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坑深216米:我帮你换衣服(求月票)

    清晨。…………

    唐乐乐睁开眼睛刚刚坐起来,病房的门就被推开了,她眯着眼睛,看着男人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袋子。

    俊美的脸上已然看不到昨晚的疯狂,沉静得近乎温淡。

    他是算准了她这个时候醒来吗?还是一直站在外面等着她,听到动静才进来的?

    战墨谦将袋子里的衣服拿了出来,然后走到她的身边,“洗漱换衣服,我等下带你出去。”

    唐乐乐眉间微蹙,不懂他想干什么,遂淡淡的道,“我没听医生说我可以出院了,我也不想出去。”

    等她出去后,她就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战墨谦已经抬手掀开了她的被子,俯下身就去解她的衣服,唐乐乐看着他的动作没有动。

    蓝白相间的病服被他修长的手指解开了扣子,露出白皙的肌肤,唐乐乐眼睫毛动了动,“你想干什么?”

    他低低的开口,温热的呼吸若有似无的喷洒在她的锁骨处,“我帮你换衣服。”

    唐乐乐蹙眉,冷眼看着他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

    战墨谦的手指顿住,她穿的病服……里面是真空的,都没有穿內衣,他将衣服脱下来,女人白皙姣好的身段就全部暴露在他的眼前。

    男人的呼吸蓦然一沉,连手指都僵了好几度。

    她的身上有擦伤,手肘上,背部,肩膀,包括额头上还是缠着白色的绷带

    十秒钟后,唐乐乐才看着他僵硬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男人的嗓音十分的低沉,“下次不准再伤害自己了,不管是因为什么。”

    然后拿起一旁的衣服,慢慢的给她穿衣服。

    她没有动,近乎冷漠的随着他折腾,只是哪怕不看也可以感觉到男人停留在自己身上的深沉的视线,似乎是心疼,还有更多的灼热感。

    战墨谦的动作异常笨拙,大手不断的擦过她的皮肤,每一次碰到他都要战栗一下,尤其是穿內衣。

    他似乎是不知道到底要怎么穿,大手居然握住了她的丰盈,唐乐乐深吸了一口气,手一推就把他整个人都推开了。

    唐乐乐自己把內衣穿上,然后跟着把一边的面料柔软的薄薄的红色浅v字领毛衣也穿上,下身是十分宽松的黑色长裤。

    她一只脚还没有踩到地板上,就被男人的大手握住了。

    她到底还是惊了一下,下意识的就要收回,战墨谦握得很紧,“你别弯腰,我来帮你穿鞋。”

    他总觉得,她的腹部受伤了,不应该弯腰。

    鞋子也是他从浅水滩的别墅里带回来的,不是最新的,但是她穿的次数最多,因为最舒服。

    他单膝跪在地上,从她的脚步只看得见他的侧脸,沉静俊美得令人心动,因为过于专注。

    唐乐乐抬头将视线转到窗外。

    衣服鞋子重新穿好,唐乐乐抬脚自己往病房的洗漱室走去,“小心点,有什么需要叫我。”

    唐乐乐没有理她,自己进去刷牙洗脸,走出来的时候,他手里拿着一件外套,一见她就走过来给她披上。

    “你要带我哪里?”她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管是我哥哥的墓前还是去孩子的墓前,你给我穿件红色的衣服似乎不妥。”

    她的头发已经愈发的长,发梢及肩。

    他又拿了条深色的围脖给她系上,淡淡的道,“带你去看戏。”

    他亲自开车,也不说去哪里,唐乐乐没有问,直到迈巴赫停在法院的门口,她才知道是干什么。

    这的确是一场戏,唐乐乐甚至怀疑,这个男人特意带她过来看这场完全没有悬念的官司,究竟是为了让她亲眼看到当初陷害她哥哥的人如今一败涂地的下场,还是在告诉她,如今在这个京城,已经没有人能够跟他作对。

    案子其实很简单,苏绾告秦轩绑架,苏父和苏母出庭作证。

    她不知道他是怎么劝服苏绾帮他的,但是苏父苏母那是用钱和权势完全可以压倒的弱势方,苏绾跟哥哥在一起的时候,她了解一点点。

    原本像秦轩这样的人物绑架一对小小的夫妻不足挂齿的可以忽略,战墨谦做过比这更过分的事情。

    可是有些事情一旦被曝光,被赤果果的晒在大庭广众之下,尤其是苏绾身为演技派一滴滴的掉眼泪。

    饶是秦家简单的把这个案子遮掩过去。

    唐乐乐淡淡的笑,“我都不知道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已经这么大的权势了,”她眯了眯眼睛,“是因为你除掉了我哥哥战功赫赫的原因吗?”

    战墨谦神情微僵,很快淡淡的道,“他只是没有想到我会用苏绾告他,他也没有想到一旦失去了右影他就很快什么都会失去了。”

    秦轩不是没有提防他的,只是这样的提防根本不够。

    因为这么多年他们相安无事,所以他没有料到战墨谦会突然要对他赶尽杀绝,甚至也不明白为什么。

    她一直静静的听着整个审判的过程,直到结束,她才对身边的男人道,“我想见他,可以吗?”

    战墨谦淡淡然的道,“按照程序你不能见他。”

    她说得很随意,“除非你不肯让我见他。”

    战墨谦当然不会不肯。

    秦轩从前一贯温润的脸庞此时已经找不出曾经的气质了,唐乐乐站在她的面前,淡淡的睨他,“秦少,我哥哥那里跟你有仇么?”

    他一直要陷害他,从三年前到三年后。

    秦轩看着唐乐乐,眼神阴冷,“是你让战墨谦对付我的?”

    唐乐乐轻描淡写,“别用对付两个字,我哥从来吧把你放在眼里,战少他估计也没有把你放在眼里。”

    秦轩冷笑,“唐幕凡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所以他两次都输了。”

    “输了?”唐乐乐嗤笑,“秦轩,我估计你全身上下唯一过得去的地方你就是你这一身的皮囊,不过连皮囊都没我哥好看,输赢不是用死活来判断的,因为人总是要死。”

    “你来是想告诉我这些?可惜唐慕凡他已经死了。”

    唐乐乐抬起眼皮,淡漠的道,“我知道我哥哥已经死了,”她扯了扯唇角,一字一顿的道,“可惜你连死都死不了。”

    女孩容颜干净,笑意却透出阴柔,“我知道你这辈子最大的梦想就是打败我哥哥,占他的位置,夺去他的女人,只可惜竹篮打水一场空,到最后落得一无所有,我都为你可惜。”

    她的笑意逐渐变淡,“我来是清楚的提醒你一件事,我哥他就算输了,那也从来不是输给你,你在监狱的日日夜夜都给我清清楚楚的记着这件事。”

    这句话异常精准而尖锐的刺到了秦轩那根已然紧绷又敏感的神经上,他的脸色蓦然的变沉,眼睛里很开的染上猩红色,抬手就要掐住她的脖子。

    唐乐乐还没来得及后退,腰肢就被一只手臂楼主,她整个人都被身后的男人带进了怀里。

    战墨谦抱着唐乐乐,冷漠的姿态凛冽,“秦轩,我不介意你的牢狱生活更加的精彩。”

    冷冷的扔下这样的一句话,他就抱着怀里的女人准备离开。

    秦轩的额头上布着青筋,“战墨谦,你这样做的理由是什麼?,一上位就大刀阔斧,你根本就是自掘坟墓!”

    他先出手赶走了郁家,如今整垮了秦家,这无疑会让京城的其他大家族对他群起而攻之。

    战墨谦冷漠的道,“因为你得罪我了,更因为你太没用!”

    “我要见苏绾。”

    战墨谦更加的冷蔑,“苏绾这辈子是谁的女人都不会是你的女人,你最好是不要自以为深情把你做得这些都归结为是为了爱她,那样显得你不仅是个悲剧,还是个闹剧。”

    法院门口,唐乐乐刚到门口就看到戴着墨镜等待在那里的苏绾,她睁开战墨谦搂着她的腰,踩着步伐走了过去。

    苏绾取下墨镜,长长的黑发下,一张脸竟然比她还要憔悴几分,“乐乐,我要离开这里了。”

    唐乐乐看了她五秒钟,无数的话从她的脑海中掠过,包括抱歉,包括安慰,包括不舍,所有的所有的话,可是一开口就变成了最简单的一句话,“好,一路顺风,一个人要小心。”

    苏绾重新戴上墨镜,又看了一眼两米外站着的男人,她伸手摸摸唐乐乐的脸蛋,低低的道,“乐乐,什么都不重要,开心才是重要的,你哥哥把你养得这么大,他只希望你开心。”

    如果跟战墨谦在一起开心的话,他也不会怪罪你的。

    唐乐乐站在原地看着苏绾的背影逐渐的离去,心底蓦然的涌出几分无法用言语表达的失落和惘然。

    为什么她觉得,她生命里所剩无几的那些人和事,都已经逐渐的离开她了?

    战墨谦走到她的身边抱住她,就听到她轻飘飘的声音,“战墨谦,我现在还没有我一个人在美国四处流浪活得开心。”

    她说完,就轻轻的推开他的手臂,一个人踩着楼梯拾级而下。

    战墨谦被她的话震住,连被她推开的姿势都维持着原本的姿势,高大的身影此时看上去格外的落寞,还有被拉得长长的孤寂。

    唐乐乐才走了几步,一个身影就闪电般的朝她奔了过来,撕心裂肺的声音尖锐的响起,“唐乐乐,最应该死的人就是你了,你怎么不去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