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一章 很有压力

    见冯亦鸣如此,冯老先生问道:“怎么了?”

    冯亦鸣贴近了他,悄声道:“爷爷,我猜,她来了。”

    听罢,冯老先生笑了笑,道:“也是,除了她,谁还敢闹出这么大的动静?”

    “眼下怎么办?”冯亦鸣如此问道。

    冯亦鸣指的是,眼前的禁军。

    冯老先生看了看一旁的隋阳等人,道:“既然有别的禁军在,他们会将他带走的。我们已经让周围的人知道了真相,如此一来,此人也就没什么作用了。”

    “可是,若这些人回了宫,将这里的情况告诉陛下怎么办?”冯亦鸣担忧道。

    冯老先生却是一笑,道:“你以为,那个丫头做事,会如此的虎头蛇尾吗?放心好了,她必定安排好了一切。咱们,等着就是。”

    冯亦鸣看了看周围,道:“爷爷,看着今日的形势,她必然在周围。可是,为何不出来与我们相见呢?”

    “明里暗里这么多人看着咱们,你是让她出来自投罗网吗?”

    “可是,她这般不言不语,就不怕咱们事先不知情,搞砸了?”

    “亦鸣,平日里你也挺聪明的,怎么现在就糊涂了?”

    听到冯老先生如此说,冯亦鸣静心一想,明白了冯老先生话中所指。

    的确,聪明人之间,不需要那么多条条框框的沟通,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就能够完全领会对方的意思。

    正如他今日这般,仅仅从这个精妙的局里,就知道是赫云舒来了。

    这时,冯亦鸣在沉思,却不曾料到,冯老先生正打量着他。

    自己的孙子,冯老先生是最清楚不过的。假以时日,冯亦鸣的聪慧和成就都在他之上,而他今日之所以这么多疑问,还不是被那丫头乱了心神。

    只是,那丫头终究已经心有所属,求而不得。如此一来,苦的,就是自己的孙子了。

    想到这里,冯老先生不禁叹了口气。

    这世间许多事都可以算计,可以强求,唯独情之一字,强求不来,也算计不了。

    听到冯老先生的叹气声,冯亦鸣关切道:“爷爷,您在叹什么气?难不成今日之事还有什么破绽?”

    听罢,冯老先生摇了摇头,道:“不,并未有任何破绽。只是今日你就别去大理寺了,与我一道回家吧。”

    冯亦鸣想了想,道:“好。”

    之后,子孙二人一道,朝着冯府的方向走去。

    不远处的二楼上,赫云舒看到了这一切,不禁一笑。

    一切,就看明日了。

    只是,今日,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去做。

    如此想着,赫云舒招手叫过青河,吩咐道:“入夜之后,你去一趟恭王府,告诉凤星辰,让他准备好。”

    “就这些吗?”青河疑惑道。

    准备好?准备好什么呢?不说清楚吗?

    赫云舒点点头,确认道:“就这些。你这样跟他说,他就什么都明白了。”

    青河点点头,明白了。“另外,传消息给咱们在宫里的人,告诉他们,今日无论何人求见,都要确保凤云歌不会知道,更不会接见。让他好好睡一觉,一直到明天早朝。但,早朝之前,伪造一份消息放在他的案头上,务必要让他

    知道,燕凌寒已经到达北疆。”

    “是,主子。”

    之前,他们在大魏苦心经营,在宫里在各处安插人手,之前并未显露出什么作用,而现在,优势渐渐凸显出来。

    赫云舒乐见其成。若不然,今日若是宫中无法安排妥当,事情也不会顺利进行。

    只是,在明日之前,赫云舒决定,再给凤星辰争取一份力量,来自于奉家的力量。

    自昨晚开始,她一直让人盯着奉家。

    就在这时,派去的人送来消息,道:“主子,奉家小姐生病,奉铁塔派人出去寻医。”

    赫云舒微微一笑,这倒是一个好机会。

    这青城大部分的医铺,皆是出自于华年商行的名下。

    如此一来,她乔装一番,冒充医者进入奉家,也不是难事。

    于是,一个时辰后,在凤云歌的人的重重监视之下,赫云舒进了奉府。

    奉家的府邸虽然不算大,但处处布置精巧,可以看得出,这里的布置都是迎合了奉心悦的心意。从中也可以看出,奉铁塔对他这个妹妹,可真是宠到了极处。

    从中可以想见,那伤害了奉心悦的凤星辰,在奉铁塔的心里,该有多招恨啊。

    瞬间,赫云舒顿觉压力倍增。今日,她是要说服奉铁塔帮助凤星辰的。

    单单是想一想,她都觉得头大。

    但,却还是要尽力一试。

    抱着这样凛然的心思,赫云舒进了奉心悦的房间。

    此时,奉心悦躺在床上,双眼紧闭。

    而奉铁塔坐在奉心悦的床前,满面愁容。

    看到赫云舒过来,奉铁塔像是看见了救星一般,三步并作两步奔了过来,急声道:“大夫,你快来。”

    赫云舒点点头,然后走过去,坐在了床前的矮凳上。

    她的手放在了奉心悦的手腕上,她虽略通医术,却也能分辨出,奉心悦此时脉力虚浮,很是虚弱。

    说到底,心病还需心药医。

    于是,赫云舒收回了自己的手,起身看向了奉铁塔,道:“奉侯爷,可否让我与令妹谈一谈?”

    奉铁塔眉心一跳,道:“不开药,只是谈一谈么?”

    赫云舒微微一笑,道:“奉小姐的病在心而不在身,如此一来,药物的作用就很有限。倒不如,攻心为上。”

    奉铁塔认真地看了赫云舒几眼,因为赫云舒在脸上动了一些手脚,所以,奉铁塔并未认出她来。

    此时,奉铁塔看她的眼神,犹如在看一个算命先生。他看了许久,然后疑惑道:“你是如何看出来的?”

    赫云舒信口胡诌道:“奉小姐脉力虚浮,且心脉不稳,实属心病的征兆。”

    奉铁塔不通医术,见赫云舒说得一板一眼的,也就信了。

    于是,奉铁塔满怀心事的走了出去。

    虽说是出去了,但是他并未走远,就守在门外,甚至,还把耳朵贴到了门上,听着屋子里的动静。

    赫云舒察觉了,不禁一笑。之后,赫云舒看向了仍躺在床上的奉心悦,一时犯了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百度最新章节)  野蛮娇妻:残王的特工宠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