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坑深265米:所以,后悔爱上我了是吗

    温蔓被他捏得吃痛,脸都快扭曲了,她低喘着气息,努力的开口,“顾泽,我不过是做我该做的事情。--”

    “你该做的事情?”他在她的耳边低声冷笑,“为了一群外人,算计你儿子的父亲,这就是你该做的事情?”

    温蔓忍住手臂传来的疼痛,“顾泽,你做人就永远是这样双重标准吗?”明明很痛,她却强忍着笑了出来,“你是商人也从小不在乎这世上的道德准则,也不懂良心两个字怎么写,我跟你不一样。”

    她看着他的眼睛,“我爱你甚至不在乎你是什么样的人,那也不代表我不在乎我自己是什么样的人,”

    她到底是怕疼的女人,努力的想要把自己的手抽出来。

    顾泽眸中的暗色愈发的深,他泠泠的冷笑着,覆着薄薄的轻蔑,唇息皆喷洒在她的耳中,“原来你是为了你自己的良心,我还以为,你只是憎恨宁暖。”

    最后两个字从他的唇吐出时,她的身子僵了僵。

    温蔓的漂亮是属于低眉顺眼的温软,正如此时,“顾泽,在情场上,我知道我的对手是你不是她,”她露出笑容,已经全然不似最初爱上他或者嫁给他那般小心翼翼,“在你面前,我已经认输了。”

    “呵,”顾泽低低的冷笑,手上的力道不断的加重,“所以你只是为了报复我?”

    “不是,”她道,“我只是想为我的孩子积德,为你赎罪,乐乐是我的朋友,我帮她理所应当不需要任何你以为的阴暗或肮脏的理由。”

    任何你以为的,阴暗或肮脏的理由。

    男人怒极反笑,“在你的心里,我就是阴暗肮脏是么?”

    她觉得自己的手骨下一秒就会被她拧断,她的唇色都白了,“在我心里,你是这样的。”

    难道不是吗?

    顾泽掐着她的下巴,眸中萧然的讽刺,“所以,后悔爱上我了是吗?”

    后悔?温蔓茫然,爱一个人,可以有后悔的余地吗?

    她也从来没有想过后悔,嫁给顾泽,是她强求来的结果,嫁给其他的男人,也未必会更好,或者更差。

    她拒绝回答这样的问题,眼中疼得已经开始闪烁泪花,“是不是我的手断了,能作为我偷了你的监控录像的惩罚?”

    她用力的呼吸,“如果是这样,你可以再多用几分的力。”

    跟她的宝宝比起来,断一只手不算什么。

    顾泽嘲讽的看着她,手上的力气却松了,“阴暗肮脏的男人还暴力不堪是么?”

    他还不至于对女人动手,尤其还是他自己的女人。

    他面无表情的看着摇篮里睁着眼睛兀自流着口水的小肉团,一把将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给推开,然后走过去俯身把婴儿抱了出来。

    温蔓一下便想起顾泽之前说的话,脸色登时惨白了,一直忍着没掉的眼泪也刷的全都掉了下来,“顾泽你想干什么?把宝宝放开。”

    男人太高,力气跟她也不在一个水平,温蔓试图去抢,却连孩子的衣角都碰不到,她只听到他的声音,“这一个月你需要反省,孩子我会交给专门的人照顾。”

    “不行。”她抓住他的衣角,用力的摇头,“顾泽,宝宝才刚刚出生,他不能没有我的。”

    与其说孩子不能没有她,说她不能没有孩子更合适。

    这是她唯一的重心,她刚刚还在想,她要亲眼看着他一点点的长大,现在怎么可以,他才刚刚出生啊。

    顾泽冷淡的瞥了她一眼,“放心,一个月后他还好端端的活着,如果你能见到他的话。”

    说完,就大步流星的向外走去。

    婴儿似乎感知到了什么,被顾泽抱在怀里开始大声的啼哭,温蔓跟在后面,听着觉得自己的心都碎了。

    “顾泽,你把孩子还给。”她哭得厉害,几步走到他的面前拦住他,手用力的拽着他的衣服,她手足无措,脑子已经完全乱了,“我……不会再出庭作证了,你把他还给我。”

    顾泽的脚步顿住,转身看着一脸苍白挂着泪珠的女人,冷漠的声音威胁的意味十足,“温蔓,你刚刚说什么?”

    出庭作证?

    她需要做什么证?证明这盒带子在他的手里?那根本就不能说明什么。

    除非……

    “你知道什么?”

    温蔓一下就怔住,然后猛然的摇头,“没什么……顾泽孩子是无辜的,其他的什么都好,你不要从他的身上下手。”

    顾泽眯起的眼睛里净是危险的暗茫,“温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她鼓起勇气,眼睛却没有直视他,只是看着男人手里抱着的孩子,“没……我之前答应战墨谦替他出庭作证,证明是你拿走了带子。”

    男人盯着她的脸看了半响,才再度将她的手拨开,冷淡的道,“孩子我会让人照顾,你这段时间可以休息。”

    她猛然抬头,“我不需要休息,我不累。”

    他没有理会她,抱着孩子就径直的离开了。

    温蔓看着他的背影,手脚都开始发凉,手指绞在一起,怎么办?她现在应该怎么办?

    …………

    战墨谦把玩着手里的带子,双眸眯起,“人呢?”

    步数皱了皱眉头,“顾泽似乎发现温蔓偷了他的带子,把孩子带在另一栋别墅派专人看管……头儿,她还会出庭为我们作证吗?”

    对生了孩子的女人而言,孩子就是一切。

    他淡淡的,眉目间也是淡漠到极致的冷寂,“她不愿意,那你就想办法让她愿意,顾泽的手段再多,也不过是商人,手段再最直接的生死面前就没有发挥的余地了。”

    步数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我们现在就对唐家出手吗?”

    “嗯。”

    当年唐慕凡想方设法拿到的那份资料,他其实也早就拿到了。

    始终没有对唐家出手,是顾虑着唐乐乐和唐家的关系再怎么差,她也终究还是唐家的人……更何况,如果他对付了唐家,她以后在京城免不了要受到各种各样的闲言闲语。

    不过如今她不在了,那便再也无妨。

    “我马上派人去找温蔓,秘密开庭,有证据那帮老头子掀不起什么风浪,大约三天,您就可以出去了。”

    “嗯。”他淡淡的,兴致不大的样子。

    温蔓被顾泽软禁在家里,不准她出门,他也从来不回家,她每天打无数无数的电话他一个都不接。

    他明明知道她只想见孩子,偏偏用这样的方式来惩罚她。

    原本以为只要熬过这个月就行了,只要熬过这个月,顾泽就会把孩子带回来,以后外面的事情都跟她无关。

    谁的事情,他在外面是不是有女人,他心里是不是有女人。

    那些都再也跟她没关系了。

    谁想天不遂人愿,不过是她以为,别人错一步,可以拨乱反正,她错一步,就彻底的踩进了深渊。

    顾泽的人挡得住她,却挡不住左轮的人,战墨谦表现失势,也不过是表面,哪怕他人在监狱,也仍旧握着最有实力的左轮和右影。

    步数的态度勉强的算客气,但是照样半点没有缓冲和拒绝的余地,“温小姐,麻烦你跟我们走一趟。”

    温小姐三个字……就已经明明白白的跟顾泽划清界限了。

    温蔓抓着自己的衣角,没有动,让顾泽知道她帮战墨谦作证……她这辈子都见不到她的宝宝了。

    步数看出了她眼里的意味,不由挑了挑眉,“温小姐,我们合作,你情我愿自然是最好,如果不行的话,那我就只能用我的方式——到时候温小姐……您的丈夫和您刚出生的孩子会怎样就很难说了。”

    看得出来她眼底的犹疑,步数响起战墨谦跟他说过的话,“温小姐,您的孩子有一个包庇杀人犯的父亲,难道你还想当一个同样包庇杀人犯的母亲?而且那个杀人犯不仅夺去了你的丈夫……说不定将来还会夺去你孩子的父亲。”

    温蔓的心一阵刺痛,过了好半响,在步数失去了耐心准备强行把人先带走的时候,她已经轻轻的开口了,“……好。”

    战家暂时失去了战墨谦,但战老在京城的势力和余威也是不容小觑,尤其之前京城已经有好几个家族都已经被废了。

    这一次开庭,除了唐家的人被临时通知,战老和战墨谦的部属,就再没有任何其他的人参加了。

    而唐家因为唐天华卷入另一场更大的官司,大半的人已经自顾不暇,所以这次开庭,低调得出了当事人几乎无人知道。

    哪怕是顾泽,也都还是家里通知他温蔓消失才知道,战墨谦的动作会这么快。

    唐家和唐宁暖都没有半点准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第三盒录像带被肆无忌惮的放出来,温蔓没有气势却一个字一个字肯定的声音在安静的法庭陈述。

    一身单薄黑衣的男人就只是安静的坐着,从容而冷漠,仿佛这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也是,原本,这些就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一盒真实的录像带,技术人员的分析,还有一个旁观者温蔓的证词,律师言之肯定,“对比三份录像带,后面两份明显更加清晰,截取几个画面,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的人是谁——更重要的是,如果有两份是后面重拍的,那么唐大小姐应该不会主动的参与吧?你的脸可是清楚的出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