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58章 缘悭一面

    药材二字,是什么意思呢。

    宋井私下里找过去陆家的佣人打听了一番。

    听说,那是一段陆总小时候的故事。

    那时候陆总才五六岁,生了一场大病,连市里最好的医院都回天乏术,连陆远菱一个学医的都束手无策。

    后来董事长从外面的佛寺里接回了一位高僧,佛法高深,宝相庄严,竟让一向不信佛也不信命的陆远菱都信服不已。

    那高僧在陆总的病房前同她讲:“众生皆苦,医者也有无能为力的时候,大小姐不必介怀。更何况行医问药治的是身,治不了人心险恶,命途多舛。”

    陆远菱浑身一激灵,愣了几秒,眼中逐渐生出震撼之色,“求大师指点!”

    听说,陆总那场病生得十分蹊跷,至于如何蹊跷,宋井不得而知。

    只是大着胆子猜测,大约是有人想让陆总生病,乃至去死。

    他能想通的事情,陆远菱自然也想得通,所以那时她攀着高僧的手臂苦苦哀求,“大师,我求求你,只要你能治好我弟弟,我什么都……”

    “阿弥陀佛。”那和尚叹了口气,“大小姐,贫僧只能看出他的病根,却当不得三公子的药材。”

    “药材……他需要什么药材,大师且说,我肯定给他找回来!我肯定会找回来的!”

    和尚拂衣出门,留下一句高深莫测的话:“三公子与他那味药的缘分极深,大小姐拆都拆不散,更不必去寻了。”

    ——拆都拆不散,更不必去寻。

    高僧把话说得玄而又玄、话里有话,让陆家人纷纷一头雾水。

    可是后来发生的事,却更出人意料——

    陆董事长的故交庄忠泽带着自己一岁的女儿来陆家做客,小女孩被陆远菱误带进了病房里,趁她去煎药的时候,吐了陆总一脸的口水。

    然后,五六岁的男孩就从高烧不退中醒了过来。

    没过几天,甚至能下床了。

    宋井刚开始还奇怪这故事里的庄家女儿会不会是庄清时,而后便被告知,唐言蹊才是真正的庄家千金。

    他那时才彻底懂得“缘分”二字的含义。

    原来他们早就遇见过,原来唐小姐早就救过陆总的命,原来“命中注定”四个字,是这样解释的。

    子不语怪力乱神,以前他也不信这些玄乎其玄的东西,可是看着陆总的身体一天差过一天,他是不信也得信了。

    明明药都按时吃着,也不存在陆总故意自残自虐的可能性。

    男人活到他这个份上大多现实冷静,他没必要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况且就算他真的残了虐了,也换不回唐小姐一点怜悯的目光。

    西医看了,查不出病根。老中医说是气滞血淤、忧思成疾,把了半天脉也拿不出个办法。最后吓得老爷子又从四九城飞回来,带了几个驱鬼的道士,在病房里烧香画符一同作乱,被陆总沉着脸连人带香炉一并扔了出去。

    宋井无奈送走了老爷子以后,回到病房里就看到男人坐在轮椅上,望着远处的天光。

    他俊透深邃的眉眼已经远不如当初那般意气风发,反而带着一层薄薄的死灰。

    仿佛是对这个世界失去了兴致,那坚如磐石的轮廓再也不能因为什么而动容,就这样彻底冰封着,冻结着。

    说不上来是哪里不对,宋井心里莫名就“咯噔”了一声。

    还未开口问他一句怎么了,忽然男人就重重咳嗽了起来。

    他吓了一跳,忙伸手去扶,陆仰止却先他一步用手捂住了唇,再摊开手,掌心有斑斑血迹。

    宋井看得触目惊心,所以才冒着被他骂死的风险,拦了唐小姐的车。

    他那天跪在唐言蹊面前说:“一日夫妻百日恩,唐小姐,算我求您了。”

    而车里的女人呢,居高临下望着她,也不算是有多傲慢。

    只是慵懒,凉薄,目中没有温情,就像夜晚料峭的寒风,轻描淡写地说:“我和他,这么多事情,还不够恩断义绝吗?”

    当时宋井的心就凉了大半截。

    所幸的是,唐小姐还是回来了。

    虽然不是为了陆总,但是只要赫克托还在,唐小姐就还有一部分心是挂在榕城放不下的。

    他打听清楚了航班时间,今天早晨很是“偶然”地推着陆总在楼道里闲逛,很是“偶然”地巧遇了匆匆而来的唐小姐。

    然后陆总远远一望,甚至宋井都能不确定那么远的距离,他是否看清了女人的眉目——还是,仅仅看到了相似的轮廓,他便不由分说地自己调转了方向,吩咐秘书办了出院手续。

    有缘,却又总是缘悭一面。

    宋井亦步亦趋地跟在池慕身后,脑子里想的全是最近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

    池慕走到办公室门外停下脚步,里面刚有个被骂得灰头土脸的经理捂着脸走出来。

    这垂头丧气的模样让门外其他等候的高管们人人自危了起来。

    一转脸,瞧见池慕,顿时集体松了口气,“池公子您可算来了,陆总发了半天脾气了。”

    池慕要笑不笑的视线流连过他们临时抱佛脚的嘴脸,道:“要不是你们这群废物不中用,他犯得上发这么大脾气?”

    “……”

    宋井赶紧朝那些人打了个下去的手势,几人会意,灰溜溜地退到了一旁。

    屋里传来宛若霜降的嗓音,“工程部。”

    池慕推开门。

    与暗处男人的目光对上。

    陆仰止冷硬的脸色纹丝未动,“你来干什么?”

    “来给你收尸。”池慕也不客气,大步跨了进来。

    陆仰止眉头也不皱一下,朝着外面又重复了一遍,“工程部。”

    池慕无意一瞥,发现他手里的钢笔头戳在桌子上已经戳得变了形。

    居然还真发了这么大脾气啊……

    门外有个衣着中规中矩的青年走了进来,比池慕想象中年轻一些,板寸,带了一副眼镜,看起来很老实,“陆总。”

    陆仰止的眼眸里沉淀着墨色,凝固成一汪死水寒潭,搅都搅不动。

    也许是他的脸色太过于苍白,才显得那墨色尤为深重,目如点漆,藏锋不露,“这是你们工程部最近交上来的成品?”

    青年不自在地理了理衣襟,“是的,陆总。您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

    池慕玩手机的手指微微一顿,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外面这群人,包括宋井都算在内,谁不是对陆仰止避如蛇蝎、一进办公室就战战兢兢话都说不利索?怎么还有不等询问主动出击的,胆子未免太大了。

    是因为太年轻所以初生牛犊不怕虎吗?

    陆仰止却微微低咳了下,把手里的钢笔握得更紧,“谁让你在里面加上这些东西的?”

    青年一怔,走上前来接过男人摔在桌面上的文件,仔细查阅了一遍,发现一行被他用红笔圈出来的代码。

    他合上了文件夹,垂眸回答:“任何病毒都有风险,再精妙再严谨也是祸患,如果编译者不留下一个控制器,病毒失控肆意蔓延时可能会造成不可预估的后果。”

    男人咳嗽声更明显了。

    明显到池慕都坐不住、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了他身边。

    他目光复杂地盯着他,沉声道:“老三,不想死的话马上滚回去休息。”

    好好的怎么突然就咳起来了?

    他还没琢磨出个所以然,身后的青年就不卑不亢地给出了答案:“这是酒神狄俄尼索斯写在书里的话,陆总您不会不清楚。”

    池慕听到“酒神狄俄尼索斯”就脸色一变,蓦地回过头去,眼神像是淬了毒的刀锋,又像是毒蛇的信子。

    他是真恨不得撕烂这人的嘴。

    哪壶不开提哪壶?

    陆仰止相对而言就淡定很多了,用西装口袋里装的丝巾捂住了嘴唇,咳了几下,抬头望着面前的青年,“宗祁,她的本事你学会了多少?”

    眼前那人正是唐言蹊曾经带过的小徒弟,宗祁。

    冯老工程师退休了以后,他年纪轻轻就接手了整个工程部,颇惹人非议。

    陆仰止也不知道是真看中了他的能力,还是看中了他其他的什么。

    宗祁摇头,谦虚道:“万分之一尚有不足,只是一点皮毛。老祖宗写的代码可谓是千变万化,精妙绝伦,我只能摹其形,还无法通其神。”

    陆仰止却淡淡笑了起来,靠在轮椅上,仰头看着天花板,而后阖上了眸。

    “你已经学会了她最想教给你的东西。”他这样说。

    宗祁不言不语地望着他。

    眼前这个曾经站在巅峰的男人,看起来比几个月前老了许多。

    不是年岁上的成熟,而是心灵上的苍老。

    大班椅被人撤到了一旁不碍事的地方,他坐的是轮椅。

    两条腿被毯子盖着,毯子的颜色不花哨,很素净典雅,和他身上西装的颜色一脉相承。

    他的左臂搭在轮椅上,从宗祁进了办公室到现在就没有动弹过一下。

    但这些都不算最惹人瞩目。

    最惹人注目的,是他右手上带的手套,黑色的皮手套。

    现在已经到了夏天,宗祁实在想象不到出于什么理由他要在手上戴个手套,冷吗?不冷啊。打字也好,写字也罢,戴着手套不会不方便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