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48章 贺礼到了

    话音落定,原本就安静的办公室里顿时陷入一片死寂。

    唐言蹊从摞得高高的文件中抬起头,“嗯?”

    肖恩捅了捅杰弗里。

    杰弗里往旁边让了一步。

    唐言蹊就这么看了两秒钟,菱唇一动,用温凉淡静的嗓音吐出两个音节:“肖恩。”

    肖恩如芒在背地鞠躬,“在。”

    “说。”

    肖恩苦着脸,一抬头正好看到杰弗里那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眼神,心中叫苦连天,“大小姐,过几天有一场授爵仪式需要您出席。”

    授爵仪式?

    唐言蹊运笔的手停了停,盖好了笔盖,皱眉道:“谁家的授爵仪式?”

    授爵仪式,顾名思义,就是爵位继承交接时举行的仪式。欧洲从中世纪就一直奉行着“君权神授”的原则,爵位也不例外。虽然现在贵族没落,早已被剥削了实权,但是为了那群人心里的形式主义,教廷也得派人过去走个过场。

    不过,她没听说最近有哪位公爵伯爵子爵去世的消息啊。

    按理来说,授爵仪式之前肯定有人先来通知她参加葬礼……

    这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就直接授爵了?

    肖恩低着头不吭声了。

    唐言蹊等了又等,耐心耗光,于是看向杰弗里,用手指点了点桌面,“你来说。”

    杰弗里迟疑片刻,如实回答道:“是……潘西家。”

    “潘西家?”唐言蹊觉得荒唐,忍不住笑出声了,褐瞳里却半点笑意也没有,“你在逗我玩?”

    潘西家早就被褫夺爵位贬为庶民了,而且他们家的继承人——不管是直系的还是表亲家里的统统被流放到南美去了,这是哪里来的爵位,又要去哪里找人来继承?

    杰弗里面色沉凝,解释道:“大小姐,这不是开玩笑。”

    唐言蹊眼尾轻轻一挑,流露出三分慵懒,七分傲慢,偏偏无声无息的,让人根本不捉不到,“就算潘西家想从大街上捡条狗回来继承家业,那也要有位可承。现在整个意大利连一位君主都没有,是谁又赐了他家爵位?”

    唐言蹊问完这话时,脑子里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细眉微微一颦,眼中闪过一丝讶异的寒芒。

    下一秒,肖恩的话就证实了她的猜想,“是……圣座。”

    “荒谬!”唐言蹊冷冷睨着眼前二人,手中的钢笔被她掷在了地上,摔得七零八落,“是我傻了还是你们傻了?”

    当初褫夺爵位就是江姗下的令,如今事情过了还没半个月,再给他家恢复爵位——这是嫌日子太无聊了闹着玩吗?

    肖恩想过她会生气,但没想过会气成这样。

    这两个月来,大小姐比以前情绪化了许多。

    他们都曾听说过大小姐以前在榕城时是个横行霸道的主,可未曾真正见过她蛮横不讲理的模样。

    甚至,他们都无法想象大小姐发起脾气来是个什么样子。

    近日来的种种,才让他们慢慢从她身上看出点当年的影子。

    “大小姐,圣座这么做也有她的难处。”杰弗里劝道,“您接手了教廷的事务应当比谁都更清楚这个位置不好坐,言行举止处处受制,更何况是封地授爵这么大的事——这肯定不是圣座一个人的意思。”

    道理唐言蹊都明白,但她还是无法想象这得是多大的压力,才能让江姗冒着朝令夕改的为君大忌做出这种决定。

    她重新在椅子上坐下,绯色的唇角一扬,露出凉凉的哂笑,“看来潘西家是找着靠山了。”说完,她抿了口茶,让清冽的苦涩冲淡了舌尖的犀利刻薄,声音却仍旧清清冷冷的不带温度,“他家这次举荐的继承人是谁?”

    杰弗里和肖恩互相对视一眼。

    而后低声回答:“是乔伊。”

    “咯吱”一声,从女人的掌心中传来。

    好似是她捏响了自己的骨节,声音惹人发颤。

    可再仔细看去,她那张白皙明艳的脸上分明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

    陆仰止那天下午的不辞而别后过了没几天,布莱恩家就主动提出要迁移祖坟的事情。

    河道按照她想的方式拓宽,缓解了两岸不少压力。唐言蹊欢喜归欢喜,但心里竟生出些许自己也不能理解的落寞。

    两个月过去了。

    没有一丁点关于那个人的消息。

    乔伊这个名字也快被唐言蹊抛之脑后了。

    只有偶尔——很偶尔,她会想起两个月前那活得像梦一般的几天。

    “乔伊。”女人托着腮,褐色的眸子眯成狭长的形状,冷而艳,说不出的风情万种,“这不是给我出难题么。”

    谁都知道乔伊和她有点纠葛,江姗同意了让乔伊继承爵位,等同于在她身边埋了个雷。

    肖恩和杰弗里谁都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座上的女人用手指捏了捏眉心,淡淡道:“请柬放下,你们出去吧。”

    “是。”

    二人躬身后退,还没走出太远,又听逆光处传来女人模糊到像是谁的错觉的声音,“她背后的靠山,是谁?”

    肖恩抬头正好看到明媚的阳光从她身后五彩斑斓的玻璃里滤进来,把她整张正脸都罩在黑漆漆的阴影里,无端显得冷漠逼人。

    “是布莱恩公爵。”杰弗里抢在肖恩之前这样回答,不顾肖恩投来的诧异的目光,沉声道,“是布莱恩公爵以迁移祖坟作为条件换回了乔伊小姐的继承权,圣座答应了。”

    “这样啊。”女人笑笑,合上手里的请柬,“知道了,我会过去。”

    “还有。”她又开口,“这件事了了,帮我订一趟回榕城的航班,还是照旧,用假身份,别让任何人知道。”

    肖恩自然知道她是回去做什么的,这两个月来她已经回去过四五次,无一例外都是去看赫克托的。

    “是。”

    肖恩应下以后,想了想,又问:“小小姐这几天也总念叨着想回去看看,您真的不带她一起吗?”

    唐言蹊不答反问:“我带她回去做什么?”

    她是去探病的,又不是去探亲的。

    相思想回去,无非是因为想见那个人。

    “可是您偷偷回去要是被小小姐知道了,她恐怕要闹了。”

    唐言蹊一想到这种可能性也觉得十分头疼,“你们千万瞒住她,别让她知道。赫克托那边的恢复工作做得差不多了,可以把他接到罗马来进行下一步治疗了。如果不出什么意外,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回榕城。”

    “我马上着手安排。”

    “去吧。”

    ……

    繁琐古老的仪式开场,歌队唱着神圣的经文,唐言蹊穿着华服深妆,顶着一张与现场气氛格格不入的东方人的面孔,引来了教堂里所有人的注视。

    而乔伊,手捧着家徽跪在她眼前,一抬头,两个人的视线就对了个正着。

    唐言蹊不知道这短短一个眼神的功夫乔伊在想什么,只看到她唇梢漾开一丝波纹,笑得诡异。

    明明乔伊是跪着,她是站着,可是那个笑容却莫名让唐言蹊心头生出些许震撼。

    “咳。”一旁站在台阶下方的肖恩见她发呆,出声咳嗽了下,提醒她流程还要继续。

    唐言蹊回过神来,把手上的金冠戴在了乔伊头顶。

    “诸神保佑。”她淡淡启齿,声音沉静安然,颇具威严,“潘西女公爵,始自今日,终于永生,你需为主献上你全部的信仰和忠诚。”

    乔伊一揖到底,在众人的注视下,缓缓站了起来,接受来自四面八方的歌颂和祝福。

    冗长的仪式过后,乔伊亲自来为唐言蹊敬酒。

    “我曾经以为你们东方女人的小身板撑不起来这身皇服。”乔伊笑吟吟地打量着她,屏退了周围所有人,慢条斯理地晃着手里的酒杯,“刚才我一直在想,倘若你要是在仪式上给我难堪,我是不是该直接把枪掏出来,崩了你的头。”

    唐言蹊不动声色地抿了口酒,在二楼的贵宾席上低头就能看到脚下那群熙熙攘攘的人,众生百态,蝼蚁般渺小。

    “我现在是公爵,而你只是伯爵。”乔伊阴沉沉地盯着她,不满于女人对她的漠视,强调道,“这种时候你不该对我行礼吗?”

    唐言蹊这才回过头,“你比我清楚你这公爵头衔是怎么来的。”连一个笑容都欠奉,唐言蹊淡声道,“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站住!”

    乔伊咬牙叫住她,不懂这个女人凭什么永远都能摆出高人一等的姿态,“我的公爵头衔是怎么来的?”她冷笑,“我确实比你清楚。这个世界上恐怕只有你自己一个人不清楚!”

    “你到底想说什么?”唐言蹊知道乔伊素来针对自己,可这次对方说的话,字字句句都话里有话,她不由得停住了脚步,回头看她。

    乔伊却加深了嘴角的冷笑,“我现在不会告诉你的。等你知道的那一天,再让你好好后悔个够。”

    乔伊说完这话,身后的管家刚好迎了上来,在她耳边低声说了几句什么。

    唐言蹊的视力不好,所以耳朵便比别人灵敏许多。

    听清了管家说的话,女人淡漠的眉眼登时就沉了几分。

    管家说的是——

    “陆总派人送的贺礼到了,您看,是怎么处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