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47章 未婚先孕

    江姗做事向来雷厉风行。

    唐言蹊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塞西带来的人半逼半就地带回了车上。

    陆相思早就在车上等着了,被两个保镖押着,呈现出一种禁锢的姿势。

    一旁慕北辰亦是自顾不暇。

    唐言蹊一看这场景立刻就火了,冷声喝道:“放开她!”

    小姑娘在车里看到车窗外熟悉的面孔,心里顿时被委屈填满,“妈妈……”

    车里的保镖没有动弹,唐言蹊猛地看向塞西,后者面不改色,无动于衷地抬了下下巴,保镖才会意松开了抓着陆相思胳膊的手掌。

    陆相思打开车门,飞奔到女人面前,靴子踩着泥土她也顾不上,“妈妈,他们为什么要抓我?”

    唐言蹊被她扑了个满怀,轻轻揉了揉她的头发,眯着眸子看向塞西,“你好大的胆子。”

    塞西不卑不亢地一行礼,“大小姐,小路泥泞崎岖,小小姐一直喊着要去找您,我们也是为了她的安全,不得已才出此下策。”

    表面上一副道歉认错的模样,态度却是再敷衍不过。

    塞西向来只听命于江姗一人,看他现在这个油盐不进的嘴脸就知道,江姗一定是怒到了极点才会派人过来“逮”她。

    这种认知在她回到罗马、见到江姗本人时达到了清晰的顶峰——

    “你长本事了?!翅膀硬了?!罗马城关不住你了是不是?!”江姗很少这样直白的发火,一个杯子直接擦过唐言蹊的耳畔砸在了她身后的墙上。

    “啪啦”一下子碎得七零八落,巨大的声响惹得陆相思“哇”地一声哭出来,猛地躲进女人怀里。

    唐言蹊原本也有些头皮发麻,可是被女儿这样依赖地抱着,忽然就生出了一种护雏的心。

    她镇定地迎上江姗怒意森森的脸,不悦道:“妈,相思还小,你别这样吓她。”

    女孩的抽泣声在教廷宽阔的穹顶中回荡,细细小小的呜咽着不敢出声,说不出的可怜。

    王座上的女人冷静了好一会儿,才深吸了口气,朝着台阶下的母女伸出手。

    江姗开口时,语气是她并不太擅长拿捏的和蔼,因而显得硬邦邦,“相思,过来,让外婆看看。”

    唐言蹊清楚地感觉到在江姗说完这番话时,相思又往自己怀里凑了凑。

    她又心疼又无奈,拍了拍小姑娘的后背,蹲下身子来,捏着她软软的小手,“相思,妈妈惹外婆生气了,你过去哄哄外婆,不然妈妈要挨揍了。”

    陆相思怯怯地抬头瞧着她。

    唐言蹊与她会心一笑,而后故意板起脸,教训她:“欺善怕恶不是什么好性格。”

    陆相思脸顿时黑了一半,嘀嘀咕咕地抱怨:“还不是跟你学的。”

    “那你总不能看着我挨打见死不救,嗯?”

    陆相思微微垂下眼帘,好半天没吭声。

    唐言蹊知道,这个年纪的小姑娘心里已经开始有自己的小九九了,尤其是相思。

    她从小缺少母爱,细腻又敏感,比其他人家的孩子更要早熟。

    “妈妈。”她吸了口气,没抬头,就任长长的睫毛挡住了眼底的色泽,奶声奶气又显得无比郑重,“我们以后是不是只能和外婆生活在一起了?”

    唐言蹊一愣,笑容僵在脸上,她用余光看了眼王座上面色淡漠的女人,想着相思可能是觉得这位“外婆”太不近人情了,所以便低头哄她:“外婆只是看上去凶,其实人不坏。而且……你外公很会疼人呀,以后外婆凶你的时候,你去找外公求救就好了。”

    陆相思还是低着头,不说话,阴影之下满脸落寞。

    唐言蹊这才逐渐意识到问题不在这里,正了正神色,凑近她,“怎么了,相思?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小姑娘鼻头一酸,瘪着嘴,“爸爸说的。”她说着说着,眼泪都快掉下来了,“爸爸说我要在这里呆很长一段时间,他最近都不会过来接我。”

    唐言蹊闻声怔住,好似被人用铁棍重重打在了后脑勺上,脑海里一大片空白。

    她反手握住女孩的手,攥紧,“爸爸真是这样告诉你的?”

    没道理。

    陆仰止不是向来最怕相思和她走得近,最怕她从他身边把相思抢走么?

    他不知道相思是他亲生女儿的时候尚且如此,如今真相大白,他不是应该更在意陆家血脉的去留吗?

    陆相思见唐言蹊面色有几分呆滞意外,却没有反驳她的话,一下子更绝望了,“妈妈,爸爸是真的要把我留在这里了吗?”

    唐言蹊最见不得女儿流泪,只觉得那泪水快要让她窒息,手忙脚乱地为她抹了抹脸蛋,道:“爸爸还跟你说什么了?”

    女孩沉默了几秒,哽咽着回答:“爸爸让我听你的话,还让我对外公外婆好一点,不能使性子,要我看着你按时吃饭睡觉……少吃白色瓶子里的药……”

    白色瓶子里的药。

    唐言蹊凭着直觉,没花一秒钟就猜到了“白色瓶子里的药”指的是什么——

    Mianserin,她之前一直在服食的、抗抑郁的药物。

    她不禁皱眉,不懂陆仰止为什么要和相思说这些。

    她向来把话说得很清楚,她们之间的恩怨不要波及到孩子,她也一点都不希望相思知道太多有关她病情的事情。

    眼看着女人的脸色沉下来,陆相思拽了下她的衣角,“妈妈,如果爸爸不来接我,你会带我回去找他吗?”

    唐言蹊回过神来,一低头正好对上女儿那双殷殷期盼的眼睛,水汪汪的,让人心生怜惜。

    她瞬间被问得哑口无言。

    “去找几个会做中餐的厨子。”王座上的女人突然冷不丁地吩咐了这么一句,声音回荡在空旷的穹顶中,威仪万千,偏偏说得却都是这样柴米油盐、细枝末节的小事,“再收拾出一间儿童房来,去找几个会说中文的保姆,再买些女孩子喜欢的衣物、玩具——”

    肖恩和杰弗里在不远处听得尴尬,杰弗里敛眉不语,肖恩则揶揄地瞥着脸黑成锅底的塞西。

    出门时,他撞了撞塞西的胳膊,“大秘书升职变成大管家了,感觉如何?”

    塞西冷着脸,被他寒碜得脸上一个劲地掉冰渣子,恨不得当场毙了这个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

    这两个家伙授了唐先生的意,带着病未痊愈的大小姐跑到洪灾泛滥的郊外去搞事情,半点轻重缓急都分不清,害得他挨了圣座一通骂,跋山涉水跑过去接回了大小姐,还被大小姐怼得里外不是人。

    杰弗里比肖恩淡定内敛许多,没把嘲笑挂在明面上,只是微微翘起嘴角问了句:“需不需要帮忙?”

    塞西的步伐停在拐角处,影子被午后的阳光逐渐拉长。

    他面无表情地看向二人,“帮忙不需要,只是我有个问题一直没想明白。”

    肖恩挑了挑眉,“我们五个人里就属你最聪慧,在圣座面前最得宠,还有你想不明白的事?”

    塞西凛然回望,对他不走心的称赞丝毫不为所动,“你们和陆仰止,到底做了什么交易?”

    话音一落,整个楼道都寂静下来了。

    杰弗里最先反应过来,沉声低喝道:“你不要信口开河。我们都是为唐先生做事的人,和他八竿子打不着,需要与他做什么交易?”

    “那就不好说了。”塞西迎着对方的目光,眯着眸子,眼神锐利如电,“比如,帮他偷偷换掉大小姐吃的药。”

    ……

    春末夏初,气温回暖,不知不觉间,已经过去了两个月之久。

    庄园里,女孩蹲在花坛旁,把开得娇艳明媚的花朵一株一株地连根拔起,扔在一旁。

    管家看得心都在打哆嗦,“小小姐,这花可贵……”

    女孩嘴里叼着一棵草,没好气地瞪着他,“你贫死了,是不是又想到我外婆那里告状啊?用不用我帮你把她叫过来啊?”

    管家,“……”

    心累。

    自从教廷里多了个孩子以后,整个后花园都快变成她一个人的游乐场了。

    当初圣座突然带了个养女回来就已经够匪夷所思了,这养女又tm带了个六岁大的女娃回来,堪称惊世骇俗。

    教廷之中不乏有些顽固古板的家族长老对此事议论纷纷,觉得这件事太不合规矩,毕竟Stacey小姐还是单身的金枝玉叶,那这孩子的来历,就显得太过挑战贵族脸面了。

    未婚先孕?还六岁了?

    说出去都让人唏嘘唾弃。

    可偏偏圣座对这位小小公主宠得上天,真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她力排众议、几句话把劝谏的宗亲们一个个全都压了回去。

    所以这位小小公主如今在教廷里基本上是横着走也没人敢挡她路的,就连素来不受礼法约束的路易公子见了她都要暗自憋上一口气。

    江姗最近很专注养生,把越来越多的事情交给了唐言蹊来做。

    不少人猜测,圣座可能有意要把养女培养成她的接班人,而自己则退居幕后,喝喝茶、撸撸猫、溜溜鸟、带带孩子,过起了老年人的生活。

    于是近两个月来,唐言蹊的头都忙大了一圈。

    肖恩望着办公桌前几乎被文件淹没看不见脑袋的女人,给杰弗里使了个眼色。

    ——你去说。

    杰弗里视而不见。

    ——不去。

    ——你快去嘛。

    ——要去你自己去。

    ——你别见死不救啊!这事太大,我一个人扛不住!

    ——不管。

    两人正眉来眼去吵得厉害,忽听座上传来女人沉静慵懒的话音,伴随着指甲敲在桌面上,慢条斯理又磨人神经的动静,“决定好了吗?到底谁来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