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14章 给女孩矜持的时间

    大年三十一夜,有了安夏陪伴的结果就是——

    大醉一场!

    喝完了一瓶香槟,安夏还觉得不够尽兴,居然从姜锦家里翻出了几瓶红酒!

    本来喝了小半瓶香槟,已经有点醉醺醺的姜锦,看到这几瓶红酒一下子就醒了。

    “我怎么不知道这橱柜上面还放着酒?”

    姜锦开始怀疑自己的记忆。

    安夏却神秘一笑:“你当然不会知道了,因为……这是我藏在这里的!哈哈!”

    她大笑一通,然后就像个迫不及待的酒鬼,拿着开瓶器把红酒果断打开,倒入玻璃醒酒器里,红色液体在灯光下折射出美丽的瑰色。

    “太漂亮了。”安夏狠狠吸了口气,闻到那迷人的香味,眼睛放着狼一般的光彩,“果然不愧是我大哥酒柜中的珍藏!也不枉我偷拿出来!”

    她不敢放在自己家里,怕大哥突然过来人赃并获。就索性趁着姜锦不注意的时候,藏在了她的橱柜。

    姜锦一听,安夏的大哥?就是那位在京城最繁华地段拥有一座商场的那位?

    这酒是安夏偷偷拿来的?

    “如果你是大哥的珍藏,你这样偷偷拿了,会不会不大好?”姜锦因为担忧,酒醒了三分。

    安夏才不担心:“管他呢,我喝都喝了,他还能让我吐出来不成。”

    安夏觉得红酒醒得差不多了,倒入杯中,递给姜锦。

    “不行,我不能喝了,再喝我就要晕了。”姜锦一个劲儿摇头拒绝。

    “怕什么,我们在家里,喝醉了倒头睡就是!”

    姜锦觉得安夏说得好像也有道理,就接过了酒。

    不愧是连安夏都馋得不行的酒,入口就是一股果木清香,姜锦居然尝不到多少酒味,只有馥雅浓郁的芳香在舌尖萦绕,哪怕吞入腹中,也齿颊留香许久都未曾散去。

    “好喝吧?”

    “好喝!”

    于是,两人一边胡乱聊着天,一边喝着红酒,坐在柔软的羊毛地毯上,狼狈放肆得像两个女酒鬼。

    姜锦听安夏哭诉自己的苦逼的暗恋:

    “你说他不喜欢,就别撩我啊,明明我都要放弃了,打算彻底了解这段无疾而终的暗恋了,为什么他又要出现在我的人生里,呜呜呜,莫问那该死的小子,大混蛋!”

    姜锦抬起朦胧氤氲着袅袅白雾的眼睛:“他,怎么撩,撩你了?吻你,了吗?”

    安夏愤怒地一抹泪:“他!就像我心目中的盖世英雄!踏着七彩祥云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夏夏你喝多了,我们去房间里睡觉吧。”

    “我才没有!”安夏两颊通红,断然否定,又一口喝干了杯里的红酒。

    要是安夏那嗜酒如命的大哥,看到安夏这么糟蹋他几千美刀一瓶的上品红酒,估计想把这小妮子跟小时候一样,狠狠揍一顿屁股!

    姜锦搂着她的肩膀,听安夏讲述又撩拨了她心弦的那个男人。

    “林子业那个家伙阴魂不散,老是在我身边出没,我都烦得不行了,正想要找个机会收拾那小子一顿呢,嗝。”安夏打了个酒嗝,张嘴就是浓浓的酒味,晕乎乎地跟姜锦吐露心事,“然后莫问那小子就出现了,他装成我的男朋友,把那小子奚落了一顿,顺便把自以为是的屌丝男林子业,嗝,狠狠碾压成渣!”

    安夏越说越兴奋,眼睛晶亮得像个孩子般天真:“你不知道!莫问他,嗝,太帅了!林子业在他面前就是土鸡瓦狗!他就用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就,就……”

    姜锦把安夏抱得紧紧的,任她靠在自己的肩上,眼泪横流。

    “我知道,你还是喜欢他。”

    安夏喃喃:“是啊,我还是喜欢他,那么那么喜欢。怎么办姜锦,我生的名为莫问的这场病,一辈子都好不了了……”

    “会好的。”

    “我不想喜欢他,我真的不想喜欢他。”

    “夏夏,他终究会过去的。”

    姜锦了解安夏,知道她不想在明知对方有喜欢的人的情况下,还死乞白赖地追在对方身后。

    她已经过了不要脸小女孩儿的年纪,她是安夏,她有自己的骄傲和尊严。

    没关系的安夏,总有一天,你会遇到属于你的英雄,踏着七彩祥云,出现在你的人生里。

    一夜醉酒无梦。

    一大早,姜锦是被震动的手机给吵醒了。

    她连眼睛都没睁开,朝着震动所在的方向摸索了一阵,才终于把手机攥在手心,好一会儿才闭着眼睛接通,放在耳边:

    “喂?”带着浓浓鼻音,让素来如溪涧鸣泉的清泠嗓音,变成糯米糍般的香甜软糯,少女的撒娇就在耳边回响,再冷硬的坚冰也会化为春水。

    对方的声音却陡然一沉:“还没醒?”

    宿醉让姜锦连根手指头都不想动,手机搁在脸上,整个人还是趴着没睁眼,只迷迷糊糊地问了:

    “……谁?”

    “我是顾寒倾。”

    姜锦倏地睁开眼,一下子坐直了,脑袋还晕得更浆糊似的。

    她迅速捂住话筒,清了清嗓子,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正常。

    “啊,那个,顾小叔?这么早打电话……”

    顾寒倾拧眉:“你喝酒了?”

    “没有!”姜锦下意识否定,可又觉得太欲盖弥彰,“其实,喝了一点点。”

    “和安夏?”不知什么时候,他也记住了姜锦这个朋友的名字。哦,对了,也是安家的小姑娘。

    “对,和她,我们俩……大年三十嘛,就……开心了一下!”姜锦干笑着,混沌的脑子逐渐浮现出昨晚她挂掉顾小叔视频通话时的场面,“那个,顾小叔,昨天电话,我不是,故意挂断的,就是……手滑了。”

    解释也弱弱的没有底气。

    顾寒倾的声音听上去却没怎么放在心上,嗯了一声。

    姜锦也觉得自己想多了,顾小叔怎么会在意这些小事儿呢?

    “我和阿元,现在在去你家的路上。”顾寒倾言简意赅地说道,瞥了一眼身边咬着牙使劲儿蹦跶,一心想要抢手机的阿元,一手制住他,手机也换到了另一只手,“昨天忘了跟你说,新年快乐。”

    顾寒倾醇厚如酒的嗓音,让姜锦怔愣了许久都没有缓过神来。

    “啊,新年快乐。”她又欢快地笑了。

    “我们还有五分钟就到了。”

    “好的没问题。”姜锦笑眯眯地应了,一句新年快乐让她开心了许久。

    一分钟后,她笑容一僵。

    等等,刚才顾小叔说什么来着?

    还有五分钟就到了?他和阿元?到我家?

    “哇呀呀呀。”姜锦一下子跳了起来,险些被摔下去,才发现自己昨晚睡的地方原来是沙发。

    安夏呢?

    “唔……”沙发下面传来哼哼声。

    姜锦探头一看,安夏果然趴在地毯上睡着呢。

    她大脑瞬间当机,完全想不起昨晚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她只在不知道何时关掉的电视剧黑屏的反光里,看到了自己穿着一个吊带睡裙,裙子乱糟糟得像干海带,外面套着的针织衫松垮垮地落到臂弯处。一头短发更是跟鸡窝没有区别,胡乱张扬地乱翘起。

    一哈气,满嘴都是酒气。

    “糟糕!还有三分钟!”姜锦迅速跳下沙发,却一不小心踩到了安夏的小腿上。

    “啊!好痛!”伴随着惨叫,安夏也跟着醒了,可怜兮兮地晃着脑袋,“你踩到我脚了宝宝。”

    姜锦没工夫跟她道歉,手忙脚乱地把她也拉了起来:“乱点去收拾,还有三分钟顾小叔就到了!”

    看安夏的样子,也比她好不了多少。

    “谁?顾小叔?你还有小叔叔?”安夏一头雾水。

    姜锦没空解释:“就是你昨天在手机里面看到的那人!”

    “啊,顾小叔。”安夏恍然大悟,“就是顾寒倾……暴君?”

    她一下子清醒了,整个人跟打了鸡血似的。

    “他到哪儿?到什么地方?该不会是要来你家吧?”安夏整个人都抓狂了,有一种遭遇克星,大难临头的感觉,“天哪,他怎么会来你家!太恐怖了!这是梦吧,噩梦,赶紧醒醒安夏!”

    “别醒了,先洗脸刷牙吧,还有两分钟。”姜锦一把抓起状若癫狂的安夏,扯着她一起进了卫生间,匆忙开始刷牙洗脸。

    她知道顾小叔那人的严谨,说五分钟,就绝对五分钟。

    一秒也不多,一秒也不少!

    快速地刷牙,还能腾出一只手来梳头发。找不到梳子,就用手指当梳子随便抓两下。吐出泡沫,一边漱口,一边开了水,用清水洗了两下。

    又转身冲进房间把干海带似的衣服换下,穿上了中规中矩的毛衣与长裤。

    安夏还在叫苦不迭:“难怪顾暴君没有女朋友!要来人家家里拜访就不知道提早一个小时打电话吗?懂不懂什么叫给一个女孩儿矜持的时间啊!”

    她没那么多顾忌,身上酸菜似的皱巴巴的衣服扯了扯,把昨晚弄花的妆卸了洗干净,就算搞定了。

    姜锦刚从房间出来,一看墙上的钟。

    五分钟!

    “叮咚。”门铃响了。

    “这就来了?”安夏从卫生间探出脑袋,眼下挂着两个黑眼圈,忐忑地说,“你先别开门!我想想要不要躲房间里去!当我不存在!”

    “他知道你在这儿。”

    “苍天啊,让我死吧。”安夏委实不想见到顾寒倾,可现在偏偏躲不开,只好蔫巴巴从卫生间走出来。

    姜锦上前打开门,阿元灵活迅速地从门缝挤了进来,一鼓作气扑进姜锦怀里。

    “锦锦!”他仰着小脸儿,眼睛一如既往的明亮光彩。

    姜锦讪讪笑着,心里暗自庆幸自己动作够快换了身衣服,不然就昨天那洒了酒的衣服被阿元闻到了,实在是教坏小朋友。

    她抱着阿元,才抬头喊了一声:“顾小叔。”

    “顾三哥。”不远处的安夏喊了一声。

    按辈分她该叫叔的,不过安夏她哥跟顾寒倾一个圈子的,都是平辈相交,私底下招呼都是喊得顾三哥。只有在长辈面前,才会喊一声顾三叔。

    何况,她喊顾寒倾三叔的话,那身为顾寒倾朋友的莫问,不也成她叔叔了?

    少女时期怀着这样悄悄的想法,现在也懒得改了。

    只是这一声,平白比姜锦涨了个辈分。

    安夏想想觉得挺有意思了,抬眼碰到顾寒倾的视线,又缩了缩脑袋。

    “我送阿元过来。”顾寒倾顿了顿,看到餐桌上的一片狼藉,“是不是来得太早?”

    “没有没有。”姜锦连连摆手。

    有也不可能说出来啊。

    顾寒倾嗯了一声,倒像是信了姜锦的说辞。

    他低头一看,没有拖鞋。

    姜锦随着他的视线,才发现自己还把顾小叔堵在玄关呢。

    赶快翻了拖鞋出来,又把阿元的小拖鞋找了出来。

    姜锦见顾寒倾手里还提着个东西,便想顺手接过来。

    顾寒倾避开她的手:“有点重。”

    阿元蹲下来换上拖鞋,才想起自己的东西还在老爹手里,一把抱了过来,捧到姜锦面前。

    “锦锦!”他示意姜锦俯身,才凑到她用谁都听不到的音量小声道,“礼物。”

    “给我的吗?新年礼物?”姜锦笑呵呵地抱住。

    阿元羞涩地点点头,期待地看着她,锦锦喜欢吗?

    姜锦打开盒子,才发现原来是用水晶盒子装着的一朵娇嫩鲜艳的荷花。

    “好漂亮!谢谢阿元宝贝儿!”吧唧一口亲在阿元的小脸蛋儿上。

    顾寒倾适时插话:“他最近喜欢研究荷花的生长,就找了这个送给你,大概是想要跟你分享。”

    顾寒倾的一番解释,让阿元无比满意,脑袋点得跟小鸡啄米。

    没心没肺的父子俩,齐心一致地忘掉了顾乔在其中的存在。

    姜锦满心都是感动,都忘了见不得人的客厅,脑子一塌糊涂地就领着父子俩进客厅了。

    安夏跟在后面,若有所思地看着这三人。

    咋看上去,这么像一家三口呢?

    客厅里此时比饭桌还一片狼藉,饭桌上顶多都是些残羹剩饭,而客厅,地上有洒出来跟血似的红酒,桌上对着没吃完的零食袋子,桌子中间还摆着没吃完的蛋糕。

    姜锦昨天可是捧着这么大的蛋糕,用勺子挖着吃的。八寸的蛋糕被她和安夏吃掉了将近半个。

    要是周易知道了,大概得疯,半个蛋糕多少卡路里?

    零食袋子蛋糕奶油这还不算。

    还有那歪倒的几个空红酒瓶,滚落在地毯上的香槟酒瓶,以及满屋子萦绕不去的酒味儿。

    姜锦羞愧得恨不得捂住阿元的眼睛,真的要教坏小朋友了!

    而阿元呢,早就睁着无辜的大眼睛,把客厅的样子看了个清清楚楚。

    至于顾寒倾。

    他一眼将客厅的景象尽收眼底,眉一挑,瞥着姜锦:“喝了一点?”

    姜锦满脸通红,谎言被戳破了不说,这么狼狈的地方还被顾小叔跟阿元看到了,那尴尬岂是三言两语能够说清的?

    “顾小叔,你跟阿元等一会儿,我先收拾收拾!”

    姜锦作势就要把顾寒倾和阿元推出客厅。

    “我来帮你。”顾寒倾说起,慢悠悠卷起袖子。

    阿元也蹦跶了两下,迫不及待地要在锦锦面前表现一下自己。

    姜锦拗不过,只好叫上安夏也来帮忙。

    她喊了两声,安夏都没答应。

    姜锦正奇怪呢,就见安夏下巴都快掉地上了,震惊得看着这一幕,至今都没能回魂。

    她过去一巴掌拍在安夏背上,压低声音:“想什么呢,赶快一起帮忙收拾!太丢人了!”

    安夏慢吞吞闭上嘴巴,摇摇头。

    “物是人非,物是人非。”这还是她认识的顾大暴君?会主动帮人整理东西?

    “说什么呢,神神叨叨的。”

    姜锦拖着安夏跑去帮忙收拾。

    这会儿顾寒倾跟阿元已经忙活开了。

    顾寒倾常年在军中,读军校的时候,都是自己整理内务,这会儿收拾起来也很有章法。

    先是打开了客厅的空气净化器,又找来垃圾袋。

    “这些东西能丢吗?”他回头问。

    姜锦只好丢了安夏跑过去:“都可以丢的,啊,这个蛋糕还是留下吧,我要收起来。”夏夏第一次给做的蛋糕,扔掉太可惜了。

    安夏已经无心去感动了,她木然摇着头:“瞎了我的狗眼。”

    另一边,阿元也有模有样地学着老爹的样子,把袖子卷起来,露出藕节般白白嫩嫩的手臂,上面还套着一个红绳绳。

    就是他自己编的,一共三条,一条给了老爹,一条给了姜锦。

    顾寒倾因公不能佩戴这些东西,姜锦倒是经常戴着,只是拍戏的时候会取下来放在家里的首饰盒中,就怕弄丢了。

    阿元一眼就瞅准了几个空空如也的红酒瓶,撅着屁股去捡地上那个酒瓶子,沉重的小背包差点儿滑落砸中他的脑袋。

    姜锦恰巧看到这一幕,哭笑不得地上去抱去他:“阿元,先把背包取了才行啊。啊啊啊,这个你别碰,对小孩子不好的。”

    “酒?”

    “嗯嗯嗯,小孩子不能喝酒的,离它远一点,它是坏东西!”可不能让阿元学去了。

    走过来的安夏见状,满头黑线。

    昨天是谁抱着红酒瓶子说真是好宝贝的?今天就成坏东西了!哼,翻脸不认人的女人!

    “我来收拾吧!”安夏换上谄媚的嘴脸,又偷偷瞄了一眼顾寒倾,见他没注意到自己,才安了心。

    顾大暴君正在光荣劳动,她站在一边儿悠闲玩耍?

    她不敢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