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坑深251米:唐乐乐,要死我们也一起死

    唐宁暖皱着眉头,冷冷的道,“你在男人面前受挫了就在我面前来发脾气,你跟我发脾气这男人他就会娶你了?”她跟唐乐乐从小斗到大,“整天死缠烂打的跟在这男人的后面,他有正眼看过你吗?不就是个男人,你没见过男人还是怎样?”

    唐慧一下就如同被踩尾巴的猫,立刻弹跳起来,“我还没有怪你呢,如果不是你跟唐乐乐闹到这个严重的地步,她怎么会这么记恨唐家,连我的未婚夫都要抢,都是你犯的错现在却要我来承担。||”

    唐宁暖从来没有被她这么大肆的指责过,从小到大唐慧基本对她为首是瞻,心头的恼怒一下就涌了上去。

    正准备开口,手臂被站在身侧一言不发的男人拉住,顾泽温淡的笑,“宁暖,你堂妹心情不好,不要伤了感情。”

    男人狭长的眸子里掠过细细长长的暗茫和微微的笑意。

    沈初始终一言不发,只有在看向顾泽的时候,眉头微微的皱起。

    唐宁暖因为顾泽的声音稍微冷静下来了一点,她深吸了一口气,“刚好我也还没有吃饭,我请你吃吧,”她睨了淡然沉默如局外人的男人一眼,“当做我向你赔罪,刚才是听到沈店长说话太不客气才生气的,结果倒是向你发火了。”

    唐宁暖给了台阶,唐慧也不好意思不下,毕竟她才是唐家真正的大小姐,“那好吧,”

    恋恋不舍的看了沈初一眼,“我明天再来找你。”

    …………

    战墨谦伤愈归位后,工作上便有一大堆的事情等着他做,累积了将近两个月的工作,左轮和右影彻底的合并,更有无处的交接工作等着他亲自点头或者签字。

    男人虽然早出晚归,但一到饭点势必要亲自打电话叮嘱她吃饭,好像不提醒她她自己就不知道要吃饭似的,晚上无论多晚也会回家陪她一起睡。

    白天的时候唐乐乐一个人在家看书遛狗种花,清清净净倒也自在,日子过得平静而舒心。

    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一直戴着,那张签了字的离婚协议也仍旧放在她看书复习的书桌上,用台灯压着。

    战墨谦不知道,但是沈妈偶尔会看见唐乐乐不看书的时候盯着那张纸发呆,看不出失落也看不出伤心,她也算是活了大半辈子,但也无法从她的脸上读出什么。

    唯一知道的是,人之所以平静,是因为已经有了决定。

    “少夫人,”沈妈在客厅拖地,看到唐乐乐背着书包要出门,不由的问道,“您要出去吗?”

    唐乐乐微微的笑,“是啊,我朋友早上打电话给我,邀请我去她的家里陪她聊聊天什么的。”

    温蔓给她打电话,说一个人在家里太无聊,问她有没有有时间,她反正是很清闲,一口就答应下来了。

    战墨谦的迈巴赫停在别墅里,她想了想拒绝了司机送她过去,自己开车按照温蔓给她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