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坑深102米:你被蛇咬了?

    细细的高跟鞋的声音,唐宁暖踩着从容的步伐走了出来。

    女人的容颜美丽而清冷,有种不容侵犯的高高在上感,她盯着顾泽英俊儒雅的脸看了一分钟,才侧开视线,“你应该找的人不是我,顾先生。”

    她扯唇笑了笑,“顾太太才警告过我,让我离她的丈夫远一点。”

    温蔓?

    顾泽眸一眯,不在意的笑笑,抬脚朝着唐宁暖走了过去,直到皮鞋的脚尖几乎要碰到她的靴子,才停了下来。

    他黯哑的声音有种蛊惑人心的暧/昧,可以直击女人的心尖,低低的笑声从唇间溢出,“哦?我还以为,暖暖你在这里等的人是我。”

    男人的长指挑起她的下巴,两人的距离太近,几乎有种呼吸交缠的错觉,“战少可不会来找你,唐乐乐不过跟他撒了下娇,他就什么都没说变成躲的那个人了。”

    唐宁暖脸色微变,视线只要稍一碰触,就仿佛要溺毙在面前男人的眼中,她心慌,忍不住想要后退。

    顾泽丝毫不给她机会,手指紧紧扣着她的下巴,面容温雅,笑容却阴柔得令人胆颤,“你这么怕我做什么?难道我还会比战墨谦更加可怕吗?”

    唐宁暖闻言倒不不再躲了,反而嗤嗤一笑,“顾泽,你想干什么?你已经结婚了,而我现在也有喜欢的人,你别告诉我,你现在想跟我旧情复燃,可惜了,我对有有妇之夫不敢兴趣。”

    就是这样的眼神,顾泽望着她的眼睛,那种似乎是与生俱来的高傲,令他忍不住心动和征服。

    “暖暖,战少,可是你妹妹的丈夫。”顾泽有些玩味的看着她,“我知道你喜欢跟唐乐乐抢东西,难道连她的男人你都想抢?”

    “墨谦是我的男人。”唐宁暖想也不想的就打断了他,精致的下巴微微的抬起,语气一字一顿的道,“他本来就是我的,我不过是把属于我的东西拿回来而已。”

    如果不是萧腾那伙人没用,先是绑错了人,反而给了唐乐乐可乘之机,更可恨的是,他们居然没有杀了唐乐乐。

    顾泽凝视她娇艳的容颜,这些年他日日夜夜思念着的脸,当日他被唐天华羞辱离开,就曾经起誓,一定会将她重新夺回来。

    可她如今竟然说,战墨谦才是她的男人。

    呵呵,她当他是什么呢?

    “是么。”顾泽低着头,菲薄的唇瓣贴着她的耳骨,轻轻的声音低得近乎呢喃,“那么刚好我今天也是来告诉你,我也要把原本属于我的东西,拿回来。”

    …………

    唐乐乐看着前面郁郁葱葱的大树,眼睛蓦然一亮。

    这棵树跟其他的古木不一样,特别的葱郁,而且因为非常靠近建筑的原因,有一半被白雪所覆盖,另一半则半点没沾到雪,这样看上去,也算是一道奇景。

    且这棵树非常高,枝干很多,层层的枝干和树叶。

    一路跟着唐乐乐的摄像师早已经放弃了劝她找人,自顾自的摆好架势开始拍树了,这一半有雪一半没雪的可不常见。

    安白托着下巴,正准备说话,却见唐乐乐竟然摘下了围脖抡起袖子摆好架势准备爬树——吓了他一跳。

    “乐乐你干什么?”安白自问是万花丛中过什么样的女人没见识过,但好歹是已经结了婚的女人当着镜头要爬树,他还是森森的无语了,“你这小胳膊小短腿的别打这主意,额头已经碰坏了,还想摔着腿吗?”

    他有点领悟到京城传闻被唐慕凡惯得百无禁忌的唐乐乐了,任性起来还真没话说。

    唐乐乐眨眨眼睛,一本正经的将手上的围脖给他,然后把身上的大衣脱了下来,一张脸笑得跟花开似的,“小白,我哥小时候可坏了就喜欢上树掏鸟窝,我打小就特别善良,每次他一转身我就得安个新的鸟窝上去给小鸟们当新家,所以爬树我很在行。”

    安白,“……”

    他忍不住问,“就你一个人,唐慕凡都在玩鸟窝你才几岁啊,你能上树?”

    唐乐乐眼珠转了转,讪讪的笑,“我不能上,墨谦哥哥他带我上去的,因为我有次不小心摔倒了被他看见了。”

    这么一说,唐乐乐自己都怔了怔,在她的记忆里从那场大火之后,战墨谦对她的态度只有恶劣两个字足以形容。

    可是她时不时又能突然回忆起来他对她的好来,比如她学开车的时候他刚好败给哥哥只能不甘愿的亲自教她。

    小时候她爬树摔倒被他撞见,于是从此被哥哥弄坏的鸟窝他都在她的监督下重新安好——因为不然她又会自己偷偷上树。

    她从来没有想过为什么他这么讨厌她他们还能纠缠这么多年,或者说是她能纠缠他这么多年。

    是因为他和哥哥亦敌以友的关系,还是因为他一直喜欢唐宁暖,又或者……还有其他她不知道的原因?

    这边,唐乐乐已经将大衣也挂在安白的手臂上,冲他露出一个自信的笑容,“没事儿,我保证不会摔下来。”

    “那也不行!”安白难得严肃,没事爬什么树,挑战极限么?

    他扶额,“乐乐我们去找战少吧,这什么劳什子树真的不好玩。”

    唐乐乐摆摆手,笑容满满,“等我爬完树我们就去找。”

    原本打算出言制止她的摄像师闻言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这位大小姐好歹是准备找人了,他们现在拦着那还不知道她什么是有这心情。

    看得出来她果然是行家,纤瘦的身子异常的灵活,虽然不是适合女孩子家的活动,但是看她蹬着那双大红色的靴子,漂亮中带着几分帅气,安白也放下心来不少。

    好久没爬树了,唐乐乐趴在第一个树干上,抹了抹额头,幸好这书够古老,也不是那种笔挺的类型,所以虽然吃力但她勉强还能驾驭。

    她抬头往头顶看,撇撇嘴,希望就是这一棵了,她没兴趣再爬第二棵。

    忽然,上面有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唐乐乐心里一喜,正抬头看去,不看还好,一看她顿时整张脸吓得惨白——

    一条金黄色的细细长长的蛇正吐着红色的信子凶狠的看着她。

    混蛋这种天气你不应该好好冬眠吗怎么会跑到树上来?!

    那蛇连半点逃跑的机会都没有朝着她的脑门就箭一般的射了过来,唐乐乐吓得魂飞魄散,一个失力原本趴在树干上的手就松开了,整个人失去了重心直接往下面掉去——

    “啊!”惊慌失措的尖叫声,下面的安白和几个摄像师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脸色大变。

    手腕突然被抓住,然后耳边一阵风呼啸而过,她只感觉到整个人被撞进温暖又坚硬的胸膛,随后腰肢被紧紧的搂着。

    直到落到地上,唐乐乐仍旧惊魂甫定,小脸煞白煞白的。

    “战……战少?”摄像师已经被惊呆了,所以从一开始唐乐乐要爬树就是因为知道战少就躲在树上?

    她怎么就知道他在树上?更重要的是,她怎么就知道他在这棵树上?

    一系列的意外变故,连安白都很意外。

    但此时他最先关心的是被男人抱在怀里吓得没缓过神来的唐乐乐,看着她苍白的脸蛋,心里又是好气又是心疼,劈头就是一阵训斥,“你不是说你不会摔下来吗?!”

    要不是战墨谦刚好在,要不是这男人身手足够了得,就这么突然摔下来能不摔伤她?

    唐乐乐这才慢慢缓过神来,有些委屈的吸吸鼻子,“有蛇突然跑出来了……”所以她才会被吓到。

    而且那蛇一出现就凶猛的攻击她,她能不被吓到吗?

    战墨谦抱着她所以感觉得很清楚,小女人现在还在抖,他拧着眉头,低头亲了亲她的脸蛋,声音僵硬而别扭,“好了没事了。”

    一边说着,一边将手臂收紧,温暖而安定的气息笼罩着她,唐乐乐的恐惧这才慢慢的平息下来了。

    “冬天怎么会有蛇出来?何况这里是Z国温度最低的地方,就算今天出了点太阳一般蛇也不会出现在树上啊。”

    安白有些诧异,随即睨着她,“不是因为你怕被骂所以扯出来的吧?”

    “她是被蛇吓到了。”战墨谦用眼神示意安白将她的围脖和大衣拿过来,也没有松手放下她,围脖随意挂着,大衣直接裹在她的身上。

    没有多余的解释,言简意赅的说了这样一句话,就抱着她转身往室内走去了。

    由于刚才摄像机一直都开着,从唐乐乐摔下来那一幕到战少伸手扯住她然后安然无恙的落地,都被拍了进去。

    几人看完了一整套的动作,最后才评价,“无需后期加工的爱情剧加动作剧。”

    左轮的首领,果然是名不虚传,那样的身手反应。

    “我觉得这一段可以留下来,别剪掉了。 ”

    “恩恩,动作演员都拍不出这样的效果。”

    “可是他们真的没有作弊吗?”

    “……”

    这是一个问题。

    唐乐乐被男人抱在怀里,注意到他的脸色似乎很凝重,低垂着眼睑,薄唇也紧紧的抿着,若有所思的模样似乎在思考什么。

    她忍不住问道,“你怎么了?难道你被那蛇咬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百度最新章节)  步步逼婚:抢来的老公(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