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61章 又是谁要见我?

    肖恩被她说得愣住,久久回不过神来。

    而后低下头,眸光忽明忽暗,有些迟疑,有些犹豫,还有些唐言蹊看不懂的于心不忍。

    “你直说吧。”电梯到了头,唐言蹊一步跨出去,边走边道,“他为了我怎么了?死了?应该没有吧。”如果死了厉东庭刚才应该直接拿枪怼在她脑袋上了,“那是怎么,残废?断手断脚?还是——”

    肖恩听到她这漫不经心的语调,心中更觉得涩然,“如果是真的呢?”

    唐言蹊一愣。

    她刚才就只是云淡风轻地说着“残废”、“断手断脚”之类的字眼,却下意识地并不相信这样的事情会发生。

    可是肖恩却问她,如果是真的呢。

    她心里“咯噔”一下,如同有把铁锤狠狠敲在她的后脑上,震得她整个人的灵魂都要碎掉了。

    肖恩只看到女人的步伐陡然停在了电梯边缘,甚至挡住了身后人的去路她也没发觉。

    “你说什么?”唐言蹊问了一遍,缓缓地,转过身来,认真又不可思议地望着他,“你刚才说的话,什么意思?”

    肖恩还没说话,一侧的扶梯上便有人匆匆迈着大步赶了上来,“唐小姐,您果然在这里。”

    宋井握着手机,气喘吁吁,手机屏幕还是亮的,刚接了谁电话的样子。

    唐言蹊余光睇了他一眼,却没被分走太多注意力,仍然执拗地盯着肖恩,“你说他怎么了?”

    残废,断手断脚?

    陆仰止……吗?

    不可能。

    唐言蹊在心里想也不想地否定。

    陆仰止那样的人,天之骄子,人中龙凤。

    开玩笑的吧。

    他怎么会?

    有谁能伤得到他。

    这种念头铺天盖地的涌过来,让她心里微微好受了一些,可是再转念一想,唐言蹊又不确定了。

    如果他不是出了什么严重的意外,厉东庭他们为什么要来找她?

    为什么连肖恩、杰弗里都开始帮着他说话?

    指尖开始微不可察的颤抖,她觉得自己整颗心处于失重状态,不停地下坠、下坠,她几乎听不到心跳声了。

    “唐小姐,能不能请您跟我走一趟?”宋井眉头皱得很紧,开口打断了场面诡异的安静。

    唐言蹊精神正紧紧绷着,他的话像把刀子直接将她的神经割断了,断裂声震得她心慌意乱,也不知是在和谁生气,还是在掩饰什么,她想也不想就失控地喊出来:“我说了不去!不去!别再问了,我不会去看他!”

    她不会再主动迈出一步。

    不会。

    她不能。

    宋井被她突然吼出声来的样子吓到。

    虽然唐言蹊的脾气不好,他们也都心知肚明,可是她发脾气的方式大多数都是不声不响地捅人一刀,杀伤力十足。

    很少有这样声嘶力竭的模样。

    他怔了怔,出言解释道:“不是去见陆总,您别激动。”

    与此同时心里也不禁黯然。

    唐言蹊闭上眼就好像看到那些尖锐的、刻薄的、足以划伤她的利刺密密麻麻地生长在心上,扎得她疼痛难忍。

    对方一句“不是去见陆总的”让她如释重负,又心生嘲弄。

    不是说好桥归桥路归路,不是说好无爱无恨?

    唐言蹊,你骗谁。

    一喝酒就醉,一想他就流泪。

    这些拙劣的演技连别人都骗不过,何况自己。

    肖恩望着她失神的模样,突然毫无征兆地想起今早她走后,他无意间听到的傅靖笙和赫克托的对话。

    那时女人靠在江大公子怀里,眉眼温驯,好像收敛了全身的锋芒,只安于他的怀抱,“陆仰止是言言用尽全身力气拥抱过的人,是她用生命爱过的人,要她忘记他,就相当于是要她的命。”

    “我也曾失去过我的孩子。”傅靖笙说到这里时抬头看了眼面色隐忍紧绷的男人,发现他的微弱细小的紧张,微微一笑,“我也曾以为我一辈子都无法原谅他,可是赫克托,你知道吗?一辈子太长了。”

    她的笑容凝固在嘴角,逐渐化为一个叹息,“我可以爱他一辈子,但我没办法恨他一辈子。”

    一辈子太长了,长到她不愿意寂寞孤独地生活。

    对他的恨就只有那么多,迟早被他锲而不舍的爱和追逐磨平。

    而一辈子又太短了,短到她再也舍不得浪费一分一秒去恨他,尤其是在明知道他们以后还会继续相爱下去的时候。

    这种恨毫无意义,毫无用途。

    只是在耽误时间,让他们以后再想起这段日子时忍不住为当时的看不开而扼腕叹息。

    江一言听到这话,漆黑的眼底深处蓦地窜起一簇火苗。

    他不顾房间里还有别人,俯首便将她深深吻住。

    不带任何色情的含义,倒更像是个虔诚的信徒在信仰面前奉献忠诚的吻,“谢谢你,阿笙。”

    傅靖笙何其懂他,自然明白他在谢她什么。

    江一言在谢她,想明白了这一切,给了他和她重新开始的机会。

    仿佛时空折叠,肖恩望着眼前的大小姐,愈发觉得她有些像傅小姐说的那样。

    只是,傅小姐想明白这些用了多少年。

    更何况那时傅小姐还怀着孕,为了孩子,为了安稳的生活,选择也会倾向于江大公子和好。

    可是大小姐不同。

    她和陆总之间的坎坷更多,失去的不仅仅是一个孩子。

    就像霍先生今早说的那样,墨岚在临死前那句“不要回去”就像是个魔咒、诅咒,只要它一天还根种在大小姐脑海里,她就不可能毫无芥蒂地和陆总重新开始。

    “唐小姐。”宋井见她发怔,实在不愿打搅她,可这件事又太过重要,重要到他不得不亲自来一趟的地步,“我有个不情之请。”

    肖恩对他使了个眼色。

    ——我们还在劝大小姐,这件事急不得,要徐徐图之。

    宋井咬牙摇摇头。

    ——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唐言蹊回过神来,收起心中纷乱复杂的思绪,皮笑肉不笑,“又是谁要见我?”

    宋井被她的笑容噎住良久,道:“是……”

    陆远菱。

    车子停在天水湾的别墅前,唐言蹊目光冷彻地盯着这座曾经无比熟悉的建筑。

    就在这个院子里,她开始了和陆仰止同居的日子,开始了她自以为是的甜蜜和幸福,结果被庄清时架进庭院中当着无数人的面狠狠扇了巴掌。

    别墅大门开着,两边的保镖站得笔直如松。

    进进出出的都是身穿白大褂拎着医药箱的医生。

    庭院里还停着一辆急救车。

    “不是都说祸害遗千年么。”唐言蹊还没说话,肖恩就先开口替她讽刺了,“这是什么架势?”

    宋井也不好多说什么,虽然他不喜欢这位夫人,可那毕竟也是陆总的亲妈。

    只能僵硬地赔笑着。

    今天上午一听说陆总回了公司她就开始闹。

    上午是闹着要见陆总,下午不知是从谁那里听说唐小姐回来了,一哭二闹三上吊地非要见唐小姐一面。

    宋井不想搭理,可是家庭医生铁青着一张脸告诉他说,这次的情况不好,真的不好。

    很可能……就是……

    宋井当时也懵了,手机差点就脱手砸在地上。

    他觉得这么大的事情他有必要通知一下陆总了,可是脚下步子刚一转,电话里就传来佣人急急忙忙的声音:“夫人又闹了,她说不见陆总了,一定要见唐小姐。宋助理,您能不能想想办法,想想办法!夫人说她还有、有遗言,非要跟唐小姐说不可。”

    遗言。

    两个字让宋井脑海里出现了短暂的空白。

    他在那一秒钟里做了这辈子最大胆的决定——去找唐言蹊。

    哪怕未经陆总允许,哪怕唐小姐可能会拒绝。

    出乎意料的,唐言蹊在听到要见的人是陆远菱之后,只是微微眯了下眸子,眉眼弯弯的甚至笑了出来,“好啊。”

    她答应得特别爽快。

    就像现在,肖恩都为她不平的时候,她却泰然自若地一脚跨进了别墅大门。

    仿佛她还是此间的主人、来去随意一样。

    唐言蹊很是熟悉天水湾的构造,木质结构的楼梯,脚踩在上面再小心也会发出细微的声响。

    她望着眼前那扇半开半闭的门,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做出一个什么样的表情来才够配合这种心境。

    屋里的人听到声响,便已经动手拉开了门。

    四目相对。

    唐言蹊的褐瞳里倒映着女人的模样,面上静水无波,心中却掀起了巨浪。

    那一头灰发,满脸倦容,眼底的青苍,脸上的褶皱,还有某种萦绕在她眼角眉梢挥散不去的沉沉死气。

    “你来了。”陆远菱朝她露出一个笑,可是她已经瘦得脱了形,这个笑容显得十分苍老可悲,“进来坐。”

    唐言蹊望着她,脚步钉在原地。

    倒是肖恩上前拦了一步,警惕地盯着女人枯槁般的形容,“你不是——病得连床都下不来了?”怎么看上去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

    陆远菱抬了抬下颚,眼神流露出三分倨傲,她到底是陆家的大小姐,就算病入膏肓,该有的威仪也是半分不少。只是,看起来有些苍凉可悲。

    她甚至没有理会肖恩,在她眼里从来没有下人的地方。

    唐言蹊也没看肖恩,目光一直与陆远菱对视着,却朝肖恩伸出手,淡淡道,“枪给我。”

    “大小姐?!”她不是已经不能用枪了?甚至圣座特意下令给周围所有守卫的枪都配了消音器,生怕有个特殊情况会吓着她。

    “给我。”唐言蹊重复了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