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11章 她凭什么生气

    可是。

    她为什么生气?凭什么不开心?

    顾小叔是小叔叔,是长辈不是吗?他能帮自己,是自己的福分。

    莫非她口口声声说,要忘记那天晚上的事情,实际却是在口是心非,有了什么不该有的想法?

    不应该的,姜锦,不应该的。

    那晚顾小叔是为了救你,才会中弹受伤,没有你的拖累,他怎么会身陷囹圄?他受伤,伤口发炎,高烧之下神志不清才会失误。或许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做过什么,有意如此也不过是她的猜测!

    她怎么能这么想顾小叔呢?她又有什么资格去怪顾小叔呢?

    那天,改变的是她的心。

    在那之前,顾小叔就只是顾小叔而已。

    ——这些想法,就像是一盆冷水从头到脚浇下来,让她所有的焦躁与心烦都被遏制,不该有的情绪全部被掐住。

    姜锦以最快的速度,控制了自己的表情。

    从低眼到抬脸,不到一分钟,她那些失常便尽数被控制,与顾乔对视的时候,她的眼睛已经是平静的湖面,荡漾着水光潋滟。

    快到,连顾乔也没有发现她刹那间的不对劲。

    她还在努力劝说,希望姜锦能够接受她的提议。

    “既然这样,就听顾阿姨的吧。”姜锦脸上还带着笑,说出的这番话仿佛心情愉悦。

    没人知道她那表面澄澈平静的湖面之下,是如何的寂静黑沉。

    顾乔非常高兴姜锦能这样想。

    接下来两人又聊了很多。

    顾乔真的很健谈,一位大集团的董事长,也能和姜锦聊一些电影相关的话题,且看法独到,偶尔之语给了姜锦耳目一新的感觉。

    最后顾乔还问了姜锦对相亲对象有什么要求。

    惹得姜锦暗自发笑,难道她相个亲,还能摆出海里捞针的架势不成?

    但她还是煞有介事地说了,自己比较喜欢温柔安静的男子,因为这样和她比较合拍。

    她随口一说,可看顾乔那样子,该不会转身就去告诉顾小叔吧?

    说了也好。

    也好。

    姜锦回到酒店的时候,觉得很是疲倦,浑身上下跟灌了铅似的沉重,连抬脚都觉得费力。

    她打算早点回房间睡觉,还要喝点冲剂,免得染了感冒,影响明天的拍摄。

    要卸妆,还要换衣服,姜锦本来就很着急。

    憋了一路的周易却拽了她,问:“你,认识顾女士?”

    姜锦上电梯去旋转餐厅的时候,周易还在她身边,看着她被一位助理迎了进去。而那位助理,正是出现在顾女士身边的那位!

    周易再傻,也能想清楚里面的关联了。

    接了姜锦回来的车上,他一直想问,可都没有找好方式。到现在,他也憋不住了,直接脱口而出。

    姜锦一愣,本想胡乱搪塞过去。

    可仔细一想,周易到底是自己的经纪人,她的合作伙伴。她也曾对周易说过,她有事也会尽量不瞒着周易。

    姜锦心想,周鸣溪就要订婚,他是东雅集团顾女士的儿子迟早会被爆出来,这种大企业富二代所受的关注度甚至能够跟娱乐圈的小鲜肉所持平。比如某某集团的独子,就三天两头地上娱乐新闻,内容则是他换衣服般换嫩模女友,就这样还有一群男女在他的微博下面高呼老公。

    她不敢确定,自己是周鸣溪前女友的事情会不会被扒出来,那些狗仔就跟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不咬出点什么,誓不罢休。

    与其等新闻出来再危机公关,还不如提前告诉周易,打个预防针。

    反正也不是什么无法启齿的事情。

    两人在姜锦的房间内,也没有旁人,姜锦便放心解释:

    “顾女士的儿子,我们是大学同学,我曾与他交往。”

    周易冷不丁吸气:“……过去式?”

    “嗯,已经分手好几个月了。”姜锦说起来很平静,当初的沉痛早就过去。

    “原因呢?”周易小心翼翼问。

    “性格不合。”

    她没说是因为朋友插足,男友出轨。

    都已经是过去式,再去纠结原因已经没有必要。而且她决心分手,最根本的原因本就是因为和周鸣溪观念不和,她无法接受周鸣溪的那些要求,乖乖结婚当豪门太太,索性利落转身。

    陆纯之事,不过是在她果决的心上,再划了一道血口子而已。

    周易忽然想起什么:“难道你说的前男友,这位东雅集团顾女士的儿子,就是几个月前曾到公司来找过你的那个年轻男子?”

    姜锦诧异:“你怎么会知道?”当时没有第三者在场才对。

    “我看到了监控。”其实是后来翻监控发现的。

    周易在见姜锦之前,就通过各种方式分析了她,包括通过监控观察她的作息和独处之时的习惯。看到姜锦和周鸣溪在大厅的交谈,则纯属意外。

    那会儿他就在想,两人的关系不是情侣,就是前任情侣。和姜锦签约后,他还等着姜锦自觉提起这件事情,而不是他来开口询问。

    久而久之,他与姜锦越熟悉,越了解她,知晓她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也没有在她身边见过那位年轻男子,就给忘了。

    但他觉得奇怪的是:“你前男友的妈妈,也就是你的前婆婆,居然和你关系这么好?”这就有点不对劲儿了吧!

    姜锦一时语噎:“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说她和阿元的相识?说她和顾小叔的关系?

    周易认识阿元,见过顾寒倾,她就只能模糊地说一句:“你见过的阿元的爸爸,就是顾阿姨的弟弟。”

    周易脑子晕了一下。

    信息量太大,有点接受不过来。

    “反正,阴差阳错就成这样了。”姜锦摊手,说了当没说。

    周易被震得晕乎乎的,只好从繁乱的信息中取出自己能够理解的——

    姜锦因为前男友跟顾家人相识,之后与顾家人关系不错,哪怕与前男友分手,也保持了良好的来往……是这个意思吗?

    他看姜锦的目光便有些震惊。

    牛啊这姐姐。

    但他又打心眼里觉得姜锦不是那等心机深沉的人,顾女士那般人物能够欣赏姜锦,说不定也是看出她的内敛和沉稳?

    不过,周易被这些庞大信息量砸得,估计今晚睡不着了。

    周易离开后,姜锦卸了妆,洗了澡,裹着浴袍从房间里面出来,给自己翻了一包驱寒冲剂兑上,一口气喝了早早上床。

    整晚,她都睡得很不安宁,就像是一把火在身体里烧着,令她辗转反侧,无法安眠。

    一整夜的半睡半醒,让第二天起来的她头疼欲裂,唇干舌燥,恨不得一口气狂灌个十瓶八瓶水的,方能解渴。

    姜锦脑袋有些昏沉,看到茶几上残留着冲剂药汁的杯子,逐渐明白过来。

    她昨天怕是心火太旺,上火。所以不应该喝驱寒的冲剂,该喝清热的才对。药一喝错,害得她本来就没浇下去的心火越发旺盛。

    只希望不要影响今天的拍摄。

    ——姜锦的希望落空了。

    因为头疼,还有总是想起昨天和顾乔说的事。

    她今天的拍摄一整天都不在状态,一场戏能NG四五遍。

    这完全不像她,连剧组人员都在窃窃私语了。

    姜锦拍摄状态一直是越来越好,NG次数逐渐递减,最近因为安飞白状态也好,两人拍戏的时候化学反应强烈,好几条都是一次过,顶多也就NG一次而已。

    今天她这是怎么了?

    顾青山黑着脸喊了休息,其他人都不敢大声说话,姜锦也心知是自己的问题,低头看着剧本,灵魂却在出窍。

    安飞白跑了过来,一巴掌拍在她肩膀上:“嘿,你刚才到底怎么了!怎么老是心不在焉的!再这样下去,我们顾导都快成火药桶了!”

    如果不是姜锦前期表现实在是好,估计顾青山早就发飙了。

    能忍耐到现在,以他的性子也是难得。

    姜锦苦笑:“昨天参加活动吹了风,有点感冒。”

    早饭后她去酒店的医务室看了医生,开了点药,但药效还没有发作,现在仍然是脑袋昏沉的状态。

    安飞白同情地看了她一眼:“冬天参加活动就是这样,冻成狗也要对粉丝们微笑,你要一点儿没笑,‘摆臭脸’‘耍大牌’这些报道就能不要钱似的往你身上甩!我们男明星还好,至少能穿件西装,冬天里面还能悄悄加件羊绒衫,你们女明星就惨了。”

    都是苦过来的孩子,彼此都能理解那种状态。

    姜锦揉了揉眉心,笑得苦涩,再次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能再被影响了。无论是感冒,还是……别的什么。

    又一次开拍。

    姜锦一心想要演好,有点用力过猛不说,情急之下还念错了台词。

    顾青山一声“卡”,所有人都知道风雨欲来。

    “姜锦!你到底是怎么回事!”顾青山压抑着沉沉怒气,“因为你的不在状态,我们整个剧组的工作都被你拖后腿了!”

    姜锦默默走上前,没有辩解,接收着顾青山的训斥。

    顾青山以前在姜锦面前,都是和风细雨的亲切模样,今天还是第一次这般震怒,脸色阴沉如水:“是不是我之前夸你夸得你飘飘然姓什么都不知道了?还是说你拍戏拍得烦躁,昨天去参加了个活动,心都收不回来了?”

    这话就恶毒了。

    再加上顾导凶巴巴的样子,一般的女演员早就被骂哭了。

    其他人悄悄去看姜锦的反应,却见姜锦虽然低着头,但情绪还算是平稳。

    顾青山看着就来气:“你说你今天NG了多少次?早就该拍完的一条到现在都还没结束!幸亏现在是数码时代,不然就你刚才浪费的那些胶卷,剧组就多费一天的苦功!”

    姜锦咬着下唇,她没哭也哭不出来,心里却是难受的。

    “对不起顾导,都是我的问题。”

    安飞白想出来帮姜锦解围,主动站出来说:“顾导,你别骂她了,她这是感冒了状态不好才会这样,总要理解一下啊!”

    顾青山一个眼神扫过去,毫不留情开喷:“演员!演员是什么!是剧组的螺丝钉!你能因为自己一个人状态不好,就心安理得地拖累一个上千人的剧组吗?既然状态不好,就应该懂得调节自己的状态,人家陈伟国老师,高烧三十九度在剧组输液,照样能好好完成任务!都是演员,为什么你们都不行?”

    安飞白一时哑言。

    姜锦也知道如此,所以没有辩解。

    “人不是铁打的,总会有心情不好或者身体不好的时候,但这可以成为工作出错的理由吗?既然当演员,就要拿出演员的工作态度!如果你们一心相当捞了钱就走的明星,不在乎演技不演技的,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这话毒得攻心了。

    姜锦急急忙忙解释:“没有的顾导,我知道你说得都对,状态不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拖累剧组的工作。”

    顾青山恨铁不成钢地瞪她一眼:“别让私心影响自己的工作!”

    姜锦心里咯噔一下。

    原来顾导看出来了。

    看出她的心不在焉不仅仅是因为身体不好,还因为她情绪有所影响,才会发挥失常。

    所以他才这么雷霆大怒。

    姜锦愧疚极了,一个劲的道歉。

    好一阵,顾青山的脸色才稍稍缓和:“行了,今天先不拍你的戏份,自己回酒店去好好休息!”

    一番话说得凶巴巴的,可到底还是对姜锦的关照。

    姜锦再三道歉后离开,坐在车上还是觉得心有不安,还让冯萌萌去给全剧组买了咖啡和甜点,以慰劳自己的过错。

    她坐在车上,觉得顾导刚才那番话实在没错。

    她应该本心不变,无论什么事情都不能影响到自己演戏才是。

    手机震动了一下,是安飞白偷偷给她发的短信:

    “老头子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你好好休息,别放在心上。祝我们都能成为真正优秀的演员!”

    看来顾导的那番话,也说到安飞白心坎儿上去了。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拍戏很任性,有的时候心情不好,就故意演得很差,看剧组急得跳脚又不敢斥责他,这些样子特别有趣。

    但现在他不了。

    安飞白有了追求,他的船要重新起航,也要重新书写自己作为演员的一切!

    他的由衷祝愿,也是姜锦的心愿。

    她失笑道:“是啊,祝我们能够成为真正优秀的演员。”

    很多年后,两人站在演艺圈的金字塔顶端,成为了影史的传奇,其中一人还发展到了国外,打开了华国演员在国际影坛里尴尬的局面,重新定义了华国演员的存在,哪怕历经多年,也不曾褪色。

    彼此他们还是关系很好的朋友,也永远记得这句话——

    祝,我们能够成为真正优秀的演员。

    ……

    二月初的时候,《怦然心动》终于杀青。

    虽然有安飞白和姜锦的粉丝各种自来水,安利《怦然心动》的杀青新闻,但还是跟《昆仑传》铺天盖地宣传的第一版片花无法抗争。

    《昆仑传》据说是边拍边制作,新闻上写,因为《昆仑传》对特效要求高,在国外请来了大片制作团队,所以上映日期不得不从春节档,推迟到三月底。

    《昆仑传》的导演还放话:我们拒绝五毛特效,不希望辜负电影观众,哪怕推迟上映日期,也希望能够让观众感受到全新的仙侠电影风,创造出仙侠电影的历史新高度。

    说实话,仙侠电影这个题材一直都很尴尬,因为世界观宏大,投资人很喜欢拍,观众也很喜欢看。但也因为世界观太宏大,电视剧很难拿出电影的制作特效,而电影又无法像电视剧一样描写得详细。

    这也让仙侠电影电视剧,素来卖座不叫好。

    能在豆瓣评分上8。5的仙侠电影,还是十几年前上映的电影,足以见得仙侠电影的尴尬局面。

    《昆仑传》的导演野心就很大,放话要改写仙侠电影历史,打造一个全新的仙侠世界。

    虽然电影还没上映,但是制作精美的第一版片花,却震撼了不少粉丝的心,更是被《昆仑传》主创们的信誓旦旦,感动得不要不要的。

    在《昆仑传》成为当前主流,也是期待度最高的电影时,《怦然心动》等一众电影自然被压下,成了陪衬。

    ——姜锦看到这些新闻的时候,倒没有太放在心上。

    她只是笑道,周易的随口胡诌成真,《怦然心动》真的要和《昆仑传》撞档了。

    只是不知道最后,孰胜孰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