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坑深445米:顾睿,你来了

    满是的哄笑在这个狭隘而光线亮的刺目的空间里响起。

    “杜景年!”这句话落进她的耳朵里,无忧觉得自己的血液在翻滚,前所未有的愤懑和激怒,以至于她的嗓音也跟着被足足的拔高了好几倍,尖锐得要撑破了嗓子的极致,“你敢动他们我不会放过你!”

    杜景年大口的喝了一杯酒,然后酒杯砸在地上,他冷冷的看着无忧,眼神蔑视,“战二小姐,别在这儿装救世主,不过就是两个穷学生,老子玩完了还能给他们一笔钱,闹到门上来谁都得不到什么后好处。”

    他上上下下的看了无忧一圈,“战家的二小姐,你不就是那个为了跟顾睿结婚爬上自己姐夫的床的女人么,我杜景年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你以为你自己是什么好鸟?”

    杜景年的确不敢动她,战家的女儿顾家的媳妇,谁动谁死,但是不敢动不代表他就真的怕了她,只要不闹出大事,不管是战家还是顾家都不会把他怎么样。

    他也没打算对着女人怎么样。

    无忧的脸瞬间就白了好几分。

    包厢门被推开,无忧还没回头就听到一声带着哭音的女声,“大铁……”那声音绝望而又无助,无忧的心脏一紧。

    她回过头,看到的就是一身伤痕累累的女孩。

    她记忆中笑起来有梨涡的可爱女孩完全不见了,出现在她面前的白雪发丝凌乱,原本小巧的脸颊红肿异常,一看就知道是被人打的。

    一双眼睛看到被按在地上打的男人眼泪就立即汹涌的掉了下来。

    他们原本不过是大学里最普通的恋人,就因为不小心碰上了一只人渣,然后两个人就都被折磨成这个样子。

    无忧出身在权势之家,她从来没有过多么厚重的优越感,但是也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深恶痛绝过。

    “无忧,”女孩看到无忧站在那里,思考的能力早已丧失,只知道下意识的像熟识的人求救,“无忧救救我。”

    无忧还没有走过去,女孩就被带着她进来的两个男人直接拖到了杜景年的面前,然后在他的手势下一把扔到了沙发上。

    女孩的身上带着伤,因为她一撞到沙发上就立即痛得身子都蜷缩起来了,她隐忍着哭泣,眼睛看着看着被打的男人,“大铁对不起……对不起,你走吧,别让他们再打你了,我求你了。”

    无忧咬着自己的唇,几乎要将唇瓣生生的咬烂。

    忍耐濒临到极点,无忧想也不想就要冲过去,脚还没跨过那道茶几,就被杜景年手下的两个手下给拦住了。

    他一边脱着自己的衣服一边对无忧道,“小顾太太,我奉劝你还是隔远一点的好,免得到时候误伤了你,如果孩子掉了……我怕你就算是战墨谦的女儿顾睿他也没理由要你了。”

    无忧几乎气得说不出话来了,她拼命的挣扎想要摆脱开但是她单薄的身形怎么可能敌得过对方的专业保镖,卯足了力气也只是徒劳。

    她眼睁睁的看着杜景年将女孩按倒在沙发上,动作好不含糊的撕扯着她的衣服,白雪尖叫的声音几乎划破人的耳膜,无忧觉得自己的头皮都要被震破了。

    她想要闭上自己的眼睛,她第一次这么咬牙切齿的恨一个人,第一次恨不得能杀了谁,第一次恨得自己太蠢。

    是的,就是她太蠢太天真,如果她能稍微的聪明一点,她可以撒

    娇让顾睿来陪她,她可以打电话给爸爸派人替她解决,她甚至可以请步数叔叔把这里直接给踹了。

    无忧的指尖在颤抖,她双目通红的看着那剥着女孩衣服的男人,压低的声音变得沙哑和冷漠,“杜景年,你今天动了他们一笔,我一定会让你偿还一万倍!”

    手腕被死死的按住,无忧心中堵塞这巨大的恐惧和悔恨,她的眼睛突然睁得更大了,看着已经被撕扯的半赤果的女孩的手从男人的身下逐渐的伸到茶几上。

    上面摆着歪歪斜斜的酒瓶,还有一把水果刀。

    她立即喊道,“包子不要!”

    比她的声音更大的更焦急绝望的是已经被打的几乎要去掉半条命的男人,“别碰刀,白雪你别碰刀!”

    绝望的女人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手指已经触到刀锋的女人已经完全将自己的身体彻底的放空,那双在她身上肆虐的手……让她当着自己心爱的男人的面被强暴,她一定会活不下去。

    与其脏了再死,不如现在干净的死。

    握住了,她流满眼泪的脸颊下,没有血色的唇勾出一抹轻轻的笑容,而后闭上了眼睛,将刀尖对准了一个方向狠狠地刺了下去。

    那么多人冲过来想要阻止,也许在她动手那试图去拿那把刀的时候,除了无忧和大铁关心她所以吼她,其他的人就当做在看戏吧。

    所以当她真的把刀举起来的时候,他们想要阻止也已经来不及了。

    冰冷的刀锋没入血肉,鲜血瞬间蔓延开。

    无忧看着刀子落下去的那一刻还在想,如果包子真的杀了杜景年,那么她不惜一切代价也要送她离开z国。

    可是那把刀插在她自己的身体里了。

    她听到男人绝望咆哮的声音,连着扯断了自己身体里的那根弦,明明她今天出来的时候还好好的,一个小时不到就好像从地狱里走了一遭。

    她拼命的呼吸着,才能勉强的维持着氧气在自己呼吸系统里的流通。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人都惊慌失措,他们也无非只是想玩玩,但是玩出人命了到底难以摆明,更别说这里面还牵扯到了战家二小姐。

    无忧整个脑袋都放空了,感觉到自己的手臂被放开了一点她就用最大的力气挣脱开禁锢她的双臂,几步冲到正在流血已经闭上眼睛的女孩身边。

    杜景年也懵了一下,闹出人命也是他没想到的事情,从女孩的身上起开之后他就往后退了好几步。

    除了那满手的鲜血,无忧什么都感觉不到,听觉,视觉仿佛全都失灵了,她从来没有这么近在尺咫的感觉到死亡线在向她逼近。

    “我们马上就叫医生……”她断断续续的,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哭了还是没哭,“包子你撑一下,我们不会让你有事的。”

    怎么办?

    她该怎么办?

    打电话……叫医生……

    顾睿推开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长发散乱靠在沙发上一边哭着一边用颤抖的手机想要拨号的女人。

    包厢里的人还没来记得撤走,但是他还是一眼就看到了她的身影。

    那个颤抖着恐慌流着眼泪的女人和今天早上他离开时笑容温软眼神带着娇羞的女孩相差太多,他的眉头一下就皱了起来。

    无忧第三次抖着手指想要拨号码,红色的温热黏腻的液体弄脏了她的屏幕她也没在意,手指落在最后一个键时,手机被人从后面抽走了。

    她以为是杜景年的手下又在阻止她,转过身眼神仇恨的看着来人,“杜景年我告诉你……”

    看清来人的容颜,她的话徒然就戛止了。

    顾睿看着她要哭肿的眼睛,低低的叹息了一声,一把将她的身子抱入了怀中,没说一句话,拿着她的手机点开号码,低沉好听的声音沉稳而有力,“我是顾睿,”

    他的语速很快很清晰,“这里是夜妆,麻烦立即派一辆救护车来,伤者胸口被刺了一刀,流血很多,最好五分钟到。”

    夜妆就在市中心,幸好离医院也不是很远。

    他挂了电话抬头看了一眼一旁颤抖着手小心翼翼想要去碰触那受伤的女孩的手,淡淡的嗓音很威严,“如果你没有医学知识,最好不要碰她,否则加重伤势后果无法预料。”

    大铁立即收回了自己的手,一点半点都不敢再动,他的脸也已经沁出了血,全身上下分布着各种大大小小的伤,可是看着流血不止的女孩自己身上的那些伤他完全感觉不到。

    五分钟对死亡线来说,一秒钟都等于一个世纪的煎熬。

    无忧全身都是冰凉的,从顾睿伸手抱住她的那一瞬间起,她就立即反手抱住了他,身子不断不断的想要往他的怀中靠,似乎是怕疼,又好像是恐惧,颤抖虽然没有那么严重了,但还是细微的抖着。

    顾睿的大手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背部安抚,在她的耳边低声道,“无忧,乖,不会有事的,你肚子里还有宝宝,不要这么激动,她不会有事的,嗯?”

    那低沉有力的声音稍微的给了她安心的感觉,她埋首在男人的胸膛里,眼睛却仍旧睁得大大的,“包子会死吗……她会死吗?”

    她的手指揪着他胸前的衬衫,留下一片褶皱。

    她在他的怀里抬头,眼神无助,“顾睿,你告诉我,她会死吗?”

    顾睿看着她,他以为战无忧是淡静得偏寡情的,她也许会喜欢他,他也相信她喜欢他,因为那些眼神不是可以装得出来的,可是她的感情不会多强烈,就像是她的情绪也不会很起落一般。

    原本不是的。

    二十岁不到的女孩,无助的时候也是软弱的只能掉眼泪,只能就揪着她信任的男人的衬衫一遍一遍的询问和确定。

    ——今日更新毕,明天更一万二啊啊啊啊,说到才能做到~~~~(>_<)~~~~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