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169章 还当我是朋友吗

    范予琳气愤地砸了手里的咖啡,褐色的咖啡流了一地。

    小助理在她身旁战战兢兢。

    她的经纪人却早就习惯了范予琳这个生气就砸东西的习惯,嘴里忙不迭劝道:“我的小祖宗哎,现在是在节目录制的后台,这房间隔音可太好,你想明天看到范予琳化妆间砸东西的字眼上热搜吗?”

    范予琳恨恨地瞪了他一眼:“我不是让你去买热搜吗?为什么姜锦上了热搜我却没有?”

    因为人家是被自来水顶上去的,你却要自己买的热搜啊,买热搜也是有规矩的不知道吗?

    “好了好了,我会安排的。”他还是习惯性安抚道。

    范予琳冷哼一声,对助理说:“给我拨蒋郁的电话。”

    小助理跟了范予琳好几年,对她和蒋郁的事情也略知一二,迅速从范予琳手机里面找出高高置顶的那个名字,拨了过去,又点了外放。

    电话嘟,嘟,嘟响了好几声。

    没人接。

    范予琳也随着这声音,脸色难看得都快滴出水来了。

    她自恃自己对蒋郁来说是不一样的,是,蒋郁身边有过很多女人,但她却自信自己会成为唯一一个也是最后一个。

    其他小贱人有被蒋郁带回本家去过吗?只有她!

    范予琳想起蒋家的深深大宅院,便眼露痴迷,野望勃勃。

    但这份痴迷很快就被暴躁所取代——蒋郁已经好一段时间不接她电话了,这是什么意思,觉得她没劲儿了?

    恰好这时,小助理接了个电话,跑了出去,回来的时候捧了一大束白玫瑰。

    “是赵少送给您的。”小助理恭恭敬敬地递上大得捧都捧不住的白玫瑰花束。

    范予琳本来想打发了,以她的样貌,圈子里追她的人不少,这赵少只是其中之一,不过更痴情,更长久罢了。

    “等等!”她叫住小助理,“把花留下。”

    小助理哎了一声,赶紧放到范予琳身前,抱得她手都酸了。

    范予琳像是平复了暴躁的心情,弯腰用娇嫩的手指在玫瑰花瓣上拂过。要不是为了刺激刺激蒋郁,给他点危机感,她能接这玫瑰吗?真当她范予琳是没见过世面的,随便一束玫瑰也能被感动?

    范予琳扯出一抹不屑的笑容,高傲的她依然是美丽的。

    忽然间,她的手指在一片柔软玫瑰花瓣中,触碰到什么硬硬的东西。

    她将那东西抓了起来,原来是一个精致的盒子,打开一看,里面赫然是一条钻石项链。

    放着盒子的花枝中间还卡着一张小小的卡片,上面写了——

    你的眼睛一如钻石般美丽。

    真老套。范予琳在心里嘀咕着,但还是笑了。

    她的经纪人在旁边淡淡看着这一切,心里嗤之以鼻。

    范予琳在圈子里混了这么久,还是很多东西看不透。她多大的脸,真以为蒋四公子对她上心了?也不想想,就她那过往的辉煌历史,能被人家蒋家迎进门做少奶奶吗?

    之前看她和蒋四少你来我往,还以为是个聪明的,没想到也被浮华迷了眼睛,一心想要飞上枝头,还打算用欲擒故纵这么老套的手段?

    人蒋四少是什么身份,他们这些底层人民还在学校里乖乖坐着上课的时候,人家就已经开始尔虞我诈、刀光剑影了,见过的女人不知凡几。

    范予琳以为她是谁?能拿捏住蒋四公子?

    经纪人身为旁观者,看得通透。

    但,他没打算出言提醒。

    因为范予琳正走在自取灭亡的路上,跟着她这破船一起沉没,不符合他做人的信条。

    看来他应该重新找一个适合培养的苗子了,公司里才进的一个新人还不错,有背景有模样有演技。最重要的是,

    有脑子。

    ……

    医院顶层高干病房里,姜锦还在听周易嘀嘀咕咕抱怨这热搜来得不是时候,偏偏挑在他们不能抓紧时间趁热打铁的时候来,可惜呀可惜。

    姜锦笑他不够大度,周易却翻了个白眼,懒得跟她解释这种自来水的安利热搜有多么难得。

    “行了行了,你不是说还有第三个坏消息,说出来让我中和中和,免得高兴过了头!”

    周易一僵,差点儿忘了:“我刚才接了你私人手机上的一个电话。”

    姜锦因为手活动不方便,私人手机也交给周易打理了,反正她也没什么秘密要隐瞒的。

    “什么?”姜锦心不在焉地回了一句,却专心看着阿元用小刀子削苹果,手法越来越熟练,心里也越发有吾家有子初长成的诡异自豪感。

    周易还没来记得说,就听到外面传来风风火火的脚步声,高跟鞋踢踏踢踏,那气势都快把楼房给压垮了。

    姜锦一听,这脚步声怎么这么耳熟啊?

    “姜锦!”女王大人啪地推开了房门,怒火熊熊地瞪着姜锦。

    姜锦下意识一缩:“夏,夏夏,你怎么来了?”心虚的眼神儿开始四处飘。

    无意中飘到周易身上,看他的神情,得,就是这位仁兄叫来的。

    周易冲她无声地做个口型,电话电话。

    姜锦立即明白过来,是安夏给她打了电话,但周易却被抗住安女王询问的节奏,最后如实交代了一切……还是周易的错啊!

    姜锦朝他飞了个眼刀子,回头找你算账!

    她扭头过来,对上安夏立刻换上讨好的笑脸,灿烂若霞。

    “夏夏!”

    安夏几步冲了过来,看到姜锦手腕上裹着的纱布,又看到她一身病号服的样子,恨得牙痒痒:“你都受伤住院了都不告诉我?”

    “没来得及……”心虚。

    “还当我是你的朋友吗?”

    “你当然是我最好的朋友。”赶着表忠心。

    “那你说说你这手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可能是随便能伤得了的吧?”走近了看到姜锦的纱布是包在手腕上的,都会质疑。

    “就,就是不小心。”还是心虚。

    安夏一看她的模样儿就知道她是在撒谎,这手腕上的伤绝对没那么简单。

    她一把挤开周易,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就开始一把鼻涕一把泪:“你可真行啊,都住院好些天了也不肯联系我,还是我主动给你打电话,才从你经纪人嘴里把事情问出来。”

    姜锦朝着周易怒目而视,这你也说!

    周易吹着口哨打算出去转转。

    安夏的哭诉还没有停止:“你是不是打算跟我绝交啊,这么重要的事情多不跟我说,那行啊,赶明了我们就割发断情割袍断义……”

    姜锦叹气,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我们俩不是结发夫妻,不用割发断情。我们也不是结义兄弟,更不用割袍断义。”

    “你,你还真的打算对我绝情绝义?”安夏的声音都在哆嗦,看着姜锦的眼神儿简直就是在看负心人!

    姜锦无力扶额,她对安夏总有一百种没辙的方式!

    “行了行了,你别耍宝了。”

    安夏表情一正,又捡回了女王范儿:“好啊你,姜小锦,做错了事情还有理了是吗?”

    “……我错了。”

    阿元看姜锦委屈的模样,心疼得不行,冲着安夏怒目而视!

    “唉呀妈呀吓死我了。”安夏被阿元的眼神刺得险些没从椅子上摔下去,见到是阿元,莫名讪讪的,“哦,是小阿元啊,嗨,好久不见啊。”

    阿元才不会跟她嗨啊嗨的,就是不爽她对他的锦锦辣么凶!

    安夏有火也发不起来,谁让人家有一个那么护短的小外挂呢?

    “你真别生气安夏,我就是一点小伤,你最近不是公司忙吗?我都知道,所以没联系你,你看,我过几天就能出院了!”姜锦刻意淡化其中的原因,不想把其间的惊心动魄说出来,再让好友担忧一次。

    反正过去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

    安夏看姜锦一副我没什么事儿的坚强模样,心里就涩得厉害。

    她懂姜锦的想法,就像她跟发小初办公司,因为商量好了不向家里伸手,一定要凭自己打拼出一番事业,遇到多少刁难艰苦都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别人的白眼冷讽都得好好受着。

    可这些事她从来不跟姜锦说,只会跟她讲有趣的,比如对方公司负责人是个地中海,有次和他们开会的时候脸上有三道指甲痕啊之类的幽默诙谐的事情。那些苦的累的,她都往肚子里咽。

    朋友不是情感垃圾桶,不能什么负能量都往里面倒,朋友双方更希望分享的是正能量积极的事,然后彼此督促进步。

    现在姜锦和安夏都是这样的想法。

    安夏见姜锦对受伤原因讳莫如深,甚至提一提,情绪都不自觉低落许多——她就也不再问了。

    转眼开始跟姜锦聊起趣事儿来,病房里一时欢声笑语。

    有人敲门。

    跟着一起进来的还有刚才出去散心的周易。

    “莫医生来查房了。”周易先一步进来,又让开身后的人。

    那个穿白大褂的身影缓缓步入,唇边的笑一如既往的春暖花开,他给人的感觉就是如沐春风,随时徜徉在暖洋洋的冬日阳光中,那般温暖优秀的男子。

    安夏起身回头,看到他的时候,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呼吸停滞。

    “莫,莫哥哥!”安夏惊呼出声,拘束羞涩地化身邻家小女孩儿,身上大气霸道的女王作风尽数收回。

    姜锦看着这一幕,若有所思。

    莫问看到安夏也很惊讶:“小夏怎么在这儿,你跟姜小姐认识?”

    “嗯,我们是朋友,最好的朋友!”安夏语气三分羞涩,三分炫耀地说。

    莫问被逗乐了:“这样啊。”

    眉开眼笑的他,笑容暖和得能化开南极冰川下厚厚冰层,看得安夏出神发怔,那些过往的事情又浮现在眼前。

    周易在旁边随口插嘴:“原来安小姐跟莫医生是熟人啊,那可好了!莫医生是姜锦的主治医生呢!”

    “莫哥哥不是神经外科的医生吗?”安夏脱口而出。

    周易诧异,姜锦也奇怪。

    “我可是副院长,哪个科待不得?”莫问扯了扯胸前的铭牌,可在一众怀疑的眼神中,他不得不承认,“好吧好吧,我是受人所托,忠人之事。”

    “对了,你跟顾暴君……啊。”安夏赶紧捂了嘴。

    莫问好笑地瞪她一眼,好吧,他以前也叫过顾三这个外号。

    安夏嘿嘿笑了两声:“你们,你们是朋友嘛,锦锦也跟他认识,我懂了。”

    莫问走上前,敲敲她的脑袋。

    安夏捂着被敲的地方,虽然嗔怪了几句,但眼里甜蜜的小女儿心思掩也掩不住。

    等莫问查房结束,走了。

    安夏都时不时望望病房门口,跟姜锦说话也心不在焉。

    姜锦叹道:“我算是知道,为什么你这么多年,除了一个林子业,就没交过其他男朋友了。”原来是少女最懵懂羞涩的暗恋。

    安夏也知道她意指什么,并不介意提起。

    “那又如何,都是过去的事儿了,该放下也都放下了。”

    “难道你就不想去努力一下,你怎么就知道最后结果就一定不好呢?”

    “眼神啊,姜小锦,男人的眼神能说明一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