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坑深153米:你还不是害死了她哥哥?

    她不愿意说,他也没有多问,但是隐隐可以猜出来,因为跟乐乐的哥哥,当年京城那位传奇有关。

    安白点点头,又朝着门里看了一眼,才道,“那好,我明天早上就会过来,今天你守着她,别让战墨谦那个混蛋再对乐乐做什么了。”

    “我知道。”

    安白离开后,苏绾又重新回到了病房,拿了条椅子守在唐乐乐的床边,她以为那男人多少是喜欢乐乐的,结果……

    苏绾在椅子里坐了大概一个多小时,正打算可以去沙发上睡一会儿,病房的门再度被推开了。

    高大冷漠的男人走了进来,是战墨谦。

    他走到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病房上苍白虚弱的女孩,她的模样落在他的眼睛里,心脏紧缩,眉重重的拧了起来。

    再抬头,眼角的余光便瞟到了床头的那一纸离婚协议。

    他怔了几秒,竟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乐乐没有醒来,出去。”

    苏绾不想跟他说话,也不想这个男人再出现在乐乐的面前,他今天在医院做的已经够了,她压低声音,冷冷的道。

    战墨谦只是站着,并没有动,也没有其他的动作。

    低头看着自己的手,男人淡漠的出声,“她说了什么?”

    十三年前,因为她妈妈死了,所以她放火想烧了宁暖的妈妈。

    今天,她以为唐慕凡死了,所以她就故技重施,又一把火想烧了宁暖。

    苏绾原本不想跟他谈论这个问题,可是他一问起,她就忍不住冷冷的道,“你想让她说点什么?忏悔她又不小心烧死了唐宁暖?”

    十三年前的事情,她听安白提了一点。

    战墨谦冷漠的道,“她不会忏悔。”

    同样的事情做两次,她怎么会忏悔。

    苏绾抬着下巴,“她当然不会忏悔,战墨谦,十三年前那场火,就算是她放的,当年的乐乐也不过七岁,七岁的孩子没有辨别是非的能力,她失去了亲人也不知道应该如何发泄。”

    顿了顿,她又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孩子,“如今的唐乐乐早就不是当初年幼无知的小女孩了,不过是着火,你凭什么认为,就一定是乐乐放的?!就因为她失去了哥哥就一定会放火?”

    战墨谦的脸色微变,在他的心里,他从未想过这场火是不是唐乐乐放的,也许于他而言……这不重要。

    苏绾很快想到了什么,随即冷冷的道,唇畔的笑意是无尽的讽刺,“战墨谦,最可笑最自私的就是你了,就算乐乐无意中害死你妹妹又怎么样?你三年前没有差点害死她哥哥?”

    她垂在身体两侧的手重重的握成了拳头,“她是无意的,那你呢?你为了唐宁暖联合唐家算计慕凡,你有为你做过的事情忏悔过么?”

    “等她签字以后,你就给我有多远离她多远,你没有资格出现在她的面前。”

    战墨谦的眼里已经隐隐泛出深重的怒意了,声音低沉而冷漠,“苏绾,我跟她之前的事情不需要你来管,在她签字之前,我才是她名义上的监护人。”

    他极其的厌恶这样的感觉,他面前的这个女人,对唐乐乐来说连朋友都算不上,却如此堂而皇之的要将他隔离出她的生活。

    她哪里有这样的资格?

    苏绾不屑的看着她,“你很快就不是了,唐大小姐刚刚做完手术,战大少还是去陪着她吧,否则醒来看不见你,不知道会多伤心。”

    战墨谦的眸色一沉,视线又重新落到了唐乐乐的身上,瞟了一眼那张离婚协议,薄唇微动,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就转身走了出去。

    垂在身体两侧的拳头握得极紧。

    他没有回头,所以也没有看到他转身后床上慢慢睁开了眼睛的女孩。

    唐乐乐看着白色的天花板,眼睛缓慢的眨了眨,漆黑无神的眼睛逐渐的聚集起焦距。

    她的嗓音仍旧嘶哑无力,“苏绾,你刚才和战墨谦说的话是什么意思。”

    缓缓抬眸,她转动着脑袋,苍白的脸色一片冰静。

    苏绾正准备去给她把热着的饭菜重新端过来,却猛然听到她这样问,“我哥的事跟他有什么关系。”

    其实她都听到了,不过是,需要一个求证。

    呵。

    天已经黑了下来,此时窗外已经暗透了,唐乐乐勾起淡色的唇,望着苏绾不知如何开口的模样,笑意愈发的深了,“你一直知道,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一直知道,为什么不阻止我嫁给她?”

    从来没有哪一刻唐乐乐觉得自己这么的好笑,当初为了那一张结婚证被他拉去跟绑匪换唐宁暖的命时没有,后来他说要离婚她厚着脸皮不顾自尊的死不肯放手时也没有。

    她的脑袋明明昏昏沉沉的,此刻却清明得能滴出水来。

    苏绾不是没有阻止过她,她阻止过,很多次,是她没能明白而已。

    苏绾低下头,唇畔一片苦涩的笑意,嗓音低低的,“乐乐,有些事情你知道了,并不会过得比现在要好,我知道如果他有什么是不放心的,那一定是你过得好不好。”

    她从来不去想,唐慕凡是不是还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哪个角落,又或者,如果他活着,会是什么模样。

    他爱妹妹的方式只有一种,让她没有忧虑烦恼,更不需要知道那么多的仇恨。

    唐乐乐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她侧过自己的脸蛋,看着放在床头的离婚协议,伸手拿了过来,目光落在男人大手签字的三个字上。

    “乐乐,你签完字我就去拿给他,以后都不会让他出现在你的面前了。”苏绾蹙眉,乐乐此时脸色莫名的让她心惊。

    “签字?”唐乐乐笑了出来,往常明澈的眼睛晦暗而冷漠,她的声音凉薄讥诮,“我签字,给他们机会白头偕老?呵。”

    下一秒,手里的纸张被一撕成为两半,刷刷的几下,瞬间被撕成了粉碎,然后雪花一般的被散在半空中,一片一片的徐徐落地。

    “乐乐,”苏绾心惊,不知所措的看着她。

    “我饿了。”她重新垂下了眼睑,淡淡的道,“苏绾,帮我把饭菜拿过来吧。”

    她如今过度抽血的体质,虚弱得一阵风就能吹散。

    她不能就这样躺在医院。

    说不定,唐家和那个男人随时都会以蓄意纵火为罪名将她直接关进监狱,就像当初对她哥哥一样。

    苏绾望着她淡静的脸,像是午夜平静的海面,深处波涛汹涌,她转过身,默默的将温着的饭菜重新端上小桌子。

    唐乐乐安静的吃,动作斯文却僵硬,低着头吞咽着食物,干净的五官此时过于寡淡,眉目间已经不见生动。

    她吃着吃着,忽然开口了,“苏绾,你说我哥哥还活着吗?”

    她像是真的只是突然之间想到这个问题,眼睛里还满满都是迷茫,连吃饭的动作都已经停下来了。

    唐乐乐低头看着自己面前的汤,“唐天华说他派人去找我哥,但是没有找到,唐宁暖说他们找不到的话,我哥估计多半是死了。”

    她像是在跟苏绾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苏绾用力的咬唇,只觉得眼睛痛得厉害。

    唐乐乐始终没有再掉过眼泪了,就连说到这个问题,她的眼睛也都是干干的没有一丝要掉眼泪的意思。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病房的灯光很明亮,唐乐乐继续吃,将苏绾给她盛的饭菜都吃得光光的,绷带下的脸蛋除了迷茫一直都没有过多余的表情。

    “苏绾你回去吧,我没事了可以照顾自己。”她不再追着她当年为什么背叛她哥哥的事情了,但是以后,不管是为了什么,都不应该走得太近。

    “我不放心,乐乐,战墨谦和唐家的人都在这个医院,我不放心。”

    唐乐乐扬唇就笑了,“如果他们真的打算要对我做点什么,你也护不了我,苏绾,他们代表这个京城最有权势的存在。”

    战墨谦如今只是低调,但她看得懂局势,如今别说这个京城,整个z国都没有人敢得罪他。

    苏绾还想说什么,却听见唐乐乐低低的声音,“你回去吧,我想一个人好好的静一静。”

    一天之内,她被迫的接受了太多的信息,她确实需要,一个人静一静。

    苏绾拗不过她的坚持,只能先离开。

    现在已经这么晚了,那帮人应该不会再来找乐乐的麻烦了。

    唐乐乐坐在病床上对着窗外的黑夜发了一会儿呆,随即爬下了床,穿上一双拖鞋,打开病房的门走了出去。

    战墨谦一个人站在走廊上,手撑着面前的栏杆,英俊得无可挑剔的脸庞如结了冰一般的寒冷。

    他的脑子里都是那张小巧而苍白的脸庞,静静的,呆呆的,偶尔露出冷漠的讥诮,又好像其实她什么都没想。

    如果她现在醒了,是不是已经签字了?

    他望着楼下已经没什么人的大厅,胸膛里空荡得厉害,甚至好似哪里的风灌了进来。

    安白现在是不是守在她的床边?她现在是不是恨他入骨?

    不,明明做错事情了的是她,她哪里有资格恨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