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坑深487米:在结束前她都是我的妻子

    像是从一片沉重的纠缠的梦魇中忽然惊喜,无忧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睁开眼,还是刺目的黑暗。

    如果不是窗外淡淡的月光,她几乎要以为是自己瞎掉了。

    几乎她的身形才起来,一直守在旁边的男人也跟着醒来来,低沉而夹杂着沉重担忧的声音在夜色里响起,“无忧。”

    做了噩梦吗?满身都是冷寒,滑腻的渗人,她低头捏着自己的眉心,声音不知道为什么也沙哑了,“步楠。”

    病房的灯光亮起,无忧下意识的遮挡着刺目的灯光,嗅觉也跟着恢复了一般,浓浓的消毒水味袭来。

    她的眼睛里一片茫然,手探上自己的腹部,然后哑着嗓子问道,“步楠,怎么样了?”

    男人拧着浓眉,思索了一会儿,低低的答道,“顾睿受了枪伤失血过多现在在昏迷,白雪一个小时前从手术室出来医生说明天才会醒,因为你昏迷的事情你爸爸发了很大的脾气所以杜景年被扔进基地了,无忧,你哪里不舒服吗?”

    哪里不舒服,她好端端的,还能有哪里不舒服吗?

    步楠站在她的床前,短发微垂,“抱歉,无忧,杜景年从开始就存了心报复所以在他那帮狐朋狗友中一个军衔不错的中级军官中借了人,除此之外黑道上也有不少人参加进来……我没料到他会下这么大的功夫,所以只是安排了普通的人手保护。”

    无论如何,这都是他的失误。

    无忧垂着眸,半响都没能开口说出一个字,她也不知道她到底能说什么,良久的沉默,久到步楠以为她不打算开口了,她才淡淡的启唇,“跟你无关,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

    步楠始终拧着眉头,浓眉紧蹙,“无忧,你爸妈刚刚才走,你现在饿吗?要不要喝点水?”

    现在已经是将近凌晨一点了,劝了半天唐乐乐和战墨谦才答应先回去休息,无忧的身体没事,只是长期精神压力过大,加上受了刺激怒极攻心,所以才会突然间晕倒。

    “不饿,不渴,”她动作慢慢的将被子裹在自己的身上,长发落在白色的床单上,她只是低头坐着,“步楠你先回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白色的灯光很明亮,衬得女人的脸色愈发的苍白和孱弱,尤其是纯黑的发色,唯有眼睛干干的,也看不出流泪的痕迹。

    步楠看着她,心脏拧成一片麻花,他几大步跨了过去一把搂住女人的肩膀,男人的手臂力气很大,一把将她的身子拢在怀里。

    “是我错了,”无忧顺势捏紧着男人胸前的衣服,压抑着的情绪像是突然被打开了闸门,铺天盖地的泄了出来,她喃喃的念道,忍不住的哭腔破破碎碎的溢了出来,“是我错了我该怎么办。”

    是她做了错误的决定,所以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是她相信顾睿是她太自负,所以白雪才会重新落到杜景年那个人渣的手里。

    她从未这样哭过,像是傍晚时分迷路在街头的小女孩,不知所措。

    “无忧,这不是你的错,”步楠心疼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紧紧的抱着她的肩膀让她肆无忌惮的哭出来,低沉的声音一遍又一遍的唤着她的名字,“这种事情谁都料不到的……除非杜景年真的死在里面,否则只要他出来就迟早会找白雪的麻烦,你也不会想到他会这么做,无忧,伤害白雪的是杜景年也只有杜景年,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这样。”

    无忧的额头靠在他的胸膛上,拼命的摇头,“不是……不是这样的,包子只是在京城念大学,而有序毕业就回去了,她成绩那么好家境也不错说不定会出国,如果杜景年现在没有出来,她未必会遇上他的……是我的默认所以他才能出来。”

    步楠想也不想的在她耳边道,“没有你她和金沐晟两个人都会死……杜景年那样的身份没几个人敢动他。”

    若不是刚刚好是无忧……他不知道要继续祸害多少无辜的人。

    “无忧,”步楠的手掌轻轻地拍着无忧的后脑,低低的安慰道,“别这样想,你养好身体,白雪的父母已经到了,她会需要你的安慰。”

    无忧攥着男人的衣服的手关节泛出白色,低低的道,“步楠……她被怎么样了……”

    步楠眼色一沉,淡淡的道,“我已经请了最好的医疗团队来治疗了,夜妆比醉色要混乱很多,吸毒的,赌博的,变/态的什么样的人都有。”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把伤害降低到最小。

    “你爸爸已经出面,夜妆全都被清了,那天在里面的人有三分之二进去了,所有的领导阶层和背后的老板也都被拉下水,现在很轰动。”

    现实就是这样的,有些事情很容易解决,端看能出面解决的人,战墨谦亲自出面,全都被解决的干干净净,虽然势必免不了要树敌得罪人,若不是无忧晕倒,他也不一定会管这档子的事儿。

    细白的齿咬着没什么血色的唇瓣,她漠漠的道,“就算他们全都死了,也换不到包子的身体。”

    步楠低低的道,“这个圈子的富家公子很多,杜景年那样混账的虽然不多但是也有不少,光是夜妆今天被扫出来的就有一批……无忧,也许你救了很多不认识的女孩子。”

    有时候,人的命运注定残酷,无法预料下一秒遇到什么事。

    步楠注意到,无忧从醒来到现在,都没有主动的提起过顾睿——那个她暗恋多年如今是她丈夫的男人。

    他摸着她的发,一贯粗犷的嗓音前所未有的温柔,“无忧,你先休息……,明天一早你爸妈就会过来,你如果不想回家的话,那就额你爸妈回去。”

    没有什么人会比父母的照顾更加的周到。

    无忧从男人的怀里出来,慢慢的躺了下去,睁着的眼睛望着窗外,眼角的泪水慢慢的滑下来,她抱着被角,步楠听到她细细的哽咽声,“如果那天晚上……什么都没发生就好了。”

    她就不会对不起小诺……不会嫁给顾睿……包子如今也不会这样了,她也不知道明天该怎么面对大铁。

    她多想,她和顾睿一直都只是两条没有相交的平行线。

    她多想……不要再天亮。

    无忧睁着眼睛一直知道到什么时候,也许是头痛欲裂因无法忍受她才缓缓的闭上自己的眼睛,模模糊糊的睡了过去,病房里的灯一直亮着,女人脸上有未干的泪痕,沾染在睫毛上,眉头也皱的很紧。

    脚步声响起,步楠是军人出身极其的敏锐,冷锐的门看向被推开的门口边站着的男人,眼睛里原本就不高的温度迅速的冷了下去。

    四目相对,顾睿的视线移开时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侧着身子睡着的女人紧紧的抱着坐在她床边的男人的手。

    他比任何人了解她熟睡时的模样,第一次见她连睡着也是这样不安和焦距,清秀的眉头如麻花一般的拧在一起。

    肩膀上已经上了药的伤明明很清凉,却在此刻又变成了火/辣辣的痛意,英俊而儒雅的脸在看向步楠时面无表情,他身上还穿着病服,隐约可以看见肩膀上层层包扎的绷带。

    步楠猜测,他应该是刚刚醒来就直接过来了。

    顾睿径直的走到女人的床边,俊美的脸因为失血过多而难得的显得苍白和微不可绝的虚弱,他冷淡的眸光盯着步楠十秒钟。

    步楠无畏无惧的跟他对视,眼神中偶尔掠过几分讥诮,直到顾睿侧开视线,面无表情的将无忧的手都拿了出来。

    顾睿压低了声音,维持着冷贵的彬彬有礼,哑哑的嗓音在安静的病房引出刷刷的余音,“谢谢你照顾她,”他说话的时候眼睛也是一眨不眨的看着床上躺着的女人,眸色极暗极深,“以后我会照顾她。”

    他的手握着女人凉得没有一丝暖意的小手,不自觉的加重了力气,连着胸腔出跳动的心脏也仿佛被钢丝勒紧了几分。

    “顾睿,”步楠也没有强行的跟他争抢,“你那双眼睛看得出来我喜欢她所以我也没什么好否认的,她若是过得好我一个字都可以不说甚至不怎么出现在她的眼前,可是。”

    他也跟着侧首深深的看着那昏睡这也极其不安分的女人,淡淡的道,“不是我想跟你抢,而是无忧她不想看到你。”

    无忧没有提起他也没有问他,这就已经能够清楚的表明她的意思了,步楠看着她长大,他一眼便能看穿。

    男人的眼神有瞬间的紧缩,英俊的脸依然淡漠,“步楠,”他低低的声音藏着某种不易察觉的情绪,淡然深沉,“不管我们夫妻的关系怎么样,在结束之前她都是我的妻子——你只是局外人。”

    步楠深邃的五官撩出嘲讽的笑容,“顾睿,你替另一个女人挡下她开的一枪,你怎么好意思在这里说她是你的妻子?”

    他有什么资格站在这里说无忧是他的妻子?

    ——ps:最近有点感冒加上晚上有点事所以现在一更,两更可能会很晚了——明天六点前会把一万二的四更都更新好的,抱歉么么哒o(╯□╰)o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