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坑深337米:郁景司,救我

    就这么自我催眠着,她最终还是迫不得已的穿上拖鞋一路开灯到客厅,透过防盗门的猫眼,她看到熟悉的男人站在门外。

    心中的恐惧一下就消散了。

    伸手扭开门把,看着半夜出现在她家门前的男人,温蔓发现她平静得很,算算不过是一个礼拜,她有种已经过去了几个月的感觉。

    手搭在门沿上,没有让他进来,只是问道,“顾泽,有事吗?小睿已经睡了……”

    男人高大而强健的身体猛然的抱了上来,将她纤细的身子死死的搂在了怀里,酒气扑鼻,充斥她的鼻息之间。

    “顾泽,”她蹙着秀气的眉,想要挣脱出来,别的不说,这样被抱着她很难受,“你放开我。”

    “跟我回去。”轻易的将她无力的身躯抵在门板上,舌尖重重的舔舐她的耳骨,温和沙哑的声音说不出来的霸道强势。

    战栗反感的触觉让她整个人都紧缩着,她厌恶这样的亲密,从骨子里排斥,“顾泽你疯了你松手,”她努力的推搡着男人纹丝不动的身躯,“你再不松手我叫人了,”

    “叫人?”顾泽板着她的下巴冷笑不已,“你是我的老婆我的女人,别说我只是亲了亲你,就算我在这里上了你谁也管不着!”

    闻着她独特的熟悉的体香,激烈的深吻她的唇舌,相濡以沫的亲昵和交/缠,压抑许久的情/欲如爆破的喷泉全数涌了上来无法阻挡,下腹处很快坚硬如铁,灼热的巨大抵着她。

    温蔓抬手就想删他,可是她的反应又怎么敌得过男人的身手,很快双手就被扣在了身后。

    她一慌,看着男人浸透了欲/望的脸整个脑子都空白了,趁着他一路沿袭沉迷的亲吻她的锁骨处用尽她最大的嗓音喊道,“救我!”

    “救我,郁景司!!”

    顾泽沉浸在她身体里的旖旎欲/望在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犹如一盘冷水浇灌了下来,眼眸第一次因为纯粹的愤怒而变得猩红。

    他掐上她白皙如玉的脖子,用力的收紧,“温蔓,你敢在跟我亲热的时候叫其他男人的名字?”

    他死死盯着她的模样,如一头受伤的困兽,恨不得能借机一口咬死对手。

    她一直怕他,从最初认识的时候,结婚后也从来不敢在他面前造次,就算鲜少生气动怒,被瞪几眼基本就软下去了生气也只能自己生闷气,连脸色都不敢摆。

    他不会打她不会不给钱也不会在外人的面前训斥她给她难堪,她哪里惹毛他了他会全都在床上讨回来,多的是花样的折磨得她死去活来。

    “郁景司,”声音从大到小,最后变成了喃喃的细语,她嘴里也仍旧只念叨着这个名字。

    糅杂在女人啜泣里的男人的名字,如刀一般的捅在他的身体里,顾泽低头看着被他控在手中无法动弹的女人。

    商场沉浮多年,他早就学会夷平自己的情绪,就算五年前那场最大的挫败他都没有多大的感觉,可看着在他的怀里哭着叫其他男人的名字,那样尖锐明晰的感觉分明是在切割他的神经。

    俊脸狰狞,连手上的力气也跟着失控了,大力的掐着女人的腰就要往屋子里走。

    温蔓用力的打开门,不顾一切的想冲出去,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看到他就开门了,他不会伤害她吗?

    她活着的这么多年伤她最多的就只有他而已。

    “郁景司……救我……”

    深藏于骨的暴戾因子终于在这一刻全然的崩塌下去,他来的时候没想把她怎么样的,只是想见她,所以就来了。

    “温蔓,我不动手,你是不是就真的觉得我不能把你怎么样……”

    “什么事?”冷淡慵懒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门被一只手大力的拨开,光着上身只穿了一条沙滩短裤的型男出现在门口。

    郁景司眯着眼睛看着眼前不知所措向他求助的女人,以及勾着女人的腰阴沉狠辣的男人,眉头皱了起来,“半夜入室强/奸?”

    说话的瞬间,他长腿迈着步子已经到了两人的面前,不过一个眨眼的时间,温蔓甚至没有看到郁景司是怎么出手她就被顾泽大力的推到一边,然后两个男人纠打在一起。

    “发生什么事了蔓蔓姐?”郁笑笑大惊失色的也跟着出现在门口,看着和自家哥哥动手的男人,眼睛都睁大了,语无伦次的问道,“他们怎么了,蔓蔓姐?那位先生不是你男朋友吗?”

    上次在医院看到他们,她还以为他们是情侣,虽然看上去好像在闹别扭。

    郁景司的身手连温蔓这种门外汉都一眼看得出来他受过专业的训练,动作干净利落直攻要害。

    顾泽在孤儿院长大,打架是他的特长,就他从商的这几年,也会抽时间专门锻炼训练。

    男人之间打架都是真枪实弹的拳头,一拳一拳揍在身上甚至可以听到骨骼被击中的声音。

    郁景司冷笑,气息虽喘当仍旧从容,“笑笑,打电话报警。”

    顾泽唇畔的冷意更深,“报警?郁警官不知道我和她是夫妻么,你们警察已经闲到连别人夫妻之间的事情都要管?”

    “半夜砸门的夫妻?”郁景司毫不客气的嘲讽,“我看你倒是被甩了的前夫。”

    顾泽险险的夺过对方席风而来的拳头,眼眸阴冷无比,论反应体力,他的确是比不上军人世家出身家族没落后又混迹警察的郁景司。

    他看了在一边只顾着掉眼泪已经不知所措的女人一眼,呵,她的眼泪为谁掉的?为了这个认识不到一个礼拜就已经勾/搭到住在一起的男人么?

    如果不是儿子在,她是不是会直接跟他住在一起?

    “郁景司,”顾泽挺拔的身形冷意扩散,“你用什么身份插手我们之间的事情?她是我的女人,我没动手打她连家庭暴力也算不上,还是说。”

    深冷狠戾的眸光掠过男人只穿了睡裤的模样,薄唇弧度阴柔讥诮,“你想趁机勾/搭有夫之妇?”

    有夫之妇四个字彻底狠狠地戳痛了温蔓的神经。

    她脑子一白,想也不想的冲到他的面前,眼眶通红不知是因为刚才哭过还是此时的愤怒,“顾泽你给我滚!”她喘着气,唇瓣剧烈的颤抖,看着他的眼神深恶痛绝,“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你肆无忌惮的婚内出/轨,我出墙又怎样,更何况这座围城我已经弃了!”

    如果他们之间婚姻也算是一座围城,那么攻城的敌人太多,她也早已经弃城了。

    顾泽的眸透着一股可怖的光,他斯文英俊的脸被郁景司揍了一圈,脸颊青了一块,唇角更是狼狈。

    应该说,他这辈子都没这么狼狈过,就算小时候被比他大上很大的孩子揍得不行,他也没有觉得狼狈。

    温蔓对上他的眼睛,心尖一颤。

    “温蔓。”他面容沉静到极致,唯有一双眼睛透着狂意,“告诉我,你跟郁景司什么关系?”

    那一个字一个字连成的一句话,温蔓的心脏阵阵紧缩。

    那样的眼神从未在顾泽的眼神出现过,平静而疯狂,他骨子里是个绝对狠戾无情的男人,可是外形气质却永远温和斯文。

    她竟然有一种错觉,她之于他是多么重要的存在,绝对无法容忍任何其他人的染指和掠夺。

    她的心脏砰砰的跳着,脑子的思绪还没有理清楚,就已经动唇出声了,“顾泽,我说过我要跟你离婚,”她扯唇无声的笑笑,“以前没有说过,因为不到过不下去我不会开口的。”

    这句话她看着他的眼睛,但是下一句她避开了,“郁景司是我爸爸给我看中的第一任丈夫,我现在觉得很好,郁家五年前没落的时候他跟他前妻离婚了,我也是二婚带着小睿,如果相处合适的话也许可以试试,我27,他30。”

    郁景司,曾经风光无比的郁家二少,郁家没落那会儿他还在德国,结果回来的时候繁荣的大家族的一夕没落。

    站在一边摸着自己脸上的伤的郁景司闻言皱了皱眉,不由的多看了她一眼……难怪觉得有点眼熟。

    顾泽的脸上浮出笑容,森冷得没有任何的温度,“我们结婚七年,你认识他七天,准备跟他开始……你还真的爱上他了?”

    他眉眼一冷,无比的讽刺,低沉的嗓音愈发的黯哑,“我倒是忘了,他救过你,你当初爱上我……也是因为我救了你。”

    温蔓闭了闭眼,深深的呼吸,而后淡淡的扯开笑容,“顾泽,爱情跟时间有什么关系?我陪了你十年,你也不见爱我。”

    “而且,”她话锋一转,“两个人在一起相处相守,自在舒适就行了。”

    顾泽脸庞没有勾勒出什么情绪上的变化,唯有眼眸沉浮变化,逐渐的更深。

    郁景司淡淡的瞟了他们一眼,随即走到了温蔓的身旁,很自然的搂住她的肩膀,“顾先生是么?”

    他低头认真的看了温蔓一眼,深邃立体的五官变得温柔,“你们曾经的事情我不过问,不过她说的对,当初没有你我们就会是夫妻,如今她放弃了而我们恰好做了邻居……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缘分。”

    ——二更。等文的菇凉很抱歉,我当时算错了以为一点能更完,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