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165章 不要像个孩子

    一碗汤不够,还喝了第二碗第三碗。

    直到整个保温汤盅的汤水都见底了,姜锦才心满意足。

    阿元收起手帕,最后还给姜锦擦干净了嘴。

    才挥挥手,小家伙很有架势地吩咐周易做事。

    现在周易不用揣摩就明白阿元的意思了,他认命开始收拾起姜锦面前桌板上的汤盅,把桌板放回该在的地方。

    至于阿元,当然是挨着锦锦,发挥自己暖心小棉袄的作用啦!

    姜锦这才想起来问:“阿元你一个人来的吗?”

    阿元摇头,却没开口解释。

    倒是收拾完毕的周易走过来,顺口说了一句:“那位大神吗?好像拖着蒋四公子走了!”

    尽管他不知道阿元父亲,也就是那位大神级别人物,到底是个什么身份。但是看他拽着蒋四公子衣领的凶残样儿,实在不像是普通人物。

    能跟蒋四公子家世比肩甚至更高的……

    周易不由得想起坊间关于蒋四公子家世的传闻,说他是某个世家子弟,妥妥的顶级权贵大少。

    那么,那位顾大神又是什么身份呢?

    心头陡然一个激灵,像是一盆冰水从头淋下。畏惧之余,也让他的思维清醒很多,以前对他来说的厚厚迷障,现在一点点露出冰山一角。

    周易的思维开始发散,层层推理,俨然化身福尔摩·易——

    第一,这位身份不简单的顾大神,他的小儿子阿元,和姜锦关系不一般,两人甚至超越了普通关系的亲昵,他从旁看着,几乎要以为是一对母子!

    当然周易还是不会误认两人是母子的,小阿元可是那位顾大神妥妥亲儿子,而顾大神和姜锦之间,看似亲近,却不见暧昧。

    现在,重点来了!

    也就是第二!姜锦对那位顾大神的称呼是什么?顾小叔!

    这代表什么?说明两人之间是长辈和晚辈的关系!在小叔之前加了姓氏,代表亲近却又没有血缘的关系!

    很有可能,姜锦出身与顾大神相识的世家。

    ……不,不对。

    姜锦看上去不像。

    虽然她气质卓越,隐隐之中有着如竹傲骨,行为举止自然透露着一种寻常女孩儿没有的风仪,恍若出身名门的世家大小姐。

    可,她的做派却完全不是世家大小姐的行事方式。

    比如,姜锦很简朴,除了一些必要的贵重衣服,她自己的私服大多是一些小众的国货牌子,出门背的包,数来数去就那么两三个。跟娱乐圈那些女明星,动辄一天换一个包的架势,简直有着天差地别。

    再比如,姜锦对家务事很精通,手型虽然漂亮,却也不是娇养起来,全没做过事的手。

    加上姜锦偶尔给他提过的家里事,周易断定,姜锦的家境并不好,几乎称得上是清贫。

    那会不会,是出身没落的世家名门?

    周易沉下心思,觉得这倒有可能,却也很是拿捏不准。

    但,他有一点可以确认。

    那就是,姜锦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绝非是靠着抱大腿。也许是有贵人提携,却也不是他一开始想象的金主与小美人的包养关系!

    ——想通这一点,周易整个人都如同送了一大口气。

    姜锦是不是被人包养的,这一点看似无足轻重,但对周易来说,却始终如鲠在喉。

    最开始他就是因为误会姜锦是抱了金大腿,才攀上星煌娱乐,得到那么好的新人合约。

    这种看法也让周易对姜锦存了一份轻蔑心思,觉得她看上去简单纯粹,实际却心机深沉,说不定就是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生活中影后级别人物。

    那段时间的恶意揣测,让周易作为经纪人也对姜锦相当冷淡,各种不上心。

    后来姜锦并没有靠着公司关系拿下剧本角色,反而都是凭借自己的实力和人品,这让周易有些改观,但也没有改变他最初的看法。

    再后来,与姜锦接触多了,清楚她的为人,一点点了解她,他的想法也在动摇,对姜锦的看法也越发的复杂。

    这份情绪相当矛盾,一边赞叹姜锦这个人的优秀,一边又唾弃着她太过年轻而不懂事的选择。

    很多次他欲言又止,想要劝说姜锦看清浮华,沉淀下来做人,最后都把话咽了回去。

    这份纠结的心思在他心里压抑了很久,面对姜锦的时候他虽然没有表现出来,可这份情绪就相当于一个隐形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爆发,连周易自己都在一直保持谨慎。

    今天!

    这份纠结终于被打开,他想通了!

    这瞬间,周易宛若被打通了任督二脉,整个人都精神爽利、神采飞扬!

    不过,周易的精神高昂,在姜锦和阿元看来,就跟打了鸡血似的。

    他先是进厨房把油腻的保温汤盅洗了,那本不用他动手;

    又拿了病房里面的保温壶,说要去给姜锦打开水,提着瓶子就雄赳赳气昂昂的出门了。

    姜锦太虚弱,提高的音量也没大多少,最后没能叫住周易,眼睁睁看着他冲出去打开水了。

    姜锦一脸懵逼。

    其实,她是想告诉周哥,病房里面有饮水机,也有开水壶,随时都可以烧水,用不着亲自去打开水……但周哥走得太快了。

    阿元拍拍姜锦的肩膀,示意锦锦不要在意那个傻子。

    而后,他又从自己的小背包里掏出一本书,郑重其事地放到姜锦面前。

    锦锦躺在病床上很无聊吧,那他一定要跟锦锦分享一下这段时间他最喜欢的书!

    阿元把厚厚的书摊开,放到姜锦面前,满怀期待地要与她分享。

    姜锦看到书壳上大大的几个印刷字体,就已经欲哭无泪了。

    《时间简史》?斯蒂芬—霍金?物理学?

    文科生姜锦表示她真的看不懂啊!

    可她一见到阿元捧着书,比她更快沉溺进去,一副津津有味的样子,便也不由自主想要跟他一起分享这书中文字的乐趣。

    也许一开始看不懂,但多看看就明白了呢?

    身为文科生的姜锦,坚定地信奉着一个道理:

    书读百遍,其义自见!

    她燃起了斗志,兴致勃勃开始读起这本厚厚的《时间简史》来,连手腕上的疼痛都忘了。

    ……

    顾寒倾把蒋郁拖到楼梯拐角无人处,一把将他摔在墙上。

    蒋郁后背被撞得闷哼一声——他背上昨天被顾寒倾踹的地方,现在还疼着呢。

    蒋郁以为三哥又要同手打他,比顾寒倾更快动作的抬手抱住头,大喊:“打我可以!别打脸!”

    本来就成鼻青脸肿的了,万一再被打丑一些,他,他怎么好意思去看她?

    顾寒倾不知道蒋郁话后弯弯绕绕的心思。

    他只是冲蒋郁轻哼一声:“不会对你动手,手放下来!”

    “哦。”蒋郁拉长声音,慢吞吞放下手,却一直警惕着顾寒倾,随时都打算抬手挡脸。

    顾寒倾也不在乎。

    “我让你不要踏进她病房半步。”他再次重复。

    蒋郁一脸无辜不解:“所以我站在病房门口啊,有什么错吗?”

    顾寒倾深深看了他一眼。

    那目光实在是太有压力,看得蒋郁缩了缩脑袋。

    没办法,从小形成条件反射了,他连家里老爷子都不怕,就怕顾三哥。所以蒋郁从小大大,整蛊过这么多人,却从来不敢在顾三哥的老虎头上拔须。

    “你该知道我是什么意思的,蒋郁。”顾寒倾冷冷地叫着他的名字,认真道,“我是让你不要再出现在她面前。”

    蒋郁没有继续偷奸耍滑,而是沉默下来,抿着唇不肯说话。

    “她割腕,是因为你。”

    蒋郁的身子猛地一颤!却依然没有抬起头!

    “她害怕,是因为你。”

    蒋郁觉得自己喉咙干涸得厉害,喉结微动。

    “她讨厌看到你。”

    蒋郁一下子抬起头!迎着顾寒倾极具压迫性的视线,不畏不惧地第一次在顾三哥面前彰显了自己的坚持!

    他知道错了!他必须要到他面前去认错!让她知道他的心思!让她懂得他的后悔!然后原谅他!

    “我是不会离开这个医院半步的。”蒋郁一字一句,言辞恳切地说。

    顾寒倾却在蒋郁那点可笑的坚持毫不在意:“你在这里,只会对她造成伤害,成为她一生的阴影。你想她每次做噩梦的时候都想起你吗?蒋郁,不要像个孩子一样。”

    蒋郁就像炸毛的猫一下子跳开:“不要教训我!我知道我该怎么做!我不是孩子!”

    他绝不是幼稚!他绝不是孩子!

    顾寒倾牵唇,一手插在口袋,脸上都是讥讽。

    蒋郁怒意冲冲地跟他对视好一会儿,像是倔强不肯认命的少年,拼命仰起自己的头颅,不愿去承认那个既定的事实。

    顾寒倾还是无声看着他,那眼神比任何行动上的威胁,都来得有威慑力。

    他什么都没说,却又像是什么都说了。

    最后,蒋郁还是垂头丧气,一身精气神儿像是垮掉了。

    他脑子糊糊的一团糟。

    不等顾寒倾说,他自己就先转身离开了。

    因为他忽然想起刚才姜锦对他的一番话。

    他的存在,对她来说,真的是一个噩梦。

    蒋郁一步步离开。

    僻静处便只剩下顾寒倾一人。

    他站了一会儿,没急着离开。

    整了整衣领,才淡淡道:“下来吧。”

    楼梯上先是一片安静,结果还是响起脚步声,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年轻男子含笑走了下来。

    此男子穿着的白大褂,宛若最契合他的衣裳,完美地衬托出了他的气质。

    他的容貌看上去更是清隽优雅,有着如竹君子的翩翩风范,一举一动尽显世家大族的从容大气。

    又是一个精心培养出来的世家权贵大少!

    “什么时候知道我在这里的?”男子笑着问。

    “你靠近这里的时候。”顾寒倾答得漫不经心。

    他只是在听出了脚步声的主人是谁后,没有拆穿他而已。

    男子,也就是顾寒倾的好友,莫问,几乎都要抬手鼓掌了:“顾少果然是厉害啊厉害,我这样拿手术刀的文弱书生简直不能比!”

    摇头啧啧之余,莫问也不由得为了自己掩耳盗铃的行为忍俊不禁。

    他居然还以为顾寒倾是当真不知道,放心大胆地偷听着呢。

    不过——

    “这是发生什么事儿了?朝朝那弟弟的一身伤是你打的吧?”

    “是有一些事。”顾寒倾承认,却没打算一一解释。

    他忽然想到,“你是这座医院的副院长对吧?”

    “这是我母亲的医院啊,你这是失忆了?”

    虽然是家族产业,但莫问也完全是凭着自己能力,成为了全国最年轻的副院长和主任医师。

    顾寒倾的记忆力强大到堪称变态,怎么会记错这样的事情。

    他只是为了提醒。

    “我有一个晚辈住在你家医院,记得照拂一下。”

    原来在救护车上无意中选择来到这家医院,也是京城最好最昂贵的私人医院,是他潜意识想到了莫问。

    不过莫问昨天提前下班,顾寒倾又没主动联系,这才不知道昨晚发生的一些事情。

    待顾寒倾走后,他当然是去询问了一番。

    不问还不知道。

    叫姜锦的顾家晚辈怎么从没听说?居然还是被顾寒倾亲手抱进医院的!

    莫问直觉有情况,但不好过分打听,只有特别关注着动静,然后静悄悄在背后八卦而已了。

    ------题外话------

    感脚很快会偶月票200加更了,嗯,再努把力嘿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