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坑深368米:他已经签字了(求票票)

    顾泽松了自己的手,一手把她抱进自己的怀里狠狠的扣着,仿佛这样用力的抱着他就不会再失去她。

    他胡乱的亲着她的脸颊和眼睛,在她耳边低低的道,微哑的声音变了语调,“我现在很爱你,”温热的大掌捧着她的脸蛋,恨不得一遍遍的重复只要她能把话听进去,“蔓蔓,我只需要这一个机会,不会再有郁笑笑,也不会再有温影这样的人来打扰我们的生活,以后谁都不会有了,嗯?只有我们一家人。”

    “十年的时间那么长,”她抬着眼睛无神的看着他,“你不想要就践踏,想要就强取,这个世界不是由你来主宰的,顾泽。”

    她闭上眼睛,淡淡的道,“到今天为止,除去连累了郁景司,我没有后悔过任何事情,也没有后悔过爱上你。”

    “从一开始你就没有说过你爱我或者给过我任何的承诺,所以有今天都是我咎由自取我讨厌你谈不上恨,路是我一步步的走过来的,万箭穿心也是我自己选的。”

    “我是女人而已,我的心是血和肉做的,会伤会痛,疼够了就不会再爱了,更何况,”她笑了笑,除了疲惫没有其他的情绪,“就算你说爱我是真的,迟到得太久就不必到了,因为我已经不需要了。”

    顾泽第一次觉得讽刺,他看着温蔓的脸,声音黯哑得严重,喃喃自嘲,“我第一次觉得我爱一个人不能失去,你亲口告诉我咎由自取。”

    他的眉目掠过狭长的暗茫,再次伸手去脱她的衣服,这一次温蔓没有挣扎,只是眼神空茫得厉害。

    浴缸里的热水已经溢出来了,他将女人的身体放进热水之中,浴缸边缘立即涌出大量的水打湿了裤脚和鞋子,他也浑然不在意。

    温暖的热水驱散了她身体里的寒意,顾泽连着她的头发也细细的洗干净,用毛巾擦干,然后扯下浴巾包裹着她赤果的身体回到卧室的床上。

    温蔓全程闭上的眼睛终于睁开了,“我不睡这里。”

    她跟着他回来已经是最后的妥协了,如果不是她真的没有那么多的心力去斗去闹,她不会再回来了。

    顾泽找出吹风替她吹头发,眼神深深的凝着她,“我们是夫妻。”

    “你知道这个理由完全没有说服力。”温蔓的声音被吹风机的暖风吹散,“顾泽,你不要再强迫我了。”

    直到他确认她的头发已经被吹得足够干,顾泽才把吹风关了。

    她说她不在乎,其实她是在乎的,郁笑笑的事情。

    温蔓以为他不会退,她已经看出来这男人在这件事情上半点没有要退的意思。

    “好,”顾泽再度将她抱起来,“你好好睡,我不要求你现在跟我一起睡。”他们之间,有的是时间。

    男人把她抱在离主卧最近的次卧,掀开被子把她的身体放进去,然后俯身仔细的替她掖好,“乖,什么都不用想,好好休息。”

    不用想郁景司的死,也不用想郁笑笑,更不用想温影。

    他抚摸着她的头发,语调温柔,“蔓蔓,”他像是在跟她说,又像是在跟他自己说,“我以后会爱你疼你,我们会好起来的。”

    直到他关了灯带上门出去,房间里剩下安静的黑暗,她的眼睛酸痛,泪水便无声无息的掉落了下来。

    她突然觉得很难过。

    这种难过不是痛苦或者憎恶,亦不是伤心,就唯有难过二字可以形容,仿佛一片找不到出路的空白。

    他刚才说的那句话,是她过往的十年里最想要的东西。

    我以后会爱你疼你。

    顾泽站在门口没有马上离去,他就只是静静的站着,走廊是柔和的黄色的灯光,将他修长的身形拉得很长,镀上的色彩更衬托出一股无声却深刻的落寞。

    隔着一张实木的门,里面出来细细碎碎的呜咽和啜泣声。

    女人哭的声音很小,在安静之中却显得格外的清晰。

    顾泽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有些恍惚的想,他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爱上她,等爱上的时候就到了这个地步,听她哭就觉得过往的一切都是十恶不赦。

    如果,早点知道这么爱她就好了。

    温蔓离婚的决心异常决绝,决绝得如同当初要嫁给他,连顾泽都猝不及防。

    她用了最简单粗暴甚至愚蠢的方式。

    顾泽清早起床连身上的睡衣都没有换,就直接去了次卧,床褥整齐的摊着,已经没有了女人的身影。

    他心里一慌,脸色也跟着变了,转身就要下楼,却在经过书房的时候透过门缝,眼角的余光瞥见坐在书桌前的那道身影。

    推开门进去朝她走过去的时候,打印机刚好刷刷的响起,一张白色的纸从里面输出,斗大的字眼出现在顾泽的眼前。

    洁白得刺眼。

    顾泽瞥了一眼,眸被刺痛,而后就是无声的笑,随即一秒钟犹豫都没有,直接指间夹过那张新打出来的离婚协议,看都没看一眼就撕得粉碎。

    温蔓眼睁睁的看着白色的纸张在她的面前被撕成了碎片,然后男人的手一扬,碎纸纷纷扬扬的落在深色的地板上。

    她的手攥紧,面无表情。

    顾泽这才走到她的身边,低头亲了亲她的发顶,温哑的声音低低问道,“你想吃什么?我亲手给你做。”

    他看起来温和得如同最斯文的谦谦君子,哪怕前一秒半句话都不说就野蛮霸道的撕了她的决定。

    温蔓抿唇,并不说话,也不看他。

    顾泽兀自的继续开口,“你不说的话,那我就自己决定了,”俊美的脸庞挂着低浅的笑容,“你再看会儿书,半个小时后下来。”

    没有人回应他。

    顾泽丝毫不介意她的冷淡和漠视,自己起身回卧室重新换了衣服,然后下楼煮面煎蛋。

    这些他还是少年时期就会了,只是这些年很少再亲自做,有些生疏,只不过有专业的厨师在一旁指导,味道总是差不到哪里去。

    温蔓没有下来,顾泽也猜到她不会主动下楼,于是带上书房的钥匙端着热气腾腾的面上去。

    她仍旧坐在椅子上,看着窗外静静发呆。

    精致漂亮的碗放在她的桌面,顾泽转过椅子让她面对着书桌上的鸡蛋面,他拿起筷子亲自递到她的面前,“乖,吃面。”

    她一直半阖着的眸缓缓睁开,先是看了他一会,视线最后落在那晚一看味道就应该很好的面上,“我不吃。”

    她说的不是不饿,而是不吃。

    顾泽自己拿起筷子夹了一小筷子的面小心的喂到她的唇边,低沉的声音哄慰着道,“你不吃宝宝也要吃。”

    顾氏企业的总裁,哪怕是年少落魄时期也是桀骜不驯的,更别提以他如今的地位,从来没有这样花心思放软态度去讨好谁。

    温蔓看着他的脸,身子向前倾,将不远处再一张离婚协议推了过来,“你签字,我就吃东西。”

    顾泽的眸闪了闪,放下了筷子,“我不签,你就不打算吃东西?”

    “嗯,”她点点头,竟然承认了,“你不签,我不会吃,”

    顾泽扯唇,露出一抹看不出意味的笑容。

    温蔓看着他的眼睛,微微的笑,“你不是说你很爱我吗?还是你觉得以后的每餐饭都可以像灌不听话的孩子那般强迫我吃?”

    男人转过脸,看着那张离婚协议,他撕了一张,她就可以再打出一张。

    他盯着那几个字看了好几秒钟的时间,而后才轻轻的笑,“我知道你的耐心,说到做到。”

    她能孜孜不倦的追着他爱了十年,韧性和耐心不需要怀疑。

    “把孩子生下来,我就签字,”顾泽重新把筷子递给她,黑眸中有深沉的暗流驶过,他垂下眼睑,“在这个期间,你要听话。”

    “你签吧,把日期写在预产期之后。”

    顾泽笑了笑,她甚至不问他所说的听话是什么含义,包括两个孩子的抚养权归谁她也没有问。

    修长而骨节分明的手指拿起搁在一旁的笔,刷刷的签下了自己的名字,日期就写的预产期后的三天。

    温蔓看着他利落的动作行云流水,没有多少的犹豫,心底生出几分不真实的感觉。

    男人看着她眼里的犹疑,低低的笑,“白纸黑字,你还担心什么?”

    面条再次被喂到她的嘴边,“张口,再不吃都糊了。”

    温蔓机械的张了口,一口吃了下去,然后又是没什么表情的咀嚼。

    他看她的眸十分专注,“好吃吗?”

    她根本没有尝出味道,遂淡淡的答,“嗯。”

    喂了几口后温蔓自己拿过筷子低头吃,顾泽就半倚在书桌上看着她的动作,直到面条见底只剩下了汤,他才伸出长臂抽了一张纸巾为她擦着嘴巴。

    温蔓排斥这样的亲近,皱着眉头要自己擦,顾泽不准。

    “今天我必须去公司所以没有时间,”把用过的纸扔进垃圾篓,顾泽看着她默默的拿水喝,“后天下午我抽空陪你去做胎监。”

    温蔓喝了小半杯水,淡淡的道,“不用了,我怀小睿的时候就是自己去做的胎监,我可以一个人去。”

    “那是以前,”他顿了三秒钟才接上她的话,俊脸上温浅的笑意迷漫,“以后我会陪你,我说过了。”

    ——么么哒,谢谢亲们今天的月票,月票加更应该在明天上午,亲们可以十二点刷一次,(弱弱的表示如果没有的话可能晚一点但不会少的】再次求票票,%>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