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坑深327米:顾泽,你已经脏得我不能忍了

    女人静静的躺着,纤长而卷曲的睫毛下,眉目舒展得安静。/

    顾泽盯着她看了很久,突然之间就生出一股荒唐的错觉,她这般安静得甚至是安详,没有任何的焦躁和烦闷,像是终于摆脱了什么。

    摆脱什么?摆脱了他吗?

    这个念头一出来,他俯身就低头吻了下去,压在她颜色寡淡的唇上,逐渐碾压。

    夜色逐渐暗去,外面的雷雨也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停了下来。

    “她的烧已经退了,为什么一天一夜了都还没有醒来?”白色的病房,因为男人冷漠得恐怖气场而兵荒马乱。

    穿着白大褂四十岁左右的医生慌忙道,“顾先生,陷入昏迷可能有很多的原因,顾太太的高烧已经退了按道理应该醒来了,您不介意的话我们给顾太太做个全身检查。”

    另一个年轻的医生俯身用双眼撑开温蔓的双眼,仔细的查看,又用听诊器听了一会儿她的心跳,眉头顿时紧皱起来。

    他站直身子走了过去,“宋医生,顾太太必须做全身检查,我看她现在……应该处在深度昏迷中。”

    “怎么会这样?”宋医生连忙问顾泽,“顾先生,令夫人平时有什么其他的身体不好的地方吗?”

    顾泽的脸色已经不是阴沉可以形容了,“没有!”

    “顾先生别急,我们马上安排检查。”

    深度昏迷。

    他冷漠的咀嚼着这四个字,心底有什么东西在莫名的坍塌,逐渐脱离了他可以控制的轨道。

    睁开眼睛的刹那,刺眼的光线让她下意识的再次闭眼。

    她做了一个梦,漫长,冗杂,绝望,闻不到温度看不到光线,她以为自己会死在那场梦靥中。

    守在身边的顾睿如跳蚤一般猛然的弹了起来,“妈妈,你是不是醒来了?”

    温蔓抬手遮住刺眼的光线,才勉强的看清把脸凑到自己面前的顾睿,梦境和现实的交错让她恍惚。

    勉强的扯出笑容,“小睿,”长时间干涩的喉咙让她的声音沙哑得难听,“帮妈妈倒杯水。”

    “好。”顾睿眼睛发亮,立即跳下床跑到饮水机的旁倒了一杯温水,然后又爬到她的身边小心翼翼的喂着她喝了半杯水,“妈妈小心。”

    “妈妈饿吗?”把杯子放在一边,顾睿局促不安的看着她,“我打电话给爸爸告诉他你醒了。”

    “没事,”温蔓淡淡的笑,手撑着枕头就要坐起来,一阵头晕目眩突然传来,她眼前一黑,手扶着自己的脑袋。

    顾睿连忙伸手帮她揉,“妈妈不舒服吗?”

    “没有。”她靠着床头,睁开眼睛看了周围一圈才发现这里是病房,她微笑着安抚儿子,“妈妈可能是睡得太久所以一时间没有力气。”

    顾睿忽然抬起头,稚气的脸上掠过恐慌,他伸手抱着温蔓的脖子,“妈妈,我以为你不要我了。”

    他再怎么早熟懂事,也不过是个孩子。

    温蔓一怔,然后失笑,“怎么会?你是我最宝贝的儿子了。”

    “妈妈,”顾睿搂住她的脖子,声音里竟然带了哭腔,“你睡了一个月了,我以为你再也不想醒来了。”

    她脸上的笑容猛然僵住,闭上眼睛前的一幕忽然全都涌进她的脑海,包括作为背景的电闪雷鸣。

    这也很好,这辈子她都不会忘记了。

    “对不起小睿,妈妈只是……”小睿用的是想字,不是不会,而是不想,“妈妈只是生病了,现在醒来了,也没事了。”

    顾睿重重的点头,但是小脸上的不安和局促还是没有消逝。

    她伸手摸着他的脸,柔软的手指很凉,“妈妈不会不要你的,永远都不会。”

    她就只有这个儿子了,怎么会不要。

    温蔓掀开被子,穿上拖鞋下了床,慢慢的走到窗前,阳光明媚。

    顾泽推开病房进来看到的就是穿着蓝白相间的病房静静站在金色阳光里的女人,茶色的发在光线的照射下格外的漂亮。

    他一怔,心底徒然生出几分隐蔽的甚至不明显的雀跃,带上病房的门,嗓音黯哑低沉的开口,“你醒来了。”

    整整一个月昏迷不醒。

    医生说,病人深度昏迷,除非她自己醒来,否则他们谁都没有办法。

    他踱着步子走到她的身后,看着她瘦削的肩膀下意识就想伸手抱进怀里,却还是莫名的忍住了,低哑的嗓音慢慢的道,“我还以为,你不会让自己醒来了。”

    他想说,如果这是一场报复,或者挑衅,那么,她成功了。

    他习惯所有有她参与的生活,哪怕在他最忙的时候这份存在只是晚上给他留一盏灯等着他回来,然后躺在他的身边睡觉。

    女人淡淡的笑,“不想醒来的话,”她的音色一如既往的温婉柔软,“那我就会直接割脉了,用右手划开左手的静脉,然后搁在放满热水的浴缸里,等血流完,那就永远不用醒来了。”

    她说得轻描淡写风轻云淡,顾泽的瞳孔却蓦然的扩大,心脏狠狠一震,抬手扣过她的肩膀将她强制性整个人扳过来,眸眯成狭长的阴冷,“你想过自杀?”

    她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陌生人,不在意的道,“像我这样的女人,想过自杀你觉得很意外吗?”

    她抬手拨开他用力捏着她肩膀的手,一个月依靠营养液维持生命让她整个人都瘦得不成样子,下巴尖得空灵。

    她抬手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手指仍旧微不可绝的颤抖,男人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你休息,我收拾东西,等会儿检查完就回家。”

    手一抖,热水洒在她的手背上,她毫不知觉,慢慢的将透明的玻璃杯放在一边,漆黑安静的眸直视他的眼睛,声音沙哑,“我要跟你离婚,”她一句话没有任何的抑扬,“顾泽,我不会回去。”

    空气有瞬间窒息般的安静。

    顾泽走到她的面前,骨节分明的手指捏着她的下巴,轮廓的线条很阴柔,淡笑着的模样透着森森的寒意,“再说一次?”

    “我不爱你了,不要你了,”她站在他的面前,身高的差距迫使她只能抬头跟他对话,温静内敛的气质更加敌不过男人戾气散发的气场,但她眉目平静,不卑不亢,叹息般的语调竟然夹带着淡淡的笑意,若有似无,“顾泽,你已经脏得让我不能忍了。”

    手上的力气徒然增大,险些捏碎她的下颔,温蔓疼得皱紧了眉,却没有出声,一如既往的忍耐。

    顾泽的眼中有暴怒的戾气掠过,心脏前所未有的堵塞,死死的盯着她的脸看了好几分钟,才妥协般的低低开口,“我知道你介意……温影的事情。”

    他在她面前的姿态一贯是淡然,掠夺,占有,冷漠,就算最开始他借温家的权势起家也是她在小心翼翼的讨好他,这样的刻意放缓语气几乎是头一次,很僵硬,“我跟她以后不会有关系了。”

    温蔓眉目不动,依旧淡淡的,“你的钱我不要,你的东西我也不要,除了小睿,我不会带走你的任何的东西,所以顾总放心,你跟我离婚,绝不会有任何的损失。”

    很多有钱男人外面彩旗飘飘而不愿意离婚,不过是因为离婚的成本太高,顾泽骨子里就是利益至上的商人,她懂。

    顾泽一只手扣着她的细腰,将她整个人都往后推,身子抵在冰凉的墙上,斯文儒雅的男人似笑非笑,“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一分钱都不要,不嫌吃亏么?”

    她看着他的脸,抿唇,微微的笑,“你肯给吗?如果顾总肯签字离婚,又肯付赡养费给我,你给我多少,我都会受着,单身的女人带孩子确实不太容易。”

    她苍白又消瘦,抵着墙壁的背脊却是笔直的,无声无息的倔强。

    “是我的女人,花多少钱我都愿意养着,一旦不是了,温蔓,我花一分钱都觉得浪费,”他粗粝的手指摩擦她白皙滑嫩的脸蛋,“你觉得,你离开我能好好活下去?你觉得,我能让你好好活下去?”

    她的眼睛蓦然的睁大了一点,“你什么意思?”

    他的脸上在笑,可是一双眸子冷的没有任何的温度,“五年前我在战墨谦的手里差点输得什么都没有,所以我这辈子都不会再让同样的事情发生……你觉得,你们温家在京城再有权势,抵得过战墨谦?”

    她只是性子软了一点,但并不代表她很蠢,这话里的意思她不需要过多的揣摩就懂了,她闭了闭眼,“顾泽,我跟你离婚,就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了,我能不能活下去也跟你没关系。”

    “你大概不知道,”睁眼,她忽然笑了,“你上次说,我就算做ji女人家也嫌我在床上太木,我现在告诉你,我就算做ji女,都不想再继续做顾太太。”

    顾泽身上的气息一下就冷了下来,看着她的目光像一只被惹怒了的野兽,下一秒就会冲上来将她撕碎,“温蔓。”

    她习惯性的瑟缩,骨子的畏惧仿佛与生俱来,但没有丝毫的退缩。

    她甚至以为他会动手打她。

    顾泽盯着她,忽然重重的冷笑了出来,“你大概也不知道,我说不准,你想离婚,做梦!”

    ——一更,二更半小时后,三更明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