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坑深077米:我已经跟她领证了

    那是一种近乎泄恨的踹法,矮个子男人像是疯了一样不断地踹着地上的女孩。

    唐乐乐低着头,几次摸到腰间的东西,最后还是生生的忍耐下去了,一声不吭的承受着这份折磨。

    她知道,这才刚刚开始而已。

    现在动手,还太早。

    “嘿,老六,”另一个不怀好意的声音在一边凉凉的响起,“对付这么细皮嫩肉又娇滴滴的女孩子,你怎么能这么粗鲁呢?女人,可不是这么教训的。”

    唐乐乐心里一凉,咬着唇瓣,低低的声音从她被自己的牙齿咬得血肉模糊的唇溢出,“呵呵。”

    “你笑什么?”矮个子男人被这两个字瞬间激怒了,几步走过去,弯下腰扯着她的头发,一个巴掌就狠狠的扇到她的脸上。

    喉间一阵血腥味,唇角立刻溢出鲜血。

    “笑你们啊。”唐乐乐眨了眨眼,轻轻巧巧的笑了出来,“你们难道不可笑吗?”

    她的视线从山洞里的其他人身上掠过,一丝一丝都是浓稠的蔑视,声音却是淡淡的,“打我,然后强暴我,等发泄完了,就把我抛尸,或者为了报复我哥哥,把我卖到地下夜总会——让唐慕凡最心爱的妹妹一辈子只能成为男人最下贱的玩/物,呵~,也是,除了这些,你们还能做什么。”

    她全身上下都狼狈地不得了,唯独那双瞳仁黑亮,带着深不见底的冷傲。

    到底是痛得厉害,她轻喘了一下,继续笑出声,“我就是觉得挺可惜的,就你们这群不入流的,给我一个人陪葬我都觉得老天特么的对不起我。”

    萧腾那一刻就恨恨的想,这女人端着这一脸的桀骜简直就是想故意来膈应他们。

    斗嘴骂不过她,动手她能气得让你吐血。

    伶牙俐齿,还耐揍。

    “让我们给你陪葬?”矮个子男人又一把上前揪着她的头发,用力一扯,“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

    唐乐乐忍着痛,抬头嫣然一笑,然而那一脸的笑容却是阴森森的,“我保证,你们一个都走不出这林子,战大少他最恨别人威胁他碰他的东西了,”

    她闭着眼睛,脑子里掠过男人霸道冷清的那一句话,嗤嗤一笑。

    他叫她等着。

    他凭什么以为,她会等他。

    睁眼,她望向萧腾,唇畔漾着诡异的笑容,轻声的开口,“你们没有动过唐宁暖,也动过我了,我都说过了,我是他的新婚媳妇儿。”

    “神经病!”话音刚落,矮个子的男人又是一脚踹了过来,“战墨谦要是看得上你,你现在还会在这里?”

    她这么说,自然是没有人相信。

    唯有萧腾,眸底闪过异色。

    战墨谦深爱唐宁暖厌恶唐乐乐几乎是京城路人皆知的事情。

    可是,他还是有种隐隐的担忧。

    ——————————

    夜已经深了,满天既无月色,也无星光,一片暗沉沉的景色。

    步数深深的觉得,他跟了头儿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暴躁戾气深重的战少,他身上的杀气都能散成雾了。

    迈巴赫里,战墨谦静静的坐在驾驶座上,手搭在方向盘上,视线调向遥远的方向,似乎要穿过黑暗看透什么东西。

    她会怕吗?

    会哭吗?

    会被欺负吗?

    欺负。

    他早说过,唐乐乐那只带着爪子的猫咪,有他一个人欺负就够了。

    墨眸深处蓦然就翻滚出骇人的厉色,那样恐怖的神色甚至惊得正敲开他车窗的步数心肝都颤了一下。

    山上那是十多个人,一定会尸骨无存,他以自己的人格做保障。

    “头……头儿,战老找您。”

    男人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敲着自己的膝盖,“叫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步数哭丧着一张脸,“捉到两个老人,三个孩子,四个女人,正压在车里在送过来的路上了。”

    他再度弱弱的提醒,“头儿,战老找您,他好像很生气。”

    原来还没死光。

    战墨谦嗤笑,眸底划过艳丽的血色,“好。”

    伸手,从容的接过步数递过来的电话,清冷的音色在夜晚显得格外的清冷,“爷爷。”

    “臭小子你马上给我滚回来!”电话那边中气十足的声音吼得已经走开几步的步数都听得清清楚楚,脚下一个踉跄,“你再给老子在外面丢人,我打断你的腿!”

    战墨谦皱皱眉,表情很闲适,“爷爷,之前太忙忘了跟您说,我借用了您的老部队,野地特种兵的那一支,他们跟了您几十年,比我手下的人有经验。”

    借了他的人?!

    战老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吼声更大了,“谁准你用老子的人了?!”这个暂且放着,“你是土匪还是强盗?居然敢绑老人小孩和女人,老子怎么教你的?!赶紧把人给我放了滚回来,大晚上的瞎闹腾什么。”

    气死他了,让别人知道他堂堂战家,居然还玩这种不入流的下三滥手段,传出去他的脸往哪儿搁?

    一个两个都不给他省心。

    战墨谦淡淡的道,“爷爷,我已经跟她领证了,让外头的人知道我战墨谦的女人被黑道的人怎样了,传出去更难听。”

    平地炸雷。

    战老一头花白的头发都差点没竖起来,怒吼声简直要穿透耳膜,“你居然偷偷跟女人去领证?!老子还没过眼呢!!!”

    战少挑了挑眉梢,淡淡的纠正,“爷爷,您不是我老子,您是我老子的老子,您这么说,辈分会乱。”

    战老,“……”

    “你说的到底是哪个女人?”皱了皱眉,几分不满的道,“唐宁暖不是已经被救出来了吗?”

    他爷爷看似什么都不关心,其实所有的事情全都一清二楚。

    “唐乐乐。”低低的嗓音,透着一股沉郁。

    唐乐乐。

    战老站在战家的宅子前,即便发色花白,也仍旧一身笔挺硬朗,手拄着拐杖,浑浊的眼睛里露出浅浅的叹息,像是欣慰,又像是更深层次的悲痛。

    然而出口的话却完全是另一种调子,“哼,想借我的人救你的女人也可以,答应我两件事。”

    一股奸诈的味道渗透了电话线。

    战墨谦眉梢抽了抽,跟爷爷做交易是最让人头疼的事情。

    他就没占过便宜。

    战少顿了顿,平静的开口,“您说。”

    “三个月内,生个曾孙给我玩。”

    战少,“……”这是他能决定的事情么。

    战老就跟能读心似的,特别不屑的哼了声,“你不知道勤快点每天播种,那能不发芽吗?”

    战墨谦很平静,很淡定,“好,我每天播种。”

    他边说边分神的想,对于每天播种这件事情,他觉得还是很愉悦的。

    只是,唐乐乐……

    “还有一件等我回来再说,”

    战老默默的松了口气,他还在考虑给孙子使个什么跘子让他中计,这会儿自个儿送上门来了。

    有孙媳妇儿果然是极好的。

    电话挂断,身后传来冰冷而愤怒的声音,“爸,墨谦为什么还不回来?难道他还在为救唐乐乐想办法吗?”

    叶秋坐在轮椅上,一双保养得宜的手死死的抓住轮椅的扶手。

    战老回过头,望着一身悲怆的儿媳,脸上不正经的表情褪去了不少,淡淡的模样带着沉思,“秋儿,你还要多久才能放下呢?十几年了啊。”

    “我放不下!”叶秋的情绪像是突然失控了,“就算是几百年我也放不下!爸,她害死的是我的女儿,也是您的孙女啊。”

    她抓着自己的头发,仿佛只有这样的方式才能缓解自己的激动,但是显然毫无作用,“我所求不多,这些年也从来没有报复过,我不要她一命抵一命,我只是不想再看到她而已!她为什么总是要在我面前晃荡!”

    战老静静的看着她,并不说话。

    叶秋心里的苦与恨,他比任何人都明白。

    她失去一双腿,失去女儿,

    一辈子几乎就是这么毁了。

    他只说了一句话,“秋儿,我已经失去一个孙女儿了,不想连唯一的孙子的幸福都赔上,这些年,你见墨谦开心过吗?”

    他一生跌宕起伏,早已经历人世冷暖,什么东西重要,什么东西不总要,早已看透。

    叶秋不甘,“他有宁暖,他既然已经选择了宁暖,为什么还要再去招惹唐乐乐?!”

    “唐宁暖?”战老的眸眯了一度,淡淡的道,“秋儿,墨谦选择唐宁暖,就是自断所有的后路,就算没有唐乐乐,我也绝不会同意他娶唐宁暖的。”

    倘若唐乐乐是他唯一的出路,那么他这个做爷爷的,又有什么好阻止的。

    仇恨无法与幸福匹敌。

    “你再爱素素,她已经不在了,不要为了已经死去的人,毁掉还活着的人,你是这样,墨谦也是的。”

    他轻轻的叹息,没人知道吧,那个孩子这些年在绝望和压抑中怎样挣扎着自毁。

    ————————————

    唐乐乐是因为窒息而被迫醒来的。

    周围都是一片死寂,她的呼吸忽然被截断,一只大手死死的捂住她的口鼻,另一只手将她悬空提了起来,轻手轻脚的往外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