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56章 顾少的厨艺(万更求订)

    顾寒倾没把这种对心疼怜惜,往深里想。

    大概是因为,他一开始就把姜锦定位到了晚辈子侄的份儿上。就像是由他亲手划出的一道鸿沟,把所有该有的不该有的心思,都杜绝掐灭。

    此时的顾寒倾尚且不知,在未来那漫漫一路,自己给自己究竟埋下了多少坑。

    忆今日,懊悔不已!

    现在的顾寒倾,只把自己生出的心疼,当成是对晚辈的照顾。

    就像是寻常人看到路边可怜哀哀叫着的小奶猫,也会生出恻隐之心。

    姜锦并不知顾小叔所想,她拉着阿元在饭桌旁坐下,这才有心思去打量一桌子丰盛的饭菜。

    一共三菜一汤,口味都偏向清淡,是清炒虾仁、蟹黄豆腐、土豆丝和西红柿鸡蛋汤这样的家常菜。

    看着色彩鲜艳,闻着食指大动。

    等顾寒倾也在对面坐下来,姜锦才拿起筷子夹了一只虾仁,送进嘴里。

    阿元没来得及拉住锦锦兴奋的手,只好默默收回,同情地看着锦锦。

    居然敢吃他老爹做的菜?

    姜锦入口嚼了一下,就感觉满口都是沙子。

    她硬生生咽了下去,苦着脸问:“顾小叔,您没拆虾线吗?”

    顾寒倾蹲着米饭碗,一本正经地问:“虾线?虾身上有线吗?”

    他冷清淡漠的脸上,疑惑实实在在,毫不作伪。

    他是真的不知道,什么是虾线。

    姜锦被顾小叔不解的目光看得脸颊一烫,穿着家居服的顾小叔看起来那么平易近人,像是九天之上的神衹下到了凡间,沾了尘俗的气息,看得人心弦震动,心脏的某个地方酥酥麻麻的。

    姜锦喝了一口水,赶紧尝了另外一个菜。

    清炒土豆丝,这个中规中矩的家常菜,应该最能凸显顾小叔的手艺了。

    姜锦满怀期待地夹了一口。

    咸!

    好咸!

    欲哭无泪的姜锦,吐也不是,不吐也不行,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把土豆丝给咽下去的,只来得及抓住水杯一口气喝干,才算是缓过气来。

    “味道很不好?”顾寒倾还没来得及动筷,看了姜锦的表情,就知道大略结果了。

    姜锦莫名从顾小叔身上看出来丁点儿失落,就赶紧安慰他:“也许只是这个菜盐放多了点。”

    她鼓足勇气,还是打算再尝尝下一个菜。

    这一次,她是小心翼翼地夹起一块最小的豆腐,颤巍巍送进嘴里。

    “如何?”

    “……”

    看着说不出话来,皱着脸的姜锦,顾寒倾已经心知肚明了。

    他放下筷子,不打算继续吃了。

    而阿元,至始至终都没有拿起过筷子。

    看到锦锦痛苦咽下豆腐,吐着舌头吸气的可怜模样儿,阿元无奈皱着眉,很小大人地拍着她的背安慰她。

    姜锦回头冲他露出一个灿烂的笑。

    “还是叫人送吧。”

    以往顾寒倾跟阿元的饭菜都是专人固定送来的。

    饭菜来自顾乔直属唯一一家餐厅,京城著名的朱家私房菜,不接受非会员外客,只接熟客常客订单的一家私房菜,各方面水准都远超米其林三星的神秘顶级私房菜。

    也是顾家父子俩的私人厨房。

    顾寒倾不喜家里有外人,他在的时候,照顾阿元的阿姨都会自觉离开。于是父子俩在家,吃饭总成问题。

    顾乔知道小弟的挑剔,又心疼弟弟跟阿元,便大手笔请了祖上曾为御厨总管的朱家父子,在京城一偏僻处的小四合院中,开了这个朱家私房菜。

    开店是副业,主业就是给顾寒倾父子俩做饭送饭。

    连送饭的餐具都是专门定制,在最快速度送达之后,能保证饭菜的原汁原味,不会因为时间流失而变味。

    顾寒倾其实早已习惯了那样的模式,每天有想吃的就打电话,半小时就能做好送达。没什么特别想吃的也行,朱家大厨特别菜单倾心推荐。

    可今天也不知怎么了,无由来的兴致,让他决定亲手下厨,做了三菜一汤,结果还这么失败。

    隐约有点完美主义的顾少,难以接受自己厨艺低下的事实,心里盘算把这些饭菜早早倒了好毁尸灭迹。

    无意中当了小白鼠的姜锦:……

    姜锦没让顾寒倾打电话。

    “我来做吧,我的厨艺还是不错的。”姜锦这话就是谦逊了。

    她在这方面很有天赋,小时候跟在母亲身后学习如何下厨,长大了她自己独自也喜欢研究一下厨艺,这是她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

    吃过她做的饭的人,不过寥寥几人,与她交往数月的周鸣溪除了那次青团果子,都未有这般荣幸。

    但只要吃过的,没有哪个是不想连舌头都吞下去的。

    顾寒倾搁了电话,决定跟在姜锦身后打下手。

    阿元也跟了进来。

    姜锦在厨房转了一圈,找了一些新鲜食材出来。

    大抵因为顾寒倾父子俩鲜少开火做饭,这里的食材也少得可怜,算下来,竟然只能跟刚才顾寒倾亲手做的三菜一汤,做一桌一模一样的。

    她一回头,差点儿没撞到顾寒倾怀里去。

    “顾,顾小叔?”她仰着头,惊讶,“还有阿元,你们俩进来干嘛?”

    “帮忙。”顾寒倾不疾不徐地开始卷衣袖。

    “锦锦。”阿元讨好地笑得跟小猫儿似的,他呢,专门负责卖萌。

    姜锦往阿元的双下巴摸了一把,软软的手感让她眉开眼笑。

    “行了,我自己来吧,你们二位还是出去等着吧。”

    顾寒倾拗不过她,只好站到厨房门口去,阿元悄悄站在顾寒倾身前,不能让他把自己给挡了!

    仰头看了一下,还是好高啊。摸着自己短短胖乎乎的手臂,阿元有些郁闷,自己为什么不能高大一点儿,直接把顾寒倾挡住呢?这样锦锦一回头,就只看得到他一个人了。

    气了没一会儿,看到姜锦忙碌,头号小迷弟阿元又恢复了笑脸。

    顾寒倾看到姜锦一系列行云流水般的动作,心里是服气的。

    他做了三菜一汤大概花了,一上午?

    反正姜锦阿元睡了多久,他就准备了多久。

    最后还做了一桌子失败的菜。

    姜锦呢?

    她先处理了虾仁,菜刀被她使用得很灵活,洗净的虾仁去头去尾,用手掌压着,刀锋一划,便将虾线挑了出来。

    腌制虾仁的十几分钟的时间,她有条不紊地把要用的素菜一一拿来切好,胡萝卜、黄瓜切丁,土豆切丝。她手下刀光如影,清脆的切菜声连贯起伏,举重若轻宛若一首好曲。

    切完素菜,她还顺手切了豆腐,把咸鸭蛋中蛋黄取出碾碎备用。

    做好这一切,虾仁的腌制程度正好可以下锅翻炒……

    清炒虾仁,蟹黄豆腐,清炒土豆丝,番茄鸡蛋汤。

    这三菜一汤,在姜锦手下,用了不到半个小时便尽数完成。

    所有菜看上去跟顾寒倾做的好似没多大差别,但吃进口中,才知道做菜和做菜也是有区别的!

    顾寒倾做的,口味古怪,难以下咽。

    姜锦做的,却是色香味俱全,每一道菜都有不同的风味,在舌尖化开,浓郁的美味刺激着人的味蕾,引得顾寒倾父子俩筷子的动作越发的快。

    姜锦才刚开始吃了没几口,桌上的菜就少了一半。

    姜锦看得目瞪口呆。

    这父子俩吃饭,跟行军打仗似的,时间才走到她平时吃饭花的一半,桌上的菜就已经风卷残云,寥寥残羹了。

    偏偏这父子俩,吃得依然优雅有礼,动作高妙如品菜大家。

    姜锦哭笑不得地摇头,放下筷子。

    还好她胃口小,吃不了多少,不然跟着父子俩还真是抢不赢。

    顾寒倾用纸巾沾了沾嘴:“你没吃饱吧?”

    “我吃饱了。”姜锦不解,“我吃不了多少的。”

    顾寒倾顿了一下,缓缓道:“我看阿元似乎没吃饱。”

    阿元小嘴儿上都是油,咽下嘴里的饭,放下碗筷,鄙视地瞥着老爹。

    姜锦正想说,小孩子吃多了不好。

    但是一扫空空如也的盘子,还有一粒米都看不见的顾小叔的饭碗,瞬间恍然大悟,后知后觉地应着:“嗯,我也觉得阿元应该没吃饱,正好我还有点饿,那再去炒点饭?”

    顾寒倾欣然点头。

    阿元看着这一唱一和的两人,默默翻了个白眼。

    姜锦这才又进厨房,炒了个扬州炒饭,味道自然不用多提,看到顾寒倾面前摆着的干净盘子,就知道了。

    没错,这一盘子扬州炒饭,姜锦没吃一口,阿元也没落着,全都进了顾寒倾的口。

    饭后,顾寒倾拒绝了想要收拾碗筷的姜锦,自己亲自卷了衣袖收拾饭桌。

    姜锦偷偷在墙边瞄了一会儿,见顾小叔做得轻车熟路,倒没有什么贵公子派头,十指不沾阳春水之类的,反而做得很好。

    没一会儿,就听到了厨房里传来洗碗的水声。

    她这才放心地跟阿元玩耍去也。

    阿元也因为姜锦的存在,觉得平时冷冰冰空荡荡的大房子,变得暖意盎然,下午大好的阳光洒落一地,就跟撒了金粉似的,房子的每一处角落都熠熠生辉。

    可惜,姜锦没能陪他玩儿多久,就匆匆离开。

    她到底不能完全忽略顾青山电影选角的消息,就在这里放心玩乐。毕竟还是要早作准备,揣摩角色才是。

    姜锦没让顾寒倾送她,阿元一个人在家,她想想都不放心。

    顾寒倾听姜锦说,她有司机会过来接她,便没再坚持。

    倒是阿元,因为姜锦离开,立马郁郁寡欢起来。

    跟顾寒倾一个屋子有什么好待的,冷清!

    在姜锦走了之后,立马鼓起脸颊的阿元,转身就要回自己的房间,根本不想和自家老爹多呆。

    顾寒倾却在他身后悠悠来了一句:

    “明天去幼儿园。”

    阿元愤然回头!

    顾寒倾用眼神向他表示了坚持。

    阿元瞪了一会儿,没能占得上风,只好委屈地转身,一边叹气一边回屋,小小的背影看上去倒是很伤心落寞——

    锦锦,你什么时候回来呀?

    第二天,他被顾寒倾如约送到了幼儿园。

    其实幼儿园并没有那么恐怖,对于大部分孩子来说,就是换了一个地方玩耍,而且还有更多小朋友陪着,每天有吃不完的水果,漂亮的老师会给自己讲故事,简直就是天堂一样的地方!

    可对于阿元呢?

    无数的小萝卜头简直就是噩梦!

    哭起来的时候仿佛有一百只鸭子在耳边叫嚣!

    还有混不讲理,遇事只知道哭的幼稚鬼!

    阿元时常逃学,可那都是爷爷奶奶,或者姑姑照顾他的时候。

    碰上他爸顾寒倾,就得歇菜,乖乖背着书包来幼儿园。

    今天,站在前面的温柔漂亮女老师,开始问大家亲子作业有没有乖乖完成,小娃娃们一个个争先恐后地说完成了,和爸爸妈妈去了哪里哪里。

    阿元平静地看着这一幕,听到其他小娃娃说爸妈带他们去了什么地方,言语间少不了炫耀嫌疑。

    此时他不得不承认。

    之所以讨厌来幼儿园,还有一个原因。

    那就是,总能听到其他孩子各种炫耀和父母在一起。

    但是,他不能。

    他没有妈妈,爸爸工作忙得常常不见人。陪着他的都是爷爷奶奶还有姑姑,虽然他们也对他很好很好,但那终究不是爸爸妈妈。

    失落了一秒,阿元就摸着自己的书包,得意志满起来。

    哼,一群小屁孩儿有什么了不起的?现在我也有锦锦了!

    第一次,阿元开始期待交亲子作业的这个环节。

    可女老师却跟知道阿元心思似的,故意跟他作对:

    “对了小朋友们,今天有一个新同学会来到我们班,大家一起鼓掌欢迎她好不好?”

    孩子们不知道什么转学生,只听到老师让他们鼓掌,便兴奋地鼓起掌来。

    门口走进来一个漂亮的小女孩儿,五官精致如洋娃娃,穿着一身粉色的公主裙,看上去便娇娇软软的,惹人喜爱。

    “萧月同学,跟大家打个招呼吧!”女老师笑眯眯,对长得好看的孩子,不自觉都会亲近一些。

    “大家好,我是萧月!”小女孩儿扬起下巴,脸上的笑容甜美,眼神却在教室里面搜寻起来。

    她看到坐在最后面的小男孩,百无聊赖地托着下巴望着窗外,看也没往前面看一眼。

    她却很高兴,难得找到了小伙伴,更何况,他们还是患难与共的交情。

    “那萧月小朋友找个地方自己坐下吧!”

    萧月小姑娘毫不犹豫,走到了阿元身边。

    阿元觉得有人靠近,正一抬头,就看到一张熟悉的脸——

    是她?!

    那个同样被拐卖的小女孩儿?!

    阿元还记得,他在一群警察叔叔的裹挟下,一起找到了关押孩子的小黑屋,就看到灰尘也难掩漂亮的小女孩儿,手上握着匕首,粉白如玉的脸蛋儿上还溅了几滴鲜血,懵懂不知地用刀戳着奄奄一息的黑衣男,那一幕实在是震撼眼球!

    可如今换了一身衣服,又是乖巧懂事的形象,谁也无法想象这样天真漂亮的小公主,曾经有一刻双手沾满鲜血!

    “嗨!你还记得我吗?我叫萧月!”萧月小姑娘开心地跟阿元自我介绍,一屁股在他旁边坐下,知道阿元不说话,便也没等他回答,“哇,我没有想到你也会在这个班级,你看上去比我小啊,怎么就在读大班了?”

    这也不奇怪,这家幼儿园是京城最顶级的私立贵族幼儿园,权贵们都喜欢把孩子往这里塞。而阿元在这里读书,已经算是很低调了。

    他入学时,因为智商超群,越过小班中班,直接就读大班,还没来过几次。

    不然的话,快六岁的他,是不应该跟七岁的萧月在一个班级的。

    更何况,萧月的家里为了让她方便直升京城某小学,最快捷的方式就是读这个幼儿园然后直升上去,才会花大价钱把她塞进来。

    其实萧月家中也算是一方豪族,只是外祖母外祖父在京城,偶尔会进京度假玩耍。谁想一进京就遇到了拐卖的事儿,作为家中小公主备受宠爱长大的萧月一失踪,整个家族都急坏了。

    还好她完好归来,没等长辈们高兴,萧月就说要留下来在京城读书。家里长辈们拗不过她,一天之内就把她转到了京城的幼儿园,安排在了这个班级,却无意中跟阿元碰上了。

    萧月开心得不得了,阿元却把脑袋埋在桌上,恨不得找东西把耳朵塞起来。

    怎么能这么吵?怎么能这么吵?

    直到,老师终于开始说收作业了——

    阿元一下子坐直,迅速从包里摸出照片。

    萧月羡慕地往他手里瞟,她今天才来,自然没有作业。

    阿元用眼角瞥她一眼。

    哼,羡慕了吧?

    他身后好似有一个小尾巴在无形摇着,下巴都要抬到天上去了!

    萧月捂着嘴被逗乐了。

    阿元没管她,等老师来收作业的时候,把照片一把塞进老师手里。

    然后抱着手臂,等待接下来的夸奖。

    悄悄关注他的萧月,却是快要笑翻了。

    在危急时刻那么高冷睿智的男孩儿,现在怎么能这么宝气冲天呢?太可爱了!好想揉揉他的脸!

    老师也被阿元的动作惊到了,但当她看到照片,仍然忍不住惊艳。

    照片上,是一家三口在游乐园的时候,抓拍的一瞬间。

    父亲高大冷硬,微微俯身的动作前却无意泄露了他的柔情,一身淡漠气息在身边两人衬托下,柔化得没了冷意。

    而被他衬托得娇小玲珑的“母亲”,却是娇美温柔,头顶上洒下的金灿阳光正好模糊了她的脸,只能依稀看到绝美的轮廓,与通透纯粹的笑意,就像那宝石熠熠生辉。

    她怀中抱着的正是阿元,在幼儿园贯来板着一张脸的高冷小男神,在他“母亲”的怀里却笑得像个福娃娃似的,乖巧依赖的模样儿,看得人心都要化了。

    老师忍不住称赞:“顾煦小朋友,你的爸爸妈妈可真好看,尤其是你的妈妈,原来这么漂亮!难怪能够生出我们这么漂亮的顾煦小朋友呀!”

    虽然看不清脸,但因为那模糊的阳光,还有空白遐想的空间,才填补了未知的美丽,足以将所有美妙绝伦的词语灌注在她身上,她也有底气能够承受住如此赞美。

    同样身为女性,老师却生不出丝毫嫉妒,反而觉得这女子美得令人神往,就像是那壁画中的圣母玛利亚,沐浴的光辉,普照的人只会心悦。

    老师的称赞让阿元越发得意。

    算你有眼光!便不计较你老是把我叫得那么幼稚了!

    阿元在心里想着,琉璃似的眼珠子转着,别提多得意多开心了。

    这份开心,直到放学的时候,都没有散去。

    校门口,来接他的除了司机,还有另外一人。

    “老大!”狂奔过来的成景,晶亮的眼睛跟二哈有异曲同工之妙。

    阿元有些嫌弃,第一次后悔自己要了这家伙的主意是不是正确。

    但是领养又不是买东西,不能退货,哪怕后悔也只能认了。

    阿元上下看着成景,用眼神教训他安分一点。

    成景立马站得笔直,穿着英伦风校服的他,看上去倒也是玉树临风的帅气小少年一枚!

    现在的成景,恰好就在阿元幼儿园旁边的小学念四年级。

    跟阿元念相邻的学校,放学之后就跟司机一起过来接阿元。

    ——成景已经逐步进入“家臣”的状态了。

    有的人或许会觉得成景这样不值,说得好听是家臣,说白了不过也就是跟班。

    但成景却觉得无所谓,甚至甘之若饴!

    他是个通透聪明的孩子,他知道自己的处境,被拐卖前没比被拐卖的时候好多少!

    像他现在就读的小学,也就是和阿元所在幼儿园挂钩的,京城最好的私立贵族小学,多少家庭挤破头都想让孩子送进去的地方,一年学费超过十万。

    而以前的成景根本不用奢想在这样的学校读书,甚至不敢想读书这回事。他父母常年沉溺赌博,连饭都快吃不起了,哪还能供他读书?哪怕有义务教育,没饭吃的成景也坚持不下去了,被拐卖之际,几乎处于休学状态。

    被领养前,带他的人跟他说得很清楚。

    包括他成为顾家小少爷的家臣之后,要做些什么,能得到什么。

    他没多想便答应了。

    不知者,才说这是打碎了骨头和尊严的差事。

    真正了解的,只会明白这是求也求不来的好事!

    以阿元在顾家的地位,早有不知道多少下属家庭,想要把孩子送到小少爷身边来做个预备家臣了!

    因为这就代表着顶级的教育还有资源倾斜,那是光明无限的锦绣前途!

    这些事情,成景是多年后才明白过来,才知道自己十岁是被怎样的金子,从天上掉下来给砸中了脑袋。

    现在的他不懂什么前途什么未来,他只知道阿元就是他想跟着的人,跟着他也能吃饱穿暖,那就够了。

    至于父母什么的,他希望自己从来都没有。

    看似傻乎乎的成景,其实也拥有一颗大智若愚的心。

    ……

    京城悦景酒店。

    作为京城的老牌酒店,悦景有着得天独厚的位置,居于红山山腰,后倚枫树林,前望紫禁城,登高而望远,繁华京城尽收眼底。

    今天,这座酒店刚刚易主,成为蒋四公子名下庞大产业的小小一部分。

    蒋四公子正在自己新买下的酒店顶层的无边游泳池游泳,清澈蔚蓝的池水之下,矫健灵活的身姿宛若游鱼,在水下急速而过,近乎完美的肌肉分布一览无遗,白皙的皮肤不显粉气,反而一如金玉堆砌出来的王公贵子般优雅矜贵。

    他一手碰到池边,整个人从水中一跃而起,哗啦啦落下的水在他身体上蜿蜒流过,那张被水浸湿的脸笑得肆意盎然,湿漉漉的眼睛令人想起传说中的海妖塞壬,专门勾人心魄,拉着人拖往无间地狱。

    他一出水,立马有身材姣好的比基尼美女上来,将白色浴巾为他披上。

    若是以往,按蒋四的性子,多半要跟美女调笑一番,享受一下大好的冬日阳光。

    但现在,他还有许多工作等着,便只好惋惜地捏着美女下巴,让她到一边儿去等着,自己则走到泳池边的沙发椅上坐下。

    他的顾问团,齐刷刷穿着黑色西装,站成一派,面容严肃郑重。

    蒋郁往杯里夹了几块冰鱼,又倒满伏特加,端起来喝了一口。

    寒冷的冬日对他来说是不存在的。

    蒋四享受人生,从不看春夏秋冬。

    “开始吧。”他惬意地眯起眼睛。

    第一个顾问走上前来,深知蒋四公子性格的他,摒除所有冗长无用的描述,开篇点题:“是关于四少新购入的这座悦景酒店,按照四少您的指示,这座酒店将从管理上进行大换血,从高层到底层重新考核审评,剔除不合格者。”

    “有什么问题吗?”蒋四懒散地靠着软枕,漫不经心道。

    顾问却从他眼里看出了冰冷的光芒:“是酒店的主厨,他要求必须保留整个厨房人员不变动,不然他将带着所有人跳槽离开。这位主厨是之前的管理层花了大价钱从国外请来的米其林三星大厨……”

    “换掉。”

    “啊?四少,您的指示是最快速度完成人员变动,不能影响悦景的营业,如果中途换掉主厨,我们临时从国外邀请主厨过来,中间至少需要一周的时间,这一周悦景的厨房将会是空白。”顾问急得汗水都出来了。

    蒋郁笑呵呵的,却是一番杀人不见血:“我吃过这家酒店的菜,不合胃口,都换掉。我会临时从法国抽调过来一名主厨。”

    他看似兴之所至,但暗里却最是讨厌人威胁他。

    顾问清楚四少的性格,不再多言,合上文件夹离开。

    他退开,下一个顾问立马补了上来:

    “盛业集团有意溢价50%购入四少您在城南的那块地皮。”

    “我在城南有地皮吗?”蒋郁懒懒掀起眼皮。

    “是的,年前您在拍卖会上买下的。”

    “哦,我想起来了。”蒋郁竖起手指,轻轻敲着弧度完美的鼻尖,“不卖。”

    “四少,我们顾问团的建议,是觉得那块地皮并没有升值空间,盛业集团的报价已经很有诚意,是不是卖出去……”

    “我买着玩不成吗?”蒋郁不耐烦了,挥挥手,示意下一个。

    顾问不敢多言,退下。

    事实证明,蒋郁没有出售的那块地皮,在下半年的城市建设中,宣布有一条地铁将以其为终点,原本荒凉的地皮被划入新城建设的一部分,鸡肋转眼成了香饽饽,蒋郁修了一批住宅小区卖出去之后,赚得盆满钵满。

    ——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第三个顾问站上前来,满脸带笑:“四少,您之前投资的电视剧《长平公主》,现在已经完成后期制作,开始售卖第一轮播放权了。因为范予琳的缘故,许多广告商愿意砸钱赞助,至今为止,我们的投资已经收回了70%,预计收益比我们计划中还要高出27%!”

    饶是蒋郁,也深感意外。

    “收益这么高?难怪现在这些老家伙们砸钱也要投资娱乐圈,钱都跟大风卷来似的!”他扬眉笑道,“那最近还有什么其他好的项目吗?”

    “大导演顾青山,他的新作正在寻求投资。只是这位导演的作品贯来叫好不叫座,之前的几批投资人砸的钱大多打了水漂。但是要符合四少您的标准,这部电影算是首选了。您看?”

    “投。”

    一语定乾坤。

    正在第四个顾问打算汇报工作的时候,蒋郁的秘书匆匆跑了进来。

    蒋郁抬手制止了顾问汇报工作的行为。

    “四少,您要的资料。”秘书递上厚厚的文件袋。

    蒋郁挥手让其他人退下,顾问团立马撤到一边。

    他拆开文件袋,里面统统都是和一个人有关的资料。

    最上面的一张,是基本资料。

    最左一栏,姓名,姜锦。

    右侧还有她的一寸照片。

    应该是大学的时候照的,她的美还有些青涩,对镜头笑得不自然,可美人就是无论如何都是美的,哪怕她抿唇笑得羞涩,依旧如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取那清晨枝头的娇嫩,美得含蓄纯粹。

    蒋郁的大拇指在那张照片上摩挲过,然后笑着挪开视线。

    “户籍关系只有母亲和外公?没有父亲?”有点意思。

    “是的。”

    “外公的名字是……”蒋郁的瞳孔一缩,唇边笑意越发盎然。

    越来越有意思了。

    “高中休学过一年,能查出原因吗?”蒋郁毒辣的眼睛老早就察觉到这里面有问题,自然没放弃追问。

    秘书恭敬道:“我们跟她高中的同班同学老师等等都打听过,所有人一致都说她是为了照顾她母亲才休学的。她母亲重病,在她高三的时候跳楼自杀,这里是当时的警局备案。”

    蒋郁手指点唇,眼中盛满笑意,深处却是一片冰冷:“标准的灰姑娘啊,难怪想着一跃枝头变凤凰了,你说三哥是个什么眼光?”

    秘书不敢回答,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期期艾艾道:“对了,我们还发现一个关于姜锦小姐很重要的信息。”

    “说。”

    “这位姜锦小姐,在几个月前,还是顾家顾乔独子周鸣溪的女友,疑似因周鸣溪出轨而分手。”

    蒋郁愣了一下。

    这算什么?小叔叔和侄儿媳妇?够禁忌的啊!

    “哈哈哈!”他转而大笑起来,“三哥可真该去看看眼睛了,这样的货色也能看上?哈哈哈哈哈!”

    他笑得不行,似乎真的被逗乐了。

    蒋郁眼中,没有什么美人不美人的,有着漂亮外表内里却是肮脏灵魂的货色,他从小到大见得多了,早已百毒不侵。

    姜锦的美,还不至于撼动他的心神。

    蒋郁还从文件袋中抽出一沓照片,上面赫然是顾寒倾、姜锦与阿元三人同游游乐园的照片,一系列照片都是偷拍,但是画面却美好有如大片。

    蒋郁看到照片上,阿元那灿烂的笑脸,以及明显更亲昵姜锦的举动。

    “这手段不一般啊,难怪能够入了三哥的法眼,顾煦那小冰山性格,多少觊觎三哥的女人都因此碰壁,没想到被一个小明星给拿下了?可怜了我三哥一世英名,就这么毁于一旦。”

    “还有,这位姜锦小姐送选了顾青山导演的新作电影,不过她的资料第一轮就被刷下去了。”

    蒋郁摸着下巴:“看来这位顾导电影的最大投资人,必须由我拿下了。”

    他的指令吩咐下去,立刻会有人为他奔走。

    不到一个小时,正在为投资商发愁的顾青山剧组,就接到电话,有神秘大金主愿意投资两千万。

    蒋郁就这样悄然成为顾青山新电影的最大投资人。

    ……

    姜锦还在家里闭关各种啃电影书籍,就见周易一脸意气风发地走进来,握着手机,恨不得当场跳个舞。

    姜锦一喜:“难道说?”

    “没错!”周易双臂一张,朝姜锦抛了个媚眼,“第一轮海选过了,顾青山剧组邀请你参加第二轮试镜!”

    “太好了!总算是踏出了第一步!”姜锦兴奋地跳了起来,笑意溢于言表。

    周易却给她泼了冷水:“先不要高兴得太早,我已经打听过了,这次能进海选的,都是什么当红小花单,资深影后等等,你在里面完全是个小萌新了!优势不大呀!”

    说着,他还若有所思地摸着下巴:“说来也奇怪,这次顾青山电影的选角堪称严苛,我原本以为你胜算不大的。毕竟顾大导演的那个性子,几乎不会选新人演员,而你,跨行演戏不说,出演不过两部作品,一部酱油角色,一部没播还是以赚钱为目的的流量剧。那顾导最是看中逼格,他以往的演员,哪个不是履历高大上的?”

    姜锦倒没被兴奋冲昏了头脑,依然保留理智:“不管什么原因,过了第一关我就已经满足了,试镜固然竞争激烈,但我只要尽自己最大所能就好,说不定那个馅饼就掉在我头上了呢?”

    “是吧是吧,你就YY吧。”

    “总要努力了才知道嘛,努力还有一线机会,不努力就没有任何可能。”姜锦一摊手。

    周易沉默地看着她。

    “怎么了?”

    周易语重心长说:“我觉得好像是第一次认识你。”

    姜锦失笑,还以为他是在开玩笑。

    “怎么?是不是觉得我特别正能量有想法?”姜锦故意说笑。

    谁想周易却点点头:“的确。”

    “啊?”

    周易笑而不语。

    他不会告诉姜锦,自己对她的看法早就一步步扭转了。

    最初看到她,以为她就是一个抱了金大腿,进娱乐圈玩玩的拜金女。

    但是,跟着她久了。

    看她为拍戏敬业。

    看她从不放弃奋勇向前。

    看她每天都笑得跟个小太阳似的正能量满满。

    那亮意似乎都一并驱散了他心底的那些黑暗,那些因为误会和背叛而笼罩起来的阴霾,正在逐渐散开。

    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会再相信别人的周易,又一次,有了想要相信一个人的念头。

    这一次,一定会跟柳子宁不一样吧?

    周易发自内心地露出笑意,过去帮姜锦一起准备试镜。

    他是资深经纪人,他的意见对姜锦有着相当大的帮助。

    原本陷入困局,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前行的姜锦,听了周易的建议,慢慢拨开迷雾,找到了方向。

    至于顾青山电影的试镜提示,只有两个字。

    初恋。

    ------题外话------

    懒得分章了,就直接二合一了,下午那更也会合为一更的啦。

    嗯,今天第一天上架,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正版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