过她。

    倒是慕北辰那家伙没事会来拜访一二,和她随便说说闲话,讲讲山水,讲讲艺术,唐言蹊向来不爱听这些附庸风雅的东西,大多数时候听两句就让肖恩和杰弗里拿扫帚赶人。

    那天下午,她端着茶杯出来倒水,刚一打开门,看到不远处映在地毯上那道挺拔修长的影子,下意识就反手又要将门关上。

    可是男人先她一步,抬臂挡在了门缝之间。

    唐言蹊攥紧空空如也的杯子,骨节发白,忽听男人淡淡开口:“杯子里没有水,泼不成你可以直接砸过来。”

    唐言蹊被人说中了心思,烦躁不已。

    她咬着牙,硬逼着自己冷静下来,故作漠然对上陆仰止英俊寡淡的脸,“有事?”

    男人将她的反应收入眼底,却不表态,只是把门缝打开更大,让自己整个人都挤进她的视线,“该吃饭了,肖恩刚才来叫你,你没下去。”

    “不饿。”唐言蹊说完这话根本不给他继续说下去的机会,又要关门。

    可是男人就算受着伤依然比她力气大,木门在二人手里纹丝不动,唐言蹊用尽了全力,对方却好像只是轻轻一扶。

    “我不是来和你商量的。”陆仰止面不改色道,“你今天一天只喝了三杯茶,吃了半盘干果。早晨说睡懒觉,中午说睡午觉,如果你打算把一天的饭都留到晚上吃,那你现在可以继续睡,我看着你睡。”

    唐言蹊略感匪夷所思地抬头看着他。

    那副强势又不容置疑的模样一如既往,明明是为她好,说出来的话却字字呛人。

    这究竟是冷漠还是关心?

    她简直不懂陆仰止现在到底在想些什么,又厌恶极了他这深沉难以捉摸的做派,不耐烦道:“我吃不吃关你什么事?你是我爹还是我妈?就算今天我饿死在这里,也不用陆总给我收尸入殓,以后更轮不到你给我烧纸上香。出去!”

    话音未落就被男人捉住手腕,比起女人的激动和刻薄,他的语调显得一马平川,“如果你自己长了腿不准备走下去,我就当你是在要求我抱你下去、喂你吃饭。”

    “陆仰止!”唐言蹊看他真有要动手的意思,“你离我远点。”

    “我是答应过你离你远点。”陆仰止用一双深讳的眸子锁着她的脸,他的俊脸越逼越近,到了她眼前几寸的地方,黑眸里是散不开的薄雾,凉而沉静,“但我这样做的理由是为了你好,这也是我做一切决定的前提。所以你最好不要让我看到你过得不好,或者过得不如有我的时候好。那样,我会以为你是在邀请我回来继续照顾你,嗯?”

    “你是不是有毛病?”

    “我没有毛病。”男人懒得和她废话了,直接把她抱了起来,她的挣扎完全不在他的考虑范围里,“我只是爱你。”

    “……”

    也不知道是他这个“爱”字说得就有这么平平无奇,还是唐言蹊听多了已经感到麻木,竟然过了两三秒才反应过来,这是陆仰止的表白。

    “你曾经埋怨过我对你说的最多的话为什么是对不起而不是我爱你。”陆仰止仿佛猜到她在想什么,沉峻而有厚度的嗓音从她头顶落下来,“现在我说给你听。剩下的日子不多,我尽量每天多说几句,足够让你记住。”

    唐言蹊又是一愣,心里隐约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预感——

    他这是,终于已经接受了她说要一拍两散的决定了吧。

    他们这是,六年终于走到头了吧。

    她觉得自己这时候应该拍手鼓掌顺便再讽刺几句,可是嗓子里卡着的东西却让她半天都吐不出一个字。

    很久很久,她才垂下眸,懒洋洋地笑着开口:“你的乔伊大概还在饭桌上等你过去吃饭吧,陆先生。”削瘦青葱的手指绕着发尾,无形间流露出三分妩媚妖艳,“你就这么在我面前一句句地表达爱意,你把她当什么?”

    “你不必管我把她当什么,那些都是以后的事。”

    以后——的事?

    所以你还真打算和她在一起了?

    这话唐言蹊没有问出口。

    在问出口的前一秒,自己咽了回去。

    莫名的躁意再次攻占了她的心脏,唐言蹊冷下眉目,“放我下来。”

    陆仰止敛眉瞧着她脸上无声无息的冷艳和嫌恶,不以为意道:“我给过你自己下楼的机会。”

    好似一拳打出去打在海绵上,得不到她想要的痛快,憋屈得要死。

    唐言蹊忍无可忍开始挣扎,手肘却不小心戳到了什么地方。

    这一戳,便听到了男人一声闷哼。

    他额头上陡然流下冷汗,胸前的肌肉硬得和壁垒一样,手臂有短暂的抽搐和痉挛。

    唐言蹊一抬头看到他绷紧的下巴就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捅到了他的伤口,“你先放我下来。”她沉着脸,重复了好几遍,“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陆仰止没动,“你浑身上下也没二两肉,我抱得动。”

    “你别误会。”唐言蹊扬唇一笑,“我只是讨厌血腥味,更不想你伤口裂了血都蹭在我衣服上,怪难闻的。”

    男人沉默了片刻,道:“好。”

    然后把她放了下来。

    唐言蹊双脚落地,扶着墙壁站稳,还没说话,鼻尖就窜进一抹香气,硬生生横在二人中间。

    “叫个人需要这么久?”是女人娇嫩的嗓音,一开始是埋怨,而后突然变成惊呼,“你的衬衫上有血,怎么回事,仰止?是不是她又怎么你了?”

    唐言蹊冷眼看着乔伊对她投来的愤恨恼火的眼神,原本想开口询问一下陆仰止的伤势,这下彻底不想开口了。

    “伯爵小姐,陆总只是想叫你下楼吃个饭,又没人在饭里下毒,你用得着这么三推四阻吗?”乔伊挡在陆仰止身前,像只护食的小动物,“不想吃就不吃,你懂不懂什么叫伸手不打笑脸人?明知道他旧伤未愈,你至于这样伤他?”

    那不加矫饰的愤怒神色,让陆仰止一下子就想起了几年前的唐言蹊。

    当年的她也曾这样护着他,冲动幼稚到让他觉得好笑,可她那时却一回头,认认真真地说,所有伤害你的人我都恨,恨死了!只要有我在,我肯定会尽我所能保护好你,你就跟着老子吃香的喝辣的吧!

    后来……

    她也确实是那样做的。

    为了护他,阴差阳错害死了自己的生父,把自己送进监牢五年之久。

    这个世界上大概再也不会有第二个女人能为他做到这一步。

    在陆仰止缄口不语的几分钟里,唐言蹊也同样看着乔伊发怔。

    “走。”乔伊搀着陆仰止的胳膊,脸蛋上写满了心疼,“我先带你回去换药。”

    “去吃饭。”男人含威不露的声线压过了任何东西。

    乔伊一愣,目光追寻着声音而去,才发现男人根本没看她,而是盯着对面那个满脸薄凉的女人。

    唐言蹊实在看到这一幕就压抑不住心底汩汩涌上的情绪,她嘲弄地勾了勾唇梢,“陆总还是别管我了,赶紧跟潘西小姐去换药吧,再出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怕潘西小姐一个眼神就能把我瞪死。”

    “去吃饭。”男人短促地低喘了下,脸色比刚才更差,却执着着这三个字不肯松口。

    唐言蹊不愿再和他纠缠,摆了摆手,“我饿了自己会下去吃,麻烦你们别站在我门前倒我的胃口。”

    “现在,立刻。”男人的话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不怒自威,强硬而不给转圜的余地,“不然我换完药,一样可以抱你下去。”

    唐言蹊冷笑,“一次不行,第二次就能成功了?谁给你的勇气,梁静茹吗?”

    男人倨傲的轮廓没有半分松动,每一寸线条里都透着慑人的压迫力,“你可以试试。”

    他语调始终维持在不快不慢的节奏上,却似抓住了人的七寸,让人无法逃脱,“言言,你该不会忘记我还要替你打一场硬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