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坑深151米:把金卡和离婚协议带过来

    她原本和唐宁暖在她的房间里,结果被人从后面悄无声息的袭击,等她醒来的时候就发现倒在之前她在唐家的卧室里。

    周围是蔓延的大火。

    她的后脑痛得厉害,一直晕晕乎乎的,没有力气爬出去,等烟雾呛进她的气管,她就很快只剩下微弱的意识了。

    她的头靠在地板上,逐渐连眼睛都没有办法睁开了。

    奇异的是,原本连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幼年时原本已经模糊了的记忆却再次清晰的出现在眼前。

    那时候的她还太小,一个人面对肆起的火焰除了害怕和哭泣没有任何的办法,也许是那样的恐慌和害怕太过于彻底,以至于如今在她周身的滚烫的温度轻易的就唤醒了所有的记忆。

    只是,她所记得的那年的恐慌,如今却都没有了。

    沉静而稚嫩的少年模样再次袭到了她的面前。

    他的五官和轮廓,他眼睛里的心疼,他安抚她的哄慰,他的镇定,他烧焦的头发,和被烫伤的皮肤。

    呵。

    唐乐乐闭上眼睛,唇弯出轻轻的笑容。

    十三年的纠缠,从那场大火里开始,再从这场火里结束,也是很好的谢幕,这也算是个不错的结局了。

    她其实已经很累。

    她不用再每天担心,他会不会逼她离婚,她也不用担心,她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找到哥哥。

    她更加不用去想,哥哥是不是真的已经不在了。

    死了。

    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如果哥哥不在了,那就什么都没有意义了……就算唐家的人再也不存在,那也没有意义。

    “唐乐乐!”是谁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喊她……

    …………

    苏绾是在新闻里看到唐家着火两位千金都受伤的消息才知道唐乐乐又住进医院了。

    她当即就丢下了手中的工作急急忙忙的拦了一辆的士就去了医院,在前台问了唐乐乐的病房就找去了。

    她刚刚推开门,看到眼前的一幕就立刻尖叫出来,“战墨谦你干什么?!”

    病房里,高大的男人用力的掐着乐乐的脖子,英俊的脸上神色骇然,黑眸里一片血色,薄唇微张,吐出的字眼冰冷到极致,“唐乐乐,是你想放火烧死宁暖?”

    他的手指愈发的用力,唐乐乐在他的手下脸色已经涨得通红了,细细的脖子随时都可能会被他掐断一般。

    她半阖着眼睛,苍白的唇畔浮着若有似无的淡薄的笑意。

    苏绾想也没想的就冲了过去,一把拉住战墨谦的手臂,“你干什么?松手,战墨谦你松开乐乐!”

    这样的情形让她感觉到骇然,这个男人似乎真的想就这样掐死乐乐,他的眼睛里就是这样的神色,死亡,杀意。

    后面,坐在轮椅上的叶秋,和脸色同样不好看的唐天华,一个蹙着眉头,后者的神色沉重而复杂。

    苏绾的力气根本抵不过一个愤怒的男人,她怎么拉都没有办法把战墨谦掐着唐乐乐的手拉开,只能恐慌的道,“战墨谦,你再不松手她真的会死的!”

    这句话里的哪个字眼刺激到他了,男人的眸光微动,手终于还是一点点的松开了。

    唐乐乐的脑袋上绑着一圈白色的绷带,脸色苍白得没有血色,如一张随时会飘落的纸张。

    “唐乐乐,”他低头靠近她的脸,温热的鼻息都洒在她的肌肤上,可是一个字比一个字要来得冷漠残忍,他说,“如果宁暖出了什么事,我一定让你给她陪葬!”

    唐乐乐仍旧没有睁开眼睛,只是细细长长的睫毛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好了,墨谦,”唐天华望着唐乐乐苍白脆弱的模样,又是厌恶,但最终还是生了一丝的不忍,“我们先去看看宁暖的手术怎么样了吧。”

    战墨谦这才彻底的松了手,唐乐乐穿着蓝白相间病服的身子就这样落回了床上。

    他冷冷的看了她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往病房外走去。

    “呵。”低低的声音忽然响起,唐乐乐的声音已经嘶哑得难听,她却仍旧笑了出来,“是你要救我的,战墨谦,你选择救我,那并不是我的错。”

    男人的脚步徒然的顿住,墨黑的眸里掠过极暗的寒意。

    是他要选择救她的。

    没有错,是他的错。

    谁都没有看到,他落在身体两侧的指尖在细微的颤抖。

    冷漠的声音在安静的病房再度响起,“唐乐乐,如果我知道火是你放的,或者,如果我知道宁暖也在那栋楼里,我不会救你。”

    走前,他最后说了一句话,“唐乐乐,你这么丧心病狂爱放火,该死的人是你,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救了你。”

    战墨谦率先笔直的走了出去,随后叶秋摇着轮椅跟了上去。

    唐天华看着床上的女孩,“唐乐乐,就算你哥哥死在了美国,那又关宁暖什么事?就算你要恨想烧,该恨的人也是我,你为什么要对宁暖下这么狠的手?!我怎么会有你这么歹毒的女儿。”

    苏绾看着床上的女孩,她听到这样的话已经愤怒到极点了,她冷漠道,“受伤的不是只有唐宁暖一个人,你没看到乐乐也受伤了吗?如果真的是乐乐想放的火,那你也该问问你的宝贝女儿到底做了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让别人同归于尽也想杀了她!”

    唐乐乐微微的抬起了下巴,一双眼睛弥漫着空茫,偏偏苍白的脸上露出笑容,她嘶哑的声音明明很吃力,可是语气听起来又偏偏是轻描淡写的,“唐天华,你要我说几次才记得我不是你的女儿?如果你有证明证明火是我放的,那就派人帮我送进监狱,如果没有,那就,给我滚出去。”

    唐天华愈发的怒,病床上的女孩已经苍白如纸,却一身冷漠,望着他们的眼神都带着绵长的讽刺。

    他气急,转身摔门而去。

    苏绾这才走到唐乐乐的病床边,手扶着她的肩膀,小心的问道,“乐乐,要不要让医生过来看看,有没有伤到你的喉咙?”

    刚才那男人那么大力,几乎快掐死她。

    唐乐乐坐在床上,此时已经是夕阳西下,窗外橘黄色的阳光投射到她缩成一团的身上,衬得她的身影愈发的寥落和单薄。

    唐乐乐沉默了良久才开口,“苏绾,”她说话似乎很吃力,一个字一个字说得极其的缓慢,气息也很微弱,“帮我打电话给沈妈,让她帮我把放在床头的金卡,还有离婚协议拿过来。”

    她低着头,黑色的发,肌肤如雪,整个人看上去没有一点声息。

    说完,她就把身体蜷缩成小小的一团,重新闭上了眼睛。

    苏绾低头看着她,只觉得心疼,眼睛酸涩,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也无法开口问乐乐发生什么事了。

    只能将床上一边的杯子拿过来,然后轻轻的盖在床头。

    将包放在一边的凳子上,在床头找到乐乐的手机,然后走到走廊里才找出沈妈的电话,轻轻带上门,然后关上了才拨通。

    电话很快就通了,是个听上去很慈祥的中年妇女,“太太,您晚上会回来吃饭吗?我已经买好了菜,正准备做您喜欢吃的几个菜呢。”

    苏绾静了一会儿,才放柔了声音道,“您是沈妈吗?我是乐乐的朋友,乐乐现在在医院,可能这几天都不能回去了。”

    沈妈连忙急急的问道,“太太伤得很重吗?我昨天晚上就让她去医院她就是不肯,她在哪里住院呢我等下过来看她。”

    乐乐昨晚就受伤了吗?

    苏绾微微的叹息,“乐乐让你去她的卧室把她放在床头的银行卡和离婚协议替她拿过来,”她想了想,还是道,“沈妈,您顺便帮乐乐炒几个菜熬点汤过来吧,她不是昨晚的伤,她今天在唐家发生了火灾。”

    “火灾?”沈妈惊了一下,随即也没有多问什么了,“我知道了,我做好饭菜就会过来了,这位小姐,麻烦您先照顾太太一下。”

    “我会的。”苏绾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重新回到病房,搬了一条椅子坐在守在她的病房。

    她看着紧紧闭着眼睛,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睡着的女孩,乐乐从美国回来开始,似乎就一直受伤。

    光是她知道的住院,这就已经是第二次了。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她和战墨谦。

    那个男人……

    沈妈一个半小时后到了医院,包里放着唐乐乐要的离婚协议和银行卡,手里提着保温瓶,里面装着热乎乎的饭菜。

    苏绾轻轻的将唐乐乐叫醒了,“乐乐,先别睡了,起来吃晚饭再睡好吗?”

    唐乐乐缓缓的睁开眼睛,漆黑的双目无神,但还是听话的坐了起来。

    “沈妈,”她看着苏绾亲手把小桌子搬到床上,把她的饭菜放了上来,最后把筷子递到她的手里,“我让你带的东西带了吗?”

    沈妈和苏绾相视一眼,沈妈最终还是将暴力的银行卡和离婚协议都拿了出来。

    苏绾接过来放在一边,微笑着道,“等吃完饭再签吧,签完我替你去拿给战墨谦。”

    刚才那男人死命的想掐死乐乐的一幕,她不会阻止乐乐签字离婚。

    唐乐乐没有反对,点点头,就温顺的吃饭。

    她吃了没几口,门突然就被猛然踹开了,一身黑衣的男人笔直的走了进来,“唐乐乐,宁暖要输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