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8章 飚戏

    安飞白险些都发火了。

    “不用了谢谢,我吃菜就好。”笑容僵硬,咬菜的牙口像是在咬自己的仇人。

    祝你吃肉吃成个大肥妞!

    姜锦略略一思索,便知道他这是在嫉妒自己能吃肉而他不能呢,悄悄乐了。

    安飞白的助理又开始卖蠢了:“我们飞白就是这点不好,一吃肉就长胖,所以云姐就让他不准吃肉,三餐都吃素。”

    姜锦这下可以光明正大的乐了。

    顾青山后知后觉地恍然大悟:“啊,我想起来了,飞白你小时候可是胖得跟个球似的,你爸妈还当心你以后长得太丑,难以出手呢!”

    这对无良父母!安飞白咬牙切齿,不想对自己的爸妈作任何评价。

    他只有冲助理发脾气:“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助理缩缩脖子,他说的是事实啊。

    顾青山和姜锦都知道他这是恼羞成怒,便不厚道地笑了。

    安飞白气呼呼的,最后叫来服务生,来了几瓶啤酒,往桌子上一放,挑衅的目光在顾青山和姜锦之间来来回回。

    “不醉不归,怎么样?”

    顾青山这个导演倒是不着急:“好啊,明天拍摄推迟就是了。”

    老子喝过的酒你小兔崽子吃的盐都多,在我面前卖弄?

    姜锦倒是笑得很含蓄,一副我酒量虽然不好但还是舍命陪君子的样子。她没管周易在她耳边尖叫脸会肿的话,直接就让安飞白把酒开上。

    安飞白心想,我吃辣吃不赢你们,又不能吃肉,总不可能喝酒也赢不了你们吧?

    安飞白自认喝酒天赋异禀,对付这一老一女,肯定没问题的。

    很快,他就会为自己的天真及愚蠢付出代价。

    顾青山果然没有辜负他老酒桶的名号,几瓶啤酒下肚也不见脸红。

    而姜锦……她是真的酒量不好,喝白的不行,红的也不行。啤酒比前两样稍微好一点,酒量有个一两瓶吧。

    但她懂得推拉战术啊!

    说两口,就微笑着把安飞白看着。

    安飞白一口干掉一杯。

    姜锦敬酒,又喝一点,看向安飞白。

    安飞白又一口干掉一杯。

    姜锦连一瓶都还没喝完的时候,安飞白已经三四瓶下肚了,整个人开始脸色泛红,眼神迷离了。

    顾青山抿着冰凉的啤酒,吃着辣乎乎的火锅,好笑地看着姜锦给安飞白各种挖坑,又有点欣赏这丫头。

    原本以为这丫头太单纯容易上当,谁想到,居然是个豆沙包,蔫儿坏蔫儿坏的。

    不过,他喜欢!哈哈!

    姜锦刚刚酒劲上头的时候,这感觉还在她的承受范围内。

    安飞白就惨了,早已经喝得七晕八素,不知道天南地北了。

    他趴在桌上安静了一会儿,突然一拍桌,站了起来。

    整桌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

    安飞白晕乎乎的眼睛在一桌人中找了一圈,最后锁定了姜锦。

    “你坐过来点,这小子别耍酒疯吧。”周易才懒得管安飞白是耍酒疯还是别的,他就是不乐意牵扯到自家艺人的身上!

    姜锦那个小身板,够人高马大的安飞白一拳的吗?

    周易都偷偷摸摸准备站起来挡在姜锦前面了。

    却见。

    安飞白眼神一凝,爆出一股精光,双手猛地抱拳,一派绿林好汉的作风,冲着姜锦就是一声低喝:“兄弟!”

    谁是你兄弟!当自己梁山好汉呢!

    姜锦在心里吐槽,面色还是如常:“呵呵。”

    安飞白显然喝晕乎了,整个人就跟灵魂被换掉似的,气势汹汹地拍着胸脯:“我安飞白从来谁都不佩服!今儿个就服你了!你今天的表现出乎我的意料!什么都不说了,来,干了这一碗!”

    他捞起自己面前的碗,哼哧哼哧就一口喝干。

    姜锦看他什么都不说,自己就一口喝完的样子稍稍放心,还好没有非让她也喝下去。

    其他人则都看傻了,那是你洗菜后的油汤啊大哥!

    安飞白果然被呛到,连连咳了好久,如玉俊脸越发红得快要滴血,整个人跟着猛地一晃。

    大家还以为他总算是清醒了。

    他却一抹嘴巴,哈哈大笑:“好酒!这味儿果然够辣够刺激!”

    顾青山开始惊讶,现在也反应过来了,低声跟大家解释:“他爸最喜欢武侠小说,还尤其喜欢看水浒传,安飞白小的时候就当睡前故事念给他听。看来这小子的印象很深刻啊。”一喝酒就原形毕露了。

    姜锦恍然大悟,原来是文学影响了他的灵魂啊。

    安飞白耍宝也没持续多久,就腿软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他看着姜锦的目光倒是没挪开,只是语气变了,那个梁山好汉的灵魂已经抽离,回归了最原本的安飞白的灵魂。

    “你跟我等着,等着,姜锦……”他言语模糊,口齿不清。

    姜锦却听得清楚,没好气地嘀咕:“还打算跟我复仇不成?”

    “……等我…一定会超越你的……一定……”他断断续续的话飘进姜锦的耳里。

    这让姜锦意外,原来是她误会了。

    她愣了片刻,又反应过来。

    “好啊,我等着。”她轻轻的声音,只有她自己,和睡过去的安飞白听见。

    太弱的对手没意思。

    势均力敌才更好。

    ……

    第二天,姜锦按照一贯的时间来得很早。

    剧组还在开拍前的准备工作中,她便去了自己的休息室,拿着剧本坐在沙发上认真看着,手边则是一杯热咖啡。

    姜锦才拿起咖啡准备喝一口,突然被人推开的门,险些没把她吓呛着。

    “谁……安飞白?”姜锦扯来纸巾擦擦洒出来的咖啡,庆幸自己还没换上戏里的衣服,“你来做什么?”

    安飞白目光躲躲闪闪,有点不敢正视姜锦的眼睛。

    “我……昨天……”他支支吾吾有点说不出口。

    姜锦恍然大悟,看来他应该是想起昨天的事情了。

    “昨天啊。”她故意拉长声音,促狭的眼神落在安飞白身上。

    安飞白缩起脖子,脸一下就红了:“昨天!昨天那是意外!无论我说了什么你都不要放在心上!”

    “啊?为什么?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啊。”

    “什,什么有意思!”

    姜锦憋着笑:“你不是叫我兄弟?”

    “那是失误!”

    “让我一口干了一碗?”

    “……我脑子不清醒!”

    “你还夸油汤是好酒呢。”

    安飞白都快要晕过去了,自家助理在他面前犹犹豫豫也没敢彻底说实话,只是大概提了一下他喝多了,然后在一桌人面前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安飞白就想来“封口”,顾导还没来,在场的就只有姜锦,他把目标对准了她,打算拿下姜锦后,就可以解决她身边的那些人。

    现在姜锦一句一句说起,昨晚从他口中出来的中二的话……安飞白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羞耻度爆表啊!

    “你还说……”

    “行了行了!你别说了!姑奶奶我求你闭嘴!我那是酒喝多了脑子不清醒,您别跟我当真行不行?能不能给我说到底要怎么才肯忘了这件事?”安飞白几乎是在低三下四的哀求了。

    看来昨晚喝醉后的事情,对他来说真是一个很大的阴影,他以后很久都可能不会沾一滴酒了。

    姜锦愉悦地笑了几声,才说:“你昨晚还说,让我等着,你一定会超越我的。”

    她轻轻吐出来的话,让安飞白如遭雷击,猛地抬起头。

    他……居然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安飞白下意识站直了身子,不想在姜锦面前露怯,刚才哀求的样子也半点儿拿不出来了。

    他正想说,你是不是想嘲笑我的自不量力?嘲笑我没天赋也不知道努力?

    “好啊。”姜锦却说,“我等着。”

    安飞白喉咙一紧。

    然后,一股火焰从他的心脏处开始一点点跳跃,燃烧,盛大!

    把他血液里的那些叛逆、不屑、浮躁,都烧了个一干二净!只剩下少年的斗志!

    安飞白依稀记得,只有自己很小很小的时候,那会儿他最初想要成为一个演员,身体里就有过这样,每一个细胞都在沸腾的感觉。

    它们在尖叫,它们在高歌,它们在呐喊——

    我要成为世界上最优秀的演员!

    然后,他小小年纪就展露出了演员的天赋。

    他还拥有一个大导演父亲,天生的光环落在他身上,让一切好资源都唾手可得。

    一开始他还喜悦得意,以为那些资源都是自己得来的。

    但后来,他听到别人在议论:

    “安飞白的这个角色演得不错啊,大导演的电影也能撑住场子,是个好苗子。”

    “知道人家爸爸是谁吗?安义!能不优秀吗?”

    “原来如此。”

    一句原来如此,轻而易举地抹杀了他的努力。

    更重要的是,安飞白很悲哀地发现,原来自己在离开了父亲之后,也没有那么优秀到独一无二。演艺圈如此之大,和他一样拥有天赋的少男少女多如过江之鲫,他并不是他以为的唯一。

    于是,他开始讨厌别人说自己是安义的儿子,甚至开始讨厌演戏。

    别人说他遇强则强,遇弱则弱,那不是安飞白演技的本性,而是他有意如此。

    演技对他来说,就是随便试试。

    直到,他看到姜锦——

    他终于懂得什么才是天赋优秀到独一无二,明明没有经过正规的训练,但那份浑然不知的灵气才最为难得。

    镜头前的她,如此耀眼,如此优秀,如此夺目!

    看得他无比嫉妒。

    嫉妒她的天赋,嫉妒她的努力,嫉妒她对演技的热情!

    他……也想要成为这样的演员!

    当姜锦对他说出那句“我等着”的时候,久违的热情和战意灼热了他的灵魂。

    好,那就再来一次吧。

    他会用实力证明,他也是独一无二的安飞白!

    安飞白转身气势高昂地离开,两只眼睛亮得快要燃烧起来。

    周易诧异地从门外走进来:“那家伙……打鸡血了?”

    “没。”姜锦心情极好地抱着手臂,笑眼弯弯,“就是给我下了战书。”

    周易不解。

    就在开拍的第一场,也是昨天下午安飞白被叱骂的那一场戏,安飞白正式对姜锦发起了挑战。

    顾青山一声“action”,拉开了两人演技交锋的序幕!

    姜锦还是稳定了昨天的发挥,甚至表现得更加纯熟,娇羞期许的表情毫不矫揉做作,情绪由弱到强的层次感在她的演绎下水到渠成。

    顾青山都在监视器后面倒吸一口气,心里暗道“妖孽”,他从来没见过这么能够取长补短的新人演员,任何纰漏一点就通,就连完美演绎也能拿出新花样!

    她比最开机的时候,不知道成长了多少。

    再看安飞白——

    令人惊讶的是,他的表现不再像昨天平庸了。

    虽然没有到姜锦那种让人惊艳的程度,但他的演技还是拿出了平均以上的水平。

    可,顾青山却皱着眉,喊了卡:“这条不行,再来一遍。”

    安飞白额角隐隐冒出汗水,心里有些焦躁。

    他琢磨了许久的,为什么还是不行?

    姜锦喝了一口热咖啡,经过安飞白身边的时候,有意无意地提点了一句:“你太在意我的存在了。”

    安飞白一开始还不懂是什么意思。

    很快,他豁然开朗!

    没错,他就是因为太在意姜锦的表现了,目光时时落在姜锦身上,不肯放过她表情的任何一个细微。但是这种反应,却破坏了他饰演的许遇这个人!

    安飞白也是很有灵气的天赋演员,姜锦一语将他点醒之后,安飞白在第二次的action后,就跟开了挂似的——

    陈初夏抱着满天星瓶子跑到许遇面前,一鼓作气送出礼物。

    许遇的神情有点茫然,带着晨起不清醒的慵懒,一直到陈初夏把瓶子塞进他怀里的时候,他的目光都在游移着没有焦点。

    当陈初夏把瓶子塞进他怀里,他略略低头,两人目光一触。

    陈初夏触电般慌乱挪开眼神,眼里像是有小鹿在活蹦乱跳。

    而许遇却无所谓挪开,眼底有一抹压抑得很深的烦躁,神色不自觉愣了三分。

    ——顾青山险些一拍大腿叫出来个好字!

    姜锦和安飞白,这是在飚戏!

    两人之间仿佛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一个眼神的相碰,却给了在场众人心脏狠狠一击,吾等的少女心啊!

    谁都知道两人的状态难得,也没有人敢打断。

    姜锦和安飞白也完全进入了各自的角色,在镜头前化身陈初夏和许遇——

    陈初夏雀跃地离开,要回头不回头的,既想看看许遇的反应,又有点不好意思回头。乱糟糟的短发在白嫩的脸颊旁飞扬,有种少女不谙世事的天真。

    许遇盯着手里瓶子看了一会儿,撇嘴。

    随手就把瓶子给丢了,丢开后他却觉得心情越发烦躁了,拧着眉,抬眼不期然撞上陈初夏的目光。

    ……

    “好!”顾青山大喊一声,这场戏完美cut。

    安飞白有点惴惴不安:“顾导,我的表现怎么样?”

    没等顾青山说,姜锦就先冲他比划了一个大拇指。

    安飞白咧嘴笑得单纯:“真的?”

    “你作了一点改动对不对?”顾青山走上前来便问。

    安飞白的心高高提起:“改得不好吗?我是觉得……”

    “不!改得太好了!”有一种画龙点睛的感觉!

    这场戏剧本里面原本写的只是许遇随手丢了满天星的瓶子,但安飞白却在演戏的时候,添加了许遇丢掉瓶子之后心情越发烦躁的微表情。

    看似只是一个小小的变动,却让之后许遇憋出“你的发型很丑”的理由来搪塞陈初夏之举,更为合理。

    也让之后许遇喜欢上陈初夏,变得顺理成章。

    其实从一开始,许遇就不是完全无视陈初夏的,他忍不住看她,却又嫉妒她的天真烂漫。

    两人从小就住在一个小区,家境却天差地别,许遇父母都是公务员,对儿子的要求也高,才把许遇养成了表面好学生内心桀骜的性子。

    陈初夏父母一个小职员一个小老师,家境不算好,但父母却对她非常宽容,放手给了她宽松的环境让她成长,她性格中天真烂漫的部分被保留得很好,就像是彩虹般绚烂。

    陈初夏喜欢许遇,许遇却嫉妒陈初夏。

    嫉妒又何尝不是一种变相的关注?

    所以顾青山才说他改得好,宛若画龙点睛。

    顾导又跟两人说道:“同一个角色,一百个优秀演员能演出一百种感觉,你们都不要太拘泥于剧本,也要自己进入角色,揣摩角色的心理历程。如果觉得和你想的不一样,没关系,大胆去改!按照自己的想法去演!”

    受教诲的不仅是安飞白,也有姜锦。

    最近她在剧本上也有点疑惑,可具体疑惑在什么地方,她又说不上来。

    现在顾导的一番话,让她只觉得眼前柳暗花明又一村!

    顾青山看着两人都各有感触,才满意点头走了。

    这只是一场戏,接下来还有很多场戏,可以让两人印证彼此的成长。

    今天之后,安飞白对姜锦的态度也好了很多。

    不知道是不是看在那“一言之恩”,又或者是觉得彼此惺惺相惜?反正安飞白对姜锦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扭转,乃至会主动跟她分享一些自己演戏的经验。

    安飞白演戏多年,参演过多部大制作,不论天赋,单论经验,能甩出姜锦八条街。

    他跟姜锦说话的时候,姜锦也是一脸虚心请教的样子,让安飞白颇为满足。

    两人关系从一开始不对盘,到现在,竟隐隐有要成为朋友的意思!

    ------题外话------

    有没有发现今天字数变多啦?因为从本月起我要争取日更9000的全勤!

    关于更新时间,每次自己立的flag都会被打脸,所以评论区置顶的公告时间仅做参考吧,偶尔会提前,偶尔也会延迟,比如今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