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62章 你以为

    肖恩犹豫了片刻,解开大衣的扣子,从腰间抽出一把黑漆漆的手枪,递到了唐言蹊手里。

    唐言蹊接过,那冰凉的枪管比她想象中沉一些。

    陆远菱就眼睁睁看着她从下属手里拿过了枪,一步跨进了她的卧室。

    肖恩不放心,要跟着进来,唐言蹊却已然开口道:“你就在外面守着吧。”

    她说这话时看也不看肖恩,一双褐眸平静得好似一汪深潭,死寂得没有波纹,眼底倒映着陆远菱一张灰败的脸。

    这一刻,两个有着血海深仇的女人却出奇一致地做了同样的选择。

    唐言蹊进了卧室里,目光所及之处,一切都井然有序。

    床铺叠得整整齐齐,窗帘也被工整地卷起来,窗户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微风徐徐,吹着桌上的纸张。

    纸张旁边摆放着瓶瓶罐罐,全都是药。

    再看陆远菱,她穿得很讲究,素色的棉麻长裙,上面的纹样是写意泼墨的山水,大气优雅,一头半灰半黑的长发也妥帖得梳在脑后,挽成了发髻。

    她的耳垂上挂着翡翠,拇指上带着玉扳指,身上挂着漂亮精致的银饰。

    这装扮对于陆家长女的身份来说不算夸张,可是眼下却说不上来理由的、给人以极其郑重的感觉。

    唐言蹊亦是在第一时间感觉到了这种诡异的郑重。

    不是说陆远菱病重将死么。

    哪个将死之人还有心思把自己装扮得漂漂亮亮?

    而且她看上去虽然容颜沧桑病态,却离“死”之一字相去甚远。

    陆远菱微微伸了下手,让她上座。

    唐言蹊没动,就站在原地,眸色平静冷漠地盯着她。

    陆远菱低低一笑,挽了挽袖子,抚平裙摆上的褶皱,坐在了床沿上。

    她的嗓音也不似原来那般好听,像是被什么毒药毁得无比沙哑,“我没想到你还……愿意来见我。”

    “我也没想到你还有脸见我。”唐言蹊掂量着手里的枪,脸上平静如水,没什么波澜起伏,“摆了这么大的架势,叫了这么多人陪你演戏,连宋井都被你瞒了过去。陆远菱,你难道是知道我一直想杀你,但是苦于天水湾门口一直有你儿子的人把守、我进不来,所以才专程给了我这个机会,”说到这里,唐言蹊微微扯了下唇,讽刺地开口,“让我进来取你的狗命吗?”

    女人脸上说不上有什么表情,可一字一字咬得极其狠戾。

    陆远菱被她身上这股摄人心魄的气场震得发愣,背上爬满了冷汗。

    那一瞬间里她猛地生出一种,唐言蹊秒秒钟就要一枪崩了她的错觉。

    可是对面的女人却不动如山,只是用一种寒冷彻骨的眼神,把她万箭穿心,钉死在原地。

    好一会儿,陆远菱才恢复了镇定,“不,”她缓缓摇头,咳嗽了几下,道,“我没有骗你,我自己就是医生,我的身体什么样子我很清楚。不是每个将死之人都要昏厥休克在床上等着死神的镰刀收割,我知道我快死了。”

    唐言蹊觉得这话十分可笑,于是就这么突兀地笑了出来,“你知道你快死了?”

    她是阎王爷吗?还能提前算出自己的大限?

    陆远菱却似不愿与她在这个问题上多做纠缠。

    她还是摇头,撇开这件事,主动提起了另一件,“唐言蹊,我叫你来,是想和你聊聊天。”

    唐言蹊心生嘲弄,直接将枪口抵在了桌面上,望着对方,眉眼薄凉,“我和你有什么可聊的?聊聊你死了是想水葬还是火葬?”

    陆远菱道:“都不,我已经签署了遗体捐赠协议,等我死了以后,我的遗体会直接捐赠给相关机构做研究使用。”

    唐言蹊听了这话,眼角微不可察地紧了紧,眸光也锐利深刻了许多。

    她第一次听人这样平淡冷静地谈起死亡,而且还井井有条地布置好了一切。

    她心中疑惑,却未吭声。

    “唐言蹊,其实我一直就想不明白,仰止身边优秀的女孩那么多,他为什么偏偏就喜欢你。”

    唐言蹊冷笑反诘:“大概是我上辈子杀了他全家。”

    陆远菱沉默了片刻,道:“你很恨我,我明白。但仰止是无辜的,他若是听了你这话,会伤心。”

    唐言蹊嗓子眼里卡着一万句骂人的话,却半个音节都懒得往外蹦。

    无辜,这个世界上无辜的人何其多。

    谁比谁可怜多少?

    “千错万错都是我一个人的错。”陆远菱道,“你能不能——”

    “不能。”唐言蹊不等她说完就打断了。

    陆远菱的脸比方才更加苍白了几分,却仍慢条斯理地试图劝说她:“我以为你肯来见我,就是愿意听我说几句。”

    眼看着唐言蹊脸上露出的不耐之色越来越浓稠,陆远菱抿了下唇,孤注一掷道:“那墨岚呢?和他有关的事,你也不想听吗?”

    对面的女人果然僵硬了。

    陆远菱苦笑,不知道是该庆幸自己赌对了,还是该悲哀她对墨岚的关心远超仰止。

    “说。”唐言蹊绯红的菱唇吐出这一个字。

    掌心,已被冷汗浸透。

    陆远菱抬起眼帘,对上她的视线,淡淡笑开显得十分无奈,“墨岚,是我亲弟弟。”

    仿佛惊雷过耳,唐言蹊激灵一下子睁大了眼睛,瞳孔猛然紧缩,“他——”她的手开始止不住地颤抖,心也狠狠沉了下去,“是陆家人?”

    “是。”

    脑海里那些零散的碎片逐渐拼凑成一幅完整的画面,唐言蹊咬着牙道:“所以,他是被你们陆家抛弃的,是你们大冬天把他扔在雪地里的?是你为了报复你妈,是你为了让陆仰止成为陆家唯一的继承人——”

    陆远菱平静地点头,眉宇间有淡薄的倦意,好似被那些久远的往事纠缠着、拖累着,“是。”

    好似有人扯着唐言蹊的灵魂揪出体内,又松手任它狠狠弹了回去。

    那一刹那震得她心都疼了。

    怪不得。

    怪不得墨岚总是对陆家人抱着一层说不清道不明的敌意。

    怪不得相思长得又像墨岚又像陆仰止。

    因为,他们根本就是一家人。

    唐言蹊蓦地举起枪对准了陆远菱,心头的悲怆让她几乎站立不住。

    这些她早就知道的故事,如今与她认识的人一一对号入座,带来的只会是更大更有力的震撼。

    为什么她从来没有往这方面想过?

    为什么从来没有!

    “你们陆家还真是净出些心狠手辣的败类。”她笑。

    “墨岚也流着我们陆家的血。”陆远菱淡淡接过话,“不然,你以为他为什么非要拆散你和仰止不可?”

    唐言蹊一愣。

    “因为你是仰止深爱的人。”陆远菱看着她的眼睛,那目光冷锐明亮到令人心惊,宛如劈开混沌的一束光,直直从天上砍下来,砍在唐言蹊的心间,“唐言蹊,我知道我说这话你可能觉得我是在为自己开脱,但是,我并不想害你肚子里的孩子,因为它和相思一样,是仰止的孩子,是我的孙子。可是我没有办法。”

    陆远菱说到这里,露出一个似哭似笑的表情,握紧了自己的拳头,好像这样就能抓住什么,“我一点办法都没有。他威胁我,他说如果我不杀了你肚子里的孩子,他会不遗余力地杀死仰止……”

    唐言蹊整个人重重一颤,心瓣蜷缩绞紧得厉害,褐瞳中有什么东西开始动摇,坍塌。

    是了,陆远菱连相思都那么宝贝。

    可是为什么,墨岚……

    你为什么!

    “你以为墨岚有多爱你?”陆远菱苦笑,“他如果真的爱你,哪个男人会对自己深爱的女人做出这么狠心的事!仰止当初也以为你怀了别人的孩子,可是在生死关头他却舍不得拿你的性命开玩笑。”

    “墨岚或许是感激你救了他,或许是对你有些男女之情。可是这份感情从他知道你是陆仰止心爱的女人那一刻起早就已经变质了,他不惜借我的手残害你肚子里的孩子、不惜拿自己的性命做筹码来阻止你回头!”

    “不得不说,他还真是了解你。”陆远菱边说,眼角边有清泪滑落,却兀自笑得讥诮,“只要他为你而死,你就会一辈子记得他,一辈子记得他临死前说过的话。”

    “你住口!”唐言蹊忍无可忍,低吼出声。

    她听到了心里又一块巨石坍塌碎裂的声音。

    不惜拿自己的生命做筹码来阻止她回头,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可思议吗?很难理解吗?”陆远菱一眼就看穿了她隐忍紧绷的反应中存在的症结,一刀劈过去,正中靶心,疼得唐言蹊动弹不得。

    她用更直白也更伤人的方式把话重复了一遍:“墨岚他恨仰止,从小就恨。他恨他得不到的东西仰止总是能轻而易举的得到,所以他曾经和我打过一个赌,不惜一切代价,也要让仰止失去他这辈子最宝贵的东西,永远的失去,刻骨铭心。他赢了,因为你在帮他。仰止输了,因为仰止爱你。”

    唐言蹊腿肚子一软,脚下踉跄着往后撤了一步,险些坐在地上。

    幸好她及时扶住了桌沿,“我不信。”她努力镇定下来,频频摇头,“你少胡说八道,我不信!我和墨岚认识那么多年……”

    “你和墨岚认识那么多年,你也不知道他背着你做了多少丧心病狂的事!”

    “你以为不曾害你的人其实早就把你当枪使了,你以为对不起你的人从始至终没有故意伤害过你一次!他现在为了你断了胳膊断了腿,一辈子可能只能坐在轮椅上度过了,却还叫我们帮他一起瞒着,因为不愿让你有什么心理负担、也觉得自己再也配不上你!唐言蹊,作孽的人是我,你为什么要惩罚我儿子!”

    陆远菱越说眼泪掉得越凶,捶胸顿足,“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儿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相思不自知(百度最新章节)  相思不自知(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