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221章 他已经结婚了

    顾寒倾在这里等了已有一阵。

    他从下午接到看到那份资料开始,心情就一直难以保持平静。

    这本是大忌。

    起伏不定的心情,只会影响到他的理智和判断。但是,在遇上她的事情,他总是能轻而易举地失去一直以来的平静。

    顾寒倾对自己说,那是因为愧疚,因为他的越矩而对她的愧疚。

    他要弥补她,要……护着她,更不能让她因为其他人而受伤。

    是的,就是这样。

    昏暗的车厢内,顾寒倾的侧脸在地下车库的灯光下,晦暗莫测。淡淡的阴影勾勒着他天神般俊美的侧脸,渗着淡淡凉意。

    姜锦的车终于回来。

    他隔着车窗,看到姜锦看向自己所在。

    他考虑了一下措辞,然后推门下车。

    姜锦正好将阿元从后座上抱起来,阿元实在是太沉了,重重地压着姜锦的手臂,她险些没抱稳,脚下一个趔趄。

    顾寒倾几步上前扶住她,顺手把阿元抱了过去。

    姜锦夸张地甩甩手臂,冲顾寒倾笑道:“阿元现在太沉了,我都快抱不动了。顾小叔,你找我有事啊?怎么不给我打电话?”

    “嗯,的确有点事情要说。”顾寒倾侧眸看了一眼,睡得香甜的阿元,一点儿也没有要醒过来的意思,“先上楼吧。”

    “也好。”姜锦便走在了前面,领着顾寒倾一路到了她家。

    姜锦先一步进门,从鞋柜里翻出一双新的拖鞋。

    特意给顾寒倾准备的,姜锦看得出来,顾小叔有点轻微洁癖,总不能让他一直穿周易穿过的拖鞋。

    再加上,最近他来姜锦家里的次数比较多。

    她把鞋子摆在玄关,看顾小叔垂眸打量,沉默不言,便解释了一句:

    “这双拖鞋我会收起来,不让别人穿的!”所以不用担心跟别人共穿一双鞋了!

    顾寒倾嘴角微勾:“好。”

    他换上新的拖鞋,意外觉得这双并不昂贵的拖鞋,穿上去甚是合适。

    他将阿元抱进房间,帮他脱了衣服,塞进被窝。

    熟睡中的阿元也像是感觉到,自己已经回到舒服的地方,就势一滚,滚进了被窝里面,撅着小屁股,在被窝里拱起小小一团,竟也睡得舒服。

    姜锦站在门口,看顾寒倾的所有动作都轻柔而熟练,便放弃了原想上去帮忙的打算。

    也是她想多了,顾小叔到底是阿元的爸爸,怎么会连照料阿元的事情都做不来呢?看样子,他不仅会,还很熟练。

    她嘴角不由得有浅浅温柔的笑意荡漾开来。

    顾寒倾起身,恰好看到她靠在门边。

    他放低了声音,沉沉的嗓音像是轻轻撩动大提琴的琴弦,酥骨入耳,余音袅袅不绝:“过来,我有话想跟你说。”

    姜锦被那声音魔怔了一下,忘了动,而是傻傻看着顾寒倾朝着自己走过来,在她面前站定。

    他很高,低下头来只能看到姜锦的发顶。

    姜锦目光直视的地方,也只是他的胸膛。

    两人站在房间门口,进退不知。

    姜锦吃力地仰头看向他,却被顾寒倾的大掌盖下来,在她额前的碎发揉了揉。

    “发呆了?”他的嗓音掺杂着清淡笑意。

    姜锦这才如梦初醒,连连退后两步,耳廓染上淡绯色:“没有!”

    她转身跑向客厅。

    顾寒倾也伸手拉上房门,跟了过去。

    姜锦刚刚已经烧好了热水,给顾寒倾沏好一杯清茶,自己则是在热水里面丢了一片玫瑰花瓣,加了点蜂蜜。

    顾寒倾看她忙活,也不出言阻止。

    他落座在沙发上,端起那泛着纯正清香的野茶。

    “这是去海城香樟村的时候,在村里买的野茶。就是附近的山间野茶,我外公在世的时候,也时常摘来晒成茶叶。后来村里人学了去,跟我外公亲手晒的味道也差不多,村民偶尔会做点来卖。这个味道很独特,顾小叔你尝尝?”

    “香远益清,清冽独特。”他又品了一口,“浓郁的苦涩之后,便是极致的甘甜,果然是好茶。”

    姜锦很高兴:“我外公遗物里面,本有一套他常用的茶具,不过灰尘太多了,还没来得及清洗出来,不然可以用那套茶具沏茶,味道一定更好!”

    顾寒倾喝茶的动作一顿。

    姜锦大概不知道,她外公的那套茶具,是著名制壶大师沈陆良的作品,茶壶还是沈陆良大师最著名的狮球壶,随着沈陆良大师去世,他亲手所制的狮球壶早已一壶难求,市面价格好几十万。

    而壶底还刻着“赠友元芝”。

    只有极少数人知道,“元芝”正是大师白石山人的字。顾寒倾恰好就是那极少数人之一。

    若是这把狮球壶上了拍,收藏界以此还能推断出二位名人私下交情极好,要知道之前,任何典籍记载都未曾发现这两位大师有交集,二位一南一北,又去世多年,发现这么一段佳话,恐怕这把有故事的狮球壶,价格还能翻上几番。

    顾寒倾已经在考虑,要不要什么时候,把这些东西的价值,一一告知姜锦。免得她不清楚价值,随意或怠慢了,让这些珍贵的东西有损。

    转眼想想,那是姜锦外公的遗物,她又怎么会随意轻慢?只是她对待的方式更加洒脱,比如自己外公亲手所写的笔记,说借就借了。

    若是书画界的人知道这笔记的存在,大概要喜疯。

    哦,现在已经有一个快喜疯的女人,还一个劲儿催促他这个当弟弟的,要好好报答人家的“借书之恩”。

    不过,这不是他今天找姜锦的目的。

    顾寒倾搁下茶杯,沉思斟酌用词,才谨慎地说道:

    “锦锦,也许你会觉得这的这些话,比较唐突,但是,我希望你能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什么话这么郑重其事?”姜锦一开始还笑嘻嘻的,可但看顾小叔的神情一直很严谨,自己也不由自主地跟着板脸。

    顾寒倾说:“下午你提过的那位,乔珩先生,我觉得你最好能跟他保持距离。”

    姜锦不由得凝眉:“为什么?”

    “知人知面难知心,有的人也许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样好。”

    姜锦紧紧抿着唇,脸上透着极大的不乐意:“乔哥不是顾小叔你以为的那种人,他人很好,是圈里难得到现在都还保留着赤子之心的人!”

    姜锦入行时间不长,朋友没几个,相识的人也没几个。乔珩在其中便尤显难得,姜锦也一直很珍惜和乔珩的这段亦师亦友的关系。

    顾寒倾放缓声音,试图劝说她:“他也许给过你很多帮助,但是表面上,不能代表一切。对你再好的人,也会有欺瞒,有虚伪。”

    姜锦不喜欢顾小叔用“欺瞒”“虚伪”这样的词语,去加到乔珩身上。

    她脑子一热:“那顾小叔你也对我很好,你对我也有欺瞒,有虚伪吗?”

    顾寒倾一震。

    他……

    顾寒倾的眸光却冷了些许:“在你看来,我跟那个乔珩,是一样的?”

    “当然不是,顾小叔你是长辈……”姜锦的声音弱弱的。

    所以那个乔珩对你来说,是可能发展成恋人的对象咯?

    但你了解他吗?你知道他欺骗了你多少吗?

    你又是否能真的看清,他那张君子谦谦的皮相之下,藏着怎样虚伪丑恶、充满谎言的灵魂?

    只是他不愿意说出来,伤害她。

    顾寒倾的口吻开始强硬:“既然你都知道我是你的长辈,那我说的话,你也该听才是。”

    姜锦无端烦躁:“顾小叔,我也是成年人了,我有自己的判断力,我知道谁对我好还是不好!所以这件事情,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办!”

    “你所谓的办法,就是跟那个乔珩继续保持关系?”顾寒倾眯起的眼睛充满了压迫力,整个客厅都保持着低气压,连灯光都昏暗许多。

    暖气也无法掩盖房间里的冰冷。

    姜锦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勇气,梗着脖子说:“对!我会继续和他当朋友!我也没打算要跟他绝交!就不用顾小叔你费心了!”

    顾寒倾看她因为另外一个男人,涨红了脸跟自己发脾气,心里就堵得慌。

    “如果我一定不准呢?”

    “你又不是我的亲叔叔!”

    姜锦脱口而出之后,立马就后悔了。

    她失言了!她怎么能对帮了她这么多的顾小叔说这种话!

    她看着顾寒倾眼眸冰冷地起身,也急惶惶地跟着站起来。

    “是我多言了。”顾寒倾转身就要走。

    “别走!”姜锦用力拽住他的衣袖。

    顾寒倾的转身却决绝而果断,毫无拖泥带水。

    姜锦被他的力道拽得趔趄几步,又跌跌撞撞地一头撞在他的背上。

    顾寒倾感觉这姑娘还是不肯松手,冷着脸回头:“你拽着我做什么?我又不是你的亲叔叔,自然没资格管你。”

    “顾小叔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我不知道。”

    姜锦咬着唇,充满愧疚地看着顾寒倾:“对不起,我一时失言了,都是我的错,真的对不起,顾小叔。”

    她歉意的声音,还有那声“顾小叔”,不知为何,并没有让顾寒倾开心。

    “松手。”他道。

    姜锦不肯,沉默着摇头。

    顾寒倾的声音软了下来:“松手吧,我衣服快被你扯掉了。”

    姜锦拽得太用力,顾寒倾身上穿着鸡心领的薄款毛衣,都快被姜锦扯成V领了。

    “啊!”姜锦急急忙忙松手,笑得尴尬又傻气。

    顾寒倾转身面向她,垂眸看她的眼,无奈极了。

    总是拿她没办法。

    “那你还要和乔珩划清界限吗?”

    姜锦抿着唇一言不发,这件事上也不肯表态。

    顾寒倾都气笑了。

    “你还真是。”他笑容逐渐沉淀,“这件事情我本来不想告诉你的,但,你有资格知道真相。”

    姜锦闻言不安,难道是什么惊天的大秘密?关于乔珩的?她是不是不该知道啊?

    顾寒倾沉下声来:“那个乔珩,他已经结婚了。”

    “啊?”姜锦傻眼,原来是这件事情。

    “所以,他不适合你。”顾寒倾语重心长的,生怕姜锦被骗去了,“他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在这个年龄结婚也很正常,只是你应该看清这一点,不应该跟他纠缠过深,免得伤人伤己。”

    “乔哥……好像跟顾小叔你同龄。”

    顾寒倾恨不得敲敲姜锦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

    他牙齿磨得发狠:“我跟他一样?”

    姜锦赶紧摇头,不一样不一样,当然不一样,这可不能表错态了。

    孺子可教也,更何况——顾寒倾眉梢扬起:“我和他不是同龄,他比我大,两岁。”

    整整两岁。

    “哦。”姜锦了然地点头。

    就哦?

    “难道你没有别的什么看法?”比如看清了乔珩是个人渣,愤然和他断绝关系之类的?

    姜锦想了想:“我觉得顾小叔你可能误会了。”

    顾寒倾蹙眉。

    “我跟乔珩不是你以为的那种关系。”难怪顾小叔这么着急,原来是担心她遇上渣男啊。

    姜锦看顾寒倾的眼神都是感动,满心都暖意!

    顾寒倾若有所思:“你和那个乔珩,不是传过绯闻?”

    他以为姜锦对那个乔珩有一点小心思,担心她在泥足深陷之后受伤,才迫不及待地跟她说清利害关系。

    “狗仔不可信啊顾小叔,那次绯闻本来就是我们剧组聚餐,被狗仔断章取义了而已。我跟乔珩,顶多是朋友,嗯,更像是老师吧。乔珩对我很照顾的,所以我对他也一直很感激。怎么会是顾小叔你以为的那种关系呢?”姜锦的心这才轻松起来。

    “原来如此。”该死的猴子,又是错误情报!

    可怜的猴子还不知道自己即将大祸临头,正在跟好友们喝酒吹牛,忽然浑身一个激灵。难道是又有任务了?老大不是说他最近几天可以休息的吗?哎哎错觉错觉,都是错觉。

    姜锦忍着笑:“不过乔哥结婚这事儿,我也知道。”

    国民男神乔珩居然是已婚?

    若是这个惊天消息爆出去了,恐怕得引爆整个娱乐圈!

    但姜锦知道得很早,差不多就是她在拍摄《长平公主》的那段时间,她跟乔哥关系不错,偶尔一起吃饭聊戏,乔哥也会给她很多帮助。

    有一次乔哥请她到家里作客,姜锦才知道乔珩原来结婚已经好几年了,他与妻子也是青梅竹马,相识多年。

    这件事情圈内人知道的没几个,都是乔珩多年的朋友。

    乔珩会告诉姜锦,也是因为有人跑到他妻子面前去嚼舌根,说她跟乔珩的关系不纯洁。乔珩便索性告诉了姜锦自己结婚的事实,还让她到家里做客,也让妻子见了见姜锦。

    姜锦跟乔珩妻子的见面,彼此印象都还不错。之后也见过几次面,姜锦现在手机里面还有那位苏姐姐的电话,两人时常聊天,比姜锦跟乔珩的关系还要好。

    他妻子表面上温柔,实际很有主见,据乔珩偷偷告诉她,苏姐姐私底下就是个母老虎。姜锦毫不犹豫转身就把乔哥给出卖了,后来听苏姐姐说,他跪了一晚上的键盘!

    乔珩夫妻俩感情很深,只是娱乐圈水深,乔珩又是为了保护妻子,才没有将这个消息公布出去,一直选择隐婚。据乔珩所说,他现在已经准备公之于众了,毕竟他不想未来自己的孩子出生,也要躲躲藏藏的。

    ——正因为早就知道,所以姜锦听了才毫不惊讶。

    于是姜锦也跟顾寒倾说了,自己不仅知道乔珩已经结婚,跟他妻子关系也不错,顾寒倾完全不必担心。

    顾寒倾因为自己的多虑,还莫名跟姜锦发生争执,一时有些心塞。

    “抱歉,我以后不会随便插手你的事了。”

    “不不不!我没有怪顾小叔的意思!我都知道,顾小叔都是为了我好!刚才是我的错,是我发火,还口不择言!顾小叔你千万别放在心上!”姜锦咬咬牙,“以后顾小叔的话,我都会好好听的,绝对不会像今天不耐烦,错认了顾小叔你的好意!”

    顾寒倾心念一动。

    “我的话,你都听?”

    “只要是对的,我都听!”姜锦信誓旦旦,恨不得举手指头对天发誓!

    顾寒倾眼神高深莫测:“好,我希望你能记住自己今天的话。”

    姜锦悄悄呼了口气,总算是过去了,吓得冷汗都出来了。

    只是她却不知道,自己今天的一句话,给以后的自己挖了多少坑!

    ——得了姜锦的保证,顾寒倾神清气爽地离开了。

    姜锦赶紧送了顾小叔到门边。

    她回头,就看到自己的房间门悄悄打开了一条缝。

    “阿元?”

    房间门被推开,只穿了背心和小胖次的阿元,光着脚站在地上,小眼神担忧地望着她。

    “锦锦,吵架了吗?”

    “没有没有,阿元你听错了。”姜锦上去将阿元一把捞起,摸摸他的小脚,“你看你,鞋子都不穿,脚都冻成冰块儿了。”

    阿元暗自撇嘴,锦锦还撒谎,他都听见了!

    姜锦已经把阿元塞进被窝,让他乖乖睡觉。

    阿元眨着纯良的大眼睛,可爱天真地望着她:“锦锦,今天会不会生气?”

    他害怕姜锦也跟爸爸一样,因为他的所作所为生气。

    “怎么会呢!”姜锦在床边坐下,柔声说,“阿元今天都是为了锦锦好,锦锦都知道。”

    阿元眼睛都亮了,那他今天做得很好吗?

    现在的姜锦还不知道,自己又给自己挖了一个坑。

    以后的日子,她回顾今天,那简直是——

    数不清的辛酸泪!

    ------题外话------

    今天XX抽风啊,上一章上午十点多就更新了,刚刚网页才刷出来,不知道手机端能看不,这章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刷出来,辛辛苦苦回复的留言也全部洗白……无力吐槽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百度最新章节)  少将在上之娇妻有色(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