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坑深154米:唐乐乐你想自杀?

    他差点失手掐死了她,从她的身体里抽走了那么多的血。

    她没有看他。

    他终于想起来,为什么抽血的整个过程,一切都顺利,他却觉得哪里不对,是,唐乐乐从头至尾都没有看过他一眼。

    她不明白,所有人都不明白。

    宁暖被烧伤满身是血的推进手术室的时候,他母亲在他的耳边只说了一句话,她说,“看,战墨谦,十三年后,这就是你的选择,你从来就没有后悔过吧?”

    他瞬间就失去了所有的思维能力。

    他没有后悔过么?他怎么可能没有后悔过,那是他十三年来做得最后悔的一件事情。

    可是现实却赤果果的摆在他的面前,十三年后,他仍旧做了同样的选择。

    上一个错误,他没能救得了素素。

    这一次,他不能让宁暖出事,绝对不能。

    眼角的余光无意中瞟到一个单薄的背影,他立刻侧过了头,一眼就看到唐乐乐飘忽的身影。

    她走路目不斜视,似乎就只是为了走路,穿着蓝白相间的病服,更是显得她一身都寡淡,柔顺的发微微的凌乱。

    她走得很慢,身影有时歪歪斜斜,仿佛随时都会倒下去,她的手撑着墙,鬼影一般的飘着。

    明明有电梯,她却一步步的走楼梯。

    她如今这样的身体能走楼梯吗?他想都没想,身体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抬脚就跟了上去。

    一颗心忽然往下沉,这么晚了?她没在床上躺着,这是要去哪里?

    因为她的病房在楼下,她走楼梯他才恰好看到她,可是……往上面,她能去哪里?

    唐乐乐扶着楼梯的扶手慢慢的走,走一会儿就觉得脑袋是晕的,果然,抽了那么多血,她现在爬楼梯爬得头晕眼花的。

    每走几步路,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会儿。

    战墨谦无声无息的跟在她的后面,总觉得她随时都会从楼梯上滚下来,他离她的距离并不远,可是她好像完全没有知觉一般。

    花了大概将近半个小时,她才从病房的那一层楼爬上了顶楼的天台。

    用力的推开门,她望着一望无际的空荡荡的天台,深夜,果然没有人,抬脚走了进去,风立刻将她的头发和衣服吹了起来。

    唐乐乐笔直的朝着前面走去,游魂一般,头发也吹到了脸上。

    战墨谦跟着走到门口,就看到唐乐乐朝着楼顶的边缘走去,她被风吹起起的衣服让她整个人看上去都带了一种幽暗的绝然。

    瞳孔瞬间扩到最大,他一颗心脏仿佛被一直手紧紧的抓住,接近窒息的感觉,他想也不想的厉声喊道,“唐乐乐,不准再动!”

    女孩似乎是听到他的声音了,脚步顿了一下,但也就只有那么一下,她就没有犹豫的继续往前走,脚步的节奏都么没有变过一下。

    战墨谦看着她的身影,连呼吸都被剥夺了,心脏仿完全停止了跳动,他朝着她的方向猛的冲了过去,不顾一切的只想拦住她。

    心前所未有的慌,她想自杀吗?她怎么会大半夜的跑过来要自杀?

    是他错了,他不该凶她,不该差点掐死她,不,他从来没有想过让她死,他不该在看到她已经可怜兮兮的模样后还要抽她的血。

    唐乐乐最后一脚还没有落下,就已经被人从后面用力的抱住,有力的铁臂将她瘦弱的身子捞到怀里,紧紧的抱住。

    她蹙着眉头,低头看着环在自己腰上的手臂,后背贴着温暖的躯体,将她被冷风吹凉了的身体捂热了那么一点。

    男人在后面紧紧的抱住她,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他的声音里似乎带着一种恐慌,他在她的耳边愤怒的吼道,“唐乐乐,你没能被火烧死,现在还想从这里跳下去?!”

    难道唐慕凡死了,她就这么想跟着死吗?

    他用力的抱着她,仿佛她一松手她就会从这里跳下去。

    唐乐乐瞥了一眼下面,伸手去掰他的手,“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要跳楼了。”

    他不仅没有松,反而更加用力的抱着,直到两个人往后面退了好几步,他才稍稍的松了点力气,但仍旧还是抱着,“你不是想跳楼这么晚一个人上天台做什么?”

    他盯着她的脸蛋,似乎是余怒未消,又有些不敢把话说得太重,因此显得很僵硬,“唐乐乐……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夫妻一场。”

    战墨谦完全不懂在这样的情况下怎么才不会触怒到她,一双黑眸紧紧的锁着她的脸蛋,“这件事情……我会解决……你不要乱来。”

    唐乐乐这才抬眸看着他不似平时冷漠而略带惊惶的脸,淡淡的笑,带着沙哑,“我上来吹风,战少也有这个雅兴么?”

    战墨谦怔住,天气已经入秋,天台的风确实很大,黑色的发吹散在她的脸蛋上。

    唐乐乐抬手拿掉自己脸上的发,眼睛里是寂静没有温度的,苍白的小脸上却挂着笑容,“怎么这个表情?我睡了很久,晚上睡不着上来吹吹风很难理解吗?”

    他定定的看着她,努力的想从她的眼睛里看出点什么,可是空茫一片,什么内容都没有。

    也许是抽血过于的原因,她的皮肤显得过于苍白了,苍白的视觉另人觉得她身上的温度都是凉的,战墨谦下意识就伸手摸了过去。

    果然,触手生寒,一片冰冷。

    男人的眉目间瞬间生了怒意,用力的握住她的手,“唐乐乐,现在是什么天气,你就穿成这样上来吹风?你是不是想死在这座医院里?”

    他一边吼着,一边将自己身上的风衣脱了下来,强势的披在她的肩膀上。

    唐乐乐淡然安静,唇畔始终是淡淡的笑容,她漫不经心的抬手,轻易的将衣服拨落到了地上,“我脑子最近不太清楚,所以需要上来吹吹冷风,至于我是要死在这座医院还是要死在哪个坟墓,那就与你无关了,是不是?”

    她说完,就又转过身,朝着天台边又走了过去。

    战墨谦再次拉住她的手臂,“唐乐乐,不准再过去。”

    两步走到她的身边,不分青红皂白的将她横抱起来,英俊的脸恢复成冷漠而沉静的模样,“回病房去,唐乐乐。”

    双脚突然离地,唐乐乐被男人抱在怀里,她先是一愣,随即就笑了,眉目尤带几分冷艳,淡色的唇弯得成甜美的弧度,“说起来,我都还没有关心过姐姐的伤势呢?哦,她还活着吗?看着她被被抬出来的时候好像被烧得面目全非的,有没有毁容啊?”

    战墨谦低头冷冷的看她,“唐乐乐,说话不要太恶毒。”

    诅咒一个女人毁容,这话的确恶毒得很。

    唐乐乐轻轻的笑,眉眼弯弯,“哦,是吗,我可是连火都放了的人,说说又怎么恶毒了?”

    男人的脚步停了下来,嗓音低沉压抑,“唐乐乐,你承认火是你放的了?”

    唐乐乐在他怀里朝他眨眨眼睛,如小女孩一般的无邪,“墨谦哥哥你在说笑吗?你们都认为是我放的了,我承认还是不承认有什么区别?放一场火也是放,两场火也是放,我无所谓。”

    他看着他苍白却笑靥如花的脸庞,忽然想起了她在手术室外无声无息的安静,不反抗不悲哀看不出难过或者伤心。

    就只是安静。

    他想起了一句话,很久之前不知是在哪里看到或者听到的:

    沉默是女人最大的哭声。

    “你在否认这场火是你的放的。”

    唐乐乐在他的怀里抬眸,凉风吹在她的身上,而这样被他抱在怀里,确实显得很温暖,只是这样的暖无法暖心,也许这辈子都暖不了了。

    她沙哑的嗓音覆着娇娆,“墨谦哥哥在意的不是火是不是我放的吧,你在意的是你又做了跟当初相同的选择。”

    其实她是懂的。

    所以哪怕他说该死的人是她,她也没有什么愤怒的感觉。

    掐她也好,骂她也罢,甚至抽了她这么多血,她也无话可说,毕竟他第二次把她从火里就出来了。

    如果,他没有跟当年陷害哥哥的事情有关,她就会这样彻底退出他的生命,还他最想要的不打扰。

    战墨谦抱着她身体的手指不自觉的用力,眸色逐渐变得墨黑。

    唐乐乐懒懒的打了个呵欠,娇俏的笑,“既然不准我吹风,那就抱我回病房吧,一路爬上来确实很累。”

    战墨谦一言不发的抱着她回病房了,明明有电梯,他却也走了楼梯,一步步的抱着她下楼。

    回到病房,将她放在床上。

    他第一眼就发现放在床头的离婚协议不见了,只剩下了一张金卡,他收回自己的视线,淡淡的道,“很晚了,休息吧,你身体虚弱。”

    唐乐乐安静的拉过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直到他转身离开,走到病房的门口,她才在背后施施然的出声,“刚才你以为我要自杀,所以被吓到了吗?”

    她轻轻的笑,沙哑一片,“所以看到离婚协议不在也没有问我,”她慢慢的躺下去,闭上了眼睛,“发现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你好像特别怕我死,我一跟死亡沾点边儿,你就没有原则了,这多不好。”

    ——————今天特别抱歉,因为我昨晚在文里挂了下群号,导致大批读者涌入,耽误了很多功夫,所以今晚只有六千,明天会补上,欠的红包和月票加更也会补上,请原谅我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