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坑深365米:世界上最卑微的事情之一

    她当初留在战墨谦的身边,是为了——折磨他。

    温蔓轻飘飘的笑了,“我知道了,”她温静的笑,“你先下去吧,战少应该在等你。”

    唐乐乐眼神复杂的看了顾泽一眼,最终还是笑着点头,“蔓蔓,你现在有身孕,”她笑得眉眼弯弯,“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她本来想让战墨谦等她一会儿,但是此时的温蔓——大约是不愿意跟她说什么的,她刚醒来,需要安静。

    “乐乐再见。”

    门吱呀一声被带上之后,病房里就变成了彻底的安静。

    顾泽看着安静苍白的女人,她闭着眼睛昏迷不醒的时候他希望看到她睁开眼睛。

    如今她醒来了,他却不知自己能跟她说什么解释什么。

    【温影说你这辈子赶尽杀绝没有人性必须付出代价,可是顾泽,为什么死的人是郁景司不是你?】

    他清楚,他无比的清楚,哪怕她曾经对郁景司的感情连喜欢都算不上,可是那个为她而死的男人,将是她心里永远拔不掉的一根刺。

    他凝视着她的脸庞,声音低到不能更低,俊脸温和眸光一动不动,“蔓蔓,饿了吗?想吃点什么?”

    女人过了很久睫毛才动了一下,“粥,”

    顾泽紧绷的神经微微松弛了一点,他朝她微笑,“我马上去拿过来,你等一下。”

    温蔓从坐起来开始就维持着抱着自己的肩膀的姿势,一如郁景司死时她的姿态,听到他的话,也没有做出任何的反应。

    顾泽起身朝门外走去,病房的门口有人守着,他只需要吩咐一声就够了。

    手还没有碰到门口,女人幽幽的声音响起,“他死了吗?”

    顾泽的脚步顿住,声音平淡沙哑,“嗯,受伤太重,流血太多,当场死亡。”

    温蔓并没有意外,也没有激动,只是淡淡的又问了一句,“温影呢?”

    “她自杀了。”

    顾泽回头去看她,女人已经闭上了眸,柔和的夕阳在她的脸上投下长长的阴影,那样的光线让她看上去只是他的幻觉。

    “顾泽,我的孩子呢?”

    “她没事。”这一次,顾泽回答得极快,哪怕她用的词语是我的,而不是我们的,“她很健康。”

    顾泽打开门,守在门口的保镖立刻侧过身子,姿态恭敬的候命,他压低嗓子命令,“马上去买一份清粥过来。”

    “是,顾先生。”

    穿着整齐西装的男子领命立即抬脚离开,顾泽关上门,重新坐到她的床边。

    温蔓的下巴搁在自己的膝盖上,眼神望着窗外,好几分钟都不曾眨一下。

    空气过于安静,她身上只穿了一件薄薄的病服,就从被子里坐起来的几分钟,她就已经冻得手指发紫了。

    顾泽看着她,心脏拧得厉害,一抽一抽的,他伸手拿起一边的盖子,将她的身体都包裹起来,严严实实的,不透寒意。

    温蔓也不在意,过了好久,久到顾泽以为她不会开口说话,她淡淡的声音开口了,“顾泽,你娶了郁笑笑吧。”

    她看着他,空白的眸竟然很认真。

    温蔓确实很认真,“不管是郁笑笑还是温影,那都是你招惹过来的,没有你做过的这些事情,郁景司他不会死,他死前跟我说,他是在为郁笑笑赎罪。”

    天气确实很冷,顾泽英俊的脸基本没有什么变化,他只说了一句话,“我不会跟你离婚。”

    “为什么不?”她似乎真的很不解,“顾泽,真正该赎罪的人是你,从来不是郁景司,也不是我。”

    她笑了笑,苍白而无声的讽刺,“顾泽,我们凭什么要为你犯过的错埋单?”她的手摸上自己平坦的腹部,“不然,叫你的孩子给他偿命算了。”

    她说得无波无澜,落在顾泽的眼里却是十足的惊骇,他忍不住重重的叫她的名字,“温蔓。”

    温蔓朝他笑,平静的道,“我的孩子怎么能给你犯的过错偿命?你不用想这么多。”

    温影说得对,这世上总有些无辜的人要埋不属于自己的单。

    她静静的看着他,“顾泽,郁笑笑她挺爱的,比现在我肯定爱你不说,大抵比十年前的我还要爱你——至少当年的我也做不来跟结婚的了男人发生关系,”她微微的笑,“你需要的不过就是一个爱你的女人,郁笑笑是郁三小姐,她也是名门之后,不会辱没了你的身份。”

    顾泽看着她,并不说话。

    温蔓继续道,“至于我腹中的孩子,如果你真这么想要,我可以把她给你们养,我带着小睿离开就行了。”

    她在跟他商量,很平静的商量。

    敲门的声音响起,顾泽起身开门,接过回来的保镖买下的放在保温杯里的粥,然后才走了回来。

    他一声不吭的把保温杯拧开,拿起里面的勺子,软濡漂亮的红豆粥,还飘着淡淡的清香,他舀出一勺,吹冷的喂到她的唇边,“先喝粥。”

    顾泽以为她会抬手把粥直接掀翻,但她没有,反而低头喝了下去。

    她自己可以不吃饭,但是她的孩子不能不吃。

    “为什么不娶郁笑笑,她年轻漂亮爱你样样都比我这个冷感连最基本的需求都满足不了你的女人?顾泽,你折磨我十年还不够吗?”

    顾泽只是动作僵硬小心的喂她喝粥,淡淡的语调没有丝毫退缩的余地,“温蔓,我不会跟你离婚,我也不会娶她,”沉静的声音甚至是漠然的,“你死了这条心吧。”

    再一勺红豆粥喂到她的唇边,温蔓没有再张口。

    顾泽拿着勺子的手紧了紧,他看着她的眼睛,薄薄的唇畔牵起自嘲的笑容,“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温蔓,你恨我也好想杀了我也好,我都不会跟你离婚,一开始不可能,永远都不可能。”

    他把那一勺粥连着勺子放回了保温盒的中,然后把盖子拧上,“既然你现在不想吃,我晚点儿喂你吃。”

    把东西放在床头放东西的地方,他伸手强制性的将她的身体板下去让她躺在床上,“医生说你受了刺激需要休息,先睡吧,明天我带你回家。”

    他走过去把窗帘拉上,洒在病房里的余晖瞬间全都被隔绝在了外面,顾泽坐在沙发上,看着她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发呆的模样,那股不可言喻的痛楚逐渐而深刻的席卷他全身的神经。

    他开口解释,“那天我带你去医院的时候接到郁笑笑的电话她在酒吧买醉,我没有搭理,后来她被酒吧里的二世祖强暴了,”

    温蔓的眸动了动,仍旧没有表情,静静的。

    “她跟我没关系,在你跟郁景司在一起的那段时间里我没碰过她,我也从来没有下过任何的承诺,如果不是因为她是你的朋友,她被强暴了也不关我的事。”

    这世上最卑微的事情之一就是主动的向一个人去解释她根本就不在意的事情。

    哪怕她面无表情,听到了跟没听到一样,他也只能主动解释。

    “那栋别墅以前是我空置下来的,我让秘书安排地方安置她过了这段受刺激的时间,昨天我会过去是因为她打电话给我见她最后一面她就会要求她哥哥一起离开——就算你不喜欢他我也不喜欢郁景司跟你呆在一座城市,我以为我能慢慢挽回你的心所以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出手对付他惹你反感。”

    温蔓沙沙的声音笑着道,“她给你下药吧,温影似乎是这个意思。”

    不算是很意外的故事和情节,女人侧过了脸,“温影挺了解你的,大概连你喜欢什么饭菜什么样的药物对你又用又不被你察觉都知道得很清楚。”

    眼神可以伤人,顾泽以前从不觉得,但此时温蔓淡淡笑着的眸,清晰明了的传达着这个事实。

    顾泽微微阖眸,“嗯,郁笑笑坐了一桌的饭菜,她说是你亲手教她的,我很久没有尝过了,也很久没有碰过你了。”

    那药里有迷幻的成分,温影原本就私生活很开放,所以对这一类的东西知道得很清楚。

    “你告诉我这些,”她瞧着他,“是想说明什么?”

    顾泽看了她一会儿,“我说我以后只会有你一个女人,我爱你,也不只是说说而已,所以,”他扯唇角勾出笑容的弧度,深沉而无声的透着绝望的艳丽和偏执,“你想离婚就死心,不可能。”

    “我刚才问乐乐,当初她以为战墨谦杀了她哥哥,她为什么还要留在他的身边,”温蔓亦冷冷淡淡的笑着,“她没告诉我为什么,但是我知道,她是因为恨他,所以想利用自己折磨他。”

    顾泽清俊儒雅的眉目不曾动一下,“就算战墨谦知道唐乐乐是想杀了他,他也不会放她走。”

    同样,他也不会。

    所谓折磨还是希望,他都不在乎了。

    当人游走在两个选择之间不知道如何选择的时候,抛下硬币的瞬间人就会知道自己所期待的,站在失去的边缘,他也能彻骨的明白最不能失去的是什么。

    温蔓重新看向天花板,“可惜我们不一样,我们有很多不一样,”她喃喃的道,“最不一样的是,他们最后可以重新相爱,我们永远不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