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坑深218米:你跟我走吧(求月票)

    唐乐乐咬唇,淡淡的问道,“你是想如他所愿,还是介意他是男主角?”她看他一眼,“照片的事情都是你捣弄出来的,跟他无关。||”

    男人回答得很干脆,“我只需要他以后一会出现在你的面前。”

    安白怎么样,他不在乎,他只在乎唐乐乐。

    唐乐乐眼皮微微的挑起,淡淡的道,“战墨谦,我不爱你,全世界的男人都是你的情敌。”

    战墨谦心脏一窒,面上却是不动声色,“想睡觉?还是看电视?”

    才说完,季昊就推门进来了,他拧着眉头,不悦的看着战墨谦,“你说乐乐又受伤了?没事把人带出去干什么?让她受伤的?”

    进来就是一顿劈头的指责,战墨谦在唐乐乐面前的好脾气分分钟现行,“我是让你过来说废话的?”

    季昊摸摸鼻子,懒得理他,径直就走到唐乐乐的面前,温声问道,“乐乐,哪里伤了?”

    唐乐乐把自己的裤脚撩了上去,“膝盖碰伤了,不是很严重。”

    的确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季昊最擅长处理这种外伤,没几分钟的时间就消毒上好药了,并不忘嘱咐道,“虽然不是很严重,但还是要注意休养,不要让伤口碰到水……”

    “我知道,”唐乐乐淡淡的打断他,“久病成医,我受这种伤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

    季昊顿时觉得尴尬,他替自家的哥们尴尬。

    战墨谦果然眸色一沉,只是仍旧没有说话。

    唐乐乐抬头问道,“季医生,我什么时候可以出院?”

    季昊想了想,“虽然你的身体没有大碍,但是毕竟流产对身体的伤害很大,所以你至少再住一个星期的院再回去。”

    “我的身体没有大碍了吗?”她把上好药的裤脚慢慢的放了下来,淡淡的道,更像是说,而非问。

    季昊还是点点头,“嗯,没有大碍了。”

    没有大碍了,那就好。

    季昊没待多久就出去了,病房里很快只剩下唐乐乐和战墨谦。

    她把脚慢慢的放平,病房里很安静,安静得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唐乐乐看着立在她床前的男人,蓦然的想起了曾经在哪里看过的一段话。

    她终于明白爱的尽头是什么。不是擦肩而过,不是聚少离多,不是伤害也不是第三者,而是这些东西都不存在,他们赤条条的两个人,面对面的坐着,却再也感知不到对方的处境。

    正如她如今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哪怕她可以看清楚他面无表情下眼底的温柔,她也再无法感知那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就像她其实也清楚,那么多年的纠缠眷恋,无法一下斩断。

    所以她选择了最残忍绝然的方式。

    唐乐乐躺了下来,把自己的眼睛闭上。

    战墨谦自然是知道她只是不想跟他说话,也不吵她,不出一丝声响的在沙发上坐着。

    直到傍晚吃晚饭的时候,战墨谦打开病房的门准备去给她拿吃的,结果病房的门刚开就看到立在门前的男人。

    安白一身浅色系的休闲装,整个看人上去有几分落魄,但是丝毫不影响他的俊美,反倒是多了勾魂夺魄的寥落的性/感,“这次没有派人守着不准来看她,应该也不会介意我跟乐乐说几句话吧。”

    战墨谦下意识的拧眉,想也不想的就要拒绝,“不行,滚。”

    安白耸耸肩膀,“我觉得你现在还是顺着她的意思来比较好,女人生气的时候还是觉得温顺的男人更讨喜。”

    安白虽然在笑,只是精致的眉目里漂浮着冷冽的嘲弄。

    “小白,”战墨谦准确的分析出唐乐乐声音里提高的音量代表了她这段时间阴郁的心情第一次多云了。

    看着这只小白脸让她心情这么好么?

    他握了握拳头,面无表情的道,“在我把晚饭拿回来之前,跟她说好再见。”

    说完,就笔直的走出病房,擦肩而过的那一刻狠撞了安白的身体一下,安白无语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他为什么每次吃醋都表现得这么幼稚?

    唐乐乐脸上扬起微笑,“我还以为你已经躲起来就怕被外面的媒体逮到。”

    艷照門这件事情,因为她人一直在医院,战墨谦又几乎把新闻源都截断了,除了今天在法院门口被狗仔围攻,没人敢在她面前说什么。

    安白笑而不语,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唐乐乐眨眨眼睛,讪讪的道,“我是不是玩得太大了?你妈妈有没有把你怎么样?”

    安白的笑容逐渐收敛起来,眼底浮出怜惜,淡淡的道,“我是在想发生了什么你能做得这么狠,亲手毁了女人最重要的东西。”

    “你这么做,以后要怎么在京城生活?”

    “我会离开这里,所以不需要在这里生活。”唐乐乐淡淡的笑,面色仍旧苍白,只是在说他的事的时候变得有几分不安,“小白,我没有跟你商量,有没有对你造成不好的影响?”

    安白眯眸,唇上扯出笑意,低低的道,漫不经心的眼神依旧吊儿郎当,只是多了几分洒脱,“拜大少所赐,我妈也没办法了,他给我妈打电话,说安氏和我只能留一个。”

    所以,照片出来马上安氏马上出来的危机公关也被迫停止,到目前为止所有安白的公司和经纪人都不曾对这件事做出任何的回应。

    安白抬眸,看着安静暗淡的女孩,才道,“你一个人要离开,可以去哪里?”

    唐乐乐漆黑的眼珠里掠过茫然,“不知道,能去哪里就去哪里吧,反正我过过一个人的生活,”她唇上始终是浅浅的弧度,“去找一个喜欢的地方,重新开始。”

    像是为了怕安白担心,她眉目都弯起来,“我还年轻,才二十一岁,什么都会过去的。”

    “我带你走。”一句话甚至没有经过思考,就已经脱口而出了。

    然后两个人都怔住了。

    安白看着她的脸,“我按照原计划去英国,如果你没有打算好去哪里的话,可以跟我一起去,至少开始我可以照顾你,等以后你想好了,再决定究竟要去哪里生活。”

    唐乐乐觉得这个建议很不错,可是她很迟疑,老实的道,“不是我不想找个伴,战墨谦不会放我走的,如果到时候我们一起被他逮到,下场会很惨烈。”

    安白黑线,“为什么我觉得我受到了侮辱?马上告诉我你只是在抬举战墨谦那个男人。”

    他被战墨谦抓到下场会很惨烈,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心塞。

    唐乐乐囧,弱弱的道,“据说他现在权势滔天京城没有人敢再跟他作对,秦轩都被他给收拾了,最重要的是你知道他一直都看你很不顺眼……虽然被抓到他不会把我怎么样,但是我觉得他会把你怎么样。”

    安白忽然有一种极其痛心疾首的感觉,为什么唐乐乐会觉得他这么弱?他上次之所以没有成功逃得出去那是因为他被手下的人暴露了行踪,所以才会被逮到!!

    于是他很果断的决定,“等你养好了身体,你就跟我走。”

    唐乐乐看着安白笃定的神情,终于还是迟疑的点点头。

    有朋友在身边,还是要比一个人来得好吧?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心头的刹那她还是觉得心里又空了一块。

    安白看着她的眼睛,那样过于安静的神色本来就不属于唐乐乐,他心疼,却无从问起。

    他知道她的哥哥死了,知道她住院是因为孩子流掉了,他甚至知道那些照片是她亲自流出去的。

    不管是哪一件,再问一次,都等于揭开她的伤口,不如什么都不问。

    战墨谦回到病房的时候,安白已经离开了。

    男人冷哼了一声,算他还识相。

    唐乐乐看着他把食盒放在沙发上的茶几上,然后把每一样菜都拿出来摆好。

    她掀开被子,自己穿上拖鞋下了穿。

    战墨谦眉梢微挑,惊异于她的乖巧,随即想到她自己下来多半是因为不想被他抱着。

    他只准备了她一个人的晚餐,也不知道就坐在一边看着有什么劲,唐乐乐也懒得问他。

    这一个月来他们的相处模式几乎都是这样的,唐乐乐寡淡安然,从不主动跟他说话,有两次他都提出要出院回浅水滩休养,都被她淡淡的拒绝了。

    战墨谦每次都立即换了神色,就在唐乐乐以为他要强势的逼她出院,他那一脸的冷色又被强制性的克制住了。

    似乎那天自从安白说女人生气的时候还是看温顺的男人更顺眼起,他就在她面前努力的克制他霸道惯了的习性。

    虽然效果很微弱。

    出院前的一天晚上,唐乐乐换了身简单休闲的衣服就准备一个人离开病房,走出房门还不到两步,就被一个从而天降甚至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拦住了,“少夫人,您现在身体不适,有什么需要吩咐我们就好。”

    小白说战墨谦没有派人守在她的病房前,只不过他这次派的人藏起来了而已。

    唐乐乐并不介意,淡淡的道,“我今晚想回家,如果你们战少不同意的话可以打电话请示他。”

    ——月底求月票啊亲们,最后一天啦,么么哒╭(╯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