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53章 你恨自己

    “就算他当时留在你身边没有走,孩子就能健健康康活下来了吗?”赫克托直言不讳地问道,“退一万步讲,就算它能健健康康活下来,可庄清时死在了手术室里,你们之间平添了一条性命,就能心安理得地生活下去?亦或是,庄清时最后也活下来,却永远地成为了你和陆仰止的负担——你们真的能做到对她视而不见?”

    不能。

    赫克托的话一字一字钻进她耳朵里,又一字一字地从另一侧耳朵冒出去。

    唐言蹊觉得她好像听懂了他的意思,又好像根本没听懂。

    她被他一连串的问题问得愣在原地,脑海里就只剩下两个简单直白的字眼——

    不能。

    她和陆仰止都是爱憎分明的人。

    不管她有多讨厌庄清时,不管陆仰止是否对庄清时心存怜惜,都无法改变庄清时是顶替了她庄家大小姐的身份被抓去受苦、后来还为了陆仰止身受重伤的事实。

    “可能性很多,这就是个怎么走都走不出去的死局,就算聪明如老祖宗你,也不见得能找到最优解。”

    赫克托说完这句话,清楚地瞧见女人脸上的神色开始变得僵硬。

    “人生也无法重来,陆仰止没办法一点点试验哪一条路风险最小,伤害最小。他只能用贪心算法暂且算出眼前的利弊。”

    唐言蹊听罢很久,唇梢抿起一丝浮于表面的笑意,直视着对方的眼睛,道:“这些话,谁教你说的?”

    赫克托有些被看穿的尴尬,与霍无舟对视一眼,后者立刻别开头,与他划清界限。

    唐言蹊很快将视线锁定在了霍无舟那张淡漠英俊的脸上,“你想和我说这些,为什么不自己说?”

    霍无舟淡远的眉峰轻轻一蹙,正要开口,却被赫克托打断,“是我不让他说的。”

    唐言蹊觉得可笑,就这么嗤笑出声,赫克托紧盯着她眼角眉梢铺开的凉薄笑意,心都拧成了一团。

    “老祖宗,我只是觉得这些话我来对你说更合适一些。”他道。

    “因为你救过我的命?”唐言蹊反问,语气无波无澜,却一阵见血。

    赫克托被她问得哑口无言,半晌才低低道:“是。”

    他不过就是在赌,赌自己救过她一命,她也许会听他几句话。

    “以后别再浪费时间和我说这些。”女人纤细修长的手指重新搭在了门把手上,侧脸的轮廓干脆利落,透出一股沁入骨血的冷艳,“发生的事情既然已经无法挽回,那么我的决定也——”

    “老祖宗。”

    男人静敛的嗓音响起,如寒山静水,又如古刹的钟声,乍现时教人有短暂的怔忡。

    唐言蹊回过头来,正见霍无舟目光深沉地凝视着她。

    她心里一紧,面上笑意却更深,“怎么,终于你要亲自出马了?”

    怎么,今天这一个个的是都商量好了要为陆仰止说话吗?

    唐言蹊于是垂下了手腕,绯红的唇边绽放着丝丝入扣的弧度,“好啊,让我听听你又要说什么。”

    “我没那个意思。”霍无舟淡淡为自己撇清嫌疑,一句连解释都算不上的话,配上他寡淡坦然的表情却莫名多了一种信服力,“陆仰止的死活我不关心,我只想知道Mianserin是什么东西。”

    肖恩冷不丁地听到这么一个他能听懂的单词,立马竖起了耳朵。

    Mianserin,那不是大小姐一直在吃的抗抑郁的药物么。

    唐言蹊果然脸色微变,别过头,伸手要去开门。

    霍无舟先她一步大步跨到她身侧,猛地按住了病房的门。

    那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眸卷着从天花板上垂落的光线,冷清淡漠,却有一瞬间亮得惊人,“你到底是真的恨他,还是在恨你自己?”

    唐言蹊不可自抑地哆嗦了下。

    对面男人的眸光太过犀利,犀利到她无法逼视,好像一抬头,就要被他削去血肉那么可怕。

    这偌大的病房,刹那之间就变得拥挤起来。

    唐言蹊无声无形地深深吸了口气,总觉得那凉气绞着自己的五脏六腑,疼得她无法忍耐。

    “够了。”她颤颤巍巍地开口,语气已经远不如方才平静,“我要下去看看容鸢。”

    “她好得很。”霍无舟更用力地堵上房门,寸步不退,“她只是脑子里有个血块压迫神经,取出去就能彻底痊愈了。而你自己呢?”

    唐言蹊指尖蓦地一抖,下一秒钟用力蜷缩起来,听到他沉峻的声线压在她耳膜上,“你心里的血块再不摘出去,整个人就要死了,知道吗?”

    唐言蹊不懂自己在慌什么,她就是很怕,很怕再听下去得出一个什么不得了的结论。

    “讳疾忌医不是什么好习惯。”霍无舟这样讲,“你的心理医生我已经见过了。”

    “你……”唐言蹊猛地抬头,心像是陡然被人挖空了,“你……”

    她“你”了半天也没“你”出下文。

    他什么时候——

    唐言蹊后知后觉地转头去看肖恩。

    后者心虚地低下了头,用德语对她说:“大小姐,从您开始在威斯乐医生那里就诊时,霍先生就已经和他取得了联系。”

    唐言蹊一口气卡在嗓子里,上不去下不来。

    这算什么?

    也就是说她一直以来都像个小丑一样,把自己的心事透过一名心理医生公之于众?

    一种莫名的羞辱感爬上心头,唐言蹊恼羞成怒,“你们好。”她咬牙道,“你们真好。”

    霍无舟眉头皱得更紧,他清楚这时候和她说这些会给她造成多大的压力,但是,再不说就真的晚了,于是他一把抓住了女人的手腕,沉声道:“老祖宗,赫克托说的那些你都明白。因为那根本不是我教他说的,而是你心里就是这样想的!”

    “你恨你自己没有保护好孩子,恨自己害死了自己的父亲,恨自己没能就回兰斯洛特,恨自己亲手杀了顾况,亲眼看着墨岚死在跟前!”

    “这五条人命对你而言重逾泰山,重到你觉得如果你从这巨大的愧疚阴影之中走出去,像个没事人一样开开心心的活下去,是对死去的人的不忠诚!”

    “你根本不是恨着陆仰止所以没法好好生活。”霍无舟缓缓把字从牙关中挤出来,“你是在折磨你自己,你是不肯放过你自己,你是恨着你自己,所以没法好好生活,这根本不是把陆仰止逐出你的世界就能解决的问题,不是吗?”

    “你只是推开了第一个爱你的人,因为你觉得自己不能过得好,不能被人关心!现在陆仰止走了,接下来呢?是不是马上就要轮到我,轮到赫克托,轮到你女儿陆相思了?!如果这些都不能阻拦,你是不是打算以死谢罪了?”

    “你住口!住口!”唐言蹊猛地捂住了耳朵,脸色煞白。

    脑海里有什么东西似山洪暴发倾泻而下,巨大的冲击力让她招架不住。

    她恨自己吗。

    不恨吗。

    为什么是这样的结果。

    天煞孤星,克亲克友。

    她突然就像被最后一根稻草压垮的骆驼,有些崩溃了。

    “他们都是爱你的人。”霍无舟最后开口,伸手压着她颤抖的双肩,努力想把她缺失的所有安全感渡进她的身体里,就连床上的赫克托也看得咬牙,恨自己只能像个废物一样在床上远远望着。

    “他们都是爱你的人。”霍无舟把这句话重复了许多遍,见女人逐渐平静下来,他才继续问,“如果他们泉下有知,会愿意看到你这样自我折磨吗?”

    唐言蹊心疼得一抽一抽的,好似有一双手捏紧了她,把每一寸心头血都挤了出去,挤得干干净净,空无一物。

    她抬头,手也搭在霍无舟健壮有力的胳膊上,似哭似笑,“其他人我不知道,可是墨岚临死前最后一点的遗愿,是让我不要回去……不要回去……”

    不要回去。

    枷锁一样的四个字。

    霍无舟沉静的面色起了细微的变化,他回头不做声地看了眼赫克托,二人皆在彼此眼中发现了相似的认同。

    原来问题就出在这里。

    因为心有亏欠,而墨岚是这五个人里唯一一个对她提出要求的人。

    所以他说的话,自然被她放大成了圣旨一样的存在。

    好像做到了这件事,就能让她从无休止的自我折磨中稍稍解脱一些。

    要怎么办,人死不能复生,他们现在能把墨岚复活过来重新修改一下当时的场景吗?

    不能。

    赫克托看到女人失魂落魄、满脸泪痕、两眼间没有一点神韵的样子,只恨不得能把时间倒回八个月前的那个晚上。

    他用尽全力对霍无舟摇了摇头。

    霍无舟也终于放弃,低声哄着她道:“我先带你下楼吃点东西,然后我们去看看容鸢,嗯?”

    唐言蹊脑海里一片空白,任由对方托着自己的双臂,把自己带出了病房。

    赫克托抿着唇,看了眼不远处挂在窗户前厚重的窗帘,风吹都吹不动。

    许久,他才道:“这样逼她好吗?”

    窗帘没有什么动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