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153|第 153 章

    伴随着龙深一跃而下, 所有魔气仿佛受他所引, 都与他一道消失众人面前。

    那一瞬间,冬至的脑海完全空白,直到耳边传来“快封住通道”的呼喊,他才有了动作。

    李涵儿眼明手快,在冬至疾奔出去时, 她也伸手抓向冬至的衣服, 奈何后者速度太快, 她抓了一下没抓住,人已经入了阵, 直奔向坑口!

    “拦住他!”宋志存大喊。

    但就在这句话出口的同时, 冬至几乎没有任何迟疑,人已经跳了进去。

    在他之后, 柳四, 鱼不悔的身影相继跃入。

    李涵儿怔怔望着通往那个深渊地狱的裂口,心中受到的震撼远比眼睛所看到的多。

    她对龙深那点心思, 其实随着时间的推移,已经消磨得差不多了, 只是越求而不得,就越是念念不忘, 人性总对得不到的东西倍加遗憾执着, 她也未能免俗,但刚才千钧一发,她却自问做不到像冬至那样, 毫不犹豫就跟了进去,那种生死无惧的气魄,令李涵儿意识到自己不仅不如冬至,连柳四和鱼不悔都比不上,心里那点隐秘的憾恨,终于彻彻底底打消。

    何遇跟刘清波也想跟着,刘清波下意识的念头,倒不是考虑到危险与否,而是觉得深渊地狱这种地方,听起来可怕得很,但能进去走一遭,哪怕魂飞魄散也够刺激的了。

    可何遇守着阵位无法分|身,刘清波则被杨守一死死拽着,等他挣开时,鱼不悔已经跳下去,而他空出的阵位没人守着,宋志存让刘清波顶上,刘清波只好放弃了下去一窥深渊地狱的念头。

    但听说宋志存要把通道彻底封印上时,众人还是表现出了激烈的反应。

    何遇的反应尤其强烈:“不行,他们还有机会出来,封上了怎么办!”

    宋志存哑着声音道:“你以为我想这么做吗,别忘记龙深牺牲自己是为了什么!现在魔气只是暂时偃旗息鼓,必须马上封印,才不会辜负他们的付出!”

    何遇无法反驳他的话,只能道:“现在阵位还能维持,我们再等两天吧,如果两天后他们还没出来,再封上,行吗?”

    宋志存又何尝希望龙深他们去赴死,但现在维持七方阵位的不仅有他跟何遇,还有其他人,不是他一个人能决定的,众人的能力能否再维持两天,也是一个问题。

    沉默纠结中,刘清波率先开口:“我可以维持两天!”

    张掌教与郑掌门同样说他们可以。

    旁边打坐休息的辛掌门也道:“我的伤没大碍,随时可以替下任何人。”

    李涵儿与杨守一等人也纷纷出声,连带年迈的活佛,都说自己还能再坚持。

    环视众人神情,也许其中有人与龙深他们的交情并不是那么深,但这种时候,当所有人已经守了几天几夜之后,都不吝再坚持两天,因为那也许能够挽回几条性命。

    宋志存叹了口气,最终作出决定:“那就再等两天!”

    ……

    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冬至几乎难以相信地面之下会有这么深的坑道。

    眼前并非一片漆黑,尽头仿佛红光浮动,穿透层层迷雾映入视线,他看不到龙深,也没有任何被魔气入侵的疼痛感,也许是周身罡气护体起了作用,但他感觉自己不像堕入地下,而更像进入另外一个空间。

    耳边有无数声音掠过,有尖声细语的抱怨,也有歇斯底里的怒吼,人世间种种内心深处的欲望,竟在此时向他彻底敞开。

    我陪着丈夫过了十几年的苦日子,现在有钱了,他就出轨包小三,我真想把他和小三一起毒死!

    为什么同时进公司,我能力比她强,她能升职,我就不能,还不是因为她长得比我漂亮吗!

    这女人已经是破鞋了,还跟我提分手,我看有哪个男人敢要她!

    小孩是我的,我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打死了也天经地义,用得着别人来教训我吗!

    活该被戴绿帽,谁让他天天在哪里炫富,不就是因为投了个好胎吗!

    谁让你生来就是个穷人,活该天生低人一等!

    ……

    冬至没想过,自己会在这里,听见潜藏在世人内心深处最丑恶的心声。

    作为一个人,尤其是一个在普通环境中长大的人类,冬至跟许多这样的人打过交道,也看到过许多不堪入目,或令人义愤填膺的新闻报道,但那毕竟还只是隔了一层,由于从众心理和社会道德法律的约束,许多人表现出来的并没有内心映射的如此不堪。

    而冬至本身也是一个比较乐观积极的人,即使父母遭遇车祸去世,不满工作继而辞职,他也并没有觉得自己被社会抛弃了,这从他在火车上遭遇古怪恐怖不可思议的事情,也没有放弃行程,反倒继续旅途的决定就能看出来。

    并非是说他没有负面情绪,只是他不会让负面情绪在心里停留太久,更不会让那些阴暗恶毒的念头主宰自己,所以在他一下子接收到这么多的黑暗时,就像全世界的恶意在几秒之内朝他倾泻侵蚀过来,整个人被无边无际的绝望淹没浸染。

    在这样的黑暗之中,即使保留肉体,人也会慢慢被侵蚀同化,最终变成一具行尸走肉的魔物,就与音羽鸠彦一样。

    这就是真正的深渊地狱!

    下坠之势还在继续,冬至强迫自己不去管,转而将所有的意志力都用在抵抗这些恶念上。

    絮絮叨叨的声音依旧在周身萦绕,几乎让冬至觉得自己也是一个对世间满怀怨念,恨不得所有人去死的人,他勉力抽出一丝意念,在冥想之中大吼一声。

    都给我滚!!!

    话一出口,他顿觉自己耳边嗡嗡作响,那些恶念似被他吓住,竟一时没有出声。

    可还没等他松一口气,铺天盖地的恶念又一次纷涌而来,护体罡气能够阻挡魔气,却阻挡不了这些恶念杂音,冬至气得简直想学刘清波破口大骂,问候这些恶念的十八代祖宗了。

    都说地狱有十八层,虽然那只是传说,但传说也有根据,这个深渊地狱,明显就是另外一个多层空间,如果龙深与他分散到不同的空间,那自己要如何找到对方?

    更重要的是,龙深在跃入深渊通道之前,就已经吸收了几乎能够让半个人世化为地狱的魔气,他还能记得自己吗?

    悲伤绝望的情绪几乎瞬间要将他淹没,那本笔记上的内容在脑海中浮现,冬至几乎记得那上面每一个符号,穷途末路的念头从指尖渗入身体,很快传遍四肢百骸,他闭上眼,任凭自己在黑暗深渊中急剧下坠。

    魔气从四面八方涌来,突破罡气防护,眼看就要碰到他的身体,这时长守剑忽然微微震动,长剑自动出鞘,从他身后飞出,剑光一荡,周身魔气霎时轰然破碎,长守剑却没有重新黯淡下去,依旧悬于头顶,像是在保护他。

    泠泠剑光令冬至打了个激灵,灵台注入一点清明,霎时清醒过来!

    他意识到自己刚刚差点就被魔气影响了情绪。

    如果说人世中的魔气势单力薄,它们还需要找机会才能对猎物下手的话,深渊地狱就是它们的地盘,人类在这里反而成了异类,一不小心就会被黏在蛛网上,无处可逃,任凭鱼肉。

    即使他很可能再也出不去,但既然豁出性命都要跳下来,那么无论如何也得找到龙深。

    他一定要把龙深带回人间。

    人类是脆弱的,寿命只有几十年,在病魔与死神面前,更无从抵抗,人类容易被各种外部因素所诱惑,沉湎于名利与感情而无法自拔,但人类也是强大的,他们可以无所畏惧,可以从容赴死,可以经受万劫不复的摧折,只因——

    一念而起,所向披靡。

    ……

    柳四和鱼不悔,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大海发起了呆。

    他们其实也没弄明白自己是怎么就到这里来的。

    柳四原本站在冬至后面,见他冲入阵法之内往坑口跃入,一时没多想,也跟着跳了下来,但下来之后却发现没有自己想象中尸山血海,满地残肢的景象,呈现在眼前的反而是碧海银沙,风平浪静,而与他阴差阳错会合到一块的,也不是本应前后脚下来的冬至,而是鱼不悔。

    “你怎么会下来的?”柳四问鱼不悔。

    鱼不悔挠挠下巴:“我看师兄跳下来,下意识起身,想拉他没拉住,结果后面不知道哪个短命龟孙子推了我一把,我就直接掉下来了。”

    柳四:……

    这种奇葩的理由让他盯着鱼不悔看了好几秒,对方也回以无辜的表情。

    柳四叹了口气,收回目光:“那现在怎么办?”

    鱼不悔却对他起了兴趣:“你不是人吧?”

    这句话听起来像是在骂人,柳四看了他好一会儿,似乎想确认他是不是故意的,然后才点点头。

    世上修炼成人的精怪不多,其中绝大部分不愿入特管局受束缚,因为入了特管局,原形来历,档案上都要记上一笔,不过鱼不悔还不到能够查阅所有档案的权限,自然也就不知道柳四的原形。

    “器灵?”他问道。

    “柳树。”柳四倒没有隐瞒的意思。

    但鱼不悔的反应却出乎他的意料,就在柳四说了自己的原形之后,鱼不悔的眼睛骤然一亮,那种惊喜的光芒让柳四无法忽略。

    “有什么问题吗?”

    鱼不悔道:“我是器灵化形,鱼肠剑。”

    柳四点点头,没再多问。

    他不是一个多话的人,更不是一个好奇心强的人,所以他适合在团队里充当服从命令的队员,却不适合当带头冲锋陷阵,指挥命令的队长。柳四的性格在某种程度上跟他的原形有些关联,柔和,安静,实力不错,却总没什么存在感,不过,有他在,就等于多一分可靠的力量,足以令人安心。

    眼前是大海茫茫,身后是一眼望不到尽头的森林,脚下则是细软干净的海沙,柳四环顾一周,迟疑问道:“这里真的是深渊地狱吗?”

    鱼不悔忽然意味不明地笑了一下:“也许我知道为什么了。”

    柳四满脸问号。

    鱼不悔反问:“你觉得地狱应该是什么样的?”

    柳四自然而然道:“当然是刀山火海,上有油锅下有——”

    他话说得很快,鱼不悔动作更快,伸手就把他的嘴巴捂住,但已经来不及了,上半截话一出口,心旷神怡的大海气息瞬间就被扑面而来的热浪火光取代,两人立足的细软银沙变成只容一只脚踩在上面的铁链,链子剧烈摇晃,下面则是熊熊燃烧的火海,尖刀在火焰中刀锋闪烁。

    哀嚎声在前后响起,许多表情麻木的人从铁链上掉下去,又被尖刀刺穿身体,鲜血四溅,但他们又挣扎着爬起来,努力伸手想要来够铁链。

    一切仿佛幻梦。

    柳四稳稳站在铁链之上,任凭铁链如何摇晃,也能维持身形不落,但他已经被眼前的情景彻底弄糊涂了。

    “幻境?”

    鱼不悔:“是真的。”

    柳四指着一个已经被尖刀戳出三四个血洞,却依旧没有断气,还在垂死挣扎的人道:“那也是真的?”

    鱼不悔道:“都是真的。我终于知道音羽鸠彦操控镜像空间的能力是从何而来了,他得到的那个石盒内的魔气,原本就是属于深渊地狱的力量,但音羽只得了皮毛,所以真真假假,混杂其中,但这里却是一切黑暗的本源,随心所欲,无所不能,你想要刀山火海,它就给你刀山火海,你想要碧海银沙,它就给你碧海银沙,这些全都是真的。你看见的这些人,其实就是世间万千生灵的种种恶念欲望,红尘是欲望的深渊,人人都在其中打滚,这里就是红尘的镜像世界。”

    柳四拧着眉,仔细思考他的话,半晌才道:“这么说,深渊地狱与人间,其实一直是有关联的,就算宋局他们把通道封上,我们也还有可能出去?”

    鱼不悔:“也许吧,这只是我的猜测,是不是真的,有待验证。不过你千万不要再想什么刀山火海了,这摔下去可不是玩的,如果我没猜错,那下面火,都是业火,不过不是佛教中足以洗刷罪过的红莲业火,而是能够令人魂飞魄散的无间业火,就算我们铜皮铁骨,也抵受不住。”

    与此同时,无边无际的黑暗处,魔气就像人间的空气,在这里孕育出最纯粹的黑暗生命。

    这是诸天尽头,永无光明照拂,任何除了魔气之外的生灵来到这里,只会灰飞烟灭,不复存在。

    魔气缓缓凝聚,渐渐汇成一个男人的身形轮廓,如果冬至在此,他一定能够认出对方来。

    可惜冬至不可能来到这里,他也永远不可能到达此处,这时他还正在地狱边缘挣扎求生,与那些意图趁虚而入的恶念抗衡。

    男人终于成形,他有着俊美的面容,高大的身形,放在人间,足以吸引任何一位异性的目光,但他身上澎湃纷涌的魔气,却是不可能出现在人间的强大,由于天道本身的限制,任何突破空间极限的力量,都会自动为世界排挤,除非能撕开世界之间衔接的裂口。

    原本的八方伏魔阵,就是上古时代留下的裂口,被人为封印上,伴随着深渊地狱之内的大魔从远古长眠中,被阵眼破坏的动静所惊醒,沉寂的魔气将再度沸腾,而龙深正是此时落入深渊中的绝佳祭品。

    他慢慢睁开眼。

    没有眼白,眼珠完全被黑色所占据,宛如浓稠的墨水,又似黑火燃烧不休。

    “我是,Mara-papman。”

    对方露出慵懒笑意,吐出一句古老的梵文,低下头,看着自己修长白皙的手掌,黑色魔气在掌中流转,蕴含着足以毁天灭地的力量。

    “……不,我是龙深。”

    过了片刻,他又道,嘴角微微抽搐,艰难地吐出一句话。

    面容在此时仿佛分裂为两半,一半愤怒,一半邪恶。

    就像当初明弦被魔气附身,身体与意志彻底失控,不得不让唐净杀了自己一样,现在的龙深,同样也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不同的是,当初侵蚀明弦的,仅仅是一股魔气,而现在,龙深吸收了几乎半个深渊地狱的魔气,强大的魔气令他备受折磨,也彻底唤醒了在此沉睡的大魔。

    这一次,不是分|身,不是残魂,他遇到的是,万魔之主波卑夜。

    那一半已经被波卑夜占据的身体,手指一划,随意就点起一朵黑色的火苗,那火苗在空中逐渐放大,霎时爆开,如烟花点点里落下,幻化出一副绚丽的景象。

    作为连佛祖都闻之色变的欲界天魔,波卑夜的表情,哪怕顶着龙深的皮囊,也有着令人难以形容的邪异。

    当初在鲜达村被颂恩召唤出来的天魔分|身,其强大与邪恶,已经足以让冬至心头震撼,但若与此刻这位本尊比起来,简直不值一提。

    “让我来看看,是什么坚持,能让你撑到现在?”带着戏谑的笑声在龙深耳边响起,那分明是自己身体所发出来的声音,但对他而言却又是那么的陌生。

    他的嘴角缓缓溢出鲜血,随着体内魔气澎湃洋溢,直欲破体而出,他本身的意志,正肉眼可见地衰弱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天纲(百度最新章节)  步天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