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坑深550米:顾睿我求你了

    顾睿已经走了,安静的病房里只剩下了小诺一个人,那盆不知道被动了什么手脚的花她让顾睿带出去了。

    她也没有告诉他,她所受的绝不是那一盆花而已,只不过手腕上和胸口那些绷开的伤口足够她恢复清醒。

    她身上穿的是男人的风衣,因为够长所以足够将她裹得严实。

    她抬眸扫过外面站在外面的人,唇角撩出冷笑,“滚进来。”

    推门进来的是严渊,这个男人她认识,顾睿的手下,她撑着床边慢慢的站起来,眼神冷得凌厉,“是你给我下的药?”

    男人无畏无惧的看着她,“我只是希望你们能重修旧好,原本就应该是这样的。”

    唐小诺这一生从来没有这样愤怒过,哪怕当初推开酒店房间的门看到衣衫不整的顾睿和无忧,她都没有动过这么大的怒气。

    “你算什么东西敢来干预我的事情?”潮红的脸色慢慢的褪去了她就恢复了因为失血过多的苍白,冷艳的气势也几乎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一双眼睛像是要直直的穿透他的思维,“你是希望我和顾睿重修旧好,还是你不甘心?”

    “是你觉得除了顾睿之外,其他的男人得到我你都不甘心,是这样的吧?就像顾睿爱上无忧,所以你也嫉妒她。”

    严渊的眼神微动,下意识的侧开视线躲开了小诺的直视,“为什么不?你只是不忍心伤害战无忧所以才退出,都到了这个地步了你为什么不肯争取一把?这么多年的感情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留恋?”

    “留恋?”唐小诺嗤嗤的笑,眸色温凉,“该哭的我都哭过了,该留恋的我也回味过了,第一,如果我真的不忍心伤害无忧那你有什么资格替我伤害她,第二,我想重新得到顾睿我自己会动手我没有这么做那就代表我不想要,别拿你那些自以为是的猜测来恶心我和顾睿的感情。”

    有些事不发生,他们还是好聚好散没有污点的青梅竹马,有些事情发生过了连那段过去都像是染了污渍。

    身体里的意识在不断地流失,她闭了闭眸,转了话锋,“是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严渊眼底划过极快的意外,小诺半眯着的眸都捕捉到了,她冷冷的道,“我见过的男人太多,你这种级别和段数太低,没有足够的后台你没胆子这么做,说。”

    头晕目眩,她今天已经流了太多的血,再这样下去她会晕倒在这里,晕过去会发生什么她无法预料。

    “严渊,”唐小诺淡淡的笑,“别说你算计了顾睿,就算你是他的手下,我想要谁的命也丝毫不是件困难的事情……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是杜明珠。”严渊看着她血色不断丧失的脸,吐出一个名字,“她哥哥在监狱里被人打死了。”

    杜明珠吗?

    小诺还在分析这个信息,严渊再次道,“杜明珠的上面是亚瑟。”

    亚瑟啊……果然是他……

    大公子似乎笃定了她不敢跟里昂家族撕破脸呢。

    这个念头一出来,眼前一黑,她终于昏死了过去,严渊一惊,走过去就手还没有落到她的脸上,门就被大力的踹开,妖孽而俊美的男人阴冷戾气深重,“你碰她试试看——”

    ……………………

    顾睿是在保温室里找到无忧的,因为她闹得厉害又碍于身份没有人敢强行对她怎么样,她非要看孩子,医生和护/士全都束手无策。

    “顾先生,”顾睿的肩膀上还有小诺刺进去的刀伤,衬衫也都被鲜血染湿了,好言好语劝着女人的医生看到他过来立即松了一口,“您终于来了……您太太的情绪很不稳定。”

    顾睿二话不说的走过去将无忧抱入怀里,也不知道她究竟知不知道是谁在抱着她,手拼命的想掰开那只落在她腰上的手,朝着挡在她面前的女医生歇斯底里的吼道,“给我滚开——那是我的孩子你凭什么不准我看??!”

    凭什么,凭什么一个两个全都要拦着她?

    他们到底有什么资格拦着她?

    余医生很为难,都是女人她多少能体会到无忧此时的心情,眼角有些湿润,却又无意看到顾睿肩上的伤。

    “无忧,”顾睿不顾她的大动作牵扯到他肩膀上的伤涌出更多的血,抱着她试图安抚她的情绪,刚才小诺说她过来了,那就代表她看到了。

    大掌抚摸着头发,温声哄慰着她,“无忧,你冷静点……”

    他和她真正开始熟悉起来是从结婚开始,可是他认识她有很多年了,而这十个月和很多年里,他从未见她这样情绪失控。

    顾睿皱着眉头,敏锐的察觉到一旁医生的神色很不对,某个念头从他的脑海中划过,他低哑着嗓音问道,“出什么事了?”

    余医生神色不忍的看了无忧一眼,“顾先生……很抱歉,您的孩子……没能抢救过来……顾太太非要去看最后一面。”

    因为之前顾睿的嘱咐,所以没有人敢带无忧去看,而且她从生产前开始情绪及偏抑郁,如今知道孩子没了很容易发展成抑郁症。

    【很抱歉……您的孩子……没能抢救过来……】

    一句话如平地惊雷,他抱着女人的力道下意识的收紧了,仿佛一只带着铁爪的手死死的攥住了他的心脏,然后不断地旋转揪紧,根根冰冷刺骨铁刺点点的没入心脏的各个角落,鲜血淋漓,泊泊的淌着。

    他闭了闭眸,生平第一次,他觉得痛得无力。

    仿佛眼前的光线逐渐的远去,然后慢慢的熄灭,最后全都变成了黑雾一般的阴暗。

    他低头看着怀里长发散乱穿着也很单薄的女人,手指扣着她的脸,黯哑的嗓音沙沙的,“无忧,我去看看……你先回病房好不好?你这样会着凉的。”

    她的眼睛睁大了一点,像是终于看清楚了面前的脸,泛白的手指揪着他衬衫的衣角,眼泪一下全都涌了出来,“算我求你了…顾睿你不能这么对我……我求你了……你带我去见她……她是我的女儿你不能不让我不见她……”

    她的眼泪落下来,全都滴在他的手背上。

    就像是高温得接近沸点的水浇在他的心上。

    “顾睿我求你了……我求你行不行……你让我见她,以后你想怎么样都行……你想和谁怎么都我都不会说什么……你让我见她最后一面……”

    顾睿狠了心,薄唇死死的抿着一言不发的将她打横抱起转身就要离开。

    不能让她见,那场大火她就已经接二连三的做了很多天的噩梦,让她看到……她至少好几年都要活在噩梦里。

    “顾睿!”无忧瞳孔剧烈的扩大,尖叫出声,“你放我下来,她是我女儿她已经死了你到底凭什么不能让我见她?!”

    他的手抱得很紧,低低的哑声道,“无忧,你不能见。”

    她的瞳眸空茫,唇瓣颤抖得厉害,似乎连眼泪都无法掉下来了,就这么直直的看着她,“顾睿,她活着的时候你们都不让我见她,现在她死了我想见她最后一面也不行吗?我对你做了什么你要这么对我?”

    质问,歇斯底里的质问,她的声音都因为过于尖锐而被划破了。

    【她活着的时候你们不让我见她,现在她死了我想见她最后一面也不行吗?】

    钝痛长长在他的神经里拖走游荡着,几乎要压得他无法呼吸。

    顾睿抱着无忧回到了她的病房,反脚关上门,一路上不管她如何的挣扎闹腾,他始终一言不发的敛着眉。

    将她放在床上,顺手抽过被子包裹住她的身体,手最后扣着她的肩膀,沙哑的声音淡淡的,“无忧,我不会让你去见她的,你见她最后一面,以后都忘不了。”

    无声的绝望如冰凉的海水般浸淫过她的身体。

    她呆呆的看着鲜血染湿了肩膀的男人,像是在哭又像是在笑,“我就算是一辈子做噩梦那也是我的事是我的选择,你凭什么来干涉我?”

    他的手顿了一下,随即继续,相比她的眼睛里几尽干净的恨意,他的眸底铺着的是更加寂静无声的黑暗,他看着她,“我知道你恨我,恨吧,我去看就行了。”

    无忧还没来得及说话,病房的门就已经被推开了,两个小护/士走了进来,兴许是病房的气氛太不对,两人都怯怯的,“顾先生。”

    “嗯,”顾睿挽高了袖子,“开始吧。”

    “你想干什么?”无忧意识到什么,惊慌的问道。

    顾睿看着女人苍白如雪的脸,低声道,“你需要休息,无忧。”

    她看着那注射器,一下就反应过来了,镇定剂……

    他要给她注射镇定剂。

    “顾睿……你放开我……我不要,你凭什么……”无忧看着朝她靠近的针尖,不断地挣扎着,眼泪也跟着不断地掉下来,男人大力的手摁着她的手腕,那根冰冷的针尖最终还是没入了她的肌肤和血管。

    过了大约几分钟,无忧的意识还是渐渐的昏沉了下去,闭着眼睛倒在他的怀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